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七十七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七十七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4626 热度:6
    长在皇家十岁的少年其心思城府其实早已远远的超过了他本身的年龄,只三皇子在南木萱面前却仿佛似个孩子,而此时,他仿似孩子般的任性,却逃不过南木萱的眼睛,这,便是他们之间相处多年的默契,那种特殊的心有灵犀。

    三皇子的眼中情绪复杂,但当他抬头的那刻,却是少年人特有的纯净,一脸若无其事的别扭口气道“就是暄母妃你都不肯夸我,我才不开心的”

    南木萱眼中露出笑意,看着他啧啧两声,取笑道“都长大了,还这么小孩子脾气呢,那好吧,你说我该如何夸赞你一番呢,要不然我哪天专门写一封表扬书送你可好?”

    楚浈点头,理所当然的大声道“好,一言为定”

    回了曦华宫,南木萱的心思还留在楚浈身上,小孩子长大了,心思便开始越发的深了,如今即便是面对她,也不再说实话了。

    其实这些年来,楚浈在她面前一向是孩子气的,且很多事情很多心里的想法也都会告诉她,甚至好些连皇后都不会告知的隐秘心思对她也是多多少少会透露出来一些的,可今天,却是生生的避开了去。

    南木萱自然不会知道,楚浈的别扭其实是因为宫中那些似有若无的关于南木萱不能生育以及讨好三皇子的不好传言。

    在三皇子心中,从最开始南木萱能在这后宫之中毫无顾忌的跳下水中把他救起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且不同的印象了,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日渐的接触,尤其是南木萱私下里对三皇子那些堪称用心的教导,已经让尚还没有长大成人的三皇子心中对南木萱有了不一样的尊重认同以及喜欢。

    三皇子与南木萱的接触,交往,无论是楚瑾还是皇后都是认可并乐见其成的,是以如今日这般两人在御花园中的相处早已不是第一次,偏偏楚浈在今日去御花园的路上,偶然间听到了两个宫女对此的议论。

    不同于宫中有些妃嫔觉得南木萱是三皇子助力的想法,下面的宫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南木萱紧抱着三皇子以及皇后的大腿,楚浈今日偶遇的两个宫女对此的议论表现出的就是对南木萱的鄙视,其中更有好些不堪的诛心之语,诸如妖姬转世,魅惑皇上不说,竟连尚未长成的皇子也笼络了去,以后如何云云。

    楚浈当时闻言大怒,却生生的忍住了,只暗中吩咐人把那两个宫女抓起来,稍后处理,有了这个插曲,在御花园再次面对南木萱的时候,楚浈越发的耍起了小孩子脾气,却不想南木萱一眼就看出了楚浈的心不在焉,以及心情不爽,然先前之事,有关南木萱,楚浈却并不想告之于她,是以才避了开去。

    然而这件事过了不久,南木萱还是知道了,因为三皇子莫名其妙的发火叫人处理了两个宫女,这样的事情,后宫诸人或许并不会太过在意,毕竟皇子一个不高兴,或是被冲撞,处理两个名不经传的宫女什么的还是不算什么的。

    但一直关注着三皇子的曦华宫却对三皇子的任何事都很上心,是以,玉溪专门的调查了一番,待隐晦的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竟是油然而生了一股骄傲自豪之情。

    主子乃至她们整个曦华宫对三皇子的好还是很值得的。就是南木萱在知道这整件事后,也难得的有了一种欣慰的感觉,她一点也不介意把自己的这种欣慰之情以及这件事完完全全的分享给孩他爸,楚瑾知道。

    于是某天在楚瑾来曦华宫的时候,南木萱便把这整件事当成了一个小事件,小笑话,旨在表现楚浈的别扭可爱,以及自己的欣慰自豪,在楚瑾的面前嘚瑟的显摆了一番,很天真,很无知,很自然,很不在意。

    然后,次日,南木萱和三皇子都收到了来自昭阳宫送出的赏赐,皇后以及后宫诸人则是收到了来自楚瑾的一番警告,更有赵德福出头,清理了一番宫中那些爱传谣言的碎嘴之人,管事们对宫人们的各种规矩则又是一番强调。

