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六十九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六十九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688 热度:4
    洗三过后,很快就到了五皇子的满月宴,蓝婕妤也出了月子。按理说,宫中已经好久没有新生儿出生了,蓝婕妤也不是什么无名之人,其身后的蓝家更是蒸蒸日上,生的又是个皇子,可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总之五皇子的满月宴并没有大办,规格规模都不甚隆重,但该有的步骤还是一样不少的,皇上也同样的亲自出席了。

    是以倒是也没有人说什么闲话,皇上对五皇子的态度虽说不上多么的喜爱,但也不是讨厌,蓝婕妤见皇上甚至亲自抱了五皇子一会,虽说脸上笑意不浓,但到底这心里也舒坦了一些,下首的蓝家人,看见皇上这般也就放了心。

    虽然满月宴的规模不大,但还是看的一干妃嫔嫉妒眼红,毕竟能有个孩子,于这宫里的很多女人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南木萱这日穿的格外华彩照人,脸上尽量的扯出了微笑,眼中却全无笑意。

    刘淑仪如今的小腹也微微显出些形状来了,可能是有了孩子的缘故,刘淑仪这日看着五皇子的眼神格外的温柔和蔼,还试图想把五皇子接过去抱抱,不过被蓝婕妤委婉的谢绝了。

    南木萱看着蓝婕妤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以及五皇子那小小弱弱的模样,心里不由蔓延着一股酸涩,那日混乱的生辰宴,绝不是针对她一个人的,同样怀了身孕的两个人,蓝婕妤却保住了孩子,而她……

    南木萱转了视线扫过兰芳仪,眼神微顿,那个一向谦卑爱笑,说话温温柔柔弯弯绕绕的女人此刻依旧是一脸的笑意,枚红色的繁复宫装穿在她的身上不是鲜艳华贵,反而透出几分温婉柔弱感。这个女人,南木萱从来就没看在眼里过,可一想到最近查出来的蛛丝马迹,南木萱觉得自己似乎是太小看这个人了。

    德妃生辰宴上的混乱以杨美人的死看似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但南木萱心里清楚,这些不过只是冰山一角,那天究竟是谁推了她,难查的很,但她反复的想了好久,杨美人临死前说的话完全有可能是真的,甚至于,皇上那么痛快的杀了她,让南木萱更觉得她有可能是冤枉的。

    还有就像小喜子曾跟她说的那样,杨美人身边那个叫桃子的大宫女,着实是个可疑的人物,主子都死了,她现在居然还能在尚宫局混的那么好,这些未免太怪异了。

    小喜子最近更是查出兰芳仪杨美人那里有着密切的接触,桃子和兰芳仪身边的宫女直到如今都有接触,这些都让人看起来就觉得疑惑,南木萱思绪翻飞,却很快的转移了视线,虽是不小看了她,南木萱却依旧看不上眼她,只她一个兰芳仪又怎么能够呢?好好的生辰宴,偏偏就能跑进来大型猎犬,尤其还有四皇子那看的紧紧的大将军,这里面要说是没有什么,那简直可笑。

    南木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动作看起来有些迟缓,上首的楚瑾偶然间见到她那个样子,以为她又伤心了,便吩咐身边的一个小太监过去传话。

    南木萱听到小太监过来和她说皇上告诉她若是身体不舒服就退下吧的时候微微感到有些好笑,她便真的就抬头对着上首的楚瑾露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后悄然的告退了。

    这样的日子,他还能注意到她的心情,是不是该很感动?南木萱坐在步撵上看着一路的熟悉风景,莫名好笑的想着,她是真的没有期望,所以才不会失望,可每每感受到楚瑾那似有若无的细心呵护时,她总是忍不住还是在心底有一丝丝怨怪。

    她不相信他真的是个不懂后宫阴谋计量的傻子,他当年作为一个低位宫妃之子,能不声不响的却在这后宫里活的好好的就证明他的心思城府之深,可偏偏如今到了他的后宫,她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一个孩子,他仅仅是处置了一个杨美人,给她晋封高位……

    一直到了曦华宫,南木萱的情绪都不高,玉溪以为她是触景伤情,看到五皇子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便一直说些闲话分散她的注意力。

    南木萱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心思却一直没有转回来,对于这个污泥一般的后宫,除了竭尽全力的防备,除了在楚瑾面前刷存在感,南木萱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做什么,追查真相?报仇雪恨?她真心觉得很无力,这宫里的真相从来都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让人看明白的,而报仇?该找谁呢,她连真相都不知道……

    “玉溪,你说,我该为我的孩儿报仇吗?”南木萱淡淡的抛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顿时打断了玉溪原本说着的闲话。前世的时候她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活得更好便是对仇人最大的报复,可偏偏这次她失去的是一个孩子,她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该双手沾满鲜血的去给他讨一个公道?可这世上真的有公道吗?

