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七十八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七十八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254 热度:7
    “佩儿姐姐,烦你告诉主子一声,墨雨阁的孙良人在外求见”小宫女隔着珠帘,对着室内正摆放水果的佩儿招手,轻声禀告。

    佩儿闻言点头,淡淡的对小宫女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这位孙良人的诚意倒是长久,佩儿看了一眼内殿里正一脸欢快的和玉溪姑姑下棋的主子,默默的继续着自己刚刚的活计,直到把整个内殿果盘里的水果都换成了新鲜的摆放好后才来到了下棋的两人身旁。

    静静的看了一会后,才趁着给南木萱倒茶的间隙笑着道“主子,刚刚下面的宫人禀告,今个儿那位孙良人又来了,奴婢想着啊,怕是这会估计她都还在外面等着呢”

    南木萱接过佩儿递过来的茶水,轻啜了一口后笑道“孙良人也够长性的了,呵呵,这倒好,我挑进来的人,合着倒是还真就一门心思的认准我了”可惜她又不是皇上,这么抓着她有什么用啊,她可一点都不愿意拿楚瑾做人情。

    玉溪看了眼一脸无所谓的主子,想了想后建议道“要不主子还是见见她吧,总这么把人拒之门外的也不是太好,何况这孙良人本就是主子开口留下来的人”主子这么一直的对新人们不理不睬的态度实在是不算太好,那孙良人又是主子做主留下的,她又一直这么殷勤的频频来曦华宫求见,主子也不能总这么晾着她啊。

    南木萱好笑的叹了口气,新人们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团麻烦,可是如今貌似也不能不应付,真是扰她清闲啊“是啊,是我开口留下的,真是麻烦,见就见吧,不过今天还是算了吧,我不想见,明天她要是还来,我就见见她”能坚持这么久的时不时的来她这吃闭门羹,也不容易。

    佩儿闻言点头应是,想着自己一会还是给那位孙良人透个信去吧,明个来才好。

    没见孙良人,齐嫔却是来了,齐嫔自从南木萱帮过她一回后,与曦华宫这边便一直走的挺近,尤其是南木萱本身得宠,性子又比较特立独行,还真就不需要齐嫔谋划什么,反而很多时候倒是齐嫔借了一些曦华宫的光,是以齐嫔对南木萱倒也真的恭敬起来,事事以曦华宫为准。

    齐嫔在这宫中绝对算的上是行事低调,少言寡语的存在了,然其行事其实自有一番准则,要不然也不能毫无宠爱在这宫里平平稳稳的过了这么些年。

    一番行礼过,南木萱笑着让人坐下,打趣道“怎么今个儿倒是想起上我这来坐坐了”这话是有缘由的,齐嫔是个典型的宅居之人,轻易根本不出门。

    齐嫔闻言露出一个谦和柔婉的笑容,示意身边的宫女把手中的绣品递上去,笑着道“这不是最近闲来无事,特意给娘娘做了一件衣服嘛,如今做好了,自然要拿出来亲自给娘娘送过来的,当然了,今个儿这也是趁着给娘娘送东西过来躲个清闲”最后一句,说的颇有几分无奈的意思

    玉溪接过那宫女手中的衣服,拿上前去给南木萱观看,齐嫔时不时给南木萱送衣服的行为早就不新鲜了,不过每每见了,南木萱还是不由的感叹一声好本事,即便在这个女子刺绣必学的时代,也不是谁都能如齐嫔的手艺那么好的。

    “还是你的手巧啊,真是辛苦你了,我很喜欢,不过这玩意伤眼,你又何必总是亲自去做呢”

    齐嫔笑容亲和,声调柔婉的说道“左右闲着无事,也算是个消遣了,娘娘喜欢就好”

    “自然喜欢,你刚刚说躲个清闲,这话是怎么说的呢?”南木萱颇有几分不解的说道,虽说最近新人到处拜访很是烦人,可不见还是很容易的,怎么倒要躲了。

    齐嫔闻言脸上便露出了几分无可奈何,轻轻叹了口气才说道“娘娘是不知道,最近这些新人们闹腾的很,今儿这不是嘛,就在林苑阁那边,竟是互相比起才艺来了,吹拉弹唱的闹腾的厉害,我在自己的宫里待的都不消停了”到底是年轻人有活力,即便没有皇上临幸,一个个的也都信心满满的争相表现着去,齐嫔弯了嘴角,有几分好笑的说道“妾看着她们啊,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

