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 分节阅读_29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分节阅读_29

作者:锦竹 字数:4520 热度:6
是狼狈为奸那事。”
  赵吉祥四下望去,神叨叨地俯身到一生的耳边咬起耳朵,“就是芭堤雅那晚?”
  一生没好意思她和宋安辰从小就狼狈为奸。她只好点头,有点不好意思。赵吉祥叹息一声,一屁股坐了下来,摇晃着脑袋,“真是好运气,这么就搞到一个顶顶的男人。”
  一生嗤之以鼻,“为什么你们都觉得他很好?”她嘴里虽然不认为他好,但她心里还是有那么点觉得宋安辰确实是个好男人,细心负责,待人也不坏,长得也是出类拔萃,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喜欢戏弄她,让她招架不住。
  “你不是废话,你去问问我们A医大的学生,都知道宋安辰,在学校贴吧上,无论是梦中情人还是性幻想对象或者是老公的排行投票,永远在榜首。”
  “噗。”一生有些内伤,“性幻想对象?天啊,你们太乱来了。”
  赵吉祥狠狠白了她一眼,“你承不承认他床上功夫了得?”
  一生脸色一白,相较于少年时,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堪比直冲云端,那是无法比拟的。
  “一般医生床上功夫都不浅,尤其是内科医生。宋安辰从肿瘤钻研,那自然是不得了的。”赵吉祥没好气扫了一眼一旁已经惨白脸色的一生,“你以后够性福了。”
  一生抖了一抖,回忆那晚的醉生梦死,直接想撞墙。天啊,她一直没有考虑到将来的夫妻之事,如赵吉祥这么一说,她怕以后自己会爽死。囧。
  这时,护士长走进来,看见一生,对她招手,“一生,过来一趟。”
  一生与赵吉祥面面相觑,一生略有狐疑走到护士长的身边,“我与宋医生交谈了一下,他说你不适合去手术科。”
  一生脸色刷得变白,护士长见她脸色不好,连忙解释,“其实是这样的,虽然你已经转正,但是手术科的护士需要一些专业操纵,你还是刚毕业的学生,还要锻炼会儿。”
  一生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护士长拍拍她的肩膀,“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她应付的一笑。
  下班那会儿,宋安辰给她打了电话,一生没好气地问:“你就那么看扁我?我不够资格去手术科吗?”
  “是。”宋安辰淡淡地应着,“来车库,我们回家。”
  “我回我自己的家。”一生当即挂掉电话,怒目圆瞪,要是有胡子想必还要吹一吹。可她还没到达门口,自她身后开出一辆宾利车直接停在她面前,车窗被打开,宋安辰睨了她一眼,“上车。”
  一生不搭理他,本想直径走掉,不想宋安辰放出这么一句话,“你应该知道,我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一生当即顿了顿,心里突然有些忐忑不安,要是这样走了,她还真担心宋安辰做出些什么。她负气地转头瞪他,却见宋安辰微笑而对,“上车。”
  那种笑容绝对是不怀好意。一生咬牙,她还真担心这只妖孽会做出什么来,只好怏怏然钻进他的车里。宋安辰见她坐了进来,歪嘴一笑,开车出了医院。
  一生没好气地问:“如果我走了,你会怎么做?”
  “叹口气,开车走呗。”宋安辰一面认真开车,一面调侃地说。
  一生气得快跳了起来,“我……你……”
  “我知道你爱我,你说过了。”
  “你……”她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该表现一下,我们这就去民政局。”突然他转个大弯,路线改变,一生由于惯性往宋安辰那边倒了一下,宋安辰摸摸她的头发,“不用这么高兴,这么快就投怀送抱吧?”
  “宋安辰。”
  “叫老公。”
  一生扫了他一眼,不再搭理他。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民政局,今天也不是什么日子,却要排队。两人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皆不说话。倒是旁边的一对新人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老公啊!”
  “怎么了?老婆?”
