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八十五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八十五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446 热度:6
    昭明宫里,皇后轻靠在明黄的凤椅上,微斜了身子,美目半眯着,姿态闲适,少有的卸掉了平日里那独属于皇后的威仪严苛以及端庄大方,露出了几分慵懒的风情。

    边上宫女们见一向威仪的皇后娘娘这副闲散的样子心下都不由泛起了嘀咕,不晓得今个儿是个什么日子,娘娘莫不是心情很好。

    小宫女们正竟自揣摩着便见门口处的珠帘被一只素白玉手轻柔的掀起,一身玫红宫服的阿柒自然而然的走上前来,尚未给皇后行礼,阿柒已然毫不避讳的挥手示意屋内的宫人皆都下去。

    皇后半眯着的眼并未睁开,宫人们纷纷行礼告退,直到屋内只剩皇后与阿柒两人,阿柒才开口道“娘娘,下面的人来报三位娘娘回家省亲的事宜都已经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娘娘您定时间了”

    皇后闻言半咪的眼睛依旧不曾睁开,那浓密的眼睫毛却是轻轻晃动了一下,显然皇后并没有其表现的那么漫不经心,只听她轻笑道“罢了,本宫这好人还是做到底吧,皇上都发话的事本宫也没比要压着她们的时间不是,告诉礼部,就挑个最近的吉日定下来吧”

    明成13年春,皇家三位妃嫔同时回家省亲,一时间场面盛大,热闹非凡,皇家出动了6千禁卫军维持秩序,临安的百姓不由纷纷凑起了热闹,争相观看那豪华气派的景象,有人不由幻想着自己的家中若是也有这般体面该有多好,更有甚者叹息道为什么自己家中没有飞出个金凤凰,总之百姓的眼睛里能看到的永远都是那些最浮华的表面,临安城中处处都有感叹着天家威仪的百姓。

    而作为回家的三位主人公,心情却是各不相同,但无一不是复杂不已,贤妃与德妃皆有子嗣,此番回家,大公主与二皇子皆有随同,二皇子楚澈已经14岁,早已是偏偏少年郎,且早在其10岁之后,皇上并不禁止儿子出入外家,可以说二皇子对其外家的熟悉走动程度是远远超过其母德妃的,此番随着母妃回外家,早已内敛成熟的少年其实充当的更像是一个保护者的身份,只见少年一身皇子礼袍,贵气不凡的当先一骑,那是一匹价值千金的西齐名马,最是桀骜不驯的一种,然而在少年的□□却是一派妥帖顺从。

    二皇子长相随母,英气却足,俊朗的面容早已让街边的少女脸红不已,然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傲气却是让人不敢亵渎,长在皇家的少年又有哪个不优秀,不骄傲呢,二皇子尚算众皇子中平易近人,心胸宽广的,可即便如此,这个少年也不是一般人能接近的了的。

    一路行来,少年眉眼虽低调,神色间的骄傲却是丝毫不少,就是进了其外家,虽礼貌周到,然骨子里的那股高高在上也是丝毫不减的,唯有对着其外公,算的上是里外皆一的尊敬一些。

    然就是这副气派,德妃外家整个周府对二皇子非常满意,且越看越满意,不枉费整个周氏一族的心血,二皇子的举止教养,文韬武略,更甚至是他的那股子皇家人的高傲气质无一不让周府的人欣赏,他们的二皇子觉非池中之物。

    不同于皇子身上的诸多筹谋,年芳13的大公主楚妍陪在贤妃身边那就是彻彻底底的陪同了,作为公主,楚妍与外家的接触不多,却也尚算熟悉,而贤妃此番回家,过了最初的激动也多了些其他的思量,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家庭内部,自家的家风如何贤妃在清楚不过,此番回家,贤妃想着若是能在子侄中挑出一人将来与她的妍儿配在一起,此生心愿足矣!

    不同于德贤二妃的诸多心思,周贵妃的省亲过了最初的激动后反而变成了满满的烦躁,周贵妃没有子女陪同,却偏偏周家听闻省亲之后捎进话来,想让周贵妃此番回家顺便把去年刚刚入宫的周美人周家六小姐周芷芫也带上,按理来说,妃嫔回家省亲,身边是可以带那么一两位低位妃嫔服侍左右的,可此番周家明显是想念爱女了,周贵妃听闻后就是几声冷笑,过后却又不得不带上周芷芫,最令周贵妃烦躁的却是如今的周家似乎不再是以前那个自己熟悉的周家了,且不说周家内部互有不和,如今各支各系似乎暗地里早已分道扬镳,最令周贵妃不能接受的便是,自己这个贵妃如今在家中的地位似乎也不在是说一不二了,支持自己的人也少了……凡此种种无不让周贵妃这次的省亲之行处处不快。