    玉溪原本温和的神情一僵,随即才恢复了平静,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主子,小主子若是有在天之灵,必会保佑主子健康快乐的,若是有缘,他一定还会再来找主子的”

    南木萱闻言摇头,语气苦涩“不会的了,他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娘亲,不会再来了”其实当天她根本不该去那场宴会,更不该下意识的后退,阴谋不阴谋又如何?没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这本身就是她自己的无能。

    “主子,不会的,皇上这么宠爱主子,主子您一定还会再有孩子的,到时候说不定就是小主子又一次找来了呢”玉溪连忙宽慰道,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主子这么喜欢孩子,怎么偏偏在子嗣上这么艰难呢。

    玉溪说罢见主子毫无反应,神情迟钝,不由轻声唤道“主子”南木萱却放佛没有听见,因为她突然就想到一件事,脑中似乎灵光一闪,又似乎有无数个念头飘过,南木萱眼神不在飘忽的时候对着玉溪便道“玉溪,你说德妃娘娘为什么一定要苦苦的请我去她的生辰宴呢”

    玉溪原本还在担忧南木萱的情绪,此刻见主子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不由微愣,随即恍然,一脸惊骇“主子是说……”

    玉溪这才明白过来,主子今天情绪不高的原因原来是一直都在想着那天生辰宴上的事,在玉溪看来,这宫里从来就没有清楚明白的事,只要能好好活着并且活的越来越好才是聪明人的做法,所以南木萱问她要不要报仇的时候她才会那般说。

    但去不去报仇和知不知道真相却一点也不矛盾,宫里的事之所以总是不清不楚正是因为好多时候个人的力量根本就看不清这个污浊泥泞的后宫,很多事情也都不是一个人一份力甚至于都不是一份合作就能达到的,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因素,生辰宴上的事明显就是一个阴谋,可偏偏这个阴谋无处可查,玉溪最近也在一直查着这件事,此刻听南木萱这般说,不由也把事情往德妃身上想去。

    “本来主子是可以不去的,皇后娘娘也都同意了,可德妃娘娘当时似乎极力的想把主子邀请过去,还有蓝婕妤那里,甚至是杨美人那几个,当时也是德妃的提议,德妃娘娘似乎一直很想要生辰宴办的盛大,若说是为了她的面子,她似乎有些过了”玉溪一点点的分析着

    南木萱淡淡的听着,只说了一句她想到的重点 “我想不出这宫里除了有孩子的那几位,其他人出手的目的”

    这宫里除了皇后,贤妃,德妃,和韩妃,南木萱实在是想不出来其他人为什么要费劲心机的害她的孩子,而这其中,贤妃生的是个公主,没有必要,韩妃在这次事件中是受害者,至于皇后,南木萱直觉不会是,那么便只剩下了德妃,尤其是她盛情邀请的行为。

    玉溪听了南木萱的话顿时明白过来,是啊,这宫里其他没有孩子的妃嫔实在没有必要,且比起那几位来,势力也不够“可是主子,那天是德妃的生辰宴,且全宫都知道是德妃娘娘盛情的邀请了您……那大将军是四皇子的狗,韩妃娘娘除了对四皇子溺宠了一些,其他地方却是一点都不差的,若是她……”玉溪顺着南木萱的那句话,想着想着却不由想到了韩妃的身上。

    韩妃娘娘看着柔柔弱弱的,其实却是个厉害的主,要不然当年也不能在那般危险的情况下生下四皇子,甚至于因为她生产一事,当时宫里一个妃位的嫔妃打入了冷宫,就是德妃娘娘也因此止步于德妃这个位置上而没有更进一步,且这么多年来,四皇子那么任性妄为还能让皇上那么宠爱,韩妃的本事就可见一斑,若说是韩妃一手策划,也完全不是不可能。

    南木萱摇头,肯定的说道“不是她,她对四皇子不是溺宠,是爱,太爱了,怎么可能让四皇子受到一点点伤害呢……”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让皇上对四皇子有些隔阂,才使南木萱想到了德妃,因为这整件事所出现的后果,除了生辰宴没过好,对德妃没有一丝不利。

    大皇子和四皇子之间,原本就因为四皇子年纪小受的宠爱多一些,这次事件后,明显的,大皇子和四皇子之间的差距一点点的被皇上正视起来……

    南木萱揉了揉眉心,她不知道自己所想到的一切对不对,看似合理,可毫无证据,若是推翻也不是不可以……可证据,呵,这宫里最缺的,最不缺的都是证据。

    “玉溪,你说这宫里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文,很抱歉,饭饭是苦逼的大四党,我们学校现在还天天满课,最近实在是有些忙,论文选题也快下来了,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会更忙……还是那句话,更文我尽量一天一更,太忙的话意外就没办法了。

    今天就一更,太不好意思了。话说我到了大四才想到写文这件事实在是太忧桑了,时间不够啊……

    额,最后弱弱的在说一句,哪位亲有想法有时间,我能求个长评吗?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