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八十一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八十一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292 热度:5
    “萱萱的画画的越发好了,很有灵气,原来朕的萱萱还是个大画家,朕可是捡到宝了呀”楚瑾仔细的看了一番南木萱画的雪景图后面露喜色的评价着,外加一句甜言蜜语。

    一天什么事都没有,这写写画画的本事要是再不上去一些,那她才真是废物呢,南木萱理所当然的点头,嘚瑟道“可不,所以皇上你要好好的珍惜臣妾呢”

    楚瑾刮了一下南木萱的鼻头,哈哈大笑,这么多年了,在萱萱身上他还是能不自觉的感觉到格外的轻松和愉快,把人搂入怀中,不由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依旧是精致无比的容颜,嫩滑如水的皮肤,岁月似乎格外的恩赐于她,少了初见时的稚嫩与青涩,越发的娇俏妩媚却依旧不失纯真,恍惚间他还能想起当年那个略显拘束的小女人静默了一番后就惹人心痒的开口称自己是宝贝的情形,原来,自己的好记忆力也是可以用到女人身上的,他竟然还记得清楚。

    南木萱还要提笔却不想被楚瑾拽入怀中,本欲挣脱,抬首间却见那人竟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注视着自己,不由微愣,这毫无因由的,皇上大人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南木萱眼神游离,突然之间觉得怪怪的,有点怵,她最近貌似也没做什么啊,皇上你这副含情脉脉的是要闹哪样啊。

    不管皇上要闹哪样,南木萱都得陪着,所以两人的画面看起来很是温馨,这种温馨一直持续到两人就寝之后依旧。

    南木萱觉得今天的楚瑾温柔极了,仿佛她真的是他的宝贝似的,那种悉心呵护简直了,帝王少有的温柔细腻啊,南木萱很是享受了一番。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室内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片柔和,内室更是一片温馨,南木萱以最舒适的姿势躺在楚瑾的怀中,楚瑾单手搂着她轻轻的拍着,南木萱则是仰着头,笑眯眯的和楚瑾对视着,两人亲亲密密的说着情话,整个内室都满是温柔眷恋的气息。

    就在这种气氛正好的时候,楚瑾却是突然之间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与这满室气氛很不相符的话“萱萱,你说朕是不是该立太子了”

    闻言南木萱原本一直微笑着的脸立马僵住,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后还不是很确定的问道“皇上您刚刚问了臣妾什么?”

    楚瑾对南木萱那不敢置信的呆傻样子很是好笑,拍了拍南木萱的脸蛋,淡笑着道“朕这几日一直在想是不是该立太子了”楚瑾就这般自然而然仿佛说着明个早上该吃鱼了这种小事一样把这样的大事轻轻浅浅的和南木萱说了出来。

    当然,这个想法南木萱绝对是是第一个亲耳从楚瑾口中听到的人,其实最近几年朝中关于立太子的呼声一直都有,只不过碍于楚瑾的强横,形势的复杂,没有人敢冒头而已。

    南木萱也只是呆傻了那么一瞬,此刻反应过来的她竟是认认真真的想了一番,才不以为然的开口“皇上您又不老,忙着立什么太子啊”南木萱这般说道,附带着意味十足的看了一眼楚瑾很是健康的身躯。

    楚瑾明显被她那一眼取悦了,搂着南木萱深深的亲吻了一番,被强势侵略着的南木萱并没有注意到楚瑾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光彩。楚瑾虽然仿似闲话家常般的问了这个问题,却也不是没设想过南木萱的答案的,南木萱的反应既在情理之外,又在意料之中,她果然是不一样的。

    享受着深吻的南木萱其实脑子里却是格外清醒的,只是即便清醒还是没想明白楚瑾为什么突然之间提了这样的一个问题,立太子,这是一件大事,在这之前,朝中便有声音,就连她的家族南木家也曾暗中与她打探过,但是这个事情却从不曾被正式的提起过,且随着楚瑾这些年来越来越强势的帝王之威,以及皇子们尚未成势,更没有人去提起,可偏偏今个儿,他这般毫无征兆的问了她。

    其实她说的话也并不是说给他听取悦他的,她是真的觉得立太子这事目前真心完全没有必要,如她所说,他真心是身强体健的,精力更是充沛,这样的他完全不需要早早的就立一个太子出来,在她看来,立个太子,无论是对前朝的平稳还是后宫的平衡,都完全没有好处,只会带来无尽的麻烦,以及造成过早的党派之争,要知道,历朝历代,从来不是真正的规规矩矩立了储君,一切就顺顺利利的,而纵观历史上的帝王,又哪有几人是真真正正的太子之身呢,哪一个不是历经了鲜血荆棘才坐上的那个位置。

    一吻毕,南木萱已经气喘吁吁了,娇俏的横了楚瑾一眼,才靠在楚瑾的肩膀上重新呼吸新鲜空气,楚瑾对此不以为然,对于萱萱这样经常性的另类撒娇行为很是享受,却不知为何,一吻毕的楚瑾竟是还没有从太子的话题上转开,对着南木萱随意的问道“若是朕觉得应该立一个太子了呢,萱萱觉得哪个皇子更合适呢?”

