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八十二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八十二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767 热度:6
    南木萱其实是不太屑于去和陈贵人发生什么口舌之争的,可偏偏陈贵人不识趣,不知为何,南木萱觉得自己面对陈贵人的时候有种当年在大学学生会里,面对新进来的无知小学妹时的感觉,这感觉虽然来的实在有些太诡异,却偏偏她就是有。

    所以尽管南木萱其实并不乐意和人弯弯绕绕的说着那些言不由衷似是而非的话今个儿却还是很有兴致的好笑着和陈贵人你来我往的说着,至于场面吗?则是很明显的一边倒,南木萱虽然不爱说这些话,可她的嘴皮子却不是盖的,尤其是这其实是一个考验脑子的活,南木萱的脑子虽然懒得转却不是那转不动的。

    “昨个儿皇上还和妹妹说了好些姐姐的好处呢,只皇上说这两日事忙,都没去看姐姐去,妹妹想着呀,皇上必是思念姐姐了呢”陈贵人继续毫不见外的和南木萱姐姐妹妹的笑语盈盈,仿佛刚刚被南木萱一句话说的变了脸色的不是她似的。

    这话说的还真是……假的可以呢,额,不过她这么一说,南木萱突然想到一件事,似乎楚瑾确实是好久没去她的曦华宫了呢,而且这期间连赏赐都不曾给曦华宫送过……今个儿要不是陈贵人提起,南木萱还真就没在意过这事,可此时,陈贵人这般提起难不成还有什么深意不成……

    南木萱脑中虽转悠着这个,脸上却是先一步露出了仿似洞察般的戏谑笑容,轻哼道“陈贵人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呢”也就是这话说出口的片刻功夫里,南木萱就已经想起来上一次楚瑾去曦华宫时的情景了,那天她正忙着给家中的一个堂妹准备新婚的礼物以及早早的就答应了给三皇子的一本游记画个插图还没完成,所以那天对楚瑾难免就有些不周到之处。

    但当时也没见楚瑾面露不悦啊,他一直笑看着她忙活,后来他还很有眼色的先走了,没有留下一起用膳,走的时候更是体贴的告诉她在忙也要注意身体,她当时还觉得楚瑾识趣来着呢,难不成那次让楚瑾感觉到被忽视了,不高兴了……这个实在是不太可能吧。

    南木萱虽然心里想到了这一系列的事,面上却是分毫不显,就算她无意间惹到了楚瑾,但对于楚瑾,南木萱还是有自信他不会是那种在一个妃嫔处说什么想念另一个妃嫔的人,尽管他是帝王可以无所顾忌,可是他也没那么傻,还有一点则是,他深知她南木萱的那点怪异的脾气秉性,不仅仅是在她面前很少提及别的女人,在别人那里也是绝少提起她的,这点南木萱还是相信这么多年她已经把他的这个习惯给养成了的。

    所以南木萱一边思绪纷飞,一边完全不理会陈贵人因她那句话而明显表现出的疑惑之色,只缓了脸色,淡笑着上前,侧头在陈贵人的耳边,轻声漫语的低声好笑道“不知道陈贵人这般肆无忌惮的在我面前说着这些无中生有的,还涉及了皇上的话算不算搬弄是非,多嘴多舌呢,哦,还有,贵人假借皇上之口说了那些根本不存在的话算不算假传圣喻呢,陈贵人可知假传口谕是个什么惩罚?”呵呵,在她面前说这些无聊的假话,她绝对是会让她知道这些对她不但不管用,还完全是自找罪受的。

    随着南木萱缓缓的低语,陈贵人的脸色明显变的越来越差,抓着帕子的手也是越发的握紧,嫩滑的玉手上竟隐隐有青筋冒出,暗地里更是已经快咬碎了牙,明明不该是这样的,为何随着那人轻声漫语的话语她会感到隐隐的恐惧呢,更气愤的是明明该是她南木萱要生气的,怎么就换成了她自己呢。

    虽宫中盛传暄昭仪行事格外的与众不同,陈贵人却不想这人这般仿似白痴的直白,这气人威胁人的手段更是很有几分无赖的行径。换了别人,听到她的话,难道不该是生气,嫉妒,或是信以为真吗,就算不信,也不会抓着这个说事呀,难不成她还要找皇上核实不成,还有她那副笃定的口气究竟是从何而来,见鬼的气人。

    她怎么就料定了皇上就不会和她说这些呢,陈贵人虽然这般想着,表情行动却已经先一步的出卖了她,皇上自然是不会和她说那些的,此刻被震住的是她,甚至于气愤,嫉妒不甘的也都是她,为什么是这样?

