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一百零一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一百零一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2911 热度:19
    “胡闹!”南木家的书房里,南木泽看完手中的的密信气的大喝出声,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楠木书桌上,看的旁边的管家都替自家老爷手疼,也不知道小姐那里又出了什么事,竟是让老爷如此生气,委实不多见啊。

    坐在旁边的南木杨不想自己的叔叔竟是这般生气,朗声开口道“叔父息怒,萱萱性子活泛,一时想差了也是有的,叔父劝上一劝也就是了”和南木泽满满的愤怒不同,早就已经看过信中内容的南木杨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那个堂妹,说到底不过就是诸事顺遂,活的过于随心随遇罢了,以至于很多时候有些任性了,可这些不正是家人从小宠出来的吗,他们家的女孩儿如今即便是进了宫还能这么没心没肺的任性妄为,这其实也该是一件让人值得高兴的事不是吗。

    “有这么活泛的吗,本以为这两年有些长进了,你看她这做的是什么事,且不说她现在是皇上的贵妃,就是平平常常的世家妇也不该有这种念头啊,早知道她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当初我就该逼着她学女四书”南木泽越说越气氛,他们南木家的女儿,从没要求她们真的去做一个德容兼备的女子,可生孩子这样的人伦纲常她竟然都敢如此儿戏着实叫南木泽有些气愤。

    当初是谁偏偏惯着女儿随心所欲的,南木杨有些好笑“萱萱的性子,即便学女四书也是一样的,叔父也不用如此担心,皇上不是都没说什么吗,萱萱这种情况都不忘折腾可见这宫里的日子被她过的很顺遂”

    “哼”南木泽依旧气哼哼的,但明显没有之前那么激动,说到底,他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女儿罢了。“在顺遂的日子也没有这么折腾的,皇家子嗣是她说不要就不要的,皇上如今倒是宠她,宠的连这种事都随她心思,谁知道这宠爱到底上了几分心,你祖母那里倒是你去说好,老人家不是总念叨她那个不懂事的孙女吗,进宫看看也好。顺便也教教她什么是妇德………”

    南木萱的感冒终于好了的时候孩子依旧还在,她也再次见到了自己的祖母和母亲,她们的来意清晰明确,无非就是不让她不要肚子里的孩子而已。然而态度却是强硬的,与多年前的那次见面完全不同,那个记忆中从小就一直对她很是纵容的祖母大人到了最后句句皆是重话,态度更是严厉强硬甚至带着失望的感觉。

    南木萱的祖母最后平静的看着南木萱漠然开口道“得知你想法的时候你母亲不可思议而你父亲则是气愤不已,除此之外他还微有自责,认为是他从小就对你的纵容才导致你如此叛逆想法”说到这里有一丝停顿,眼神从南木萱身上移开,笑了笑继续道“其实我这个老人家也疑惑愧疚,你从小也算在我身边长大,我对你一向纵容,女孩子该学的太多东西你不学也就不学了,就连女四书这样大家闺女必学的你说不学我也没反对”老人家的声音从往事追忆中的温和口吻变得严厉“那是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们南木家的女儿,即便不是贤良淑德,大事大非上却也绝不会出错,懂事明理我自认南木家的女儿都能做到”

    话说到这里老人家锐利的目光再次看向南木萱“人人都道这后宫最是改变女人。你进宫多年,可我竟不知,你的变化就是如今连你的宫人都知道的道理你却不知,你的变化就是连自己的孩子这种事情你都能衡量利弊说不要就不要了,最可笑的是我竟不知你的利弊到底是如何衡量的,南木家从不曾想过拿女儿换什么筹码,可也从不曾想过自家出去的女孩竟已经自私到如此地步,南木萱,你好自为之”最后一句份量尤重,说完便带着一直情绪不高的南木萱母亲李氏转身而出。李氏全程都没有说过太多的话,最后看着南木萱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般轻轻叹道“萱萱,我当年怀你的时候身体不好,又出了一点其他意外,你出生的时候难产,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说你父亲交待保大人的时候拼了命的喊着保孩子,一定要保孩子”李氏说完便跟着南木家的老太太离开了,徒留南木萱一个人坐在那苦笑。

