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七十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七十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4182 热度:6
    宫里的事,真真假假的太多了,没有人能真正的去弄个清楚明白,玉溪待在宫中多年,对这个道理最明白不过,是以对南木萱的问题保持了沉默。

    南木萱也并不指望玉溪能给她一个什么答复,不过是感叹一句罢了,即便真真假假的不知道,如无必要,南木萱也不愿意去策划什么阴谋诡计。她现在是正三品的贵嫔,这份权利还是可以使她即便做些什么也可以光明正大的。

    所以,宫中很快的出了一件大家茶余饭后可供谈资的小事。

    满月宴过去后不久的一天,蓝婕妤去昭明宫请安的时候,特意的抱上了小皇子,于是从照明宫一直到出来,大家的话题无不围绕着小孩子,南木萱虽然心情有些郁郁,倒也淡笑着跟着大家说了几句,众人夸着小皇子聪明的时候,蓝婕妤还语笑嫣然的说着都是南木萱的功劳,听得众人一怔。

    南木萱亦然,蓝婕妤见众人疑惑,笑着解释了句当初都是听了南木萱的话,怀着身孕之时就给小皇子读书听,如今才使得小皇子这么机灵,这话一出口,众人看向蓝婕妤和南木萱的眼光都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南木萱晒笑了下,脸色有些不好,蓝婕妤似乎这才发现说错了话,歉意的对着南木萱笑了笑,连忙转换了其他的话题。

    出了昭明宫,南木萱没坐步撵,慢慢的踱步回曦华宫,路过一个亭子的时候便停了下来,让人放了软垫,坐了下来,一个人正思绪翻飞的时候,不成想刘淑仪和兰芳仪也走了过来。

    刘淑仪的肚子已经四五个月了吧,这时候还出来嘚瑟,真心是一点意外不怕啊,南木萱看着那两人这般想着,突然就想到自己八个月的时候还去参加什么生辰宴当时一定是丢了脑子。

    “刚刚刘淑仪姐姐说有些累,妹妹便想着这边有个亭子可以过来歇歇,不成想过来就看到了暄姐姐,姐姐也是在这歇着?”兰芳仪笑意盈盈的对着南木萱行礼,搭话。

    南木萱也起身对着刘淑仪行礼,碰到她们实在是觉得讨厌,南木萱行礼过后便要告退“既然淑仪娘娘想要过来歇着,妾就不打扰了,妾先告退”

    刘淑仪摸着肚子柔声笑道“哪里打扰了,倒是我一过来反倒扰了妹妹也不一定,妹妹若是不介意,一起坐着便是”

    南木萱浅笑,客气道“淑仪姐姐说的是哪里的话,多谢淑仪姐姐了,我本也准备要回宫了,姐姐慢坐,妹妹告退”她可不想和个孕妇待在一起,心堵不说,万一真出点什么事,她也解释不清。

    “暄姐姐怎么这般急着回去呢,淑仪姐姐怀了身孕一个人总觉得烦闷,而且暄姐姐那么喜欢小孩子,蓝姐姐不是也说了,五皇子那么聪明还是听了暄姐姐的话呢,暄姐姐陪着淑仪姐姐坐会也是好的”兰芳仪笑着上前作势要去拉南木萱的手,一副亲密无间的语气笑吟吟的说道。

    南木萱止了步子,笑看着兰芳仪,语调轻扬“兰芳仪觉得我很喜欢小孩子?”

