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挚友 > 93 番外3
《挚友》

93 番外3

作者:爱看天 字数:6242 热度:4
   返程过半,莫轻凡睡了几个小时后很快又清醒过来,他坐在琅冬身旁,半蜷缩着身体银色的头发散落在脸庞一侧,刚醒过来的时候带着水色的眸子有一瞬间并不能视物,紧接着像是蛇眼睑翻开一般那层透明的薄膜掀开,他的眼睛看向了身旁的琅冬。乐文

   换了干净清爽的新制服,松开几颗领扣,带着这样无害的表情,看起来十分让人心动。

   琅冬正在翻看一本书,看到他醒过来笑着道:“睡的好吗,怎么不多睡一会?”

   莫轻凡坐起身来,把毯子裹在身上摇了摇头,带着点鼻音道:“睡的很好,足够了。”

   琅冬很自然的摸了一下他的手,然后把自己的毯子盖在他的身上,“有点冷了吧,飞船上的温度是有一点低……喂,放开,别握着我的手。”

   莫轻凡带着点不舍的松开他,握紧的手心里还在感受那一点存留下来的温度,很暖,就像琅冬这个人一样。因为是蛇兽返祖,他体温一向偏低,如果是在外人面前或许并不会表现出什么,但是他身边的人是琅冬,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把带着琅冬体温的毯子裹在身上,鼻尖埋在绒毯上,侧着头看了一眼琅冬手里的书本,很快又把视线落到琅冬脸上,温柔的看着他。

   “这本书好看吗?”

   琅冬被他灼热的视线注视的看不下书,也觉不出有多好看了,不过是打发时间,干脆揉了鼻尖一下,合拢书籍跟他聊天:“还行吧,对了,我不在的时候,你是怎么带那些人的?”

   莫轻凡笑了一下,“我学你。”

   琅冬饶有兴趣,“哦?怎么学的?”

   “就像是你带黑邑他们那个时候一样,掌握领队的技巧,”莫轻凡唇角扬起一点微笑,优雅得体的像是一个贵族,薄唇吐出的话却是干脆直接。“以暴制暴。”

   琅冬被他呛了一下,抢白道:“喂,我领队的技术可不止这四个字吧!”

   莫轻凡笑了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外面过道上响起军靴踩过的声音,很快一名军医走了过来,他很年轻,白皙俊秀的脸上带着一点棱角,看起来是一个十分要强的向导——从他靠近的时候,琅冬就抽了下鼻尖,感受到了他的气味,很熟悉,就是之前在湖边瞧见的那位。

   人走近之后,果然是曾有一面之缘的那个向导军医,对方向琅冬略微颔首致意,很快就说明了来意:“莫少将,因为之前野外训练出现了s级寄生虫族,只要有过伤口接触的,都比较危险,所有人都再进行需要抽血检测才可以进入帝星……”他提着自己的医药箱看向莫轻凡,眼神带着示意。

   莫轻凡冷漠的看着他,并没有将手臂伸过去。

   琅冬也伸手阻止了,道:“他没有受伤,也没有接触那个人,不用抽血了。”

   军医还在坚持,只是这次没有说完就被莫轻凡的量子兽锁定了,那双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兽瞳让军医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他停下了讲话,额头上冒出冷汗,他毫不怀疑接下来他再说一句,就会被袭击,甚至被莫轻凡的量子兽撕成碎片。

   莫轻凡看着他冷声道:“我说了没有伤口,也不需要抽血,请离开。”

   军医有些狼狈,咬了咬唇,闪身离开。

   琅冬看着对方走远,眼神里带着点同情,但是再多看一眼,就感觉到隔壁的那位又开始低气压环绕,他都有些扛不住那样的威压。琅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也不用这么严厉啊,这是一位向导,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

   莫轻凡冷漠道:“那又怎么样。如果他连返祖血液的基本知识都没有记住,我想他应该回学校再学习一遍。”

   当初他被困在家族的试炼地的时候,不止是族内的那些哨兵,恐怕就是那几位少数的向导,也是想要他身上的血液吧?偷取不成,集中起来将他困在那里抽了多少血液?而且他的血液是最不可能被寄生的,带有剧毒的血,只怕刚一钻入就被反侵蚀了。

   血液离开身上的那种无力感,他这辈子也不要再次承受。

   琅冬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他沉默了一会,还是手指抵着下巴笑了一下,安抚他道:“我想你可能误会了,这个医生他在丛林的时候就在给大家检查抽血,是因为那个寄生虫,你当时太困了,体力不支,他就没有坚持要给你做检查……现在过来,可能是想对你示好。”

