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八十三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八十三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4443 热度:6
    皇上都过来了,南木萱自然也走不了了,一想到刚刚那仿佛一只吓坏了的兔子的陈贵人,南木萱突然就觉得有些腻歪,脸上随即便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回头看向陈贵人,轻蔑的冷哼了一声。

    陈贵人尚还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看向南木萱的眼神也越加惊恐,南木萱看着这样的陈贵人顿时觉得很没有意思,一个女人是要多没自信才会装出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以博同情啊。

    南木萱想,若是她,怕是会高昂着头,如论如何也不会在这样的境况下做成这种样子的,丢人!不过很快的,南木萱就发现,其实陈贵人这样子的做法还是很得男人怜惜的,某些时候也不失是一个好办法。

    楚瑾从御驾上一下来便注意到了陈贵人惊恐的神情以及苍白的脸色,大家行礼的瞬间,楚瑾的目光直接就落到了陈贵人的身上,免礼过后略过了南木萱直接看向陈贵人,关切道“爱妃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楚瑾说这话的时候,视线若有若无的划过南木萱

    南木萱闻言似笑非笑的看向陈贵人,只见她可怜兮兮的把目光转向南木萱,随即眼中闪过诸多情绪,最后只委屈的开口道“多谢皇上关心,臣妾没事,只是,只是臣妾似乎不小心惹暄昭仪姐姐不开心了,还望皇上不要怪罪臣妾才好”陈贵人一副可怜兮兮,很是惹人怜惜的样子,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由想去保护,随着陈贵人语义不详的话语,楚瑾这才正大光明的把目光转向了南木萱。

    还真是,欲语还休,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呢?南木萱脸上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陈贵人话落,她也仿似没听到,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楚瑾看着这样的南木萱不由皱眉,莫名的有些不高兴起来,却还是回首对陈贵人道“暄昭仪一向大度,爱妃不用担心”

    南木萱听到这句才微挑了嘴角,笑着接话道“皇上说的是,本昭仪哪里是那么小气的人,纵然陈贵人说了好些个儿我不爱听的话,我也不会和你计较的,陈贵人你想太多了呢”南木萱一边说着一边堂而皇之的上前去挽上了楚瑾的胳膊,摇晃了下娇嗔的道“皇上说是不是?”

    随着南木萱毫不避讳的亲密动作,楚瑾原本的那点子不快这才完全的消散,还知道过来讨好他,呵,小女人还算识趣,要知道刚刚她那副无动于衷的嘲讽的样子真是看的人牙痒痒。

    “对,萱萱说的对,陈贵人不必担心”楚瑾宠溺的附和着南木萱的话,似乎完全没有听出陈贵人潜在的意思,更是对美人可怜兮兮的样子完全无视,只把目光都落在了多日不见的南木萱身上,对着两人的亲密默默的挑了嘴角,显然是很满意南木萱刚刚主动抱大腿的行为。

    陈贵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已经亲密无间仿似无人的两人,完全不知道就这么一会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她明明……为什么会是这样?“皇上……”陈贵人弱弱的喊道

    只可惜,此刻楚瑾的心思已经完全都在南木萱的身上了,根本没有注意到陈贵人。

    上次从曦华宫回去,楚瑾深深的觉得被忽视了,所以傲娇的想冷冷南木萱,可是几天没见,楚瑾发现自己完全是给自己找罪受,他早就想她了,本还想着继续冷冷她,好让她知道知道他的重要,可今个一见,这结果……却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哎!

    南木萱完全不知道楚瑾这一番复杂的心理活动,只觉得楚瑾还是很给力的,面对自己这个旧人还能这般上心,把那新宠弄得一脸狼狈,也是醉了,娇笑间视线扫过楚楚可怜的陈贵人,觉得她的媚眼真心是白抛了,南木萱高兴了,便越发的肆无忌惮的撒起娇来了“皇上,你都好久没去看人家了,还真是忙呢”最后一句是看着陈贵人说的,意味深长。

