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九十五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九十五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302 热度:8
    把皇帝皇后甚至是三皇子的情绪都影响到之后,南木萱自己的烦躁情绪反而有那么一点点缓解了,快进初秋的天气里,突然下了一场细雨,南木萱那天在曦华宫附近的一个小花园里闲坐着,眼见细雨滴滴答答开始落下的时候,玉溪就赶紧打发宫人回曦华宫准备衣服伞具等,然后这边扶着南木萱进了一处凉亭,南木萱自从和楚谨冷战之后一直都有些淡淡的莫名的烦躁,并且自己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好在最近后宫虽然因为楚谨的一些行为热闹了起来,但不知什么原因竟然也从来没有人来找过她的麻烦。南木萱一方面着实觉得省心,一方面也不免有一些小小的不开心,小心思的暗想着若是真有个不长眼的人来惹她那么一下,她倒是还能借机闹个什么大动静出来,这样也好看一看那位的反应。可惜并没人让她能如了这个愿。

    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小雨也不知道有了什么魔力几乎是瞬间就让南木萱的心莫名的静了下来,最近她总是喜欢回忆自己还在现代的时候,其实好些现代的景象经历真的一点点在她脑中模糊,她有点慌乱也有点害怕,前段时间南木家给她送来了好多民间的稀罕玩意,还有一位应该是原主未进宫前相处很好的小弟弟去了外地游学竟然不忘不远万里的买了一些小玩意以及记录了很多有趣的小事写成信件送到了她这,或许是他的文笔太好,或许是南木萱身体里留下的记忆够深刻,好些东西她都能从信件上感同身受,甚至脑中可以自动想出很多画面。反而是她在现代的好些曾走过的真真实实的经历她竟然开始没有画面感了,一些细节的东西也记不起来了。她开始害怕自己把现代的所有都忘掉,这令南木萱感觉到烦躁,恐慌,然后在这场稀疏的细雨里,南木萱却突然清晰的想到了自己第一份工作做到瓶颈时去爬泰山的那次。

    并不是一段算的上美好的回忆,那次本身就处在不好情绪中的一个人,又因为大半夜被大雨拍在半山腰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什么日出什么美景也完全没有,就连后来回程的时候都是小雨,可是那次的小雨里南木萱莫名的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回去后做了好多规划,调整了状态重新开始,工作瓶颈很快就突破了,而今天这场小雨让南木萱回想起了那次泰山之旅,每一个细节包括当时的心理活动都记得清清楚楚,然后这次她但是没想到什么,只不过是莫名的心突然就静了下来。

    静下来的南木萱在回曦华宫的路上好巧不巧的就遇到了新晋宠妃陆才人以及那位她好久没见此刻正陪着他的新宠玩着雨中浪漫的皇帝大人。

    南木萱和楚谨真的已经是好久没见了,今天这么突然的就遇上了,而且还是在细雨连绵之中,在那人手握佳人之时,南木萱看清来人的时候,出乎自己意料的,刚刚静下心来的南木萱发现,自己这么猝不及防的看到楚谨,平静的心湖真的是会荡起一圈圈涟漪的,百般滋味,难以名说。不过终归自己此刻倒是要比之前理智的多,南木萱面上平平静静很淡定的行李问安,既没有了以往的娇纵任性,也不是一开始的那种刻意讨好。

    楚谨同样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南木萱,心情颇有些复杂,简单的一句平身后尚未想好如何应对,南木萱已然行礼告退而去,然后楚谨整个人都不自在了,脸色铁青。

    一直到撇下原本说好了要陪的陆才人回到自己的昭阳宫,楚谨整个人一直都处在一种濒临暴怒的状态中。细雨中南木萱淡淡行礼问好告退的模样不断的在他脑中出现。他似乎从来没见过那样淡的南木萱。以往那女人各种撒娇卖痴,嬉笑怒骂,逢迎讨好,随心所欲的样子也不断交替的在他脑中浮现,楚谨烦躁的不行。他发现自己这么久以来不去理会南木萱的行为完全是自欺欺人的幼稚。

    可他这样煎熬,为何那个冷心冷肺的女人却能那般平静。楚谨此刻其实特别想跑去曦华宫好好问问那个女人到底在跟他耍什么大小姐脾气,甚至又或是去曦华宫好好教训南木萱一顿,给她吃点苦头。可无论是哪种想法他都觉得自己太幼稚了,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可是偏偏什么也不做他又特别的烦躁,他现在甚至希望后宫里有个人出来跟南木萱闹腾一场,这样他就有理由接触她了。可偏偏他最希望这后宫里有人折腾的时候这后宫里一向不省心的女人们一个个的竟然安分的很。楚谨甚至想着要不要自己在迁就她一次,主动去曦华宫哄上一哄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可是明明他什么也没做错,他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和他耍什么脾气,而且如今到了现在这样的境地他还卑微的上前,那未免也太自找没趣了吧。或者他在挨一次冷脸。哼,自从他当上皇帝后何曾这般过。楚谨越想越头疼,自己把自己烦躁的要死。