    南木萱失笑,齐嫔今年也才不过26,7的年纪,哪里就老了“这是哪里的话啊,这么年轻貌美的美人,哪里就老了,倒是那些小丫头们,挺会自得其乐的,闹出这么一番大动静来,也不知咱们的皇上有没有心思去看一眼”

    “她们也算是煞费心思了,不过要妾看啊,怕是她们闹得动静在大,也比不上娘娘您的一句撒娇,咱们皇上就巴巴的来这曦华宫了”齐嫔笑着打趣南木萱,话语中不带一丝嫉妒。

    南木萱闻言淡笑不语,即便是如齐嫔这般不带恶意的打趣,南木萱也觉得接受无力,毕竟认真论起来,这一宫的女人可都是那男人一个人的,这样的打趣她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违和。

    齐嫔并不在意南木萱的态度,笑过一番后识趣的转了话题,但左右都不过是那些事,多多少少离不开对新人们的各种议论。

    齐嫔走了以后,南木萱不由自主的又想了一会关于新人们的事,直到最后也没想明白楚瑾那厮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耗时耗力的大选了一场,结果选进宫来的人却爱搭不理的,这不有病吗?不过这病,额,目前为之,貌似大部分人是欣喜的。

    第二日,南木萱除选秀后,第二次见到了那位孙良人,第一次还是新人们拜见皇后之时。

    孙良人的美是那种清丽脱俗,婀娜婉约的,她今日穿了一袭海棠流彩暗花雪锦宫装,乌黑的秀发挽成了十字髻,倒是显得小脸圆润可爱了一些,眉眼间也带着那么几分少女的娇俏纯真。

    南木萱一直在上首观察着她,无论是她行礼的动作或是问安的语气可以说皆是一丝不苟,半点挑不出差错,态度也很谦卑,很显然这位是个有心的,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南木萱对这类人倒也说不上讨厌,不过到底觉得无趣了几分。

    “来人,给孙良人看座”南木萱淡淡的吩咐了一句,方才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珠串,一边漫不经心的对着下首的人问道“不知孙良人一直求见本宫所谓何事啊?”

    孙良人闻言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南木萱又是一礼,略带歉意的开口道“是妾莽撞了,打扰了娘娘,只是承蒙娘娘厚爱,妾才得以顺利进宫,是以妾这心里头一直都想着能亲自向暄昭仪娘娘表达一番谢意,这才屡屡求见,打扰之处,还望娘娘见谅,这个香囊是妾亲手缝制,里面的香料还是妾从家乡朔州带来的,不是什么珍贵东西,却是妾的一番心意,还望娘娘不要嫌弃”说着,亲手递上来一个香囊。

    玉溪看了一眼南木萱,见其点头,便上前接过了那香囊,南木萱也拿起来看了一番,还特意闻了闻那香囊的味道,倒还确实是清香怡人且不曾闻过的。

    “孙良人有心了”南木萱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随即便不再言语,倒是那位孙良人,竟出乎意料是个健谈的,缓缓的与南木萱说起了她家乡的趣事。

    随着她的讲诉,南木萱原本漫不经心的态度倒是收起来了,对其说的绘声绘色的见闻来了几分兴趣。孙良人见南木萱听得兴起,说的越发认真起来,诗书与佩儿两人彼此对看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这孙良人倒是个有心的,知道挑主子感兴趣的这些民间趣事,风土人情来说。

    孙良人在曦华宫足足待了快两个时辰,才告退而去,待人走了,南木萱还在兴致勃勃的和洛儿讨论孙良人刚刚说的那些趣事。看的玉溪一阵好笑,自己主子这性子,这么多年了,依旧如孩子似的。

    不过那位孙良人,倒是个沉得住气的,好不容易见到了主子,竟是这般谦卑逗趣,半点不提任何要求,这样的主倒是适合这宫里的日子。

    漪澜宫,新进宫的那位陈才人也是陪着这位贵妃说了好一会子的话才告退而去,待人走后,周贵妃把玩着手中的玉石,淡淡的问向身边的嬷嬷“嬷嬷你看,这个陈才人怎么样?”

    那嬷嬷闻言想了想说道“主子,您不要怪老奴多嘴,再怎么说,六小姐那也是周家的姑娘,和主子您就算打断了筋还连着骨头呢,主子为何不考虑考虑六小姐呢……”这嬷嬷口中的六小姐,也是这次进宫的新人,如今被封为美人的周芷芫,也是周家的女儿,认真算起来,算的上是周贵妃的堂侄女。

    周贵妃闻言若有所思,把玩着玉石的手也微微顿住,到底还是摇了摇头,只淡淡的重复着刚刚的问题“嬷嬷觉得那陈才人怎么样?”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