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一百零五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一百零五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259 热度:20
    五月份的时候,天气已经变得暖意融融,各色花草也都竟相开放,孕妇南木萱也开始挺着大肚子偶尔去外面散散步

    自从南木萱怀孕后,楚谨只要来后宫就没有不去南木萱的曦华宫的,而且纵观楚谨歇息的地方最多的就是曦华宫,剩下的无非是皇后,以及德妃,贤妃,韩妃,刘淑仪,蓝淑媛这些有孩子的妃嫔处,后宫的女人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小嫔妃们竟是被冷落的那一波人,是以如今的后宫颇为平静且有章法,一点都不会乱糟糟的让人头疼,所以南木萱也乐意出门一些。她现在已经有了腿肿脚肿的症状,多出来走走对她是好的。在御花园里和德妃迎面遇上的时候南木萱掩为袖中的手不由收成了拳,面上却已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

    德妃今日穿了一袭暗花镶边的宽肩紫绸宫裙,高高盘起的一派燕尾圆暨上是奢华的金累丝菱花红宝石点翠步摇,手腕上也是同色的宝石缠丝娄花赤金手镯,整个人都是一副庄重贵气的模样,而她那双出彩的丹凤眼偏偏给她庄重贵气的模样下又增添了几分流动的妩媚味道,让人一眼就能被她的这种矛盾特质所吸引,尽管如今这位已经30多岁了,南木萱还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德妃的时候,是在皇后的昭明宫,自己当时仅仅是一个小贵人的身份,而德妃当时就是德妃,高坐于一堆高位妃嫔里,姿态悠然,容颜不俗,满身威仪。

    “今个儿这天气好,连暄妹妹都出来走动了,妹妹腹中的胎儿最近可乖”随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德妃笑吟吟的先开口,态度熟络友好亦显亲近

    南木萱扶着自己肚子的右手并未放下,紧握的左手早已松开,当初的德妃不依旧是德妃而已,而当年的是小贵人的自己如今也是暄妃,以后,以后的事谁又知道呢,南木萱并未像德妃行礼,做做样子也无,客气的话都没说,只是自然而言一脸甜蜜欣慰的接话道“这腹中的小家伙是个活波的,每天在我这肚子里可着劲的折腾呢,这不,天气好,我也带他出来走走”

    德妃闻言而笑,竟也亲切的上前摸了摸南木萱的肚子“这么能折腾,估计是个小皇子呢”

    “呵呵,但愿能借姐姐吉言”南木萱从善如流的回话

    五月中旬的时候,出去三个月的三皇子楚浈终于回了宫,据说与之同行的安南郡王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昭阳宫找楚谨抱怨带着个熊少年有多操心了。

    至于熊少年自己确是晒黑了,个子儿南木萱看着似乎也长高了些,整个人也变更加精神了,另外气质上少了很多皇家人的倨傲,多出了几分平易近人的味道来,当然前提是他愿意,可这些在以前即便三皇子刻意表现的平易近人也是有那么股子傲气的。

    虽然是秘密而行,三皇子的一路除了正常的危险也不是没有遇到暗算。好在安南郡王很靠谱,楚谨安排的暗位也很靠谱。

    曦华宫里,长大后的三皇子第一次在曦华宫里不是端端正正的坐着,临窗的软踏上,铺着毛绒绒的毯子,软踏的案边摆着最新鲜的时令水果,南木萱大着肚子窝在软踏上,腿边的软枕上侧卧着已经十二岁的少年,南木萱不时喂他一块水果,而楚浈断断续续的讲述这三个月以来他通信中不曾和她说过的危险。“最傻的是那次在阳丞县境内的霏煌山,我竟然真的以为那些一脸匪气,五大三粗看起来粗俗不堪又有些江湖义气的汉子们是山上的劫匪,还自鸣得意的想要去会一会所谓的绿林劫匪好在安南郡王一开始就有所怀疑,更是完全不允许我做有一点点可能危险的事情,最后我们没避开那群人真的交起手来我才知道自己多天真,他们的刀上都淬了毒,招招狠辣且都冲我而来,身手更是比安南郡王的那些普通手下要高的多的多,一个个更是比死士还要死士,我竟然会以为那样的一群人是什么绿林大盗,之前我们看到的他们劫人劫货什么的也不过是演戏,好在安南郡王府的暗卫和父皇给的人够厉害,我竟是毫发未伤,要不然,怎么照顾这小家伙”说到最后楚浈倒是也没什么太多的情绪,显然早已看开