    傲娇又自钻牛角尖的楚瑾听了南木萱这句略带埋怨略带醋意的话简直是犹如天籁,正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顿时又觉得自己是很重要的了,大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揽着南木萱柔声细语的哄到“这就去可好?”边说边带着人往曦华宫的方向而去,完全的无视了陈贵人。对此南木萱难得的有一丝丝虚荣心得到满足的感觉。

    陈贵人路遇暄昭仪,一个备受欺辱楚楚可怜,一个肆意嚣张神采飞扬,狭路相逢,陈贵人完败,皇上连顾都没顾陈贵人就随暄昭仪去了曦华宫,这个消息很快的就传遍了后宫,惊讶者有之,更多的却是理所当然的淡然以及拍手叫好的看笑话。

    昭明宫,皇后听了绘芝的描述淡淡道“本宫如今瞧着,这宫里要说还有谁能让皇上费上几分心思对待的,怕也就只有曦华宫的那位了,这么些年,本宫冷眼看着,皇上对那位,也算称得上一句用心了,可笑那陈贵人把心思用到那位面前去,能不打脸?那位那向来不是常理能衡量的,陈贵人也算是受个教训吧,不过是受宠了些日子,倒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呵,不过说起来本宫也是费解,明明一起进宫了那么些个人,可到如今,偏偏就那么一位得了盛宠,也真是奇了怪了”

    绘兰一直静静的听着自己主子说着,此刻不由接话道“主子,如今可不是只那一位了,你忘了那位孙良人了,前几日……”后面的话没有全部说出口,但这提醒也是足够了。

    皇后闻言微微皱眉,笑道“瞧我这记性,你不说本宫倒是把她忘了,孙良人,那位孙良人也算有点造化了,好巧不巧的在路上遇到皇上,随即就把皇上引到她的墨雨阁去了,也算本事了,只是那地方,呵……要说孙良人,也是个有意思的,那么巴结着暄昭仪没被引荐倒也没恼,还能毕恭毕敬的有来有往,本宫瞧着,暄昭仪似乎还挺喜欢她的,处处照应着,不过要说指着暄昭仪把她往皇上那带,那还真是估计一点门都没有,这次倒好,不知道怎么的皇上竟然还真就自己去了她那,也算是她的福分了,只是不知,以后对着暄昭仪她还能不能那么恭敬了呢”

    皇后话虽是这般说着,心里却不觉得那位是个有什么造化的,要知道那天孙良人和皇上的相遇细细想来可是有意思的很,那地点可明明是去曦华宫必去的路上啊,时间更是恰巧的很,谁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人为多少巧遇啊,孙良人这番作为也挺难看,尤其是之前还那么巴着南木萱,南木萱的性子……

    “不过是被皇上宠幸了一次罢了,陈贵人那么受宠的遇上暄昭仪还不是得退后一步,孙良人哪里就敢这么快的就不恭敬了,要奴婢说,倒是暄昭仪以后还能不能毫无芥蒂的照应孙良人才有的一说呢”绘兰如此说道。

    绘芝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么些年下来,她也算与南木萱接触颇多的人了,却还是从来都没有弄懂过她,这次孙良人的事,绘芝觉得也许南木萱根本不在意也未可知。

    绘芝这次还真就猜对了,南木萱压根没拿孙良人受宠之事当回事,甚至于,玉溪和她说的时候,南木萱还笑叹了句孙良人也够不容易的了,至于在什么地点遇上这个,南木萱还真没多想,只要不是来她曦华宫内截人都在她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要知道其实即便是来她宫里截人,其实也不算什么,毕竟皇上的态度才是这一切的决定者,要知道女人和女人在怎么争都没又意义,关键的决定权在那唯一的男人身上。

    不过有些时候,小小的醋意貌似男人还挺喜欢?南木萱其实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爱吃醋,毕竟自己根本不喜欢,也没那么在意种马皇上,只不过是到底骨子里不是三从四德的古代女人罢了,总会有些小小的介意罢了,可偏偏这些貌似还成了皇上眼中她深情的表现,甚至于非常纵容她偶尔看似吃醋的某些不讲理的行为,这还真是……男人的劣根性啊。

