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九十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九十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551 热度:6
    且不说安南郡王心下究竟怎么看待暄昭仪和三皇子的关系,但当他处理此次事件后续的百忙之中,有人来报三皇子不顾护卫阻挡硬是去了暄昭仪处看望,完全无视了皇帝所说的禁止打扰的命令的时候,安南郡王的脸色很是难看。

    皇上的伤其实也不轻,安排好了一些事情之后就沉睡了过去,在此之前皇上就说了禁止任何人打扰暄昭仪,同样的,皇上也把这次一切的事情全权的交给了最信任的安南郡王去处理。

    然后皇上也睡过去了,所有事情的全权处理自然也包括阻止任何人打扰暄昭仪这件事,可三皇子这浑小子,他这边正事还处理不过来呢,那小子倒好,仗着他皇子的身份不顾皇命的打着各种旗号硬要去看暄昭仪,即是为难那些侍卫,同时这不也是给他找事呢吗。

    安南郡王脸色不善,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侍卫问道“赵公公知道吗?”如今这些皇子中,皇上也就对这三皇子有些个儿不太一样的心思,一直暗中观察培养引导着,且三皇子的身份又是正儿八经的嫡出,资质也很不错,安南郡王不知道也不会去管皇上究竟是因为什么,有没有那位正躺着的暄昭仪的关系,皇上才对三皇子有那样的心思,但只要皇上有这个意思,安南郡王就犯不上因为些个儿不必要的事去和三皇子对上。

    尤其是三皇子硬要看望暄昭仪这事若是皇上知道怕是也不会拦着。不得不说安南郡王的还是很清楚皇上的心思的,果不其然侍卫答道“三皇子去找过赵公公,赵公公没拦着,只说三皇子只要郡王您同意就好,三皇子听完就直接硬闯了”

    原本脸色不善的安南郡王听了这话倒是笑了,感情这些个人还真是……“算了,三皇子硬闯起来,你们想拦也拦不住,随他闹吧,不过记得下次不要让他太容易,你们拦不住和不拦这可不一样,懂了吗?”

    哪怕是通报这样的小事,可只要是能凑近安南郡王面前来的人,又怎么会不机灵懂事呢,那侍卫见安南郡王这么说,把整件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反正这事左右都是三皇子的问题,怎么也扯不上他们就是。“卑职明白了”想明白了后侍卫连连应下。

    安南郡王闻言挥手叫人退下,却在那个侍卫慢慢后退刚要转身而出的瞬间交代了一句“不要自作聪明,三皇子能硬闯,其他人可不行”

    侍卫闻言诧异的抬头看向安南郡王,却在对方严厉的目光下低头,应下告退。一路上,那侍卫都在反复的捉摸着安南郡王话中的意思,外界流传三皇子和暄昭仪亲如母子,这是众所周知的,那三皇子今天的行为本就可以理解,且也就三皇子这么做他们守不住是有理由的,事实上若不是有赵公公说了些擦边的话,三皇子自己也不见得能闯进去,其他人他们自然是要守住的,这原本就是明摆着的事,可安南郡王最后偏偏特意儿的又交待了一句,没有来得,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是他没想出的理由。

    且不说一个小小的侍卫透过安南郡王的一句话就似乎窥见了什么,人心总是最复杂的,就比如,三皇子硬要去看暄昭仪这事虽然皇上那,安南郡王那看着都不是个事,可其他人却是未必了,甚至于某些人眼里,均对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大事。

    这些且先不谈,只说三皇子去了南木萱的营帐,见到明显虚弱着且还未醒来的南木萱,心情相当的复杂,有气愤有心疼有难过有骄傲有无力……总之,三皇子真的一点都不想看到这样的暄暄母妃,他的暄暄母妃应该是永远开心的,美美的,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调皮的爱闹爱笑孩子气的。

    是的,在三皇子心中,南木萱虽然是他应该且可以尊敬的人,但却更仿似是一个美好的,永远都该活的最顺遂幸福的人。三皇子挥手让屋内的洛儿几人退下,自己做到了南木萱的床边,三皇子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孩子,皇家的小孩有几个是真的小孩呢。

    他最喜欢的就是暄母妃那双清亮的眼睛,不同于这宫里的任何一个人,包括他自己。“暄暄母妃,你还真是傻呢”11岁的少年以一种成人般的叹息语气,对着床上的南木萱仿似对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三皇子如今还能想起当年南木萱毫无顾忌的下水救他的情景,其实最开始他是不信的,不信这个后宫的女人是单纯的下水救人的。

    因为就连他自己的落水都不单纯,包括其实他自己也不过是一场将计就计,即便那时候他还小,可却已经学会了试探与苦肉计,武国公府的六少爷在武国公府有多重要他早就知道,正因为有那位在身边,他才敢笃定自己即便真的出事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各种算计衡量,这就是做皇子的代价。

