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110章 唯一的番外
《暄和皇贵妃传》

第110章 唯一的番外

作者:饭炒蛋 字数:4073 热度:24
    四月份的临安,草长莺飞,春光明媚,花开正好,好多名门世家都在办春宴,赏春花,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南木家的后花园里,两株建府之初就存在的琼花树历经百年如今依然繁茂,枝条广展,树姿绰约,潇洒别致。琼花开时花大如玉盆,由八朵五瓣大花围成一周,环绕着中间那颗白色的珍珠似的小花,簇拥着一团蝴蝶似的花蕊,微风吹拂之下,轻轻摇曳,宛若蝴蝶戏珠;又似八仙起舞,仙姿绰约,引人入胜。

    琼花多生于江浙一带,临安少有,且规模年份都不够,临安城中最著名的几个花园里便有那以琼花著称的琼华园,那里的琼花无疑是最好的,然那里是皇家的园林,从来就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去的。

    想赏琼花,世家名门里也就南木府的琼花有的一观了,而南木府又偏偏一向低调,就连这样的赏花宴都是少有,是以,这日南木家举办的宴会就显得格外的热闹了,尤其是如今这朝堂上二皇子被贬,母家更是全员流放,四皇子德行不好,整日里的行事无不让人非议,早已是典型的纨绔,五皇子嘛,倒是人品性情俱佳,但他年龄尚小,皇上近年来又明显的在削若蓝家权势,而三皇子,太子之名早已日渐繁盛,储君之位稳固,更是频频出入朝堂,皇上更是明显在逐渐放权,这样的形势下,太子继位显然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而南木家,这大元谁人不知太子视南木家如亲人,爱重的很,皇上对南木家也放心,毫不忌讳,这般形势下,南木家的权柄早已日盛,实属大元如今的一等世家也,不过值得称道的倒是南木家的低调和谦虚,今日好不容易,南木家主动举办宴会,这临安城里的大小官员自然都争着抢着的来参加了。

    今日又是清风郎日,天气晴好,一时不由盛况空前。

    后花园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更有那早就请好的戏班子助兴,菜品宴席亦是花样繁多,美味可口,只因这是小李氏自当家以来第一次以主人的身份办的赏花会,所以提前了好久就早早的精心准备好了的。

    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美酒佳肴,绫罗锦衣,欢声笑语,勋贵世家的热闹无不如此。

    曲廊婉转,一处寂静的石桌旁,一身明蓝色绸缎织纹的锦袍小公子无趣的叹气,双手支着小白嫩圆润的小下巴“哎呀呀,也没有什么意思嘛,都是人,还有那些戏曲什么的左右也不过就是平时的那些样子罢了,我还以为外祖家的宴会会有多有趣呢”

    这蓝色绸缎织纹的锦袍小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如今年仅8岁雌雄莫辩的年纪的昌化公主楚沁,沁儿。

    她是听说了今日外祖家今日的热闹特意求着皇兄偷偷带她出来的,结果,根本就没什么意思。

    同样一身明蓝色绸缎织纹的锦袍的楚浈如今已是玉冠少年,对着这个自己从小照顾到大的妹妹自然是一副温柔可亲的和善模样,他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嬉笑道“皇兄跟你说过的,是你自己不信,非要跑出来亲自看看,怎么样,失望了吧?”

    如今的三皇子早已坐稳储君之位,威仪日胜。而且近年来随着明成帝动不动就带着自己的宠妃暄和贵妃翘班出宫游玩,在他父皇冠冕堂皇的说身体不济的圣旨下频频监国。越发的开始有了帝王之势,如今他说的话,在朝堂之上也是一言九鼎的存在。世人皆道太子端贵清方,宽和仁爱,但这样的太子在朝臣面前,早已不会让人有半点的轻慢,纵然他态度温和,然不怒自威已然是朝臣给太子的形容词。

    这样的太子,如今也只有在自家这个小妹面前,才显得有几分少年人的样子。

    沁儿真是讨厌自家哥哥这幅得意样子,打击到“那皇兄还和我说过今年母妃和父皇一定不会出宫了呢,怎么没见你说对”想到这个小沁儿就不高兴,人家的父母都陪在孩子身边,怎么偏偏她的父皇和母妃就只会把她扔给三哥哥,虽然三哥哥对她很好很好了,可是三哥哥有时候忙起来也顾不上她啊,还有就是为什么他们出去不带着她啊,她也想出去啊,出宫怎么够,这南木府还不是一样无聊,她也想出临安呀,每次就知道给她带礼物回来,带她去不就好了吗。真是不喜欢父皇和母妃。

    小小人儿简直为此烦恼的不要不要的。完全不知道像她这样说想出宫就有做太子的哥哥带她出宫的公主已经是的得天独厚的独一份了。

    楚浈被自己妹妹的话噎的无言,是的,父皇三天之前又带着暄母妃出宫了,这次还不知道又要出去多久,今年大元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那些有着各种不轨心思的人也早就被处置的干干净净了,政事上着实是可以让人放心,可即便这样,父皇也不能刚刚回来没多久就又出去啊,想到2年前还有人想利用谣言让父皇对他这个储君日盛的权势产生芥蒂,他就觉得可笑,那些自作聪明的人哪里知道,他的父皇,怕是巴不得早早就能把这世人眼里的锦绣江山,他却视作责任的重担交到他手里呢。