  “我好紧张啊。”
  “没事,就拿个证,章一盖,保持微笑就好。”
  “嗯嗯。”老婆泪眼汪汪地盯着他看,拉着他的手,甜蜜一笑。
  一生望着旁边幸福的小两口,不禁的眼红起来。她抬头看向宋安辰,却见他此时也用同样的目光注视她。一生的脸突然一红,她低着头不敢再看。可是她的右手不安地往外挪了挪,正好触到宋安辰耷拉在椅子上的左手。
  “我也很紧张。”宋安辰一把抓住一生的手,执起她的手,双手捧着。
  一生脸更红,稍有不自然地把视线往外转移,正巧看到旁边的那两小口,那位依靠在老公的老婆微笑地对一生说,“姐姐,你老公长得真漂亮,也好可爱啊,脸都红了。”
  一生吃了一惊,那脸皮比长城还厚的宋安辰还会脸红?她转头看去,只见他有些不自然地撇下头,白皙的皮肤带着绯红,粉嫩粉嫩的。一生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你也有不好意思地时候?哈哈。”
  宋安辰转头怒瞪她,顺手不动声色地掐了下捧在双手里一生的手。一生倒吸一口气,反瞪他。宋安辰却微微一笑,拉着她的手,“老婆,手以后不要乱摸,回家摸,我会不好意思。”
  她乱摸个P啊!
  “嘿嘿,姐姐原来也急色啊!”依靠在老公的老婆突然靠近一生,神秘兮兮地淫|笑起来。一生又气又无奈,宋安辰从来不肯在别人面前丢脸,要丢脸也总是要她扛。太过分了!
  当门口出来一对新人以后,坐在一生旁边的新人欢欢喜喜地双双走了进去。
  一生见旁边没有人,瞪着眼怒骂,“你丫就会乱说,我根本就没摸你。”
  “嗯,是我在摸你。我是施力物体,你是受力物体。”
  “那你还诬陷我?”
  “你不知道力是相互的吗?你不知道施力物体也是受力物体,受力物体也是施力物体吗?”宋安辰很认真地反问一生。这高中物理都搬出来了,一生是彻底无话可说了。
  她咬咬牙,保持沉默。她还真没发现,宋安辰的嘴皮子这么狠,让人毫无招架余地。
  两对新人手里拿着红册子高高兴兴地走了出来,女孩对一生眨巴眼,“赶紧领证,回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一生保持沉默。宋安辰率先站了起来,拉着一生走了进去。
  两人坐成一排,对面的大婶看着别扭的年轻人,有些奇怪地问,“你们确定没走错?”
  两人不明所以。难道这不是领证的地方。
  “我这里可是领结婚证的,办理离婚证在对面。”
  宋安辰蹙蹙眉,“我们领结婚证。”
  一生没有响应。对面的大婶虽然满腹狐疑,但是为他们办理结婚证,然后盖了章分别递交给他们,“欢迎再来。”
  一生和宋安辰皆抬头看向对面的大婶。什么叫欢迎再来?再来干什么?办理离婚证?这次他们很默契,同时瞪了一眼对面的大婶。
  “你们的样子实在不像结婚夫妻的喜悦。”对面大婶觉得委屈,无奈地撇了撇眉毛,却带着挑衅的味道。
  宋安辰握住一生的手,微微眯起眼,笑得极其灿烂,“老婆。”
  一生咽了一口气,只见对面的大婶抬头看向她,好似在等她叫老婆,才能证明她是自愿来领证的。她张了张嘴,想喊老公来着,却喊不出来。
  一生最后只好低着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死相,知道你想要什么啦。就不给。”
  对面的大婶好似遭了雷劈一样。傻了。
  宋安辰也被一生这么一句忽明忽暗的暧昧话给弄愣了。不过不到一会儿,他眉开眼笑,搂着她离席,俯身亲昵地说了一句,“那回家的。”
  大婶看着这么一对来时跟敌人一样,走时跟连体婴儿的一对新人弄得晕头转向。这年头,怪人还真是多啊……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再拼命码一章出来,我真是欠抽啊,不到最后关头,真不想码字……
  我知道我很懒,新坑到现在还没码,~~o(>_<)o ~~
  chapter.31
  一生手里拿着结婚证,坐在车上来回摆弄着。她偶尔抬起眉梢看向一旁开车的宋安辰,不禁有些羞涩。现在旁边的是她老公了。
  “现在偷窥我,已经是天经地义了,大大方方看吧。”宋安辰没把眼神瞟过来,而是对着前方呵呵一笑。
  一生则是皮笑肉不笑。他的余光还真是厉害。从他语气中可以得知,一生以前的多次窥测,皆收入他的眼底,并且这厮居然假装看不见,让她白看。
  宋安辰歪嘴一笑,“对了,刚才那句话,还算话吗?”
