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九十四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九十四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807 热度:5
    燥热而又烦闷的夏日后宫已经平静了好一段时日,连树上的知了都恹恹的厌烦了这种无聊,暄昭仪和皇上不欢而散的消息就这么如那么一股凉风,霎时间就仿佛吹散了后宫这燥热之气,让大家平静无趣的日子突然间就多出了那么一丝丝闲谈的乐趣出来。

    然而两个当事人却没感到哪怕一丝丝乐趣,反而一个比一个心烦,委屈又暴躁。

    距离南木萱甩脸色给楚瑾,又胆大妄为的竟自撇下皇帝已经过了三天了,南木萱终于在这个难得的凉爽天气里回笼了那么一点点的理智,觉得自己当时的行为实在是太不妥了些,且不说那人是皇帝,她的行为已经犯了以下犯上,藐视圣人的罪。

    就说那人当时其实貌似真的一点没惹到她,甚至听玉溪说,皇上当天来的时候据说心情很好,可自己竟是硬生生的让人高兴着来,赌气的走了,还有楚瑾当时的行为,现在想来,其实还蛮有爱。

    她从前在他面前玩过多少次的小情趣,每每那人都无奈又好笑的任由她装傻装天真还配合着,可轮到自己,倒是那个样子,甚至还把人说了一顿,更是莫名其妙的发了顿脾气,而且那人还是一国之君,怕是都没有人那么说过他吧,尤其是她就差直说他比三皇子还幼稚了,可帝王这样的幼稚,怕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吧。

    可是南木萱想着这些,责备自己的同时还是默默在心里怪楚瑾小气,不包容,自己也不想那么大脾气啊,可谁让她这一直以来忍受太多不平等了呢。

    楚瑾当时怎么就不能看在两人好歹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大度一下,不说当时哄下她问问怎么回事,安慰她下,至少也该问问她的宫人她怎么了吧,最不济这都三天了,也该给她个音信吧,难道就因为她这次没顺着他,没把他高高在上的供起来讨好,他就这样把她晾在这了。

    每次都这样,他们根本就不平等,权利都在他的手里,她就只能被动的处于现在这种情况,南木萱越想越生气,原本有那么一点的愧疚也都没了,反而是满满的委屈和愤怒,算了,她也不上赶着看他脸色去了,反正现在她这个位分,加上三皇子和身后的南木家,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她才不去讨好他了,要是他依旧耍脾气给她脸色,她也就当白认识他了吧,当这么多年的虚情假意,真真假假都是手段得了,反正现在她也有了身份地位,也不是非得还扒着他不可了,也不是非得……

    这么想着想着,南木萱又从愤怒变得伤感起来了……原来原来她果然还是有些自欺欺人的,她在冷漠无情也不是一个真正的木头人,机器人,能把所有的感情,温情,惊喜,激动,不满,矫情,撒娇,玩闹,甚至互相挡剑这些都清清楚楚的只是当成一场算计利益得失的虚伪游戏,她在其中的各种情绪再少也有很多是真实的啊,可是那个男人,富有天下,女人更是从来不缺,那些虚伪也好,真情实感也好,也不缺吧,所以一点都不在意,一点都不愿意将就她哪怕一点点……

    她是多少神经才会难过……哼,她南木萱也不在意他了,哪怕是算计,她现在不用了……

    另一头,昭阳宫里,自从楚瑾那天从南木萱那里负气而归后,一直都是冷冷的低气压,大夏天的却总会让人感到莫名的冷意,昭阳宫的小太监们面对冷着臭脸的楚瑾更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差错,生怕一个不小心哪里就惹到他们的皇帝大人,别说热了,他们一个个的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就快流冷汗了。

    就连朝堂上,众位大臣这两日都有些若有所思的感觉到了皇上的不正常,这日南木泽在朝堂上刚禀告完事宜便被皇上莫名其妙的训斥了一顿,原因自然是办事不利之类的,但朝堂之上却是任何人,哪怕与南木家不对付的都看出来了,皇上这纯粹是鸡蛋里挑骨头发邪火来了。

    同情者有之,得意者有之,南木泽却是颇有几分荣辱不惊的样子,不卑不亢的请罪,反倒气的楚瑾拂袖而去,还未回到昭阳宫,路上就直接把一个倒霉催的小太监一脚踹翻倒地,也是那人运气不好,拿着喷壶在那浇花却很有些敷衍,一脸懒散的样子,刚好被疾步而行的楚瑾瞧个正着,可不就挨了一个窝心脚。

    更是被皇帝金口玉言的骂了一句没规矩的狗奴才,可以想象这本就是低等小太监的倒霉孩子以后在这宫里的境况,赵德福跟在楚瑾后面也是高声把人一顿教训,更是让人把那小太监拖下去受罚,然而暗地里却是不忘给那托人的太监们做了个手势。

    皇上本就不是残暴之人,今日也是这位倒霉,赵德福倒也不是多么良善之人,只是毕竟这个小太监年岁不大,又没犯什么大错,被皇上这么踹了一脚已经够受了,实在没必要还一顿大刑,那样的话估计半条小命也就没了,就算是皇上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也不见得皇上就乐意见到这种情况。