    甚至于住着秀女们的锦绣宫中上上下下的也都被敲打了一番,弄得那些秀女们完全摸不着头脑,心下惶惶的不知道是不是她们哪里做的不好了。

    富丽堂皇的大殿,皇上皇后高坐在正位之上,两边是宫中三品以上的妃子们,随着太监的唱报,不断有秀女上前,一一被阅选。

    南木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感觉有些微妙,此时给她的感觉自己有点像评委,可偏偏,选出来的那些貌美女子将来可是要跟她们共侍一夫的人,这感觉简直不能太妙了。

    “户部右侍郎之女,赵雅琪,年方16,镇南侯府表小姐,江子媛,年方15,朔州通判之妹,孙清婉,年方15”随着太监的高声唱呵,又是三位年轻貌美的佳人缓缓上前。

    本朝规矩,秀女们殿选,服装首饰都是有定例的,且都是尚宫局那边准备好了的 ,是以三个人两蓝一粉,服装相同,首饰也都是相差无几的,发髻却是各有心思的,中间那位江姓秀女明显是心思用的最足的,繁复的发髻,恰到好处的装饰令她看起来更加的高挑美丽。

    右边第一位的赵姓秀女则是别有用心的在发髻间别了几朵开的正艳的金桂,三人之中唯有那位来自朔州的秀女中规中矩,却偏偏其容颜最是貌美,此番三人而立,越发的显示出了她的天然去雕饰。

    南木萱看的好笑,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好玩,有些时候也许你费劲心思没准却是为他人做嫁衣也不一定呢,抬眼向上首的帝王看去,却见那人一副百无聊赖的懒散模样,对下方美人们的表现似乎并不关心。

    南木萱挑眉,这是个什么情况?倒是皇后开口一一的问了几个问题给下方的秀女们。

    待三位秀女们一一的回答了之后,皇后看了一眼似乎无心秀女们的皇上,转身笑看着众位妃嫔道“各位妹妹们看着这几个怎么样?”

    贤妃笑而不语,德妃放下茶盏,拿起锦帕擦了擦嘴角,漫不经心的说道“都是好的,和臣妾比起来啊,下面的这一个个的都是美人,臣妾看着,觉得赏心悦目的很呢,不知皇上以为如何?”

    楚瑾一直是一副懒散的样子,闻言笑看了一眼德妃,挑眉笑道“爱妃的气韵,她们可比不上”只这一句便说的德妃眉开眼笑起来,也让下首的秀女们明显的露出了一丝紧张之色。

    二十多个秀女此刻已经阅选了一半,却是一个还未曾留下,众位妃嫔对这个结果明显都是乐见其成的样子,皇后却是有些忧心,不知道皇上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只得轻声问道“皇上您看这几个……”

    楚瑾闻言微微正坐了身子,似乎认真的扫了一眼下首的三人,眼中并无波澜,本愈摆手让其都退下,却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把视线转到了一身华丽宫装,同样姿态懒散随意的南木萱身上,毫不避讳亲密的直呼其名询问道“萱萱,觉得这几个可好?”

    楚瑾这神一般的转折让场中众人的视线无一不集中到了南木萱身上,尼玛,和我有什么关系,南木萱一脸无辜的看向楚瑾“臣妾听皇上的”楚瑾大笑,转头问向皇后“后面还有多少?”

    “回皇上,还剩12名秀女并未觐见”皇后说完,楚瑾便对着南木萱笑道“萱萱就在这三人中挑一个留下吧”

    又不是留下侍候我的,还我留一个,南木萱心思不爽,撇了楚瑾一眼,那人却一脸的理所当然,南木萱无法,圣旨还是要遵从的,眼光扫过下面的三个少女,莫名的有种大学学生会挑部员给自己挑继承人的感觉呢?

