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九十一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九十一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404 热度:6
    德妃这边还在这揣测远在皇宫之中的皇后心意,却不想外面此刻已经乱了套,一大批黑衣人冲着皇帝的营帐而来,意图不轨,与安南郡王手下的兵士对战起来,整个大营不由开始兵荒马乱起来。

    德妃这边也匆匆的进来一个侍卫利索干脆的对德妃道“娘娘,外面现在发生了一些小乱子,还请娘娘现在不要出去,您身边的人也请娘娘暂时约束一番”话落便神色冷然的快速退出,而在德妃的账外明显的多了好些军人模样的人。

    此刻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德妃不由骤然心惊,脑中闪过太多念头,最清晰明了的却是担心起二皇子的安危来,德妃此时特别想派人出去打探一番,不仅仅是此次的事故和二皇子的安危,还有父亲那边,然而此时,显然都不可能了,且不说她这次带出来的人有没有那个本事,外面的那些士兵明显的是安南郡王手底下的人,除了保护她们,其实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变相的监视呢。

    德妃的想法其实很对,且也并不止他这一处被这样的保护了起来,贵妃,贤妃……等等都是如此。

    好好的一次远游狩猎竟然发生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时之间不由让很多此次随行而来的人都暗叹倒霉,更有甚者是暗暗惶恐,唯恐发生什么不能承受的大事,更怕那些事和自己扯上什么莫名的关系。

    南木萱其实也很来气,原本期待好好的策马奔腾完全变了样子,她醒来后头偶尔头部还会隐隐作痛,明明伤的并不是头部啊,这种症状真心让她烦躁。

    而也因为这个,外面的事情一时之间她也懒得关注了,反正回到了有人保护的营帐之中,她已经能绝对安全这就够了。

    皇帝受伤未醒,营帐又遇袭,这般乱子已经算是天大的了,安南郡王一边要和乱贼对抗,一边要马不停蹄的稳定各方情势,着实忙的不成样子,好在,京城守备禁军刘大人竟神奇的在当晚就赶了过了,情势完全的一边倒。

    关于这次事件任外面闹得多么风起云涌,沸沸扬扬,南木萱这边却是一心静养,每天虽派人各种关注,她自己这里却是半点不听的,自从醒来就开始好吃好喝起来,然后时不时的带着一身伤的去皇帝楚瑾那里现殷勤,忍着自己伤口的痛楚,衣不解带的侍候照顾照顾楚瑾,除了刷存在感,其实也多多少少对他能在那种情况下护着她存了份感激之情。

    其实若不是最后楚瑾给南木萱挡了那么一下,他应该伤的不重,可偏偏这世上最无情的帝王在那样危险的时刻竟是做出了一个非常有爱且温情的行为。以至于伤的有些重了,当然楚瑾是并没有如南木萱最开始那样昏迷不醒的,毕竟南木萱多多少少是吓的,楚瑾自然不会被吓到,只不过人虽清醒,太医却嘱咐不可太过劳心费力,要静养,尤其是他身上的伤则更是要躺着床上好好的养上一阵子的。

    同样就是这一阵子,南木萱和楚瑾对外面的事不闻不问不谈论每天只是腻腻歪歪的谈情说爱,宛如初恋中的少男少女,看的赵德福玉溪等人从最初的哑然到后来的漠然。

    恐怕这种时候,无论是此次随行的众人,还是远在京城的众臣,后宫的诸人,甚至是修养在外的太后,怕是在没有谁如他们那样平静了。

    而南木萱就在这种平静中听着楚瑾像安南郡王下了回京的命令。然后她一直伴着楚瑾左右,同他同坐在最豪华的御驾之上安安稳稳的回到了宫中。

    不同于此前的腻歪,回宫之后,楚瑾开始忙了起来,而后宫也诡异的平静了起来,然而这种诡异的平静注定不会太久。

    随着前朝传来的频频大动作,后宫也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就是周美人被刺死,周贵妃连降五级成为周嫔,然后就是陈贵人被以反贼的名义带走,以及两个之前进宫的秀女被压入天牢。

