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八十七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八十七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552 热度:6
    出来狩猎自然是要策马奔腾的,只不过对后宫女子来说更多的则是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伴驾机会,多和皇帝增加感情罢了,是以南木萱这种兴致勃勃激动不已的架势才是明显的特立独行,也难怪楚瑾有那么一丝丝的不悦了,虽然他心里是很清楚对那南木萱来说,能玩能闹能疯绝对比陪他这个皇帝重要的。

    *oss但凡有一丝不悦,别人自然也不能如意了,所以,南木萱即将策马奔腾撒欢狩猎的愿望被楚瑾轻而易举的就打破了,楚瑾理所当然的这般吩咐道“诸位爱妃自由行动吧,暄昭仪留下陪朕”

    皇上这样一番吩咐,在场的女人们简直是没有一个称心如意的,周贵妃轻笑,环视了一番众女子的心有不甘,又仰头看了一眼明显不情不愿的南木萱心下没有来的闪过一阵腻歪,一个抬手一个跨越,干脆利落的上了马背,朗声一句“臣妾告退”直接抓紧缰绳,一个用力,策马而去。到底曾是将军家的女儿,整个一系列动作干脆利落,英姿飒爽。

    德妃心下倒是没有多大情绪,她与皇上相伴日久,早已过了那些满心风花雪月,乐博君宠的年纪,如今这大半的心思早已倾注在了二皇子的身上,见周贵妃策马而去,她也淡笑着行礼告退,却是缓步而行,也不曾上马,韩妃的满腹心思更是全在自己的宝贝儿子身上,虽心下也对皇上让南木萱伴驾酸的厉害,到底也不敢这么当面的说些什么,也笑着随德妃而去。

    剩下的几个既没有周贵妃策马而去的任性也没有德妃韩妃那样的资本,心里虽嫉妒的不行,面上却又不敢露出一分一毫,陈贵人早已得到了教训,学会在暄昭仪在的地方收敛,倒是周美人难得有机会这般与帝王近距离接触,且又是这样良好的时机,心思微转间,已然上前一步。

    周美人今年也才不过16,7岁的年纪,正是女子最纯真美好,鲜嫩如水的时候,本身长的也是姿容不凡,今个儿她穿了一身枚红色银丝骑装,衣襟处配以浅碧色纱边,领口袖口处则是精致的金丝流彩暗纹,很是别具一格,标新立异的一身打扮,偏偏在她身上却显得极为妥帖,把本就出彩的容貌身姿衬得更加鲜活雅致,加上其本身少女特有的活力娇美使得此刻的她尤为引人注目。

    只见其亭亭而出,款步上前,先是对着皇帝俯身而拜,然后才仰头望向楚瑾,大方得体却又略带几分少女娇羞的盈盈开口道“妾在家中之时就曾听说暄昭仪娘娘的骑术甚好,不想今日能有幸同游,就在刚刚臣妾心下还想着一会一定跟在暄昭仪娘娘身边呢,不知皇上可否允许臣妾跟着昭仪娘娘呢”

    孙良人早已在周美人开口时就识趣的告退了,唯有陈贵人既不敢轻易开口,却也不想这么快就离去,此刻听见周美人这般不要脸的说辞面露不屑,心下更是早已暗骂,但到底碍着皇上和暄昭仪都在不好当面说什么,尤其这位毕竟还是周贵妃的本家侄女。

    面对一个善心悦目的小美人含羞带怯的请求,楚瑾其实很是无所谓,不过就是点个头的事,他也不介意多个美人相伴,只不过,楚瑾挑眉看向还在那纠结不已的南木萱,失笑道“你们暄昭仪娘娘怕是都没听到你说了什么,即是要跟在她身边,你还是上前问问她的好,要不然若是一个不小心惹了你们暄昭仪不高兴,朕可都是不敢去帮忙的”最后那句声音格外洪亮,且目光是望向南木萱的,语气更是满满的调笑意味。

    南木萱其实并没皇上想的那么不情不愿,她只是一时半会的没弄明白楚瑾这厮这几天这么粘着她是为那般呢,此时在听到他那番话,真是狂汗,不过心里倒是莫名其妙挺受用的,她虽然在这神游天外,但也不代表听不到周美人的话,察觉不出她的用心良苦,只可惜啊,她一点也不爱成人之美,回过神来先回给楚瑾一个娇嗔的小眼神后,南木萱才把目光转向明显一副不敢置信模样的周美人。

    清新雅致,光彩照人,确实是美人没错,也确实足够年轻水嫩,可那又如何呢,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了吧,且南木萱自认为自己也还不老,她也还是很美丽很少女滴。

    只见她微微偏头,一副自以为精明的调皮样子,故作夸张的开口道“皇上就会拿臣妾打趣,周美人哪里是想一睹臣妾的风采啊,明明是心悦皇上风采却又不好直言,所以拿臣妾当幌子罢了,咱们周美人真正想跟着的可是皇上您,臣妾可不敢做主”

    南木萱说完同样挑了眉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向楚瑾,哼,一个个的都想拿她说事,也得看她愿不愿意好不好。

