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一百零二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一百零二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190 热度:18
    “这小家伙将来一定是个精力充沛能闹腾的”三皇子把耳朵从南木萱的腹部移开,仰头笑着对南木萱调侃道。三皇子如今已是一副少年模样,且越发看成,按理说这个年纪的皇子别说是和后宫的妃嫔,就是自己的生母也着实不该这么亲密了,但偏偏三皇子这个嫡出皇子与南木萱这个暄昭仪就是这么特立独行。好在皇上皇后都似乎并不介意。

    “我已经想过了,等他生出来,就让他跟着你这个哥哥玩去,到时候他就算闹腾也闹腾你去吧,我是不管的”南木萱既认真又轻松的如此接道。

    “好啊,我不怕闹腾”三皇子笑容满满,并不当真。

    “记得你说的话哈,不止不能怕闹腾,你还得学着怎么当个负责任的好哥哥,小孩子可没那么好照顾的,你得教他做人的道理,圣贤的学问,还要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关心他的心情,让他健康快乐无忧无虑又正直的长大……照顾一个孩子可不容易呢,我真是怕自己没那份心力,你自己说的话可要算数,到时候我就让你这个哥哥照顾他好了”南木萱煞有其事的拍着自己的腹部对着三皇子很认真的说着

    楚臻听着她这些各种各样的要求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小时候面前这个一想到养个孩子就有很多辛苦唉声叹气的女人曾经对他做过的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小时候那些贴心的陪伴玩耍,不动声色间的教育关怀,若有若无的引导呵护,原来这个女人早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要怎样细心的照顾孩子了呀,她的这些想法从何而来他不知道,最开始受益的却是他这个即便当初年纪幼小却并不像一个孩子但终究也是孩子的孩子。

    其实,也就她会这样吧,在这宫里,养个孩子说起来虽然不简单,但其实又着实简单,饮食起居,心情成长,兴趣爱好,所思所忧,喜乐哀思,这宫里的女人哪怕是他的母后又有谁真的有那么多的心思照顾到那些呢,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南木萱鼓鼓的肚子,楚臻心里默默的承诺,这个弟弟或是妹妹,他会好好照顾的。

    晚上楚谨过来的时候同样第一时间摸了摸南木萱鼓鼓的肚子,感受到小家伙胎动的时候笑的爽朗开怀,拥着南木萱满脸的感叹“这孩子出来定是个淘气的”南木萱看着这样的楚谨不由失笑,果然是父子,楚谨说这话时的语气神态倒是和楚臻有那么如出一辙的感觉。

    南木萱也是同样的回应“淘气也是找你淘气去,到时候我可没心情去管这些”

    “怎么就懒成这样,朕听说你都开始教臻儿如何做哥哥了,孩子还没出来呢,都想好推给谁了”楚谨一脸好笑,但不可否认他听到南木萱毫不芥蒂的说要把孩子交给楚臻照管的时候有那么一丝很是难言的喜悦之情。同时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是滋味,与之前那次有孕相比,这次怀孕,她自己真的是显得毫不上心,虽然也在小心听话的自觉遵守孕妇的各种禁忌,可偏偏你就是能看出来她这回没有那么的上心,各种稀奇古怪的理论也都没了,也不嚷着让他这个父皇给宝宝胎教了,难道是怕太用心后在失去吗?想到这个可能楚谨就心痛。

    而且由于南木萱的种种不上心反而让楚谨自动自觉的更加上心起来。

    “恩,就这样了”南木萱随口应付道。

    楚谨也不在意她的态度,一脸温柔的对着南木萱的肚子说上几句哄孩子的话,然后便开始每天惯例般的给腹中的孩子读经史,讲故事,十足的负责任有爱心的准爸爸模样。

    自从南木萱怀孕以来,楚谨几乎天天都歇在曦华宫,这让后宫的一众人等羡慕嫉妒恨,惊叹,感慨,南木萱倒是没多大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被迫要这个孩子。总之有种提不起什么太大心思的感觉,不过面对楚谨这般模样,心里总是开心温暖的。

    她甚至隐隐想着自己要不要在用点心和楚谨来个真爱什么的,就他们两个人,后来想想倒是自己笑了,难度太大且不说,很多问题确也是根本不可能解决的。可偏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她觉得自己都变得矫情了起来,因为想到不管怎么努力她都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完完整整的楚谨,完完整整的爱情,所以竟是有些不愿意努力了,也不愿意上心了。

