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一百零八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4195 热度:23
    南木萱历时将近一日才终于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前产下一女,看了女儿一眼后才放任自己睡去。而整个皇宫也都因为那满天格外灿烂的霞光而对曦华宫更多出了关注,待所有人都得知暄妃娘娘平安产下公主的时候,整个后宫的人心才从躁动中平静了下来。南木萱在霞光满天中产下的却是个公主,整个后宫都皆大欢喜。

    楚谨得知母女平安,也终于安了心,南木萱那里他暂时不好去看她,抱着小女儿的手却是不放,孩子小小的,软软的,虽然有些皱巴巴的,眼睛也没睁开,可楚谨就是觉得她好看的不得了,这是他的小公主。

    楚浈也站在自己父皇身边围观,太小了,他想伸手抱一下都不敢,不过好是没忍住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她一下,额,柔软的不可思议,这么小又这么脆弱的小家伙,他以后的责任还真是大呢。

    小公主出生不过一日,第二天前朝就频频有好消息传来,先是南边接连降雨的郡县开始变得晴空万里,然后又是那连年干旱一直靠朝廷救济的偏县今年终于风调雨顺了起来。就连安南郡王之前去南边查的那些大案如今也全数的有了结果。

    这一桩桩的巧合加上小公主出生那天的霞光异象无不让人盛传这小公主是福星,楚谨更是深以为然。

    于是在小公主洗三那天,皇上大手一挥,下旨赐小公主封号昌华,取名沁,楚沁。一时哗然。

    本朝皇家这一辈的公主的名字都是都是从女部的,只有皇子才是氵部,而皇上却偏偏给三公主赐名沁。从皇子们的名讳。且三公主这刚出生,就已有封号。

    这样的荣宠偏偏让人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毕竟那样的祥瑞之兆不是其他皇子皇女哪个出生都有的,她们其实倒是庆幸这位是个公主,从皇子们的名讳又如何,终归是公主不是。不过对于有公主的那两位来说,即便一向明理和善如贤妃,心里也有些颇不是滋味的感觉。

    可是不管别人怎么样,都阻止不了楚谨和南木萱的喜悦。

    春风吹过,秋日萧瑟,寒来暑往,眨眼间便是时光飞逝。

    明成十六年,昌化公主楚沁已长至两周岁多,精致的面容完全把南木萱和楚谨的优点都结合了起来,人见人爱。

    三岁的小家伙精力旺盛的很,每天自己走来走去的,也不用人抱,整个曦华宫早已被她转了个无数遍。

    南木萱坐在院中的藤椅上笑看她玩,三岁的孩子还一副包子样,短手短脚又胖乎乎的,穿着一身粉色秀金福纹小宫裙,梳着小小的双宝暨,上面绑着漂亮的发带,缀着小巧的镂空金玉小铃铛,随着她摇头晃脑的东看西瞧的,还有叮叮当当悦耳的小声音发出。是楚沁最喜欢的。不一会小家伙就登着小短腿晃晃悠悠的往南木萱这边跑,吓的她身后的嬷嬷宫女们都颤颤巍巍的在旁边做保护姿势,就怕这金贵的小公主一个不小心在摔了跤,直到见她安全的跑到了暄妃娘娘身边她们才

    喘了口气,安了心。

    南木萱却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小孩子们,跑跑跳跳的若是真摔到了,其实也没什么,她拿出绵制的手帕给自己的宝贝擦了擦额头的汗后才笑问道“玩累了?”

