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九十九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九十九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305 热度:18
    时隔日久,不是那么太出大家所料的皇上还是去了曦华宫,可大大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却是一直传说再也不能生育的南木萱却再一次怀孕了,这一下,后宫的女人们真是百般滋味啊,最终也都只能感叹一句,暄昭仪这福气还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啊,眼看着这盛宠就要不在了,可人家现在已经在了一个高位,家族也越来越强大,而且偏偏就连老天都格外恩赐她,让她有了身孕。

    不管后宫因为这个消息多么热闹,曦华宫里的那个当事人却是一副性质不高的样子,因为南木萱反应的冷淡,也因为楚谨心里的小小局促,两人竟是微有一些尴尬。最后楚谨只待了一会便有些落荒而逃的走掉了,当然没忘把太医也叫走。

    南木萱身体上还是很难受,鼻涕眼泪的也还在时不时的流着,她却顾不上嫌弃自己了,满脑子都是该不该要这个孩子,太医被皇上叫走了,南木萱还没来的及多问两句,好在太医和玉溪说的清楚。可太医和玉溪说的那些话却不是南木萱想知道的,她其实有一点恐惧,她有些不太想要这个孩子。和上次的满心欢喜与期待不同,这次她没有一点惊喜,也毫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甚至她没有一点的准备,而且她也没信心能耗时七八个月去关注这个胚胎,照顾好他让它顺利的变成一个小生命降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他降生之后……

    她一直很喜欢孩子,也一直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可她也一直都知道生一个孩子养育一个孩子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便是在上一世,何况是她现在,在经历了上次那种意外之后的锥心之痛,其实别人真的不知道,而且后来虽然她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可其实没有人知道,其实那次事件带给她的伤害以及一些不易察觉的变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真的一直都很自私,当初想要一个孩子就是自私,现在不想要一个孩子也是自私,她的人生规划里已经早就根本不存在孩子这一项了,对她来说现在这个还未成为生命的胚胎真的就是一个意外,而且她也不能接受若是因为这个意外她万一出现意外,身体出现问题,抑或是严重点的话死在产房,毕竟这里不是现代,后宫也不是安全的社会,她不想冒这个危险。

    “玉溪,我并不想要这个孩子”接过玉溪递上来的黑色汤药,南木萱默默的全部喝下后,以一直极为平淡却很肯定的语气陈述道。

    玉溪闻言接过药碗的手一顿,满脸的不可思议,开口的语气中更是透出了满满的不理解“主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太医都说了你的身体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这次一定不会出现意外的,主子,你不能因为………因为之前的事就放弃这个孩子啊”

    “我从没想过要这个孩子,相信你也知道其实上次太医和皇上说的那些话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有些事经历一次就在不想经历了,我早就把要一个孩子这件事从我的人生中剔除了,现在他来的突然,我没有一点惊喜也不期待,相反,于我来说他是个麻烦,我不想要”

    “可是主子………”玉溪的话尚未开口,南木萱便打断道“我已经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了,家里既然还没有得到消息你便不用说了,要是他们已经听到风声,我也希望你让他们知道这个孩子我必须不要,我和孩子是不能共存的,我不想因为要一个孩子,把自己的命搭上”

    玉溪觉得南木萱想的太悲观了,可是偏偏南木萱的这种态度让玉溪有些无话可说,怎么就不能和孩子共存了?玉溪有些无奈,可看着那样决绝的南木萱玉溪又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才能改变似乎已经下定决心的主子的看法。

    楚谨很详细的从太医那里了解了一番南木萱的身体状况后才微微安心些,晚上的时候他再次去了曦华宫,同时让人给曦华宫送了一堆的珍品,吃穿摆设都有。

    “身体有没有好一些,还难受吗?”楚谨直接到了南木萱床头,关切的开口。

    南木萱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虚弱样子,裹着棉被看着此刻近在眼前一副关切样子的楚谨,到底没忍住“我以为,皇上您日理万机应该不会关心这些”类似的埋怨置气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配上她病弱中的鼻音听起来竟像撒娇。

    楚谨其实怕极了南木萱客气疏离不理人的样子,那除了会让他没有面子和台阶可下之外,最不能忍受的是会让他有种无所适应的难过感。这些两人一直无所交集的日子楚谨甚至不只一次想过,南木萱哪怕在和她像上次那样莫名其妙的发顿脾气也好。