    一直到南木萱抑扬顿挫的说完,离了陈贵人的耳边笑看着她,陈贵人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表现有多么的丢人,心下暗暗恨着自己的不争气,面上却是快速的调整着表情,尽量的露出无所畏惧的自然神情,一派天真外加夸张的不解道“昭仪姐姐在说什么,妹妹怎么听不懂,姐姐莫不是觉得妹妹是在说好话假话哄骗姐姐呢不成”陈贵人边说边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见南木萱依旧笑的大有深意,不为所动的样子,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惶恐。

    皇上已经好久没有去过曦华宫,却偏偏这宫里没有一个人认为她暄昭仪那是已经是要失宠的迹象,甚至依旧有人屡屡在她面前用不屑的口气拿暄昭仪来挑衅她,每每都透露出那位才是这宫里真真正正的宠妃,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贵人根本就什么也不是的意思,还讽刺她的小容待遇好笑,想当年暄昭仪的晋升从来都是两级两级的跳,那才是皇上真真正正放在心上宠着的人该有的样子。

    陈贵人虽然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这些根本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去挑唆她的,目的就是让她这个新宠对上暄昭仪这位一直以来的宠妃,不管她们最后是谁落了下乘,于那些人都是坐看热闹,渔翁得利的好事。

    暄昭仪一向特立独行,却偏偏还真就从未为难过她,若是她够聪明今日就不该这般来挑衅于她,可偏偏她心里清楚明白,可还真就忍不下这口气,暗地里,她总是隐隐的就想和暄昭仪比一比,争一争,这宫里的妃嫔,若说嫉妒,暄昭仪绝对是陈贵人嫉妒的第一人。

    至于为什么,陈贵人自己也说不上来,但她就是嫉妒暄昭仪,嫉妒她的潇洒,嫉妒她可以那么肆意随心的在这后宫里傲然而立。

    最近一段时间,皇上越发的宠爱她,却对暄昭仪明显的冷落了下来,且那天在她的望月楼,她偶然间提了一句暄昭仪,皇上的脸色当时变得明显不好起来,所以几乎是在突然之间,陈贵人心中那点子儿想与暄昭仪争锋的念头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今天这般偶然的遇见南木萱,便迫不及待的想说些刺激她的话来看一看南木萱的反应,却不想最后竟是气到了她自己。

    她南木萱明明就已经要失宠了,怎么还能如此的傲然,陈贵人心下暗恨,面上却还的小心翼翼的示弱以对,简直憋屈的要死。

    南木萱看着仿似小白兔般纯洁无辜又善良的陈贵人真心没什么脾气,只是觉得好笑而已,一直以来陈贵人那自认为掩饰的极好的愤慨与嫉妒,南木萱靠着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早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只是不屑于理会罢了。

    只要她能不来招惹她,南木萱也不乐意去找她麻烦,毕竟新欢旧爱什么的,只要对上,于男人来说是麻烦,于女人来说,既闹心又无聊,且全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是了,毕竟没有男人不想左拥右抱不是?

    南木萱从没把楚瑾当过自己的私有物,且准确来说在这个世界里他还是她的上级,所以,只要不触及她的利益,南木萱也懒得给楚瑾给自己找麻烦,她不会刻意去避开陈贵人,那不是她性格,但也不会为难她就是了,只那陈贵人能忍到现在才敢来她面前造次,说这些有的没的的也是不容易了,难不成是陈贵人觉得自己越来越得宠,越发的有底气了?

    真是呵呵了“本昭仪可没那闲心想你是个什么想法,只是好心的提醒陈贵人几句罢了”南木萱这般不急不缓的说着,看向陈贵人的眼神带着几分玩味“陈贵人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虽有皇上宠着,也别忘了自己的位分才好,本昭仪可不是个心思细腻,思虑周全的主,陈贵人以后在本昭仪面前说话最好说些个我爱听的才好,要不然万一赶上哪天本昭仪心情不善,没准就拿陈贵人出气了呢”

    南木萱说着,上前一步,面对面的伸出食指轻佻的抬了下陈贵人的下巴,啧啧道“陈贵人这貌美如花,水嫩细腻的脸蛋万一被本昭仪伤着了,可如何是好呢?”看着陈贵人眼中那显而易见的惊诧与慌乱,南木萱淡淡的收回了自己嫩白如葱的食指,后退一步,刻意般的用娟帕擦了擦手指,南木萱继续笑着加了一句道“陈贵人可听明白了?”

    陈贵人已经完全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了,僵着表情回了声是,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甚至于身子也表现出了几分瑟瑟发抖的趋势,仿佛南木萱对她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陈贵人站在那里,仿佛是一身的无助,看着南木萱的神情都带有几分恐惧之色。心里却是微嘲,就是这样,她最嫉妒的就是她南木萱这种该死的胆大包天。

    她并没有她表现出的那么无助与恐惧,可是她南木萱怎么敢,怎么就敢这么正大光明理所当然的威胁她呢,虽然此刻的她是在伪装,但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南木萱挑起她下巴,轻缓的吐出“伤着了”的时候,陈贵人的心脏有一瞬间的骤缩,之后则是满满的不服气,她南木萱究竟凭什么敢连装都不装的就这么放肆呢……

    南木萱可一点不认为自己做的放肆,以自己昭仪的位分,她觉得自己哪怕仅仅是因为一个心情不好,对着个贵人随便找个借口直接一个巴掌过去都是完全可以的事,特权的社会不就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以权压人吗?她难不成还要无聊的去讲理?这宫里可没理可讲,只是她还没那么嚣张的资本,且毕竟是要顾忌一些什么的,所以南木萱只是这般过了个强硬的嘴瘾罢了。

    过完了嘴瘾,展示了一番威势,南木萱正想大步而去,却在转身之后,赫然看见了迎面而来的浩浩荡荡的队伍,中间御驾之上的那人一身明黄色龙袍分外显眼。

    南木萱眼神微闪,还真是该死的巧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