    尤其是今个儿这情况,真真的让人费解的诡异啊,南木萱对皇上舍了陈贵人投向自己的怀抱这事还是挺沾沾自喜的,所以对楚瑾的态度也格外的温柔殷勤起来,投桃报李嘛。可为嘛她总有种画风不对的错觉,楚瑾这厮,今天貌似有些格外的傲娇。

    尤其是那句句话语里以及神情里透出的那种阴谋得逞以及志得意满的劲到底是因为点什么啊?难不成自大的皇帝大人觉得自己今个儿的行为是对他爱的深沉的表现……和皇上回了曦华宫,后,南木萱就一直处于这种诡异的感觉中,茫然的凌乱,不过结果是很好的,

    这点从第二日皇上送来的一大堆赏赐中就能看的出来。甚至于南木萱觉得自己在两人昨晚上腻死人不偿命的对话时若是哪怕稍稍提那么一下下,说不定楚瑾第二日都能送来一道升她位分的圣旨来。

    南木萱的诡异感觉完全是因为最近脑洞大开的楚瑾自顾自的神思维导致的,因为自己之前钻了牛角尖,硬是生生的晾了南木萱好些日子,结果自己想的不行,然后又碰上被南木萱与人争抢,殷勤以待,所以楚瑾等于是自己帮着南木萱给他自己弄了一个套,如今还陷在那套里呢,感觉良好的觉得似乎找到了真爱。

    若是南木萱知道这些,一定会感叹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啊,不过她不晓得,只是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楚瑾的怪异之处,但这怪异之处偏偏又是对她极其有利的,所以也就理所当然,毫不在意的接受了。好不欢乐!

    南木萱的欢乐不但苦了望月楼的陈贵人,墨雨阁的孙良人都有些战战兢兢了,尤其是在听说暄昭仪毫不留情的呵斥了陈贵人且硬生生的从陈贵人身边把皇上拽到曦华宫去了之后。

    生怕因为皇上那次的宠爱,暄昭仪从此后为难自己,其实说起来孙良人现在恨不得完全没有那次的宠爱,要知道,那完全就是一个意外,尤其是,那个意外根本没给她带来半点好处。

    那天她本是要去曦华宫给暄昭仪请安,顺便坐坐,可谁知道半路上竟然遇到了明显也是要往曦华宫而去的皇上,皇上把她叫到身边细细问她要干什么去的时候,她除了满满意外也是有那么一丝欣喜的,而当皇上说要去她的墨雨阁的时候,不可否认的,她已经变成满满都是欣喜只剩一丝意外了。

    可后来,皇上在她的墨雨阁明显的冷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静坐的时候,她满满的都是无措,她用尽了办法想去同皇上说话,侍候皇上,恭维皇上,可皇上冷冷的一个眼神便让她所有的心思都使不出来了,就连皇上身边的大太监也是一副不满她打扰皇上的样子,那个时候她毫无征兆的就想到了在皇上面前肆意欢笑的暄昭仪,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皇上是这么难伺候的呢,有限的几次见到皇上的时候,他明明不是这么恐怖的啊。

    就在她以为皇上一定是厌弃她的时候,皇上却突然拉她侍寝了,那一刻,孙良人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却一辈子都不会忘,激动,害怕,欣喜,惶恐,希翼……太多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了,可最后都化作了满满的疼痛,皇上毫不怜惜的要了她,因为那是皇帝,所以怎样都不能有怨言,更不可能被迁就,孙良人这样告诉自己,可事后皇上冷漠厌弃的神情却让她浑身发冷,临幸过后皇上连搭都没搭理过她……

    即便这般种种,孙良人私心里还是给自己留了一丝丝奢望,可第二天由昭阳宫的小太监送来的避子汤把这最后的一丝丝奢望都打消了,她在没有了什么侥幸的心里。

    随之而来的便是满满的恐惧,皇上根本是一点一点也不喜欢她,而她又以那样的一种方式在那样的一个地点随着皇上回了自己的墨雨阁,虽然这不是她刻意为之的,可任谁怕是都不会相信吧,偏偏皇上的宠幸让她绝望,若是她再连她这后宫里原本抓住的那一点庇护都失去的话,未来的日子简直难以想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