    小家伙点了点头,趴在她腿边眨巴着大眼睛嘟嘴问道“母妃母妃,三哥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跟我玩啊”

    楚沁口中的三哥哥自然是三皇子楚浈,楚浈从去年开始,就已经被楚谨拉着接触一些朝堂政事了,只不过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比起楚澈早已进入朝堂任职来说。三皇子除了嫡子的身份其他被人注意的地方大概只有他对水利道路诸事上感兴趣罢了。甚至有那古板的老臣曾上书言三皇子身为皇家嫡子却钻研工匠之事有失体统,不过这种言论颇有贬低工部以及不思民生的嫌疑,是以对三皇子来说完全没有影响,不过到底也让一些想暗暗押宝的人对楚浈多了几分思虑,南木萱看来,这其实都是好事。

    今年开始三皇子已经秘密跟着安南郡王办了好几起贪污案了,前几日峯南县大降暴雨,河坝决堤,洪灾泛滥,当地情形已经趋近□□,因为这次完全是天灾,且灾难来的急,来的快,京城知道的时候已然成了最大的麻烦,这种时候,14岁的三皇子主动请缨前往峯南处理灾情,一时朝堂哗然,掀起议论无数,一部分人赞扬三皇子小小年纪就心系百姓,令人敬佩,一部分人认为洪灾并非儿戏,三皇子年幼还是不要跟着添乱才好,也公开有人表示三皇子千金之躯,嫡子之位,不可置身险地,就连皇后娘娘也不赞成三皇子此行,可偏偏皇上第一次公开给三皇子安排差事,就是这峯南之行。只是这次也只是给了三皇子一个协助的位置。主要的差事交由工部的南木枫负责。

    如今三皇子已走一个月,昌化公主楚沁已经第n次问南木萱这个问题。

    南木萱苦笑“宝贝儿啊,你就这么想三哥哥啊,不是有母妃在陪你玩吗”

    她的小公主从出生之日起就对楚浈亲近,完全没由来,南木萱并不曾插手过,楚浈也偏偏因为南木萱的缘故对这个亲眼看着出生的小妹妹宠爱异常,细心妥善,每每都是亲在带在身边照看,楚沁还是吐着泡泡玩耍时的婴儿时期,楚浈就已格外上心,三天两日的,只要有时间必是要来看上几眼的,比起楚谨来都是不差的。

    小家伙扁扁嘴,颇有几分委屈的说道“可是沁儿还是想要三哥哥也陪我玩啊”母妃和三哥哥又不一样

    “那沁儿要乖乖的等着了,你三哥哥现在不在临安,去了很远的地方,要过好多天才能回来陪沁儿玩”南木萱伸手把腿边的小家伙抱起来,捏着她胖乎乎的小手认真的说着。

    “呜~三哥哥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啊,都不能来陪沁儿玩了,母妃,你让三哥哥回来好不好,沁儿已经很想很想三哥哥了”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摇着南木萱的胳膊要求道,声音已带哭意。

    看的南木萱既心疼又觉好笑,偏偏又想一出是一出的诱哄道“那沁儿可以给三哥哥写信啊”

    小家伙闻言扑闪着纯真的大眼睛,很认真的想了想才垮着脸看向南木萱说道“可是沁儿不认识字也不会写信啊”

    看着她女儿那种白嫩嫩红扑扑的小脸蛋,南木萱没忍住,低头上去轻咬了一口才理所当然的开口道“所以沁儿要学啊”

    “母妃,你又咬我”小包子气哼哼的说道,边说边拿她胖乎乎的小手去擦被南木萱咬过留下的口水,真是讨厌,她家母妃一定是属小狗的,动不动就咬她,更想念温柔的三哥哥了怎么办?

    南木萱被她萌的已经笑出了声,逗女儿欺负女儿什么的简直不能太好玩,拿过她的小胖手又吻了两口,南木萱也不得不放下正在她怀中气呼呼挣扎的小家伙,乐呵呵的开口“因为我们沁儿可爱啊,像小包子,母妃总是忍不住怎么办啊”

    被放下地的楚沁嘟着嘴不高兴,她才不像包子呢,母妃最讨厌了“我想三哥哥”小家伙觉得三哥哥才是世界上对她最好最正常的人,母妃根本不正常。父皇都告诉过她,还说让她照顾好母妃。可是她很想三哥哥怎么办?