  一生抬眼看他,微微眯起眼,“算话。”
  宋安辰突然刹车,一生惯性地往前攲,不明所以的看向宋安辰,好端端地怎么突然刹车?只见宋安辰惊魂未定地看着她,一脸不相信。
  一生扑哧一笑,顿时有些洋洋得意。平时都是他戏弄她,把她弄得彻底无语,这次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四两拨千斤。可她太低估宋安辰了,只见宋安辰突然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笑眯眯,“原来你真那么急色啊!好吧,我就从了你。”
  这下一生是惊吓到了,她本想戏弄一下宋安辰的,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当真,她连忙摆手,“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宋安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
  一生稍微松了口气,这事应该可以搁浅了。
  “可是老公当真了。”宋安辰骤然一笑,好看的眉眼朝她眨了眨,惹得一生浑身颤了颤,被电到了。她突然又记起赵吉祥说过的“性幻想对象”。一生忍不住自上而下的扫视宋安辰,身材无可挑剔,脸蛋够赏心悦目,至于那功能,咳咳,她给他一百分。好吧,一生终于承认,她以后有享受不尽的性福。
  回到家中,宋安辰便把一生打横抱起来,抱上床,压之。
  一生连忙想推开他,“大白天的,不好。”
  宋安辰挑了挑眉毛,”你的意思是说晚上好?”
  一生顿时无言,嗫嚅道:“宋弟弟,其实我想……”
  “叫老公。”宋安辰已经俯身吻住她,轻柔辗转于她的唇齿之间,含糊不清地说,“乖,叫。”
  一生浑身如身临一处温暖的温室里,沐浴着暖洋洋的春光,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寒冷,不再紧紧裹着自己厚实的衣服。也许她是真看到春天?
  “老公!!”一生战战兢兢地幽幽念起这声称呼。
  宋安辰顿了一顿,突然发狠地抱住一生,轻舔她敏感的耳垂,“老婆,新婚快乐。”说罢,把她的耳垂含在嘴里,手慢慢地伸进她腰间。
  骤然的触觉,一生已经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
  随之而来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席卷而来,一生知道……宋安辰出马,谁与争锋?她又要冲上云霄,飞升成仙的升华感觉了。
  关于这次的鱼水之欢,一生用一个字形容,爽;用两个字形容,性福;三个字形容,雅蠛蝶。四个字形容,囧囧有神。
  ***
  一生的父亲来电,问他们什么时候请个假,回来拍下婚纱照。一生是没有问题,只是宋安辰手里有还有三个手术,现在正在筹备中,暂时是无法回去了。
  关于一生和宋安辰要结婚的版本传出了很多条,其中最囧的是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早就有两情相悦,当初宋安辰在大学磐石无转移,妾心却如发丝断了,跟着言大医生跑了,导致宋安辰从此对女人失去了信心,走上了GAY的不归路。不过,在叶一生专业的护士般精神下,宋安辰再次燃烧了对女性的希望,被掰直了。
  一生听着赵吉祥八卦出来的传言,不免哭笑不得。
  “一生,你又成名人了。”赵吉祥捋了捋一生耳边的发丝,“居然把万丈光芒的冷情王子拐跑了,实在是让人气愤的一件事。”
  一生斜睨她一眼,不想搭理她的不平,却不想赵吉祥又来了一句,”你知道吗?当听到你和宋安辰要结婚的消息,罗洛施动了胎气,直接晕倒了,哈哈,笑死我了。”
  “人家晕倒你那么开心干什么?”
  “谁叫当初她那么跋扈,当着全校的面,她说只有她够资格追宋安辰,谁也不准抢。当时看她那势在必得的样子就来气,不就长的漂亮点,学习好一点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