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九十二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九十二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828 热度:6
    “你是说曦华宫以三皇子的名义给安南郡王府送了礼”德妃玉指轻扣桌面,淡淡的重复道。

    下首的宫女闻言便又毕恭毕敬的把得来的情况再次回答了一遍,德妃不由轻笑,淡淡的让人退下。

    然后哼道“本宫倒是没想到,皇后娘娘如今竟是连这样的事都任由曦华宫那位代劳了,好些日子没去皇后那坐坐了,今个儿天气又这么的好,咱们还是去皇后娘娘那热闹热闹去吧”她就不信皇后心里对曦华宫那位真的就一点都不芥蒂。

    德妃说着话,让人下去准备,自己也要进内室换身衣服再去才好。

    然而不等德妃起身,便有那小太监匆匆进门来高声报道“娘娘,周嫔自杀了”

    闻言的一瞬德妃还有些迷糊,脚步就那么生生的停住了,周嫔自杀了!毕竟周贵妃虽然已经降为周嫔,但在如同德妃她们这些早早就跟在皇上身边的老人们的心里,一时半会之间都仿佛还没缓过来似的,对这个周嫔还有些不熟,待反应过来后不由尖声道“你说什么”声音尖锐不说,握着团扇的手竟也有些轻抖。

    小太监不想自家主子竟因为周嫔自杀而如此失态,却不敢评论,瑟瑟的看了一眼主子后,大声再次回道“回主子的话,周嫔自杀了,皇后娘娘此刻估计也赶过去了”

    其实在小太监在开口的一瞬德妃其实已然反应过来了,德妃之所以那么失态倒不是说她和周嫔有多少姐妹情谊,只是自杀一事着实让她惊讶,仿似叹气般的闭眼,在睁眼后,德妃立马恢复了正常,冷静的再次回屋换衣,且吩咐自己宫中之人管好自己的嘴。

    而此刻曦华宫自是也收到了消息,南木萱同样也是恍惚了一瞬,随即却是苦笑,想到昨日宫外父亲传来的那封信,想到周家,朝堂,如今也只能叹一声想不开罢了,此次周家谋反与贵妃一点关系都没有,皇上也知道,所以才会也只是降了她的品级,真是不知她又何苦非要自行了断呢,竟是拿自己的命一点也不当回事呢,大概或许有些人高高在上惯了,就再也下不来一点点了吧,所以才这般如此不珍视生命。

    不管别人如何感慨,曾经不可一世的周贵妃,如今落魄的周嫔早已经以自己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再也不知世事了。

    周嫔死的毫无新意,穿着一袭华贵的贵妃礼服服毒自尽,至死都是把自己打扮的华贵非常,南木萱只远远的看了一眼就转了头,闭了双眼,人都死了,竟在最后还不忘那贵妃的仪态,究竟什么重什么轻呢,自从来到大元,她看了太多的死亡,甚至自己也曾险些死去,却依旧无法对死亡无动于衷。同样无法理解周贵妃这样自杀的行为。

    楚瑾得知周嫔自尽,似是恍惚了好一些时候才吩咐以妃位之礼安葬,一切交由皇后与礼部去办,他自己竟是全程不曾出席。

    随着周嫔的去世,以及之前清理的一些人,后宫的格局也开始变得愈加简单,就连后宫的女人们也开始变得趋于平静,有孩子的无不把心思用到了孩子身上,没有孩子的也各自写诗作画的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尽量不惹事。

    这次虽然是由前朝牵扯的,但后宫一时之间死了太多人还是让大多数人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了下来,暂时的把各种心思都收了起来,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作为后宫之主的皇后依旧忙着尽职尽责的做好她这个身份该做的事,而作为宠妃的南木萱最近倒是难得潇洒,如今正是夏日好时节,后宫又格外安静和美,南木萱难得的好心情早早晚晚的散起了步,偶尔再来个慢跑什么的,有时候三皇子不忙的时候南木萱还把他也拽上一起。

    至于楚瑾,或许是前朝事忙,又或者是周贵妃的死多多少少对他有点影响,这一段时间竟是甚少出入后宫,曦华宫虽偶尔会去,但也甚少留宿,这也是南木萱最近会这样悠闲潇洒的原因之一,至于但不担心失宠什么的,这个南木萱简直是完全不care,且不说楚瑾如今是哪宫都不爱去的状态,光是上次西山的事件就给了她好多的信心,不管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对于楚瑾来说,她这个妃子在他心中又究竟占有什么样的位置,只要想到那人竟能在危险之时依旧护她,甚至为她挡剑,这些只要一想到起来,南木萱甚至会为自己一直以来对他的那些利用算计以及不真心而感到那么一点点的愧疚。

    而且南木萱明显感觉西山之行之后,楚瑾和她之间的氛围明显的有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不可言语只可意会,其实具体也没什么变化,甚至两人之间因为楚瑾的忙碌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更好,但感觉就是不一样了,怎么说呢,至少南木萱能感觉到很多时候自己对楚瑾的关心迎合不在仅仅是因为想要谋算什么了。

    同样有改变的不仅仅是和楚瑾,南木萱觉得她和三皇子如今的氛围也变了那么一些些,倒不是说哪里不好了,只是不在是以往的亲密无间,而也是这样才让南木萱开始意识到其实三皇子早已不是个孩子,他越来越成熟,独立,且有了自己的心思手段,这让南木萱有种既欣慰又瑟瑟的感觉。