    “所以,你的武艺也不要落,有人保护你的时候自然是无事的,可若是一不小心独落窘地,只能靠自己,而且如果是为了保命以防万一,我一直不觉得那些阴狠的功夫和所谓的下流的暗算暗器学会了有什么不好,君子要的是心胸坦荡,至于手段,阳谋最好,阴谋未尝不可,而保命的手段,浈儿你要知道最重要的那个字是保,涉及自保的时候,哪怕也许要连累无辜,也要保住命,当然若是涉及到家国大义,万千众生的事倒是要另行别论了”南木萱一脸淡然的说着,仿佛说的只是类似要好好吃饭这样最简单的小事,手里还不忘剥了个荔枝投喂给楚浈。

    一直侧立在一边的玉溪眼见窗上多了一个人影,本想给正在说话的自家主子点提示,却发现无论是主子还是三皇子谁都没分她一点眼神,想了想倒也她们曦华宫倒是一向没什么不能让皇帝听的,索性也就没出声,而站在窗边听了个满耳的楚谨也不知自己到底该是个什么心情,只能说有点复杂,他的嫡子既不缺师傅,皇后也尚在,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尚且怀着身孕的南木萱给他影响最多,而她那些理论,倒是也说不上对不对,总是与众不同就是了。

    屋内,南木萱和楚浈的话题已经转到了其他“浈儿,你要知道这世界上的很多事其实并不必知道的太清楚,真真假假的本来也不是那么泾渭分明,而且往往所谓事实的真相其实也不重要,就比如纵然你这次假使知道了那些对你暗下杀手的背后之人是谁又能怎么样,想要你命的人又怎么会简单,最有权利的那个人不会也不能帮你报这个仇,因为你没有出事,说点残酷的,即使你出事,也许也不会为你申冤,你能想明白吗,而你自己若是知道难道要用尽心机报复吗,或是提早铲除,你不能,也不应该把自己变成一个那般的人,而且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即便最开始错的不是你,也不见得最后你是对的,当然我们不是要当做一切没发生,而是要记住这些,浈儿你要知道,这世上若不是有血海深仇,为什么会有人对付你,无非是你让别人感到了威胁,说白了这说明他们比不过你,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成为更好的自己,恩?”南木萱这段话说的倒一直是一种玩笑的口吻。

    楚浈侧了侧身,伸手轻抱住南木萱大着肚子的腰身,低低的恩了一声。

    而窗外的楚谨本欲跨进屋内的腿已然停住,苦笑一下,作为她口中最有权利的那个人,他觉得此刻似乎他有点并不适合出现了。

    延喜宫里,同样有一对母子在进行比较有那么一点深度的谈话,只是气氛并不温馨罢了

    “鸿儿,你现在还小,等你大了就会明白,母妃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现在让你所学的东西也是让你变得更优秀你明白吗”蓝淑媛有些无奈的对着还是七岁稚龄的五皇子说道

    “母妃,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甚至是蓝家做的一切是不是也是为了我?母妃,我承认我现在太小,但我觉得自己知道什么是我想要的,我也知道母妃你,甚至是外祖父,舅舅们想要我要的是什么,但这不是我的向往,我很确定”七岁的精致小孩,一脸傲然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随着楚鸿的话,蓝淑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也有些哑口无言,她的儿子确实聪明伶俐,他才七岁,说出的话却这般这般犀利,也掷地有声,她还能说什么?蓝敏苦笑,有些无力的开口“所以鸿儿难道是觉得母妃,是你的外家蓝家贪心了吗?”难道作为一个皇子就因为非嫡非长就不争了吗,难道不争就一切安好了吗,蓝敏不知道是自己想要的太多还是她七岁的儿子想要的太少。

    “鸿儿并无此意,也知道母妃对鸿儿的爱护与心意,只是鸿儿志不在那,与其费劲心思去争那些不如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小人皱眉说道,最后也有些小茫然。

    “好吧,可是鸿儿还是那句话,你现在还小,又怎么会如此确定什么是喜欢的事情呢?万事有备才能无患,何况母妃自认并未为此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不过是多了些筹谋罢了,若是有一天鸿儿你发现自己喜欢的事情变了呢,所以鸿儿,该做的还是要做,就是鸿儿你,因为还小,多学点东西也未尝不可不是,可以不用但总要会吧”蓝敏如是引导。

    楚鸿小小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似乎并不认同,但也想不出来反驳的道理,母妃的话似乎也对,他又自认是个孝顺的小孩,所以,点头道“好吧,鸿儿听母妃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