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拔仙 > 第1章 一亩薄田
《拔仙》

第1章 一亩薄田

作者:叶米斯 字数:3768 热度:40

长街的一头是农田,另一头也是农田。

六月天,正是炎炎夏日。

火辣的阳光下,街上行人并不多。

这条街本来就不算繁华,零零星星的店铺,其余全是住房,常住人口不过上千,横穿长街,最多也就几里路程。

只不过,当地的人们还是愿意把这里当成一个小镇。

镇名就叫做“一条街”。

####

燥热的微风拂过,长街尽头,影影绰绰的出现两条人影。

两人身高相当,清一色的黑衣打扮,体型也十分相似,如果不看脸,很难分出谁是谁。

左边那人,脸上带着块银色面具,只露出嘴唇和下巴,还有一双异常平静冷峻的漆黑眸子。

右边那人,头上带着斗笠,始终低着头,远远的也只能看到下巴。

两人进了一间客栈。

店小二见这两人浑身上下透着股神秘,绝对招惹不起,连忙过来招呼。

“两斤牛肉,一碟花生米。”斗笠男说。

“一坛白酒,一碗米饭,送到靠窗边的位置上。”面具男看了斗笠男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从不喝酒,这是我的习惯。”

酒菜呈上。

两人吃到一半,突然被不远处的谈话吸引。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几个农夫围着一张桌子,其中最年长干瘦的一个老人说道。

“哎,别提了!”某个中年人一个劲的摇头叹气:“你们听说了没?王二狗家的那一亩薄田,今年又碰到怪事儿了!每年一到六月份,他家田地里的庄稼就会迅速枯死,也不是虫灾,也不是旱涝,连挽救都来不及!可周围的田地都好好的!”

“何止是枯死,简直就是寸草不生!”

“但是只要六月份一过,他家那一亩三分田又会长出草来,你们说,这事儿到底怪不怪?难不成王二狗家的田里闹鬼了?”

一听到“闹鬼”二字,年纪最大的老人浑身哆嗦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恐惧之色。

“前几天,老朽倒是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闻……”

“说出来吓死你们!”老人满脸胆寒的说道:“那天晚上,王二狗家养的一只猫跑了出去,他那个十来岁的女儿追着猫一直跑到了那一亩寸草不生的农田里,然后就是一声惨叫!”

“等王兰这小丫头醒来的时候,已经被王二狗抱回了家里,然后真正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了……”

长长吁了口气,老人说道:“这小妮子不但长出了猫一样长的指甲,而且一个劲的学猫叫,上串下跳!”

五六个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一阵惊骇。

“哎!”老人摇头叹息:“好几天了,也算是王二狗倒霉,几年前丧妻,家里的田地年年颗粒无收,如今唯一的宝贝女儿也变成了这样,这不,一连请了十几个大夫,不是被小丫头伤着了,就是被吓破了胆跑了……”

####

“叶灵,你怎么看?”斗笠男问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走,张开,我们去看看那一亩薄田!”被叫做叶灵的面具男,一把站起身。

“我倒是想先去会会那个猫女……”摸了摸下巴,皎洁的笑了笑,张开掏出十钱放在桌上。

走到门口,叶灵突然停住。

“老伯,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叶灵回头说道:“王二狗家的那只猫,最终找到没有?”

“猫?”老人明显愣了愣:“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谁还关心那只猫啊!”

“那就是没找到。”说完,叶灵径直走了出去。

张开连忙追上去,询问道:“叶灵,难道你有什么线索?”

“线索就是那只猫,人们最容易忽略的东西,往往就是症结和根源所在。”

“你确定?”张开愣了愣。

“我确定。”叶灵点头。

“猫女你没见过,田地也没看过,现在一切都只是推测,你当真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好吧,这一行你比我厉害多了,资历也比我老,十次有九次都能蒙……错了,嘿嘿,十有**都能预感对,那,现在,”张开讪笑道:“我们准备怎么去?是飞天还是遁地?这么热的天,不会走着去吧?”

“这回你答对了。”叶灵打了个响指,笑道:“就是走着去,我不想太张扬,打搅周围的普通百姓。”

“啊……”张开故作咆哮状:“小灵子,我恨你!”

那一亩薄田在镇上也算是出了名。

稍稍打听,两人就问清了方位。

出了小镇,两人向东徐徐走去,很快来到了目的地。

果然如客栈中的老人所说,周围的农田里庄稼茂盛,郁郁葱葱。

唯独这一亩三分田,光秃秃的就像是一片沙场,别说草,连一根草杆子都见不到,怪异至极。

只不过,现在这块农田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喵呜——”

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白猫,红宝石一般的眼睛。

原本它在用一双前爪不断的刨土,似乎想把这亩田地挖个底朝天。

看到叶灵和张开两人,小白猫警惕起来,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是王二狗家那只失踪的小猫!”张开忍不住大叫道:“叶灵,你不是说问题都在这只猫身上吗?快去把它抓起来!”

“别冲动!”叶灵一把拽住张开的衣角:“世人只知道狗通人性,却不知猫性通灵,修炼成精的猫妖我们见的还少?可你见过几只狗妖?你仔细看,这只猫看我们的眼神,是不是有点不一样?”