    就比如这次,一个教授三皇子功课的师傅被皇上下令革职,南木萱得知后不由调查了一下前因后果,却不想得知的结果是三皇子自己用记把人逼走的,虽有些无迹可寻,却还是被南木萱查到且问出来了,三皇子依旧不避讳在南木萱这里袒露心声,可更深一步的原因却是不愿意与南木萱分享了,只以不喜欢以及不合适这样的借口推图分析了一番,这让南木萱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就在这种平静祥和的氛围中,南木萱每天好吃好喝又散步的,竟是把自己养胖了好多,这样南木萱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明明她的运动量比往年多了好些,可是居然胖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若不是某日,楚瑾搂着她若有所思的傻笑,南木萱还没察觉到自己的体重有了很大的提高。

    那日楚瑾照例在曦华宫和南木萱一起吃了晚饭,饭后两人只带了贴身的几人出散步消食,走着走着就不免走到了樱花林,此时虽不是樱花盛开时节,却依旧不妨碍林中美景,南木萱伸手接了一片飘落的樱花瓣儿,不由想起那年在樱花林中陈美人的挑衅,可如今,斯人已去,南木萱一直都想不怎么明白一个小小的陈美人怎么会是奸细,那女人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貌似都和奸细量子搭不上边吧。

    还有那年的选秀,楚瑾百无聊赖的态度,以及独独对陈美人的青睐,还有家中的来信,南木萱偏头仰视身边的男人……西山真的仅仅是别人计划好的意外吗?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呢?

    楚瑾自然感到了南木萱一脸若有所思的注视,不由把面前的娇美佳人揽入怀中,额头轻触,宠溺道“想什么呢,一脸痴傻的看着朕?”

    想什么呢……何必想太多,他是个合格的帝王,自不是她能窥透的,而她,也无需知晓太多,如今他宠她,就已足够,这般转瞬即逝的想法过后,南木萱不由仰头送上一个轻轻的香吻,撒娇卖痴的接下男人的话道“还不是被皇上的丰神俊朗迷住了,要不然臣妾哪里这般痴傻呢”

    说完这般傻话,自己都不由好笑起来,伸手抱上男人的劲腰,南木萱不由纠缠道“皇上可还记得和臣妾的初遇?”南木萱自认为当初在这樱花林的一番姿态应该还是能给人留下印象的,是以话毕仰头等男人的答案。

    初见?楚瑾对着南木萱的一脸期待心下惶然,虽然如今两人关系亲密,彼此也多多少少能摸透对方的一些脾气,可要说初遇,他恍惚记得她是明成六年进的宫,那一届的秀女中倒是多有姿容妍丽,性情温顺之人,要说对哪个有印象,还真是记不得了,作为一国之君,他从不缺女人,更吝啬上心,哪怕美女,即便哪个曾让他印象深刻,也都随着时间淡去罢了,要说真真正正能让他在心中脑中留下印象的,怕是也只有皇后和眼前这个小女人了,前者是毕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且是少年夫妻,至于后者面前这个……楚瑾竟也不由恍惚,她又是因何这般一点点一滴滴的就那么让他上了心呢。

    初遇……这个他记不清了,但沉下心来,西山遇刺前她痴痴的对他诉衷肠,说年少时就曾相恋,年宴上她姿容艳丽的笑颜,面对陈美人时她故作高傲却又狗腿般的讨好,每次故作不经意的在他面前夸赞三皇子,带着那个他一向稳重的嫡子做游戏……还有失去他们自己的孩子时她的歇斯底里,怀孕之初理所当然的指挥他做这个,做那个,一脸甜蜜的让他和孩儿说话……脑中竟然有那么多她的印象,曾被陷害之时一脸眼泪的跪在他面前直言自己的委屈,还有那年飘雪的冬日里她裹成圆球的傻样,以及曾在侍寝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个宝贝。那时的她怎么就敢那么无所畏惧的在他面前夸赞自己呢……

    哦,是了,还有那年他模糊的记得她一袭衣裙在这樱花林里独自悠闲抚琴……再往前,楚瑾想不到了,似乎他就是从那次在樱花林中注意到了她,然后如同以往的太多次一样,对这样一个她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可不同与以往的却是,他与她竟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然后一点一滴的,到了如今,他竟能记起关于她那么多那么多的点点滴滴,这还真是……楚瑾自己都不由摇头失笑起来,眼中却透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情,揽着南木萱的手也不由收紧,随即却是没有回答南木萱那个略显矫情的问题,而是笑着道“萱萱,朕觉得最近御膳房的厨子该好好赏赐一番了,还有你那曦华宫的宫人们,朕觉得他们把你照顾的很好”

    南木萱本还沉浸在自己当年樱花林里的一番用心,以及被楚瑾拥在怀中的温暖,静静等着楚瑾给她答案,却不妨这男人一直一脸的若有所思,最后更是给她来了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她尚来不及问他为何说这些时,身后揽着她的男人却是恶作剧般的捏了捏她腰腹上的肥肉,已经笑着再次开口道“萱萱,你最近真是胖了好多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