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一百零七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一百零七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163 热度:19
    南木萱发作的突然,一群人被这个消息惊了个措手不急,樱花林离南木萱原本的宫殿芸香阁不远,和曦华宫却隔着好大的距离,楚谨哪里还顾得上起来,竟是亲自抱起表情痛苦的南木萱直奔曦华宫的方向而去,蓝淑媛正说着话的嘴还微微张着,德妃目光一直在抱着南木萱大步而去,一脸焦急的楚谨身上,丽容华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韩妃手中的锦帕早已变形,嘴角微嘲,赵德福也是刚反应过来,见皇上什么都没顾得上只闻言就抱起暄主子疾步而行的样子才赶紧叫人去备御轿,这里离曦华宫那么远,皇上哪里能一直抱着暄主子走,又让人赶紧去太医院叫人,自己更是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连给几位贵主请安告退都忘了,一边匆匆忙忙的跟在后面一面还不忘吩咐下边的几个人准备各种事情。

    以玉溪为首的曦华宫宫人更是连忙往回赶,明明主子还没到日子,这怎么突然之间就提前了呢,她们一个个的心里也都害怕忐忑着,实在是几年前那场意外太让她们记忆深刻了,已经有哪胆小的宫女暗自在心中祈祷了,一定要保佑她们主子平平安安的生下健健康康的小皇子才好。

    “萱萱,你怎么样,在等等,马上就到曦华宫了”明明还有着很远的距离,楚谨却这般安慰着

    “恩”南木萱肚子疼得厉害,并不太想说话,她被楚谨抱在怀中,其实并不舒服,只是这种时候却也不好说什么,她现在其实不想开口说话,也不想浪费力气,生孩子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现在还清醒,虽疼得厉害,但还是记得给自己省点力气,一会好用来生孩子。

    楚谨哪里知道南木萱的想法,他见怀中的女人满脸汗水,脸色也颇是不好,眉毛皱着,嘴角紧紧的抿着,一个恩字都被她说的无比艰难似的,表情更是十份痛苦,抓着他衣服的手也是紧紧的拽着他。便很是担心“萱萱,不要怕,没事的”说着话,脚下速度也不由加快。

    曦华宫,早已严阵以待,因为皇上的紧张,太医院里最厉害的几个太医都被叫过来守在这了。

    南木萱被扶进产房的那一瞬,楚谨还在不停的安慰南木萱,南木萱真心疼得厉害,也不想说太多话,一路上都只点头,马上进产房了,南木萱见楚谨一直跟着的紧张样子,倒是开口安慰了他一句“恩,萱萱会没事的,皇上您在外面等着我们娘俩就好”

    那接生的是个经年的老嬷嬷,南木萱的这句低语倒是被扶南木萱进产房的她一句不落的听近了耳朵里,眼中闪过惊讶,外面盛传暄妃受宠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这暄主子和皇上之间的这种随便态度竟好似那平凡人家的夫妻。

    生孩子确实是体力活,而且还是场持久战。

    曦华宫的外殿,呼啦啦的装了一群的人,楚谨端坐在主位上,看起来是一副镇定的等待模样,可那紧握茶杯的手,和一直有些飘忽的眼神无不表示这个九五至尊的男人的紧张和忐忑。皇后也早就在楚谨和南木萱回来之前赶了过来,贤妃刘淑仪一行人则是和德妃韩妃蓝淑媛丽容华等前后脚赶到,南木萱这次怀孕的声势颇有种浩大的感觉,这一整个后宫数的上名号的差不多都来了,一大屋子的人却是一室诡异的寂静,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多说什么,没看皇上都在那默默的等吗,满屋的脂粉气其实让人很不舒服,只是楚谨似乎一点都没感受到,从上午到了下午,期间一屋子的人连午饭都没用,为什么不用,皇上都不用她们怎么好意思,怎么敢用,到了下午,三皇子楚浈也过来了,一进屋眉头就皱了皱,给皇上皇后请安后默默的找了个地方坐下,皇后莫名有些堵,这暄妃怀孕产子,实在是没有他一个嫡子在这坐等的道理。可偏偏三皇子人来了,皇上竟也不撵,她想开口却又不知这话要怎么说。