    另外,丽容华被降位为贵人,一直老老实实毫无存在感的老人刘芳仪被赐死,以及一位南木萱不曾接触过的,一向在宫中几乎不露面的林婕妤被驱逐出宫。

    而后宫所有这些的动静当然都是受前朝所致。且比起前朝来说,这些事仿佛成了小儿科。

    “所以,也就是说周家彻底完了?”曦华宫里,南木萱一边心不在焉的拿着小夹子夹核桃,一边满是好奇的问玉溪。

    “回主子,是的,周家三房全都赐死,其他人则全部流放,就连之前在外手握兵权的周家人也全被抓了起来,这回京中的豪门里,又少了一家人……”玉溪一脸感慨的说道。

    “这回贵妃娘娘,哦,不是,是周嫔怕是再也骄傲不起来了”侍书笑吟吟的插了一句道。

    侍书口中傲气的周嫔又何止是骄傲不起来了这么简单,自从从西山回宫,这接连的一系列变故早已让她懵掉了。上次省亲回家和哥哥的争吵还历历在目,她当时只是单纯的不理解哥哥的一些做法,可是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周家什么时候和早就被贬为庶人的瑞王一系有了牵扯……

    最可笑的是那个她自认为拉拢到手下的陈氏竟然是他们周家原本就准备好送进宫来的棋子,还有她那个侄女也不是简简单单想进皇宫来的……这一切都让她不能相信。

    瑞王,前太子……她当年的夫君诚王早已成皇帝多年,他们周家也早已在诸王之乱中明智的选对了人,为何如今还要参与这些乱七八糟明明就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呢。

    昔日高高在上的周贵妃,如今的周嫔摔了整个宫的摆饰也想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发完一顿脾气的她精疲力尽的跌坐在满是碎片的地上,掩面大哭。

    昭阳宫,楚瑾的身子已经没有大碍,虽御医建议他多加休息,可这种时刻却也不能,此刻更是坐在御案前翻看各地的奏折,而他的身边是一脸平静,刚刚审完犯人过来禀告的安南郡王。

    此次西山事件牵连甚广,安南郡王已经忙了好一阵子,今日是最后一点尾巴。

    楚瑾手中拿的是漠北那边加急送上来的折子,而漠北曾是先帝时期废瑞王的封地,看完折子,楚瑾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对安南郡王出声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安南郡王微微一笑,倒是也不推辞,反倒大方笑言道“正是呢,本来为皇兄办差本是臣弟职责所在,可偏偏皇兄那些安排,还真是,算了,且不说办成皇兄吩咐的那些事情,光是三皇子那小子那就给臣弟这添了多少麻烦,皇兄回头可要多给臣弟些赏赐才好”

    楚瑾闻言不禁哈哈大笑“好好好,朕记得了,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就是,朕绝不吝啬”

    安南郡王亦是大笑,不过随后却是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说道“赏赐一事且不说,皇兄龙体却是臣弟所忧,皇兄这次,差一点连臣弟也吓到了”

    楚瑾闻言笑意不减,却是眸光微闪,随即拍了拍安南郡王,淡淡道“不过小伤,朕没事”随即加重语气道“朕若是多几个你这样的兄弟,也不必如此了”

    安南郡王闻言忙表忠心,心下却对皇上此刻竟是连对他都丝毫不提为暄昭仪挡剑受伤一事这个话题而感到一丝惊诧,这皇上对那位暄昭仪用情倒是至深。

    安南郡王心下正转着这个念头,却不想皇上这边却是给他提出了另一个大念头,只听楚瑾仿似闲谈般对他道“子毓,你说朕是不是也该立个太子了”

    只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安南郡王的精神骤然集中起来,压下心中各种纷杂念头,也尽量若无其事,仿似闲聊的试探道“皇兄正值壮年,且这次事件也都是近在皇兄掌控之中,怎么突然间想到了立太子之事?”

    对着这个一向信任的弟弟,楚瑾倒是愿意多说几句,诚实说道“也不是突然之间,这事朕本就想过,只是一直以来倒也不曾好好考虑,倒是经此一事,朕觉得,或许也该考虑了……”

    “想来皇兄心中自有考量,但恕臣弟直言,臣弟觉得皇兄圣明仁德,治国有方,且如今年富力器,而诸皇子也还尚年幼,太子一事,却是不急”

    楚瑾闻言倒是附和的点头,随即笑道“子毓说的也对,朕也只是今日和子毓你提上这么一句罢了,立太子不是小事,朕不会草率行之,好了,不说这些了,忙了这些日子,子毓,也该休息一段日子,赏赐且先留着,这假期,朕先给了你可好?”

    “臣弟谢皇兄隆恩”

    安南郡王前脚从昭阳宫出来,后脚已有那昭阳宫的小太监去曦华宫以及三皇子处保信。

    所以当安南郡王回到自己的府邸之时,曦华宫暄昭仪带代三皇子给安南王府的赔罪礼物也随即而到。

    安南郡王客气的接了礼物,看着这些贵重的赔礼,默默在心里又过了一遍和皇上的对话,心中真是各种滋味啊,皇兄这番作为,如今倒是愈发让他看不懂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