    甚至于所有人都不得而知的是,周贵妃此番回家竟与两个哥哥争吵了一番后方才回宫。

    曦华宫里,南木萱一派悠然的坐在楠木椅子上,手握画笔,画了几幅色彩浓烈,氛围温暖的小画。继而又洋洋洒洒的写了几句甜蜜的小女儿撒娇的话语,诸如“萱萱想念祖母了,祖母萱萱昨晚都梦见您了,还有您窗外那颗桂花树,以及刘嬷嬷做的桂花糕……”

    玉溪在一旁看的失笑不已,只觉得自己主子每每孩子气起来总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洛儿却是禁不住红了眼眶,明显是想起了曾经在南木府里跟着南木萱无所顾忌的那些美好而又放肆的时光。

    南木萱做这些倒也不算刻意为之,宫中生活无趣,南木萱既然早就已经决定做真正的南木萱,自然时不时会翻一翻属于原主的记忆,翻得多了,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的也就接受了,仿佛都是自己的了,偶尔闲暇脑中闪过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的都市风景,南木萱都不禁会有些恍惚,错觉的以为那些都是自己的梦,或是早已过去的上一世。

    此刻见洛儿红了眼眶不由微微感叹,终究她是没有那种触动的,也不知,她的这些东西要是真的送回南木家,家人又会有什么样的触动,不得不说,这些年来的点滴,南木萱看的出来,南木家人对自己的关心爱护绝不是假的,那是一种真心的疼到骨子里的。那她也该为南木家付出的吧……什么不是相互的呢,即便是爱。

    楚瑾过来的时候,南木萱的画正好都刚刚完成,本已经准备让玉溪放起来了,却不想楚瑾见了,好奇的让打开看看,皇上有命,焉敢不从,南木萱顺从的让玉溪重新拿出来,自己却自顾自的去了内室换衣服,由着玉溪拿给楚瑾看,待南木萱换好衣服出来,楚瑾还在那笑看那些小画,见她过来,楚瑾伸手揽腰搂过来人,调笑道“萱萱可是也想回家了,可有心里怨怪朕”

    南木萱闻言仰头笑看楚瑾,宝石般的眼珠调皮的滴溜溜打着转,一副鬼灵精怪的样子,那一刻楚瑾觉得自己拥着的仿佛不是自己的妃子,而是调皮的爱女。出嫁女自己想着都不由失笑。

    南木萱把人看笑了,自己才嘟嘴开口试探道“那皇上您也让臣妾回家一趟好不好?”

    “不好”楚瑾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见原本笑的狡黠的人儿立马垮下了小脸不由摇头,对着女人娇嫩的唇瓣轻咬了一口,蛮不讲理的恨声道“怎么,可是不愿意在宫里待着了,不愿意在朕身边待着了”

    南木萱不由撇嘴,附带白眼一枚,作为一个帝王,这样的强词夺理真的好吗?粉拳轻锤,南木萱小声嘟囔道“强词夺理,欲加之罪,小心眼的皇上……”听得楚瑾哈哈大笑。

    揽着怀中的女人坐到软榻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扶着,好一会才笑着开口道“回家是没有机会了,不过嘛?”

    “不过什么”原本恹恹的南木萱闻言立马双眼冒光

    “你啊,真像个孩子,爱妃最近若是表现的够好,朕可以考虑去西山狩猎的时候带着你”楚瑾一本正经的说着,南木萱已然听得神采飞扬,兴奋的问道“皇上今年准备去西山狩猎?”要知道楚瑾自登基以来,宫中出去的活动也一向少有,更是好多年不曾出去狩猎过了,今年怎么这般有兴致?心中虽有各种疑问,却也挡不了南木萱对这事的热情。

    “去不去狩猎,那就得看爱妃的表现了”楚瑾说的一派坦然,仿佛这么大的一场活动好似真心是为博美人一乐一样,南木萱低头的瞬间嘴角微撇,抬起头来却是一片兴奋,笃定道“臣妾必然会让皇上带着臣妾出去玩的”

    楚瑾失笑“爱妃就这般有信心”

    南木萱小头一抬,神态傲然,轻哼道“必须的”

    话都透出来了,楚瑾又怎么不会带上她,南木萱心知肚明今年可以出去放风了,却不妨碍她一副摩拳擦掌的气势。

    “皇上,那臣妾最近可不可以去马场啊,臣妾都好久不曾骑马了呢……”福利什么的,总归还是要自己求来的借着机会,南木萱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玩上几天,这宫里的日子若是天天都写写画画也少了意思。

    赵德福站在一旁,不由暗暗感叹,昨个皇上交代他让人把近郊大营里的那几匹训练好的西齐幼马带回宫中时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今这一瞧,原来是给这位预备着的。皇上还真是把暄主子这性子给摸得透透的了。同样的,也真是放在心上了,不过是从三皇子处听过那么一丝暄主子的心思,如今倒是都给办到了。那三位能省亲又如何,皇上这心啊,如今怕是大半都用到曦华宫这位肆无忌惮的主的身上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