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 > 第110章 陷罗网
《一寸相思》

第110章 陷罗网

作者:紫微流年 字数:2731 热度:28
    黑叶红络,天下至毒,此刻在苏云落眼中却是最可心的物件。



    她松了一口气,屈膝跪下来,从怀中取出一枚小小的玉瓶。拔下发上的木簪,将叶片挽入瓶中。她按紧木塞,用软蜡密密封了口,以唿哨引下灰隼,将玉瓶牢牢系在隼足上。



    灰隼振翼而起,沿着石壁盘旋而上,携着希望飞得越来越高远,隐没于天空之中。



    她盘坐下来默默的调息了一阵,扯起却邪珠,瞥见宛丝看了半晌,将珠子噙回去,转身走回漆黑的甬道。或许是武器上染着金蛇的血,蛇虫悚然蠕动着逃开,根本不敢靠近。



    腥臭而黑长的通道渐渐退去,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随着行进逐渐扩大,她在洞前停了一会,扯下腿足的护布,将散落的长发束紧,直到眼睛已适应光线才踏出去。



    数不清有多少锋锐的矛尖和利箭映着日色,森罗如阵,映得视野一片花白。



    圣蛇是一种十分奇异的生灵,它天生强悍,少有天敌,唯独繁育极难。幼年为雄,成年为雌,□□产卵后雌蛇就会死去,卵仅得一枚,埋在圣草下孵化成长,雄蛇再由教主带出驯养,代代如此相传,血翼神教的珍视可想而知。



    这种蛇互相之间皆有感应,一现异态,阿兰朵立即知道是虿洞中的幼蛇出了事,惊怒非同小可,立时与赤魃召集长老与奴卫而来,正要唤出圣蛇开道察探,里面却出来了一个人。



    虿洞终年毒雾弥漫,除了祭司与教主,从来没有人能完好无恙的出来,这一情景太过罕见,所有人都惊住了,鸦雀无声的望着苒苒呈现的身影。



    那是一个如春雪凝成的美人,在日影下宛如一道光,眉眼深秀,鼻尖如玉,殊异于昭越和中原。



    她蓦然一扬手,一线银光倏闪,最前排的长矛齐刷刷从中而折。



    人群轰然惊骇,箭带着啸声离弦,如疾雨倾落而下,她像一只轻盈的飞雀,在箭雨中纵掠穿梭,瞬间已冲出了七八丈。赤魃一见便知厉害,瞳孔收缩,吩咐了阿兰朵一句,自己跃上去缠斗。



    他一出手箭雨立止,飞雀的去势也被遏住了,无论如何闪掠,始终冲不破他的拳风。阿兰朵放出圣蛇,同时发出号令,奴卫变动阵型,将交手的两人密密围起来。



    一个赤魃已是悍勇无伦,再加上圣蛇,对方转瞬居于劣势,在疾雨般的攻掠下摇摇欲坠。赤魃虽占了上风,仍然暗里心惊。他第一次碰上这样厉害的女人,武器更是无形无迹,犀利诡异,全不是昭越的路数,禁不住怒喝,“你究竟是谁,如何入教,受何人指使?”



    女人没有应答,飞舞的银丝发出轻啸,在人与蛇的攻击下艰险的腾挪转避。



    忽然人群外一个清朗的声音高喊。“我知道她是何人指使,请赤魃大人稍歇。”



    所有人闻声望去,只见外围的缓坡上,一个清俊男子长身而立,正是已出教的左卿辞。



    阿兰朵错愕不已,赤魃更为震讶,这人在预料中应该已经葬身教外,却突然出现在此地,简直匪夷所思,他不由自主的拳风一缓。



    左卿辞同一瞬扬声厉叱,“苏云落,过来!”



    苏云落的脑子也混沌了,她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依然本能的听从呼唤,抓住一刹那的间隙冲破封阻,朝眼中那个人直掠而去,快得连金蛇都来不及追袭。



    风从耳边掠过,像心头喷涌而出的情感。



    她以为此生再不会相见,就此阴阳永隔;以为他是生命中一段短暂交错,孤寂时偶得的安慰;以为他仅是在她葬身山林,被虫蝎蚁炙吞没时最后一点回想。从来不曾想,他会在这样的时刻出现在这里。



    修长的身形越来越近,左卿辞从未有过的凝肃,长眸始终盯着她,她止不住直扑过去,被他张开双臂一把搂住,力道几乎让她窒息。



    她呼吸急促,心跳得要从腔子里出来,额角贴着他汗湿的颈,眼泪险些渗落,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唯有同样紧的拥住他,天地荒渺,刹那无垠,整个世界仿佛只剩这么一个人。



    诡异的变故让所有人悉数凝滞,赤魃第一个领悟过来,怒色森寒,“是你?一切是你在搞鬼,她是你带进来?”



    左卿辞的手紧了一瞬,在她耳边急促的说了一句才放开,改为指掌相扣,侧头一笑,“大人忘了?她可是飞鸟为我选出来的妻子。”



    阿兰朵目瞪口呆,望着两人相依相携的亲密,俏颜迅速由极度的惊愕转为极度的愤怒,尖喝着让奴卫攻击,忽而一枚银色的弹珠从缓坡另一面掷入了人群。



    一处地表轰然爆起,炸起浓烟和泥尘。



    一枚之后接连又是两枚,滚滚黄烟遮去了视野,猝变让人们惊悸的叫喊,场面混乱不堪。



    烟尘漫散,两人已无踪迹,赤魃勃然大怒,腾身向掷弹人所在的方位冲去,然而在最后一枚银弹脱手的同时,那人同样飞遁远去,仅剩一抹渺淡的背影。



    硕大的铜鼓再一次响起来。



    没有佳节时的欢悦,这一番急促而沉重,一下连一下的击响,让人不由自主的紧张,带着酷厉的威慑调动所有教众,携上长哨和尖矛成群结队的搜剿中原人。



    左卿辞话语短促。“以最快时间出教,西南角的岗哨最偏,驻守的人最少,直接硬闯出去。”



    苏云落一步也没有停留,毫不迟疑的掠向西南。“除了正东的入口有桥,其他的岗哨都没有通路,河中有吃人的鱼。”



    左卿辞没有多解释,“我有办法。”



    苏云落依着左卿辞的指点穿掠伏藏,“刚才是秦尘?他用了什么?”



    “霹雳堂的秘藏烟雷珠,仅有三枚。”左卿辞道完,片刻后加了一句,“秦尘会往东北哨引开部分追兵。”



    她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没有出口,闯过一重重岗哨,以银链收绞了十余条生命,在报警的长哨中掠至东南的哨岗,下方流淌着静静的黑河,□□辞取出一只药瓶拔开瓶塞掷下去,不到半盏茶,河水中突然浮起了三三两两的死鱼。



    咬碎他喂过来的药丸,苏云落携着左卿辞从数丈高的地方笔直而下,扑入河中,溅起了腥黑色的水花。等两人凫至岸边,河上已经密密麻麻铺了一层翻着白肚的死鱼。



    顾不上整理湿衣,左卿辞急促道,“继续走,血翼神教势力极大,出了西南才算安全,尽可能走得越远越好。”



    苏云落全力奔掠,没多久身后的铜鼓停了,一种奇特的声音响起,如铃刹又如泣唱,在山岭间传得极远,密林浮起了一层诡秘而肃杀的气息。



    俊颜终于现出了凝重的紧绷,左卿辞道,“他们知道我们出了教,在召唤所有昭越人。”



    ...



 ...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