    楚瑾也不知道自己这些天是怎么了,只要一想到自己一番好心情的去曦华宫却被南木萱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莫名其妙的大吼大叫的训斥一番就觉得窝火,更加窝火的是明明过了这么久了,那个没心没肺的死女人竟然连个道歉的意思都没有。

    最最窝火的是他发现,他轻易的就被那么一个冷心冷肺,一点都不在意他的女人影响了心情,而且还有那么一点点想她,这是第多少次了,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每次想冷着她的时候,自己反而难受的很,然后每次都是自己主动又去找她了,然后发现那人其实一点影响都没受,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竟然轻易的就能被一个女人影响了……那女人还偏偏最是气人。

    有人说年少时候的感情是最浓烈的但也是最不容易修成正果的,因为那时的两人都太年轻,不懂得技巧,都太骄傲,不懂得谦让。

    在这个燥热的夏天里,年近40历经无数女人的无情帝王,和一个两辈子加一起活了好几十年的薄情理智女奇迹同时脑抽了那么一下下,犯起了幼稚,各自钻进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牛角尖里。

    两个心思都足够清明的人在钻过自己给自己设的牛角尖之后,威严日重的帝王觉得自己最近的烦躁心情实在是不应该,也暗恨自己轻易被一个女人左右了情绪,然后,后宫开始热闹了起来。

    热闹的原因嘛,无不是因为楚瑾这个好久不在后宫走动的男人开始频繁的临幸后宫诸人了,自从发生西山事件之后,宫里终于又恢复到了一种热闹的状态,而且因为楚瑾出入后宫的次数明显比以前多,更是热闹中的热闹,而且,从皇后,贤妃,德妃,韩妃等资深老人,到孙良人,陆才人等新人,皇帝的雨露明显开始均沾起来。

    当然,也还是有所偏倚的,陆才人就是这个偏得者。陆才人也是与孙良人同批次进宫的,原本也是良人的位分,如今突然之间在一众妃嫔中显出了头筹出来,连位分也是从良人到了才人,竟是惹得大家格外关注起来。

    皇后最近倒是有些头疼起来,无它,只因三皇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是莫名的就看不上最近皇帝的新宠陆才人,更是在御花园中就给人脸色看,这自己的亲儿子嫡皇子和后宫小妃嫔,还是最近得宠的一个小妃嫔,皇后真是怎么处理都不对。

    按理说楚浈的地位自然是高于陆才人的,可这事皇后也知道怎么回事,自来已经长成少年的皇子本就不该和年轻的小妃嫔之间有什么大接触,可偏偏自己的儿子碰到了皇帝最近的新宠竟是刻意为难了一把,这事真是……皇后封了口,虽然不一定有用,私下里说了儿子两句,可偏偏儿子竟是光明正大的告诉她他有多讨厌陆才人。而理由,少年直言就说不喜欢。

    可皇后却暗自品出了些别的东西,最近皇上频繁出入后宫,包括她的昭阳宫都来的勤了好多,后宫热闹起来的同时,原本备受盛宠的曦华宫明显的被冷落起来了,一开始大家只顾着自己高兴的同时都忽视了,可随着皇上频频出入后宫却半月有余不曾去曦华宫,甚至上次去皇帝也没有留宿曦华宫,而且也只是待了一小会,而且据说当时曦华宫的正主南木萱并不在宫中。

    如今想来,似乎是自从皇上和曦华宫的南木萱疑似闹了矛盾不欢而散那次后,曦华宫就被皇上冷了起来,算来似乎一个多月了,也只不过一次而已,然而那位盛宠日久,脾气又是个捉摸不透,肆无忌惮的,加上如今南木家在朝堂上更是权柄日重,这后宫里热闹的这些日子里,竟是也没有人敢去那位身上惹点什么事出来。

    那位也一如既往的肆意张扬,没心没肺,悠闲自在的很。除了一些如她这般心思重的想过南木萱是不是失宠了,其他人怕是压根没瞧出来,或者也不敢确定。

    其实皇后觉得要不是三皇子这莫名其妙的讨厌起一个才人来,甚至不顾身份的下一个小才人脸面,皇后其实也是不敢确定的,实在是因为且不说那位一如既往的肆无忌惮,云淡风轻的让人面上一点看不出来,更是因为那位一向是这宫里不能以常理度之的一个。

    可现在看来,那位似乎确实是失宠了,皇后也不知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只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感叹的对下首的绘芝说道“本宫如今突然觉得,三皇子似乎和那位才是亲母子”皇后自认对三皇子的了解及不上南木萱,可如今瞧着,三皇子这莫名其妙维护南木萱的劲头,不知若是换成了自己,可会?

    “要说咱们三皇子这次倒也是小孩子脾气了些,要奴婢说,三皇子对暄昭仪有着点维护的心思倒也正常,毕竟暄昭仪那性子,对着三皇子,宠着纵着陪着瞎闹的,在三皇子心里总是与别人不一样的”绘芝一点细声漫语的笑说着,一边帮皇后轻轻敲着肩膀,继续开口,声音肯定的说道“但是娘娘您这就又胡思乱想了,在咱们三皇子那啊,这天底下啊,谁也越不过娘娘您去”

    皇后闻言跟着笑了,却还是有些头疼,头疼三皇子,头疼南木萱,头疼……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