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八十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八十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277 热度:6
    曦华宫里,南木萱坐在软榻上吃着葡萄,络儿正在那里忙着把小宫女刚折回来的梅花插入花瓶,南木萱看着那梅花不由想起最近这宫里的小争锋,颇有几分感叹外加好笑的对着玉溪道“还是咱们这宫里有意思啊,随便什么花儿啊草啊的都能惹到人,真是可惜了那些鲜嫩的花朵儿”

    络儿闻言接话道“可不是吗,主子您不知道,今个儿咱们宫里的宫女去摘梅花的时候还看了一场热闹呢,说是丽容华宫里的人就认准了望月楼的宫人看上的梅花了,两方人马还发生了点挣扎,丽容华宫里的人以位分压人,那边望月楼的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说自己是漪澜宫贵妃的人,可热闹了呢……

    南木萱好笑的听着,摇着头无语道“这是跟梅花杠上了啊,一个个的还真是能折腾,不过是主花罢了,也不知道争抢个什么劲,要是我啊,都懒得要” 真以为一株花就能代表什么啊,这些女人的智商真的都没问题吗,还是这宫里实在是太闲了啊。

    玉溪给南木萱剥着葡萄的手没停,闻言跟着一笑,自家主子这个性子还真是……这宫里怕是在没有比她们主子心更宽的了吧“奴婢在这宫里待了这么多年,在没见过比主子您这心胸更豁达的了”

    豁达?南木萱好笑,玩笑道“得了吧,这词我可不敢受,要说这豁达啊,我瞧着,真正豁达的是咱们的皇后娘娘才对”皇家的正妻绝对是最苦逼的职业。

    玉溪闻言不是很理解主子的意思,但见南木萱那一脸的随意,根本没想给她解释的模样,也没开口去问,主子不想说的心思从来都让人难以捉摸。

    南木萱口中的豁达皇后此时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就那么一点子小事,丽容华竟是哭诉到了她跟前,话里话外那意思无不是想借着自己的手,整治一番陈贵人,可那位新宠哪是她说办就办的,皇上前日在她宫里还特意的嘱咐了她一番,说什么陈贵人年纪小,心思单纯,要她多多包容,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规小矩就不要那么拘束了她了,皇后一想到这个就来气。

    皇上的话说的婉转,那里面的意思明显就是在埋怨她呢,她不过就是在那日与陈贵人一行人偶遇的时候多说了陈贵人一嘴,且还是为了维护其他几个妃嫔,也是一句好心的提醒,却不想反倒竟是惹来皇帝这样的一番话,皇后不动声色的笑着答应了,心下却对陈贵人没了耐性,索性由她去作。

    要说皇上对陈贵人的宠爱还真是有些让皇后瞠目,这份纵容还真是独一份,比起当年对南木萱都不逞多让啊,要说如今这宫里,曦华宫那位还是盛宠,这又出现了一位陈贵人,偏偏曦华宫那位是个心大不爱计较的,这宫里如今倒是被这么一位小小的贵人搅合了一番,皇后不爽归不爽,倒还不至于和这么一个小小的贵人过不去,尤其是皇上如今还宠着,不过就这位的作劲,以后什么样她可没那个好心去管。但愿她能有本事让皇上一直这么纵容着,要不然……

    皇后微挑了嘴角,淡然的对着绘芝吩咐道“绘芝,去库房里拿些宫缎送到望月楼那去,既然皇上宠着她,本宫自然也要多多关照她一番”丽容华如今也是越发的不成样子了,竟是和个贵人杠上了这么久,偏偏还处处下风,把小心思使到她这里,呵,只可惜啊,她也要跟着皇上的步伐走不是。

    绘芝应声而去,绘兰给皇后重新换了杯热茶,轻声的说道“娘娘好肚量,那位见着了娘娘的赏赐只怕是越发的目中无人了”

    皇后淡笑,若有所思的道“本宫倒是不怕她目中无人,怕只怕她是个装疯扮傻的主啊”周贵妃放着本家的女孩不用,偏偏推了这么一位出来,也不知那陈贵人如今这般是有心还是无意啊。

    绘兰闻言深思,不由道“娘娘的意思是……”

    皇后摇头,无所谓的道“本宫也只不过是随口一说,那位究竟是个什么样对咱们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左右她都算是贵妃的人,那陈贵人貌似也是有些计较的,你看她这接二连三惹上的人,说到底,也不是什么有分量的主,就算是丽容华,她身后不还有贵妃给她撑着呢吗 ”