    病好了,人也清醒了,其实南木萱确实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可倒也迟迟没有什么动作,南木家会得到那么多详细的消息想必是玉溪传的信,南木萱倒也不是那么反感,但到底有一点点不舒服,而也是事情闹到南木家的老太太都来进宫训她这一步,南木萱终于想到自己忘了一件什么事,那就是这里是大元,不是她的上一世,这里有太多被灌了避子汤或是堕胎药的可怜女人,也有好多死在产房的女人,可唯独没有哪个女人会主动声明自己有了孩子不想要………她忘了这是什么时代,还有楚谨,楚谨的姿态让她忘了去想这件事。一个主动打掉自己孩子的女人,这个时代是不允许的吧,一个身为贵妃,姓南木的世家女若是真的这么做了,南木家的女儿都要被或多或少的连累吧………这真是一个令人不能随心所欲的年代啊

    “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难产,她当时在得知有可能凶险的时候极力让人保孩子不用管她,祖母说让我好自为之,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女人在求香拜佛的要孩子,而我却想把一个孩子的生命剥夺,皇上你说,怎么会有我这么自私的女人呢?”南木萱躺在身边,埋头在他身边低语

    楚谨安抚的拍了拍她,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化作一声叹息。南木萱有孕的消息如今已经人尽皆知,他知道她的害怕可他却也没办法直言让太医帮她拿掉孩子………人言可畏是一方面,说到底,他自己也有不忍。

    “钱太医说若要他给我药方得皇上下旨,可是皇上你又怎么能下这样的旨,呵呵,就这样吧,顺其自然吧,或许也是我们和这孩子的缘分”南木萱自己低语,她真是太天真了,就这样吧!

    “萱萱,你和孩子都会平平安安的,相信朕!”

    这个冬季似乎格外温暖,至少南木萱是这么感觉的,她的肚子已经明显的显怀,胎动也早就开始了,南木萱对这一胎的态度不轻不重,既不会全付心思都放在腹中的胎儿身上,也不至于漠视自己肚子还有个孩子这个事实,她很平淡的过着,腹中的孩子似乎有所感似的,竟然也平静的很,她这一胎一点没闹她。

    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整个皇宫都是一片白茫茫的,宫里各处的道路刚被扫过就再次被飘落的雪花覆盖,可苦了那些负责扫地的小太监们,看着那些雪花就皱了眉头。

    和那些人不同,曦华宫里,几个小太监和宫女正热热闹闹笑嘻嘻的堆着雪人,怀了身孕的南木萱一见下雪就自动自觉的不出门了,哪怕外面的风景再美,也连窗子都不开了,就是那些在寒冬里绽放的梅花,也没叫人摆进内室来,着实让玉溪惊讶不已,向来任性的主子突然间就懂事了,偏偏还懂事的不得了,其实南木萱倒也算不上过分的小心翼翼,只是她实在是也没那份诗意又折腾的心思罢了,处处想着不麻烦就好,能少点事少点心思就少点。

    她这般懂事大劲的样子偏偏也让玉溪头疼,不放心的很,总觉得自己的主子自从这次怀孕后变了好多。变得懂事固然很好,有了孩子的人总该成熟些不是,可偏偏她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总觉得自家主子最近的种种表现实在是不符合主子的性格。而且她在旁边看着也觉得不那么开心。所以让小太监宫女们出去闹闹也是为了逗主子开心,南木萱看着他们热闹觉得不错但也不至于让她开心什么的,毕竟别人玩的开心和她什么关系,她现在还不能出去玩,所以完全没领会到玉溪的好心。

    她百无聊赖的拿着毛笔在雪白的宣纸上胡乱的写写画画,然后就听到外面的小太监朗声报道“三皇子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