    皇后是堵,其他人也是各种脸色精彩,嫡出皇子守着一个妃嫔生子,这事还真是从未有过呢。

    楚谨倒是对此毫无异议,他现在真是满心的担心,恨不得立即去产房里看看,因为在外殿,离产房有些距离,那边的声音又小,只偶尔会传来几声产婆的声音,楚谨的心都揪着,偏偏这么长时间了,竟是一点没有动静,派人问只说一切都好,可怎么还不生,楚谨已然坐不住,起身往产房处走去。

    皇后见状倒是没拦,皇上就是在焦急在这种情况下也总不会进去就是了,她跟在后面好声好语的劝道“皇上不必着急,这妇人产子本就有时长的,想那生了两天两夜的都有,暄妃这胎怀的稳,定会平平安安的,产婆那里既然说了一切顺利,定是没事,要不皇上先吃点东西吧,这都过了晌午了,没准皇上这边吃完了饭,小皇子也出来了呢”

    这边对皇上说完这些,那边回头面向那些起来也不是,坐也不是的一屋子妃嫔道“行了,你们也都回吧,这里有本宫和皇上在就行,你们的心意本宫替暄妃娘娘领了,这么多人在这待着,也没什么作用,你们都回去歇着吧”皇后的语气不要太明显,就差没说你们赶紧走吧,在这没用不说,还碍事。正往前走的楚谨闻言也不轻不重的开口道“皇后说的是,你们都回吧”这么多人都围在这里除了让人烦躁的慌还能有什么心意。

    德妃最先笑着开口“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她还真就犯不上饿着肚子在这等,也不知是有多大的福气,整个后宫的人都快来全了,也不怕受不住。

    贤妃等也笑着告退,随着几位高位妃子的撤退加上皇上那一副明显嫌弃人多的样子这外殿呼呼啦啦倒是走的差不多空了,齐嫔倒是没走,人都走了,她才从站着换成了坐下,且如今人少,她也还拉着曦华宫的宫女问问暄妃情况了,因为齐嫔与曦华宫一向交好,宫女倒也耐心答复。

    产房里,南木萱疼的厉害,人却很清醒,尽量的配合着嬷嬷的指挥,只是偏偏宫口开的小,各种不顺利,那给她接生的嬷嬷也是急的一脸汗,好在南木萱够配合,也不像一般妇人那样大喊大叫,不用她告诉,自己就知道攒着力气,让用力的时候用尽全力。

    那边,参汤什么的也都备着,整个产房的人一个个虽然都面露着急,但却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一直等到快要日落西山,楚谨等的心都焦了,虽是一国之君此刻也不禁来来回回的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皇后劝了好多遍让他先去歇歇也不听,说的多了,皇上就让皇后先回昭明宫去歇着,皇上都在这,她这个皇后怎么能走,只能陪着,还有三皇子,她让他回去也是无用,少年执拗的要等着亲眼看一看小婴儿在走,务必尽到当哥哥的责任,皇后在他们父子俩面前又哪里有权威,劝哄的话也都不听,皇后心里越发堵的慌,却又无可奈何,最后索性也不管楚浈是不是要一直坐等到底了,更管不了楚谨怎么转悠了,皇后自己端坐椅子上闭目不语的陪着,心中百般莫名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五月份的霞光本就炫目,这一天更是格外不同。随着日头渐渐西落,天边的霞光越发耀眼,原本只是夕阳西下的那一小片天空上有隐约的几处彩霞,可慢慢的,那些彩霞竟是火焰般的越烧越旺,延伸,扩展,一点点的渲染了半个天空,颜色也从最初的橙色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耀眼,最后则是金灿灿。

    这样美的张扬又耀眼的霞光早已让深宫内院的宫人们看的惊呆,就连主子们都被惊动,而曦华宫里,宫人们看到这景象则是一个个都开心的不得了,皆认为是好兆头,绘芝听闻也特意出去了看了看回来在皇后耳边说了一番,引得皇后也出去转了一圈,看到那满天盛目的霞光也颇为惊奇,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这霞光之盛,远非平常,出现的时间也着实让人不得不想到一些………皇后自己也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

    “皇后娘娘,暄妃娘娘生了”一个宫女急匆匆的跑过来说道。皇后闻言也顾不上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连忙往回走,正在此时,刚转过身,便听到远处有小宫女不可置信的激动惊呼“啊,那是,天边的那是,是龙吗”

    皇后闻言猛的抬头,上空满目耀眼的霞光中,那红的最灿烂的部分可不隐隐有龙的模样吗?

    皇后脚步微顿,只看了一眼便继续前行,口中却已不自觉的颤声问道“暄妃生的是皇子还是公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