    说白了还是已经拥有了,最开始哪怕是为着生活所想也好,虚伪的讨好都是要用心的,现在她就是有种蔫蔫的凡事都不愿上心的感觉。

    楚谨这段时间对她那么好,对尚未出世的孩子那么用心,她不是不感动甚至为自己最近的状态有那么一点点愧疚,可偏偏每每这个时候就会想到自己和楚谨的不平等,想到他那满后宫的女人孩子。

    可是这些东西根本无解,她也知道自己似乎钻到了一个狭隘的牛角尖里,可明明清楚却出不来,她都开始特别讨厌现在的自己了,她觉得自己都快变得不像自己了,可偏偏这种变化似乎无迹可寻,仿佛一瞬间她就如此讨厌了。

    她唯一觉得自己还没太不堪的就是她在面对三皇子的时候倒是还能依旧如初心,甚至看着越发成熟优秀的的三皇子隐隐有种吾家有子已长成的欣慰感,也能毫不芥蒂的接受他是楚谨的儿子,是她男人的儿子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儿子,可能因为她在三皇子身上花费过太多心思,且从来不是假意,也可能一开始面对楚谨的正妻皇后有那么一丝怜悯,总之直到今天她对三皇子依旧如初心,这让她庆幸自己还没狭隘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铺了上好羊绒毛毯的软踏上,南木萱侧卧在楚谨的怀中,神情恬静,而拥着南木萱的楚谨仿似一个满腹经纶偏又有诸多奇思妙想还深暗传授之道的老夫子一样头头是道而又妙趣横生的在那里传道授业解惑,只是不似老夫子那般兼爱众人,楚谨的渊博学识都只为那一人,他神色温柔专注,偶尔伸出手轻轻的摸一摸,或是拍一拍南木萱那圆润的肚子,自问自答般的继续讲述着。仿佛那腹中的胎儿正挣着水灵灵的大眼一脸求知若渴的看着他,全神贯注的听着他的讲述一样。

    楚谨每天都会这般给胎儿讲上小半个时辰,一点不嫌麻烦,而且竟然也不觉得无趣,偶尔性质来了还会拖个堂什么的,南木萱早就知道皇帝大人也是很有夫子气质的人,也跟着听的愉悦,每每听他这样讲上半个时辰的时候她都会觉得心里特别安宁平静,很踏实的感觉。

    晚上南木萱在楚谨的睡前故事中很轻松很快的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之中,楚谨现在隐隐有种把怀孕了的南木萱当小孩子哄的感觉,还是无限宠溺纵容的那种。沉睡中的南木萱不自觉的在楚谨的怀中准确的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睡得一派安然。

    楚谨知道她已经睡着,便停下了正在讲着的故事,伸手理了理南木萱额前的碎发,轻轻的印下了一个饱含爱意的吻,轻轻的笑了笑。仿佛承诺般的独自低语道“萱萱,朕会做一个最好的父皇的,对我们的孩子”每次这么拥着南木萱外乎楚谨都会有一种很踏实温暖的感觉,比处理国家大事还要来的踏实,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被这个小女人拿捏住了,真的见不得她一点不开心,好在她虽然任性些却也不是真的不知分寸,无法无天或是蛮不讲理,要不然楚谨怀疑自己会不会为博美人一笑做一个昏君。

    其实有的时候看着她安安静静的听着他的故事,楚谨总是会恍惚,记得她第一次怀孕,那时是那样的难缠,每天变着法的拿未出世的孩子说事,一脸的理所当热,想到这些楚谨也会心痛。痛那个无缘的孩子,那时候………每每想到这些楚谨就想更加温柔的补偿。

    其实比起南木萱现在安静的孕期,他倒是更希望她如曾经那般闹腾,生机满满的,虽然有时候能气他的头疼但也让他爱的不行,他那时候每每看着她有恃无恐的拿着孩子提些无关大雅却又格外刁钻难缠的小事的时候都是又无奈又稀罕的不行。他其实特别享受那样的感觉,看着她那样无所顾忌,肆无忌惮对着自己耍赖耍性子,理所当然的提无理要求他就觉得两人特别的亲密。

    这次怀孕她变得仿佛特别的漠然,又特别的听话,让不吃的不吃,让干嘛干嘛,不该做的不在找些一看就是借口的借口去做。也不无理取闹了………同样也不那么有活力了,这些总是让楚谨一面安心,一面又隐隐的不舒服,唯有对她更好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