   也有不少向导看上莫轻凡,他这样的体魄,这样的血脉,会有一个绝佳的继承人。

   莫轻凡眼睛只看着琅冬,拧眉道:“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琅冬有些狼狈的咳嗽了一声,他看了莫轻凡一眼,又道:“别胡说,等回去看看吧,校长好像说过要组织舞会,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认识一些姑娘,或者漂亮的小伙子,总之那些向导才是我们需要的。”

   他们都是哨兵,如果要跟对方在一起,精神力恐怕一直得不到疏导,支撑不过70年。

   越是强大的人,越是如此。

   琅冬装作冷漠,他想要旁边这个家伙活下去。

   莫轻凡只看着他,并不多说一句话,因为他不能要求琅冬陪他一起去死,也舍不得琅冬死。但是他真的能做到眼睁睁看着琅冬去接纳另一个人吗……莫轻凡不敢保证,他内心煎熬,但是面上没有表露出一分,能像现在这样并肩坐在一起,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两个人沉默许久。

   最后还是莫轻凡先开口了,说起了帝星新近发生的一些趣闻,“贝恩夫人家的那对双胞胎觉醒了。”

   “嗯?”琅冬来了一点兴趣,贝恩夫人和她的先生都是帝*校的生物课老师,对他们非常照顾。“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少将军衔,你忘了我拥有一个兵团吗?”莫轻凡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肩章,从毯子下伸出来的手指修长,白的近乎透明,点着的那个肩章却是代表了继承家族的那份力量与荣耀。

   琅冬咒骂了一声“该死的特权阶级”,但是很快又把兴趣落在刚才的话上,追问道:“我记得贝恩夫人的量子兽是云雀,而老师的量子兽是枯木蝶?”

   “是的,”莫轻凡道,“他们的基因很强大,两个孩子也非常健康,一个继承了老师的量子兽,另外一个和贝恩夫人一样,是云雀。”

   琅冬的神情一下变得古怪起来,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之间是相克的食物链关系吧?

   “双胞胎关系非常好,从来没有分开过,所以觉醒的时候也是在一起的。贝恩夫人最先发现了小云雀量子兽,但是怎么找也无法找到小儿子的那个量子兽,最后还是老师在小云雀的嘴里发现了那只小虫子才知道小儿子也在同一时间觉醒了,贝恩夫人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莫轻凡笑了下,弯了弯眼睛道:“听说云雀量子兽最喜欢攻击虫形量子兽,你说他会不会一直把弟弟咬在自己嘴里?”

   琅冬立刻脑补了一只肥啾叼着一条瑟瑟发抖的小虫,一直咬在嘴里,还差点吃掉的模样。他忍不住大笑起来:“老师一定每天都很忧虑吧,哈哈哈!”

   他们谈了一些学校和老师的事情,气氛放松了许多,莫轻凡看着他问道:“你毕业之后,准备去哪里?”

   琅冬双手放在脑后枕着,随意道:“去我小叔那边剿灭星际海盗,或者去其他小星系先历练几年吧,听说狮鹫星座不错,那里生产矿物宝石,好像还有几种非常好吃的水果……你呢?”

   莫轻凡想了一下,道:“大概会在三年内拿到一支军队,第四年拿到狮鹫星座附近的几颗小行星的掌控权,那里物产较少,后续的军队给养要跟上。”他顿了一下,淡绿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点温柔的笑意,“我会做你最厉害的军需官,你一转身,就能看到我。”

   琅冬耳尖发热,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干脆拽着毯子把莫轻凡整个人都盖住了,低声道:“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你去当军需官……谁雇得起你这样的军需官啊!要是让你们家那些老古板听到了还不活剥了我的皮!”

   毛毯里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那你想不想要我这样的军需官?”

   琅冬嘴角抽了一下,还是顺从了自己的本心:“……想。”

   毛毯里便发出快活的笑声,声音低低沉沉的,笑的人心尖上都跟着痒起来。

   飞船行进的很快,透明的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空间,深沉的暮色里闪过无数带着绿意的小星球,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的生命气息。

   而在另一边,帝星港口接纳了一艘战痕累累的军舰,军舰上遭受了巨大的创伤,停泊在港口,上面的图腾印着一只首尾环绕的科莫多龙。

   柏洛斯乘坐车子从港口一路回到家中,他脸色阴沉,一语不发。

   他第一时间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医院,等踏入那间病房之后,就立刻用视线去寻找那个让他心神不安的人。坐在病床上的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他个子高挑,但是偏瘦弱一些,此刻在医院里住了一段时间更是瘦的下巴都尖了出来,看起来更带了一点凌厉,但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个美人。

   男人瞧见柏洛斯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去很久吗?”

   柏洛斯军装整洁,军靴擦拭的明亮,进门之后随手把帽子放在架子上,他很快就走了进来,坐在病床一侧看着自己的爱人,“我感觉到你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提前回来了。楚阳,你受伤了是吗?”