    兰芳仪直觉南木萱语气不好,心里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膈应到了她,暗自得意,却不知为何她这样问,只笑着继续道“是啊,这宫里谁不知道暄姐姐最喜欢小孩子了,就是皇子皇女们也都喜欢和暄姐姐玩呢”喜欢孩子还不是没保住孩子,兰芳仪讽刺的想着,话却说得恭维,想着就算南木萱心里膈应,也不能说不喜欢孩子,不喜欢皇子皇女们吧。

    兰芳仪心里还在为自己说的话得意,却不想南木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一个巴掌已经打到了兰芳仪的脸上。力道之重让兰芳仪头上的振翅步摇也随着晃动了起来,一副翩翩欲飞的样子,南木萱眯眼看着,觉得那只步摇的做工还真是精致,上面蝴蝶振翅的样子可真美。

    南木萱一向不喜欢听兰芳仪说话,往常是懒得理会,今个儿却手痒的很,阴谋诡计什么的不但费心更是脏手,果然还是这样光明正大的给人一巴掌的感觉更好一些。

    全场已经呆愣,兰芳仪更是完全的懵了,刘淑仪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只见南木萱挑眉冷哼“私自议论上级主子和皇子皇女们,兰芳仪进宫时学的规矩都丢了不成?”

    她一个受宠的贵嫔想打一个芳仪在容易不过了,借口还不随口就是,南木萱想到兰芳仪和杨美人,桃子等人那密切的关系,快速的在脑中想了一番,转头看向刘淑仪,一脸平静的行了个礼。

    语气淡然的说道“兰芳仪怎么说也是淑仪姐姐宫里的人,淑仪姐姐虽宽和,却也要好好教教兰芳仪的规矩为好,今个兰芳仪能私自揣摩我的心思,保不准哪日兰芳仪在外面私自揣摩姐姐的心思,说出些什么不是姐姐本心的话,惹了其他人也未可知,淑仪姐姐慢坐,妹妹就先告退了”南木萱说完便利落的转身而去。

    南木萱那句“保不准哪日兰芳仪在外面私自揣摩姐姐的心思,说出些什么不是姐姐本心的话,惹了其他人也未可知”说的格外的意味深长,原本还对南木萱的行为一脸不满的刘淑仪闻言神色微变,落在兰芳仪身上的视线不免充满了打量,心下更是暗暗多了一份思索。

    兰芳仪捂着自己的脸,看着南木萱那一身流彩暗花云锦宫裙的背影渐渐远去,垂在下方的那只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满心不甘。待她回过神来却发现刘淑仪看着她的眸光里充满了探究,连忙整了整神色,一脸委屈的对着刘淑仪唤道“淑仪姐姐……”

    南木萱打完了人,便带着自己的宫人大步而去,心中的郁郁之气仿佛都消散了一些。

    回到曦华宫的时候,有宫人禀告说是三皇子派人来过,给她送来了一些东西,南木萱微微扬了扬嘴角,叫人拿出来看看。

    等到宫人把三皇子送来的大箱子打开,一样样的从中把东西拿出来,南木萱不由莞尔,心中微暖。

    三皇子前段日子随着襄郡王去了一趟江南,前几日刚刚回来,今这送过来的东西无不是一些各地街市上的一些稀罕玩意,木制的摆饰,品质不佳样式却多有巧意的各类玉饰品,甚至还有一些地方上独有的绢花,手帕,团扇之类的琐碎物件。

    虽然大多粗糙简陋,却能看的出心意来,南木萱看着这些零七八碎的东西,不由想到三皇子出宫之前,她还说过让他给自己腹中的小宝贝带些民间街市上的小玩意回来呢,心下微涩,扬着的嘴角却没有落下来。

    如今这箱子里,很明显都是给她的,南木萱顺手从宫人手中接过一个小巧的木质齿轮小马车,不由笑意更浓,楚浈回来之前不会知道她的孩子出意外,所以明显这些是早就给她准备出来了,可见其用心。

    那个孩子与她已经无缘了,甚至以后她都和自己的孩子无缘了,如今对着别人的孩子更是喜欢不起来了,但楚浈,不管是因为她救过他还是因为之前其他什么的考量,两人之间的情谊却是真真切切的。

    就是如今,看着他特意给她送过来的东西,她也是真心的喜悦的,或许,她应该对他更好一些了……南木萱亲自挑了几样小巧精致的摆饰让玉溪放在室内,又留下了几样东西把玩,才吩咐道“剩下的都收起来吧,好好放着”