    锦绣河山,万臣朝拜,这些确实是让人热血沸腾,激动人心的东西,身为皇家子弟,哪一个的心里又真的能不有奢望不有执念呢,就连曾经小小年纪的他都知道要试图争上一争的,只是时过经年,当你真的登上高处,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责任,这万里河山的重担,百姓苍生的重任,你才会有所明白,然后怕是就如暄母妃的那句高处不胜寒吧。他的父皇,英明睿智,这万里河山在他手中愈加繁盛,可终究,他也有那么一点点厌烦了吧,不过父皇何其幸运,得暄母妃相伴,亦是他的幸运。他这个太子,都不用费心去查谣言的出处,他的父皇直接开始削弱对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威胁的蓝家的权势。

    他们又哪里知道,这万里河山,于父皇而言,已经没有吸引力了,他拥有过,想放下了,他的父皇早在4年前,在暄母妃在二皇子伙同外家周家,妻组冯家发动逼宫之乱时为救他这个太子一命身受重伤之时就开始一点点的把这万里河山的重量往他这个太子身上移了。

    而那一年,他虽已经坐上太子之位两年,可无论是朝臣甚至是他自己,其实都不够坚定,朝臣的心不坚定,还在观望,还想着能不能压个宝,而他的心不确定,不确定自己之于父皇到底够不够合格,之于朝臣够不够威仪,不确定自己的储君之位有朝一日保不保的住,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在父皇百年之后登上那个至尊的位置。

    可是暄母妃在大殿之上,在周家人欲要取他性命的千钧一发之时再一次救下了他,伤了自己,拖延了时间,等来了援军。

    楚澈连同周冯两家逼宫失败,二皇子齐王封号被夺贬为庶民,周冯两族男子斩首,女子流放,而这些又能怎么样呢,除了换来了他储君之位的稳固,于暄母妃而言,不过是身受重伤罢了,他永远记得那日沁儿惊恐的哭喊,沁儿和暄母妃的关系比较奇怪,自然不坏,但也说不上好,两人倒是常常不像母女,甚至常常拌嘴吵架冷战,可那一日,沁儿眼里的恐惧真切的让人悲凉。

    而父皇眼中的愧疚,惊恐更是显而易见,至于他,楚浈,没人有知道他宁愿那天伤的是自己,哪怕为此无缘储君之位。无缘帝王之位,只是这些没人知道,他也不会说罢了,她救过她两次,每次在别人眼里都不可思议都有阴谋,可他却知道,她远不止救过他两次那么简单,暄母妃之于他,总归有着最特殊最不一般的意义罢了。

    最值得庆幸的无非就是好在暄母妃没什么大事,然而终究身体多了份虚弱。他还记得那时父皇颤抖着抱着满身鲜血昏迷不醒的暄母妃不停的让她醒过来时父皇说的话,父皇说萱萱你醒过来啊,你醒过来啊,只要你醒过来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

    楚浈不知道最后暄母妃对父皇要求了什么,他只知道,宫中在没进过新人,父皇去后宫诸妃宫里留宿的次数屈指可数,反倒是加诸在他这个太子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对他的要求越来越高,也对他越来越宽容,他的父皇心思从政事上开始越来越多的转移到山水之乐,民间之游。

    至于暄母妃,任谁都看的出来,尽管她的身体伤后变得虚弱,但精神确是越来越好,和沁儿之间越来越爱吵架,她活的愈发随心所欲。

    楚浈想,他是愿意看到这样的暄母妃的!如同那个最初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明媚的少女。

    “好了,沁儿,暄母妃都走了几天了,你还生气呢,别气了,走吧,我们既然来了,总要偷偷的给你外祖母行个礼去”楚浈拉起坐着的沁儿,出来这么一回,他身上也还有很多事呢,不能陪她疯了。

    四月份的汝州同样的花开灿烂,汝州最大的客栈里,身穿褐色长袍,一副大户人家管家装扮的赵德福一脸的苦瓜样,至于为什么苦瓜脸,无非是因为他那不省心的两个主子,又起大早谁都没惊动的两人私自出去了。

    虽然现在的大元在他主子的治理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外无强敌内无乱党的,可在这偏僻的汝州,他那两位虽然花了妆又有功夫在身,可毕竟也要带着暗位防着点子儿万一什么的吧。他们那样的身份,怎么就总是这么任性呢。

    而此刻赵德福眼中任性的两人都是身穿锦袍,一身普通公子装扮,只是一个看起来年轻英俊,一个看起来成熟稳健罢了,他们就这样一副勾肩搭背哥俩好的样子晃晃悠悠的在闹事中行走,去了赌坊,去了青楼,去了郊外看落日。

    夕阳夕下的那一刻,南木暄看着身边这个一身常服扔下朝政陪着自己走街串巷,去赌坊,喝花酒,逛青楼的男人,满面微笑。

    这次的汝州之行是他提出来的,他说他想带着她好好看一看这个她心悦上他的地方,她小时候待过的地方。

    她欣然应好,可实际上小时候长在现代的她又何曾在这个地方待过,何曾心悦过他呢,那年西山她真真假假的对他告白,不过是为了一场感情的哄骗罢了,外加也算帮原主诉说下曾有过的心意,倒是不想,他还记得,而切如今倒是成就了他对她的感情。

    心悦他的小姑娘又哪里是她呢,她向来是享受爱情却不相信爱情的,她还格外凉薄,自私,无心。可这个男人,此刻陪着她看夕阳西下的男人,她现在无比的确定她是爱着他的,穿越了时空,跨过了岁月。

    “楚瑾”她欢快的喊他的名字,他低头对着她应答,她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温柔的轻吻,呢喃“楚瑾,我爱你”

    是的,我爱你,不知何时开始,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若还有下一世,愿我们依旧正好相遇,正好相爱。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