    而南木萱这边,一直到回了曦华宫,她才坐下来好好的思考了一下关于这个她目前唯一的男人,老板,楚谨,他和她之间的问题。自己可能是有些过的太顺了,人在各种基本需求都满足了的时候总是想要的更多,其实南木萱知道自己之所以不能像以前那样面对楚谨的根本原因是她动情了,然后她开始有占有欲控制欲了,她开始计较一些东西了。她在违背自己一开始对楚谨的初衷,而导致她变化的原因就是那次的西山事件以及楚谨对她越来越多的纵容以及心意。女人确实是不能真心去宠的,因为宠的越多她想要的就越多,尤其是她这种自私的女人。不入心的人她倒是还会知道等价交换,偏偏越亲近的人她越无限制的想着索取………自私啊自私。她想她真的该好好重新定位一下她和楚谨的关系了。到底是初衷不变还是………

    伴随着两个人同样的各种纠结,南木萱只不过在细雨中走了那么一遭还是在有人有伞护着的情况下,结果竟然还是感冒了,初期症状只是乏力头晕,后期却是发热恶心……竟是越发严重的样子。而太医院的太医更是二次在曦华宫把脉之后不敢确诊开药了,反而变得犹犹豫豫,更是还要人去太医院在请几位太医来,这一下子南木萱的感冒顿时成了后宫的一个大事件。

    曦华宫里,南木萱疲乏无力的躺在床上,暗叹自己这场病来的可真是一个不恰当的时候啊,而隔帘而坐细细给南木萱把脉的是太医院的右副院判周太医,除此之外外面侯着的还有原本就负责南木萱感冒的李太医以及太医院里以而妇科盛名的

    钱太医和莫太医。

    玉溪一直在旁边默默的关注着周太医的表情,见周太医眉目微皱一副疑惑又为难的神情心下不由很是不安,对于主子的身体她们曦华宫上上下下平时都重视的不得了,偏偏主子有时候任性的很,加上当年进宫后的落水,还有那次小产

    以及上次被刺,可以说玉溪对自家主子的身体内心里是很不放心以及担忧的。

    过了一刻钟有余,周太医才把把脉的手收了回来,转身示意钱太医上前,他自己则拽着李太医出去了,玉溪也想跟着一起,却别周太医拒绝了,还淡淡的对玉溪安慰道“姑娘不用担心,暄主子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怕主子体弱用药方面我和李太医在商量斟酌一番而已”

    周太医这般言语让玉溪无奈却也不能强从周太医嘴里问出什么,所以也只能相信他的说辞。可太医们如此这般的避讳着说这种不痛不痒的话着实让玉溪心下有些没底,主子已经病了好多天,而且吃了之前太医开的药不但病没好反而越发严重,加之皇上那里对她们主子竟真的是不闻不问了,这突然让玉溪不由有些莫名的害怕起来………

    不同于玉溪的各种担心,南木萱倒是淡然的很,虽然她最近病的厉害,人也难受,但脑子却格外的清晰,而且好多坏情绪竟然也随着她身体的虚弱而不见了,难得的理智清醒起来了,此刻见又换了一个太医也没说什么,只乖乖配合着太医,心下倒也还有些庆幸自己如今还没失宠到太医院都敷衍的程度,今天的自己纵然和楚谨冷战了两个多月曦华宫依旧还是风头无量而不是破败萧条,想来和她之前所有的努力还是分不开的,这么想着病好之后她真的是不能在矫情成那样了,后宫多么现实她竟事好日子过惯给忘了。

    可是一想到努力经营生活就避免不了的讨好楚谨心里就还是有些淡淡的酸涩,她之前或许到底是没抵过诱惑把楚谨摆错了一个位置,以至于现在想到之后对楚谨的态度竟微微有些尴尬………

    钱太医是整个太医院妇科方面造诣最高的一个大夫,南木萱之前小产的时候,以及上次被刺他也都有参与救治,对皇上的这个长久以来的宠妃的身体也是多有关注且心里有数的,可这次暄昭仪这脉象还确实是有些让他不知该怎么处理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