    玉溪闻言亲自带人去放东西,看着主子对着那些三皇子送过来的小玩意露出的愉悦笑容,玉溪心中突然对主子的以后多了一份放心,即便是以后没有小主子,照着主子和三皇子如今这么好的关系发展下去,以后三皇子未尝不会是主子的一个依靠,玉溪想着,以后对三皇子那边也要上心起来了。

    与此同时,三皇子宫里,大太监刘全正在规制着库房里三皇子这次回来带回来的各色东西,待看到那箱子三皇子原本准备给暄贵嫔的“小公主”送去的东西时不由怔了怔,默默的想着三皇子如今对暄贵嫔那里的上心程度已经不亚于皇后娘娘那了。

    南木萱以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在刘淑仪的眼皮底下打了兰芳仪一事立马传了开来,楚瑾也听到了风声。

    “赵德福,今个儿去曦华宫”楚瑾批完了手中的一份奏折后抬头吩咐了这么一句后才又开始拿起下一份奏折。

    赵德福闻声应是,心下想着皇上对暄主子如今这在意的程度恐怕宫里已经无人可比了吧。

    南木萱慵懒的靠坐在软榻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三皇子送过来的各色小物件,南木萱手里正把玩着一个做工尚算精致的团扇,上面绘制着江南水乡的特有美景,小桥流水人家般的感觉。

    “玉溪,把笔墨纸砚拿来”南木萱突然来了想临摹一番的兴致。在这宫里待久了,南木萱觉得现在自己身上散发出的书香味一定特别浓郁。

    提笔泼墨,南木萱专心致志的画起了团扇上的景色,兴之所至,自己还会添上几笔不一样的风采。

    一副画画完,南木萱自己细细看了一番感觉很满意,心情大好的笑着吩咐道“玉溪,把这个放起来,等晾干后给三皇子送过去,告诉他我很喜欢他送来的东西,让他等着,等哪天我给他再做个精致的荷包送去”

    玉溪笑着应是,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南木萱刚刚画好的大作,自去放好。

    楚瑾来的时候,南木萱还在画画,姿态懒散,下笔却很专注,楚瑾笑看她一眼,挥退宫人,自去一边坐下喝茶。

    早在楚瑾进来的那刻,玉溪就示意南木萱了,南木萱冲着楚瑾甜甜的露了一个笑容后便继续回头专心的写她的秋词去了。如今像这种继续自己未做完的事后在招待楚瑾的情况在曦华宫已然成了家庭便饭。不仅仅是南木萱和楚瑾,就连曦华宫的宫人们现在也都习惯了自家主子和皇上这种随意的相处模式了。

    南木萱之前临摹的团扇上的景色是春日的,南木萱画过后闲着无事便又想着再画一副秋景出来,画着画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刘禹锡的那首秋词,便就着那首诗的意境继续画了下去。

    眼见一副唯美大气的秋景图完成,南木萱想着既然画到这里了,便索性把刘禹锡的那首秋词也写在了上面,楚瑾来的时候她正在写后面的两句,最后一个宵字写完,南木萱才收笔,抬头得意的笑着道“皇上,您来了,刚刚臣妾还在想着皇上呢,这会皇上就来了,可见臣妾和皇上是心有灵犀呢”

    楚瑾闻言放下手中的茶盏,满脸的笑意,对着南木萱招手“可是画完了,画完了就快过来”

    南木萱对着自己的秋景图又左右看了看,重新压好四角后才笑着向楚瑾那边走去,边走边撒娇的说道“臣妾这几日都想皇上了,皇上有没有想臣妾”

    “自然是想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楚瑾边说边把走过来的南木萱抱入怀中。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什么的简直假的不能在假了。南木萱暗地里翻着白眼,双手搂上楚瑾的脖子,让自己的额头对上楚瑾的额头,亲密无间的对着楚瑾娇嗔道“骗人,皇上就会哄臣妾”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