   楚阳脸色变了一下,有些懊恼道:“我没有想让他们告诉你,但是这次……真是抱歉,影响到你了,前段时间实验室的器材出了一些问题,发生了一点意外,我的精神力受创,不过很快就能恢复了,你别担心。”事实是当时他受到撞伤昏迷了好几天,差点无法苏醒,还是他的弟弟动用了权利给他找来一台治疗仪才恢复到现在这样。

   哨兵和已经结合的向导在一起,会感应到对方的一些危机,即便分隔很远,这种精神上的感应也是不变的,柏洛斯原本在外征战,但是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全局控制力却无法发挥,他心神不宁,无法再专注去做战术布局,甚至心脏都紧张到一阵阵抽痛。

   楚阳有危险,这样一句话一直反复出现在他脑海中,让他无法再继续停留在那里,他在一次战舰遭受重创之后,终于确定自己必须要返航。

   他现在回来了,背上的处罚并不算什么,他此刻全副身心看着的、听着的,只是眼前的这名叫楚阳的向导——他的爱人。

   等楚阳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说完,柏洛斯才道:“你要不要做一个短期旅行?医院里太沉闷了吧,或许找一个地方疗养一下,对你的身体会有帮助。”

   楚阳愣了一下。

   从做决定到离开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楚阳从医院回到他们两个人的家中,很快就收拾了一些自己的衣物装进旅行箱中。

   柏洛斯期间一直看着他,站在他身旁陪伴着。

   楚阳道:“做一个短期的旅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柏洛斯点头道:“狮鹫星座附近的几个小行星风景都不错,绿植覆盖也多,你会喜欢的。”他想了一下,又道:“等你恢复好了,我就去接你。”

   楚阳动了下嘴角,道:“好。”这样说着的时候,他的嘴唇还带着一些苍白。

   柏洛斯没有阻止他,只是用一双眼睛温柔的注视,一如大地一般沉静平稳,能包容一切。他剃掉了胡渣,休假期间穿着便装,看起来状态恢复了一些,是一个强大可靠的男人,尤其还是一个足够英俊的男人。

   楚阳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柏洛斯帮他提着送他到了门口,忽然看向楚阳道:“亲爱的,你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楚阳背光站在他面前,拿过自己的行李箱,金雕量子兽停落在他的肩上,垂下的翅膀像是他收拢的羽翼。他冲柏洛斯摇了摇头,嘴角带着一个淡淡的微笑,“没有,我不在的时候,你照顾好自己。”

   柏洛斯笑的有些勉强,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他就那么看着楚阳的背影慢慢消失,一点一点退出他的视线,盛夏的阳光很刺眼,他从军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眼角湿润。身后的科莫多龙量子兽不安地踱步,甚至还是冲门口嘶吼,但是柏洛斯中将没有动,他稳稳地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再见,亲爱的。

   他在心里这么说着,灰蓝色的眼睛里流出一道泪水,很快就干涸在脸上。

   再见了。

   柏洛斯转身进门,厚重的门板声响起,像是一道巨兽的血口,很快吞没了他的身影。

   很多年以后,虽然他痛失所爱,但是却能依靠自己心中那个理念依旧站立。那个时候完美体一闪而逝,他们找不到那个名叫琅冬的人,而虫族和人类也正式站在了对立面,他手里握着百万大军,仿佛置身人类再次进化的临界点一般。他在战场上,对自己当初最喜欢、也是最像自己的那个学生这样说道:“我只是想要重新建立起秩序。”

   站在他对面的莫轻凡一身军装沾满血污,这样狼狈的人站在虫族肆虐的土地上,眼神却是比他还要坚定,他以剑撑地,站在那里清楚的告诉他:“那不是秩序,那是你的野心。”

   他有过一瞬间的迟疑,但是很快又恢复过来。

   “向导的演化太过漫长,人类的存亡需要自己来掌握,我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错。”柏洛斯淡声道,“我是被选择的人,在做正确的事。”

   楚阳是谁?是他的向导。

   是他的缺点,是他身上的自卑、敏感、多疑、懦弱……只有割舍掉他才是最完美的,而楚阳是他的软肋,是他仅存的不完美。所以他亲自动手,割舍掉了自己的肋骨,狮鹫星座附近的一场虫族暴动让楚阳死了,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一遍,但是他又“活”了过来。

   没有感情的起伏,没有眼泪,也没有再担心精神力错乱无法延续漫长的生命,他和他手里的铁血军队,是战无不胜的存在。

   柏洛斯告诉自己是这样没有错。

   他垂下眼角看着这片土地,手中握着一枚蓝色的石头,指节发白,眼角不自觉地湿润了。

   他已经,再也无法回去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