    可就是这么一场别人和自己都精心的算计,却让他的生命里多了一个真心对他好,没有把他当做儿子却真的比交儿子还要认真的女人。她的出现除了让他成长的更迅速以外,也神奇的让他体会到了真正属于他那个年纪的小孩子的喜怒哀乐。

    其实没有人知道在他的心里,她有多么与众不同,她对他的重要已经超越了任何人,包括父皇和母后……为父皇挡伤,她还真是傻,他英明神勇的父皇怎么会真的伤到呢,那些暗地里的人都是摆设吗……暄暄母妃,若是你真的伤的严重,你说父皇会不会后悔呢……大概不会吧,若不然他怎么会让你伤到……

    “暄暄母妃,快醒来吧!你这样,我都不能安心的出去玩了……”

    不同于对着南木萱一直温柔的自言自语,三皇子看过南木萱之后,就又一脸戾气的跑到太医那里去大闹了一场,甚至于差点出手伤了其中某一个太医,若不是安南郡王派了人来把三皇子押走了,拘谨了起来,还真不知道三皇子还会闹得怎么个天翻地覆。

    “三皇子,您是不是过了!”这是安南郡王挥退了所有下人在三皇子营帐中带了一份深意冷声说到的一句话,说完没给三皇子反应的时间转身就出去了,却在刚走出营帐没几步的时候听到了少年理直气壮稚嫩话语“是我过了还是皇叔你过了,皇叔你凭什么软禁我,暄母妃都躺这么久了还不醒来,谁知道是不是那帮太医不尽心……”

    安南郡王闻言回头看着三皇子的营帐若有所思,随即摇头失笑,究竟是他想多了还是三皇子的城府太深了?可若要他相信三皇子和暄昭仪之间这么亲如母子的关系也实在很难。

    除了安南郡王,同样对三皇子议论纷纷的不在少数,南木家的营帐里南木泽和南木杨这对叔侄也不由想着三皇子的行为,南木杨始终是淡笑的模样,对着南木泽笑道“不管三皇子这般究竟是小孩子心性,还是故作姿态,总之对暄暄来说都是一样的”

    南木泽闻言点头,右手捋了捋自己新留的胡须,却是感叹了一句“三皇子……唉,如今的暄暄我是已经看不透了,但愿她一直以来对三皇子的用心真的有用”话是这么说,南木泽其实并不认同南木萱的做法,不管暄暄对三皇子有多用心,还有皇后立在那里呢,哪怕三皇子真有个以后,暄暄的位置也会很尴尬的,而到时候的南木家不管是过强还是过弱都会处境艰难……可南木家若是不配合南木萱,却是最不明智的……未来的事未来再说吧。

    “暄昭仪醒了”德妃待在自己的营帐里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哼笑“看来咱们那位三皇子上太医那大闹了一通后,太医的医术也好了起来,这才多久啊,人就醒了”

    德妃身边的宫女闻言连忙把外面的消息也说给德妃听“可不是吗?娘娘您不知道,现在外面都在传,三皇子和暄昭仪母子情深,暄昭仪娘娘不忍三皇子犯错,才在昏迷中醒了过来呢”

    这样的流言着实不靠谱,且带着明显的讨好意味,至于究竟是讨好谁,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

    德妃闻言嗤笑,眼中是明显的讥讽之色,不无嘲讽的说道“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咱们那位暄昭仪的名头还真是越来越响亮了……”德妃这般说着,心下却突然闪过一些什么,貌似好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皇上对三皇子的教导似乎也是越来越严厉了呢,可是有南木萱在里面插科打诨的,大家竟然从没细想太多……脑中突然闪过一丝什么,德妃却突然摇了摇头,不可能的,皇上还年轻,尽管所有人都想过一些念头,可皇上,凭她对他的了解,应该是从没有过那种念头的……

    德妃身边的大宫女见德妃越说脸色越难看,甚至开始变幻不定,不由微微诧异,连忙机灵的接话道“暄昭仪的名头在响亮,皇后娘娘可还在呢……”宫女这话说的颇有几分幸灾乐祸与意味深长。

    德妃闻言果然放下了心里的一些念头,笑着道“谁说不是呢,三皇子这么有孝心,想必皇后娘娘会很欣慰的”一想到皇后听到那些传言的脸色,德妃就觉得畅快,她皇后娘娘不是总想坐收渔翁之利吗,她皇后不是大度宽和一直鼓励自己的亲儿子和南木萱来往密切吗。如今怕是笑不出来了吧,早在南木萱升到昭仪位,皇后就隐隐有坐不住的趋势了,只可惜啊,她的好儿子可是和南木萱越来越亲近呢,就连皇上不也乐见其成……德妃还真就不信,她们仁慈大度的皇后娘娘还能对已经明显威胁她的南木萱继续的仁慈大度下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