    楚瑾看她一副斗志勃勃,心思都回来的样子莫名的就愉悦起来,尤其是她那副气人的小模样更是让他直接想把人带走,只这么想着,身体已经先一步动作了起来,只见楚瑾胯下一个用力,直接连人带马的奔向南木萱,连带着迅速准确的扬手执鞭,一鞭子抽到了南木萱的马身上。直接和南木萱两人飞奔而去,完全不在意还在那一脸尴尬的等着答案的周美人以及留在原地的侍从们。

    南木萱也是毫无预料,只啊的一声连忙抓紧了手里的缰绳,一边调整自己的姿势。一边不可置信的望向楚瑾,这又是发什么疯,她最近总有种错觉,楚瑾一定是忘吃药了,神经兮兮的很。

    也只不过是心思微转间,南木萱就回过神来,很好的控制了身下的名马,这才有心思愤愤的迎风向皇帝大人开口道“皇上心情很好?”那厮此刻正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明显把她刚刚的狼狈当成了笑料再看,想着就来气,尤其是他总是打乱她的计划。

    南木萱这一刻讨厌极了楚瑾的笑脸,恨不得也拿条鞭子抽一抽他胯下的御马,不过这样想法也就是暗自想想罢了,别说她现在手上没鞭子,就算有,她也还没那个胆子,皇帝大人,她真心是奈何不得。

    就连怨愤的话都不能说,所以也只能这么弱弱的表达自己的不满了。

    楚瑾又怎么会看不出她的不满,不过这对楚瑾来说倒是很有意思的事,逗弄南木萱,看她那副弱弱的炸毛模样一向是他为数不多的闲情逸致之一,楚瑾笑着接话道“自然,爱妃心情可好?”

    好,好才怪,南木萱明目张胆的瞪了楚瑾一眼,不过,其实要说不好,也不是,四周都是巍峨高山,底下则是绿草,偶尔还能看见几朵不知名的野花,周围除了楚瑾也没有一些讨厌的人,南木萱随即冲着楚瑾粲然一笑,奈何不得他,她调整自己的步伐总行了吧。

    于是,一个挺身,握紧缰绳,胯下一个用力,只听一声清脆的“驾”南木萱自顾自的开始加速。这其实和她刚刚想要跑出来也就没区别了吧,而且还多了皇帝跟着这么个福利,要知道有皇帝在,安全可是多了n层保障的。

    楚瑾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出于一个什么心理,看着那样明显一副难缠的磨人样子的南木萱就伸出了手中的马鞭,自己如今对这女人是越来越纵容,也越来越关心了。此刻见她加速而去,也没有任何不快,终究,他是把她放在心上了吧。

    不管心下闪过多少情绪,楚瑾此刻也抓紧了缰绳,策马追去,和她一起奔跑起来的感觉倒也不赖,虽不是自己一开始想让她今个儿消停的计划,但也无所谓了,见她愈加的加速,楚瑾也来了兴致,同样加速,楚瑾这还是第一次在女人身后追逐,不过他堂堂帝王,总不能落后在她一个小女人身后就是了。

    两个人就这样各怀心思仿似较劲般的赛起了马,且南木萱这个压根没来过西山又憋着一股子不舒服劲的人完全就是毫无方向和目的的乱跑,一时之间可是苦了那些侍卫们,更惨的是赵德福以及玉溪他们那帮侍候的人……

    楚瑾倒是不曾想到南木萱马上功夫这么好,要知道他是皇子出身,虽说最近好多年养尊处优的待在皇位上不怎么骑马了可那也是从小学起来的,倒不想南木萱这么个小女人竟然也能跟他跑的不相上下。

    其实南木萱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厉害,本是顺着心意一直加速罢了,倒不想越骑越来劲,尤其是那种柔和的微风变得强劲起来,都从耳边呼啸而过的感觉,还有身下那种结结实实的用力,完全不是开车加速那种感觉可比的。

    两人就这么一路狂奔,身后更是跟着快马加鞭的侍卫,途中一队人马还好巧不巧的与安南郡王一行人擦肩而过,南木萱沉浸在奔驰的快感中,完全不曾停下片刻,而楚瑾作为皇上,向来是别人给他让路的份,两人就这么快马加鞭奔驰而过,好在身后还有一群侍卫,安南郡王眼明手快的截下了皇帝身边最有话语权的赵德福,颇有几分意味深长的问道“皇上和暄昭仪这是……”

    赵德福一个内侍太监,纵然一直跟着楚瑾身后也学了些骑射功夫,可他如今这身子骨,他的技术,今个儿拼了命的跟在皇上身后简直是快要了他的老命,此刻被安南郡王截下来,心下简直是感激不尽,其实原本皇上骑射他倒也不必跟着,可皇上这突然之间的,也没个吩咐就跑起来,他就不能不跟着了。

    虽是安南郡王问话,赵德福也是先摆了个手,自顾自的喘了起来,等稍稍平复后才给安南郡王行礼,当然也是被阻了的,这才开口却是聪明的笑道“如郡王所见……”至于所见什么,那就自己想去吧。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