    问这个?南木萱脑中有一瞬的闪神,对着楚瑾的目光也是微闪,随即却是认真的直视他道“皇上觉得合适的萱萱便觉得合适”

    在刚刚,竟然有那么一瞬,南木萱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莫名慌乱。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哪怕刚刚和她做过这世间最亲密的事,可偏偏他是这世界上最深不可测,喜怒难辨却又可以掌握大多数人生杀大权的人。

    那双明眸中满满的认真,让楚瑾有一瞬间的信以为真,随即却感到莫名的有些意兴阑珊,这个答案还真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啊,楚瑾本以为他心中与众不同的萱萱会说出些什么他意料不到的话,却不想……好吧,她给出的答案,除了态度和表达上其意思与其他人简直别无二致,只是出自她口,还真是挺在意想不到的,果然即便单纯直白,肆意不羁如她,也在这样的事情上泯然众人了……

    南木萱要是知道楚瑾此时复杂的心里活动一定会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太特么矫情了好吗,其实南木萱的那句话还真是出自真心,继承人嘛,自然是他觉得谁合适谁就合适了,虽然虽然南木萱自私的小内心是希望三皇子楚浈最后能够即位的,可最终即位真心和太子没什么关系吧,南木萱甚至有一瞬间阴暗的觉着,楚瑾立个太子出来是不是当靶子的,这样做法对于帝王来说完全可以有。

    不过南木萱并不知道楚瑾的内心的矫情,所以还能笑嘻嘻的和楚瑾玩笑道“臣妾说真的呢,皇上现在完全没必要想这个呀”

    南木萱摸不透楚瑾为何和她提到这些,却也没有对此问题探究过。只不过也内心里暗暗的想了一番皇上会不会觉得自己和三皇子走的太近了,就在此之前,南木家的老太太大寿,楚浈还以皇子之身到场祝贺。

    之后楚瑾从未提起过,而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南木萱也没听到关于立太子的风声,她也仿似忘了楚瑾问过她一样。

    宫里的日子,依旧平静,她也依旧是宠妃,然陈贵人却是有越来越得宠的趋势,对此,总有各种人在她面前上过眼药,似乎这宫里,就该她去和那个陈贵人争锋一样,南木萱对此一向一笑置之,她一个昭仪,一点不觉得一个区区贵人值得她去如何。

    可偏偏有时树欲静而风不止,她从没想过去招惹或是示威于人,偏偏不知为何,那陈贵人竟然恃宠而骄的好笑到想来招惹她了,自不量力的让南木萱都觉得好笑。

    发生这件事的时候已是三月的初春,南木萱闲来无事的在樱花林里溜达,也不知是真巧还是假巧,总之好巧不巧的陈贵人随后也过来了,天蓝色的织金纱裙,繁复的流云髻,全身配套的点翠虫草饰品,以及那年轻的容颜,还真真是理所应当的给人一种九天仙女下凡尘的感觉,美的一点烟火气都没有,圣洁而灵动。

    她袅袅而来给南木萱请安的时候,面对着她那张的的确确要比自己年轻好多的脸庞,南木萱其实也不由的嫉妒了一番,虽然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老了,但还是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个女人才是真的更加年轻,年轻的仿佛都能滴出水来。

    南木萱无意为难她,也不愿意理会她,所以只一句淡淡的免礼后就完全不在理会她了。

    然陈贵人却是个不那么识趣的,她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跟在了南木萱的身边,且很有几分并驾齐驱的样子,她笑吟吟的开口道“妹妹以前一直听人说暄昭仪姐姐极喜欢这片樱花林,却偏偏好几次和皇上一起来这里都没遇到过姐姐你,妹妹还以为是讹传呢,却不想今日倒是在这里看到姐姐了”

    和皇上一起?这算炫耀吗?南木萱眼中闪过莫名笑意,漫不经心的接过一片花瓣,浅淡的开口道“那今个还真是巧了,陈贵人来这樱花林的次数还是太少了些”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