    “那就找人去学写信啊,告诉你三哥哥你想他了,让他快点回来”南木萱一脸认真的对着她可爱的小包子女儿给建议。

    楚谨过来的时候,南木萱带着宫女们在院子里玩键子,楚沁小包子已经真的被她亲生娘亲儿忽悠着认认真真的坐在屋子里看小宫女墨香写字去了。

    “今个儿怎么想起玩这个了”楚谨一来,南木萱就停下了抽身向他身边走过来了,楚谨拉着南木萱笑问了这么一句。

    “臣妾觉着儿自己最近貌似又胖了,要运动运动了”说着仰着头一副楚谨你看的模样。

    楚谨好笑,恭维道“咱们暄妃娘娘就是胖点也是极美的”说着话,眼睛已经转着院子看了一圈了,笑问道“怎么今个儿沁儿没出来玩吗”那个小丫头不是一向满院子儿跑吗,每天这个时辰更是一定都在外面的,虽然如今跑的还不稳当。

    说到这个南木萱就想笑,也真的笑出了声,往内殿的某个扬了扬头,乐不可支的开口道“在里面学写字呢”

    楚谨本来见她一直笑的淘气就知道这个不靠谱的娘亲指定又是想到了什么法子欺负到她女儿了,可听她开口说写字却是吃惊,才三岁的孩子握笔都不到时候呢又何谈学写字,在说这也不是可以儿戏的事,楚谨有些怪异的看向南木萱,满脸疑问。

    她这个娘亲儿当的虽然各种欺负女儿,各种不靠谱,可楚谨知道她自有分寸,并不是真的不靠谱,反而有自己的一套教育孩子的方法,从楚浈那里就可见一斑。可这写字着实不是其他,现在就学写字,未免太儿戏了吧。

    南木萱见楚谨一脸疑惑,便把上午的趣事说给他听,又轻手轻脚的领他去看他女儿。两人没有打扰那那个正认真观摩的小人儿,又轻手轻脚的转身出来“明明是个小女孩,也不知是不是随了皇上,一天天精力旺盛的很,还天天吵着跟我要哥哥,这样多好,自己待着去吧,不用我哄着,还能受熏陶”南木萱一脸的得意。

    楚谨也是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违心道“还是萱萱聪明”看别人写字能看会吗?楚谨很怀疑,而且嫌弃女儿精力旺盛闹什么的,女儿真的是她亲生的吗?

    南木萱就喜欢楚谨如今在自己面前百依百顺黑白不分的样子,也不管现在是不是阳光明媚的青天白日,更不管周围有多少的宫人,她笑着赏了一吻,挽着楚谨毫不谦虚的开口道“那是当然,不过皇上,三皇子那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怎么听说这次峯南那边的情况有些严重呢,而且听说又下暴雨了,如今峯南并不安全,也不知道三皇子也么样了”后宫不能干政什么的早在很久之前在南木萱这就在楚谨的刻意放纵之下没有这个意识了。

    提到这事,楚谨也有些头疼,他叹了口气,据实说到“这次峯南的情形确实有些糟糕,朕之前也没想到,浈儿………就当是磨练了吧”现在不仅仅是洪灾,峯南甚至隐隐有有□□和瘟疫的现象发生,要是早知道那边的情况那么严重,即便是楚浈在想去他也不会让的,可如今去都去了,若是因为峯南情况严重再回来,那他三皇子的名声就全完了,何况纵然情况危险,以他对他那儿子的了解,恐怕也不见得愿意回来。楚谨想着这些就有些烦乱,想到这次主要的那人,楚谨开口道“可是担心浈儿了,你弟弟也去了,还是主要的人物,怎么不见你惦记”这话倒不是试探,只是想到这也就说了,说出口才觉有些不妥。

    南木萱闻言倒也是没想那么多,不过也略有尴尬,她能说她忘了吗,而且不要说担心,她其实在自家胞弟身上压根就没用过心甚至有点完全不在意,南木家一项是南木家,她如今的家族,至于具体到人,她其实真的也就与堂哥南木杨往来以及关系密切一些罢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