这么一说,张开果然发现这只猫有点不一样。

那红宝石一般的大眼里,虽然有几分警惕,但是更多的,却像是在传达一条讯息。

“别妨碍我!”

“完了!这猫真的快成精了!趁它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必须把它给灭了!”

张开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嗖!

小白猫快如闪电,几个来回,钻进周围的庄稼地里,眨眼间消失不见。

“我又把事情搞砸了……”张开抱头嚎啕痛哭。

“我现在有种错觉。”叶灵双手环抱,摇头苦笑。

“什么?”

“当初决定跟你合伙做搭档,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错误……”叶灵叹了口气:“可是我从来没有抛弃朋友的习惯,所以只能将计就计,一错再错。我有预感,迟早有一天,我会栽在你手里……”

说完,叶灵神色严肃起来。

作为搭档,张开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再插科打诨。

有时候,看似猪一样的伙伴,只要关键时刻配合默契,也能完成艰巨的目标。

两人来到沙田正中央。

这是方才小白猫拼命挖掘的地方,已经被挖出一个浅坑。

“它到底想做什么?”张开皱起眉头。

“这是真正的黄沙,比沙漠中的沙子更像是沙子,根本不是土壤。”蹲下身,抓了把沙土,叶灵郑重道:“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不用问。再干裂的沙土,只要有雨水灌溉,也能种出适合它的草木。”

“所以问题只剩下一个,这片地下面,有东西!”叶灵叫道:“画阵!”

####

张开把手伸进腰间的储物袋,取出两件东西。

左手是一把黄褐色的桃木剑,好几处都龟裂开了,就像是孩子们用来打闹的玩具,似乎一用力就能折断。

张开纵身一跃,头下脚上,就这么定在半空中。

剑尖以浅坑为中心,在沙土上画出一个一丈方圆的圆圈。

然后在圆圈内,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画出四个寻常人根本看不懂的硕大符号,复杂程度令人乍舌。

全过程快如闪电,一气呵成,肉眼凡胎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能依稀看到手臂乱晃,眼花缭乱。

随后,他松开右手,把手中牢牢抓着的一把东西撒了下去。

漫天的银粉,纷纷扬扬,随风飞舞。

最后竟然全部落入圆阵内,一丝都没有外泄。

“吸星阵,大功告成!叶灵,靠你了!”落地的瞬间,张开有点肉痛的说道:“这一把银粉,够我喝多少酒吃多少肉啊……”

一旁,叶灵早已准备完毕。

他手中是一张卷曲成圆柱状的符纸,通体雪白,毫无杂质,散发着莹莹光辉,犹如美玉。

弹指一挥间。

只听“啵”的一声,白符准确射入浅坑内,而后迅速展开。

顷刻间,整个圆阵光芒大盛。

白符是媒介,也是阵眼,同时也是激活整个阵法的钥匙,制作起来耗时耗力,其中凝聚了不少灵力,相比之下,张开的一把银粉反而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现在才算是大功告成。”叶灵不动如山,紧紧盯着白符吸星阵,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也不放过。

片刻后,白符吸星阵内的光芒逐渐暗淡了下去。

阵眼中的那一纸白符,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原本洁白无暇的符纸,角落逐渐被染上了一丝灰色,而后这灰色迅速扩大,直至将整张白符都染成了灰色。

这灰色越来越浓,不过眨眼间功夫,又演变成了深灰色,并且看样子,颜色还在逐步加深。

叶灵、张开二人,眉头越皱越紧。

终于,符纸的颜色最后定格在铁黑色上。

一丝丝如墨般的阴森气息,从符纸上散发出来。

“好强的阴气,怪不得这片农田长不出庄稼,这要能种出什么庄稼来,那才真是见鬼了!”张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你可曾记得我以前说过什么?”叶灵的眉头依然紧皱,也许只有他

自己明白,这次他们面对的是什么。

“当然记得。”张开回声道:“你创造的这个白符吸星阵,主要就是用来试探地底的气,灵气仙气会让白符变成五彩斑斓的颜色,阴气会变成灰色、深灰色、铁黑色、黑紫色,然后最终极的情况是连银粉也被污染了,白符被鬼火轰然烧掉,那就是穷凶极恶之兆,必须第一时间速速退去,保全自身。”

“铁黑色,虽然不是穷凶极恶,但也算得上是大凶大恶,以我们二人的实力,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叶灵正色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三件事:第一,尊重死人;第二,明哲保身;第三,切勿贪多。否则谁也活不长,诸天神魔都救不了你。”

“但是你也说过完全相反的话,风险与机会并存,富贵险中求!”张开死死不愿放弃:“按照那个老头的说法,这块地每年六月份才会变成这样,地底下埋的东西定然是周期性的阴气外泄!错过了这个村,就要等明年了,天知道明年会发生多少变故?也许只要干上这一票,你我二人以后就彻底翻身了!”

铿锵!

一把漆黑铁剑从叶灵储物袋中飞出,在半空中转了一圈,轰然倒插在地上。

剑身漆黑如墨,却又锈迹斑斑,仿佛在水里浸泡了千百年。

背靠剑身坐了下去,叶灵挥了挥手,说道:“我需要时间考虑,你先去镇上看看猫女的情况。”

“但愿你考虑的结果是我想听到的。”

这一坐,就是整整一个下午。

...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