    抛下心中的怪异念头,南木萱几乎不假思索的还是选了那个长得最漂亮的那位“回皇上,臣妾觉得最左边的那个看起来不错,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楚瑾闻言扫了一眼,点头道“萱萱挑的自然是最好的,左边那个留下”

    没人权,这是在挑货物吗?南木萱深深的觉得好在自己是坐在上首挑人的,若是她是下面站着的,估计听见这厮的话会想揍人。

    仿佛开创了一种新的模式,接下来的殿选除了一位陈姓秀女是皇上亲自开口留下的外,其他几个无一不是上首处的嫔妃们挑选的。

    26人的殿选,最后只留下了八人,不知是不是因为皇上对待这次殿选的态度太过随意,总之,在座的妃嫔们对今天的殿选似乎都很满意,对新选入宫中的秀女们看起来敌意也不如原来那么大了。

    南木萱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莫不是楚瑾这厮在耍计谋,可人家是帝王,根本犯不着那样做,可是既然他看起来根本无心选秀,却又为何偏偏要弄这么一场。

    这个疑问直到一个多月之后,南木萱都觉得自己没能得到解答,新人进宫一个多月了,楚瑾从未临幸过任何一个,面都没见过,即便是他亲自开口留下的那位陈才人似乎也被他忘在脑后了。

    这日,南木萱见楚瑾心情不错,便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打趣道“怎么新人都入宫这么久了,皇上也不说见见,可怜一个个的都巴巴的等着皇上您呢”

    南木萱这话倒也不是妄言,随着新人入宫,南木萱明显的感觉到这后宫的人多了,各种出来招蜂引蝶的,一开始她看着还算有趣,可时间一长,便觉得烦了,且随着楚瑾一直对新人的无视,新人们明显的开始攀附各种老人了,而南木萱这个盛宠的嫔妃自然也是新人们争相表现的对象,对此,南木萱真是烦不胜烦。

    楚瑾随手刮了下南木萱的面颊,调笑道“爱妃莫不是嫌朕烦了,撵朕出去呢”

    南木萱明目张胆的丢给楚瑾一个白眼,单手搂向男人的脖子,哼了一声,张牙舞爪的说道“皇上不许出去,难道您没看出来,臣妾这是在吃醋”

    楚瑾闻言哈哈大笑,轻啄了南木萱一口,好笑道“哟,原来是在吃醋啊,朕都一直不去看年轻貌美的新人,反而频频的来萱萱这,怎么你倒还吃起醋来了”

    就算你是皇上,跟女人也不该讲理吧,南木萱直接忽视了楚瑾的问话,只抓住了一个词,小眼神控诉的看向楚瑾,幽幽道“年轻貌美?皇上可是嫌弃臣妾年老色衰了?”

    一直在室内站着的赵德福闻言嘴角直抽,本就低垂的头闻言压得更低,就暄昭仪那样倾城的颜色还说自己是年老色衰?那这宫里的女人都不用活了。

    楚瑾闻言也是好笑,对着美人幽怨的小脸简直是无可奈何,恨恨的直接一个巴掌打在了美人挺翘圆润的屁股上,轻声呵斥道“你个小磨人精,胆子越发的大了,竟跟朕在这胡搅蛮缠”

    南木萱挨打了一巴掌,自觉很委屈,仰头看向楚瑾,一脸的控诉,泫然欲涕的样子,眼中透出的意思更是明确“皇上您打人家,还说不是嫌弃臣妾年老色衰呢”

    楚瑾止不住的想笑,又对她幽怨控诉的样子无可奈何,一边感叹着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一边忍着笑意说着好话哄道 “在朕心里,谁都比不上萱萱年轻貌美”

    南木萱闻言噗的一声笑了,其实她是自觉保持幽怨的样子保持不下去了,想想自己这一天的也算是能作了,有够矫情的,可是谁让楚瑾喜欢且愿意纵容呢,笑过后南木萱埋头在楚瑾怀中,继续矫情的说道“也就是说,臣妾其实还是比不上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们貌美如花了”

    和心爱的女人讨论女人容貌这种事简直就是自找罪受,赵德福心中默默的替自家主子默哀,低垂着头,尽职尽责的当自己不存在,看不到皇上那一脸的无奈。

    默默在心底琢磨着,真不知道皇上究竟是看上暄主子哪点了,瞧瞧这一天的小性子小脾气,简直就是在折磨人啊,放眼后宫,哪个女人在皇上面前不是柔顺乖巧的,哪有人敢这般胡搅蛮缠,不依不饶的……

    做为一个好太监的赵德福自然不会知道,对于楚瑾这样一个好帝王,正是南木萱这种无惧无畏的胡搅蛮缠以及不依不饶才让她在楚瑾心中更加的与众不同,盛宠不衰,毕竟就算贵为皇上,楚瑾也是一个男人不是。女人若是一味的乖顺听话,还有什么趣味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