    所以今天听完南木萱的话楚谨倒是第一时间就笑出了声,而后毫不避讳的上前拥住了南木萱,诚恳而又深情的在南木萱耳边低语道“萱萱,对不起,我错了,让你受委屈了………”楚谨在抱上南木萱的那一刻莫名的有种满足,多日以来的各种焦虑烦躁也都全部消散了。

    而南木萱觉得自己一定是生病外加突然听说有了孩子烦闷而又害怕和虚弱的原因,她的眼泪就那么不争气的像泄了闸一般哗哗的留个不停,灼热的泪水从南木萱苍白的脸上滑过,滴到楚谨的肩头,浸湿了衣服,晕染了一片水渍。

    楚谨这辈子第一次和一个女人说对不起,其实说之前他自己都没想到,只是脱口而出,其实他并不觉得在和南木萱的相处中他做错过什么,甚至在两天之前他都一直觉得倾心付出的那个人是自己,委曲求全的那个人是自己,甚至一直被冷落抛弃的那个人也是自己。可偏偏对上她的抱怨,他就觉得是自己做错了。见到她生病的难受模样,他就心疼的不得了,觉得都是自己的原因,若是他能在包容她一些,就不会这样,尤其是听说她又怀了身孕,好多往事回到心头,明知道她就是那样的一个女人,早就决定宠她依她爱她为何就不能在大度些的做好呢。

    此刻又感觉到她无声的痛哭,楚谨更觉得心疼和自责,捧过南木萱的头,看她泪眼婆娑的模样,楚谨连忙柔声细语的安慰,边说情话边拿出手帕给她擦泪,南木萱看着这样的楚谨觉得自己有些不清醒,似乎就在楚谨来之前她还想着两人最好再也不要有交集了,她甚至试图想了一番若是和楚谨在无交集之后她的生活要怎样过,在这宫里她要靠什么不被忽视等等,可现在她莫名委屈的要命,靠在这个有着三宫六院的男人身上越哭越厉害,孩子的烦恼也都涌上心头,面对楚谨地位的不甘也都浮上心间,可以说各种委屈都上来了………

    楚谨突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怎么突然之间就哭成这样,楚谨只好不断的说好话哄,不断的给南木萱擦眼泪,可偏偏一开始还只是无声流泪的人儿竟是越哭越厉害,眼泪也是越来越多,更是从无声到哽咽再到哇哇大哭,及到后来,竟是有种断断续续哭到上不来气的节奏。

    内室角落里的赵德福已经看呆了,外室的玉溪等人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主子怎么会哭的如此厉害,有心进去看看吧,可偏偏皇上在她们还真不敢随便进去,玉溪想的则是更多,皇家子嗣这种天大的事情岂是主子说不要就不要的………也不知道皇上会发多大的火………

    而内室里,当南木萱终于哭够了的时候,楚谨的明黄色锦缎常服已然不能看了,就连始作俑者南木萱看了都有些嫌弃,倒是楚谨一点不在意的样子,反而很高兴,他说“萱萱,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这样谁也不搭理谁了”这话说的像一个孩子

    听的南木萱的眼眶有些发酸,她想说什么,最后只是笑着答道“好”

    或许她可不可以试着换一个角度,这个男人,已然让她有了感动和脆弱,就像其实她知道的那样,她并不是真的铁石心肠,而他又那么优秀迁就。

    赵德福看着这两个人又哭又笑的虐恋情深又和好如初,这才慢悠悠的上前对着南木萱卑躬屈膝小心翼翼的说道“暄主子,奴才让人端些热水来可好?”

    赵德福通过这次的事算是看清形势了,已然聪明的学会找最关键的人物发话。

    南木萱看向存在感一直超低其实很强的赵德福,微微有点尴尬的回答“好”,然后看着楚谨一身狼狈的样子莫名的就笑了起来。

    楚谨被她笑的窘迫干脆用行动堵住了她的嘴,这个吻从一开始的激烈发狠到后来的缠绵温柔,两个人都很享受,赵德福更是聪明的没有第一时间带人进来。

    等两个人喘息着彼此分开后,南木萱靠在楚谨一片水渍的胸前,手被楚谨握在自己的大手里放在被中。她靠在楚谨胸前埋头蹭了蹭,深吸口气后抬头对视一脸温柔神色的楚谨,认真坚定而又柔弱的闷闷开口道“皇上,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