    绘兰闻言点头“娘娘说的是,不过要说这位陈贵人,还真是有些手段,虽说是有贵妃娘娘在后面给她撑着,可能哄的皇上这般宠她,却也不容易,和她同一批进宫的那些人,如今可还都被皇上晾着呢,对了,说起那些人,那位墨雨阁的孙良人倒是个有意思的,如今还时不时的去曦华宫那里,且挑的时间都是皇上不在的时候,姿态摆的倒是足足的,暄昭仪那,这么多年下来,奴婢也还是半点看不透暄昭仪的心思,不过奴婢想着,对这位孙良人,不管暄昭仪怎么喜欢,怕是都不会往皇上面前推荐,暄昭仪的小性子,那股子醋劲……”

    皇后笑着摆手,接下了绘兰的话“行了,暄昭仪的性子如何,你还是少说几句吧,这要是三皇子听到你的话,怕是要皱眉了,不过那位孙良人倒真是个有意思的,靠上了暄昭仪,就算皇上那如今晒着她,比起那些到处乱窜的,日子可要好上太多了,暄昭仪的性子……”皇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你说的虽对,暄昭仪是如贵妃那般提携孙良人,可时间久了,皇上那里哪会不知道孙良人呢,而且暄昭仪行事总归是个光明磊落分的清的,到时候若是孙良人依旧有心思,暄昭仪哪里会不照应”说到光明磊落,皇后心里对南木萱也是赞赏的,这宫里的女子,能有南木萱那样心性的着实不多,三皇子亲近她,也是好的。

    “只奴婢如今瞧着,这么久了,皇上对其他那些新人似乎是毫无心思啊,要说贵妃娘娘挑的这位,最开始还是皇上金口玉言挑进来的呢,其他人”绘兰说着,摇了摇头。

    皇后闻言揉了揉眉心,说到这个,皇后颇有些头痛,她倒现在都搞不明白皇上放着这么一堆的年轻貌美的新人不搭理是个什么意思。

    不仅皇后想不明白,怕是宫里就没有明白的,墨雨阁里,孙良人听完宫女们打探出来的消息后不由皱眉,抬眼扫过殿内摆放着的梅花,自嘲的笑了笑才语调平静的轻声道“丽容华跑去皇后那闹了一番,结果倒是给望月楼那闹出一番赏赐来,可真是一出好戏啊”明明是同时进宫的一批人,却偏偏只她一个人得了宠,还真是让人想嫉妒都没有底气啊。

    孙良人身边的宫女见自家主子的神情颇有些萧索,不由替自家主子不平起来“同样都是一起进宫的,主子哪里比不上那个只知道到处耀武扬威的陈贵人了,偏她走运,巴结上了贵妃娘娘”说到这那宫女语气变得更加愤愤“暄昭仪也是,主子这么诚心诚意的,偏她、”

    “住嘴!”孙良人蓦地一声喝斥,把那宫女惊的直接就住了声,颇有些惊恐的看向孙良人,连忙跪地认错。

    孙良人舒缓了脸色,亲自去把人扶了起来,音调却很是冷凝“起来吧,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不该说的话还是不要说了,你要知道背后议论主子这可不是一个小罪名”

    “是,是,奴婢知道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行了,以后记得就好”陈良人挥手示意让人都下去,等人都走了才卸下了一脸的严肃,转而颇有几分不甘与愤恨,早在没进宫之前,她就听过暄昭仪盛宠的名头,等到由公公领着逛园子的时候,偶然间得知暄昭仪以后都不能生育之时她便打定了主意投靠她,待殿选之时,她是被暄昭仪留下的之后,她更觉的这一切是上天给她最好的安排了。

    她从小就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她知道自己就算进了这后宫凭借她自己也无法很好的安身立命,所以她选择投靠南木萱,甚至不惜都计划好了,哪怕将来她的孩子归她所有她都可以心甘情愿,可偏偏如今,如今这情况……

    孙良人不由苦笑,那宫女说的也对,暄昭仪对她,是否太薄心了些,她的姿态已经摆的这般明显,为何她都不肯给她个机会呢?可难道要放弃吗?她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便不可以放弃,要不然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孙良人深吸了口气,想着自己如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日子,她得承认,至少,有了暄昭仪这颗大树,她还是得到了一些阴凉的。

    此刻正陪着楚瑾诗情画意的南木萱全然不知道孙良人的痛苦挣扎,若是她知道孙良人一开始就是抱着给她代孕的想法接近她的怕是绝对会惊讶的眼珠子都掉下来。

    对于孩子,南木萱早就没有奢望了,她的心血全都压在了三皇子楚浈身上,对于养一个别人的孩子,南木萱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