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职场校园 > 花开杏林 > 第一章 一吻神伤(上)
《花开杏林》

第一章 一吻神伤(上)

作者:雪域倾情 字数:2003 热度:59

第一章 一吻神伤(上)()

“嗨,看到没有,就是左边那个瘦点的小子。”一对情侣从旁边经过,男生指着埋头走路的韩端对女伴说道。

女生掩嘴一笑:“长得挺帅的嘛。”

“什么呀……”男生似乎有些不满,手搭上了女伴的肩,也许是不太检点,引来了一阵娇嗔。

两人放低声音,飘来的话语,还是传入了耳中。韩端听得不由苦笑,从来没想到成名会如此容易。

在中洲大学西医学院里混了一年多,除了学习用功点,奖学金拿到过两次,也没能特别引人注目,可就是这次偶然的意外,居然使自己名声大噪。

不知道应该感激那个同属西医学院的心理系女生,还是痛恨才对。

如今走在校园里,韩端的背后就少不了人指指点点,仿佛他犯了什么弥天大错一般。

本来素不相识的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给联系到一起,不能不让人感叹世界真奇巧。

“什么东西!”刘想心中不忿,往地下吐了一口。本来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过去的几个护理系女生,这下子被搞得兴致全无。

都过去好几天了,居然还有人念念不忘:“他奶奶的都说过几次了,还当看我们猴子一样。受不了了,这次一定得去教训一下那小子。

“行了,大想,都是同学,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老端,我真服了你了,这样的臭气都能咽得下去。每次都拉住,真想狠狠揍丫的。”

记不清缘于何事,从预科的第二年,刘想与韩端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

两人并非臭味相投,除了都爱玩玩“三大球”,没事把电脑拆开玩玩,其他共同爱好还真是不多。

都是“适龄”青年了,不少同学早就耐不住寂寞,纷纷谈起了恋爱,倒是这俩小子,整天两个老爷们混在一起。

好赖两人也算“中上之品”,个头都不算矮,刘想从小习武,比韩端结实。

他为人任侠豪气,好玩爱动。预科一年之中,几乎打遍了中大,很少有人敢惹,也很交了一帮哥们。

但自从跟韩端最交好之后,收敛了很多,进入了西医学院,学习也比以前用功。

医学院的女生比例,比其他专业要高得多,如果不算以女生为主单列出来的护理学院,也能基本保持男女持平,中大其他学院的男生,羡慕的眼都绿了。所以在医学院还单身的男生,是为人所不耻的。

刘想大咧咧的粗线条,平常在宿舍里谈起女生,比谁都来劲,无所不通的样子。只有韩端清楚,这家伙也就是嘴上厉害,实际上跟自己一样,一点实战经验全无。

不是没有想法,而是跟韩端待的时间久了,难免受到影响,刘想还是坚信“满园的花儿必有一朵属于我”,甚至是“几朵”。

“哪个男儿不风流”,韩端自小对绘画、书法有着莫名的钟爱,对审美有自己一套。不去招惹女生,是因为家境不好,没有富余资金;再者呢,他有自己的目标,“事业不成,何以家为”是他心中所想。

开始还做刘想忠实听众的舍友们,或泡或被泡,纷纷有了或有过女朋友,而这两人仍是“养在深闺无人识”。曾经被当作权威人士的刘想,渐渐成了笑谈。

基于以上原因,两人才成了医学院的一对怪胎。自“韩端事件”后,获得更多的关注,甚至被某些女生宿舍怀疑二人有“bl”之嫌疑。

两人不理别人的看法,仍旧我行我素。如果不是型号不符,裤子大概也会混着穿。

看到有人对“腻友”指手划脚,跟说自己有什么分别?刘想怎能不火冒三丈,“收山”没两年就这样被人藐视,久不动用的拳脚痒得厉害。

其实很简单,这一切的起因,就是韩端在大庭广众之下“赏”了位老太太一个吻。

当然,这个老太太绝非普通意义上的老太太。

平素不爱张扬,并不代表性格内向,韩端还算活跃,只是不爱惹事生非。念及这事,除了觉得窝火、可气又有些好笑。

事情发生在几天前,那堂韩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解剖课―――象往常一样,他和刘想按孙老师的吩咐去标本室推标本。

一段时间的解剖课程后,这种活儿同学们都已经习惯了。见的太多,难免对这种工作有些烦了,孙老师除了第一次带着两个同学认了一下门,就再也懒得去池子那边参加这种“打捞”工作。

韩、刘二人手脚勤快,胆子也大,喜欢抢着出手。几次之后,这个任务几乎就由他们二个承担了。

推上了标本,两人边说边笑地走在过道,解剖室还在另一座楼里。

上课铃马上就要响起,各年级同学纷纷丢下手里正干的事情,急急地奔向教室,各条路上都是匆匆的行人,热闹非凡。

“老端,今天该解剖腋部了,书看得怎么样了?”走在前面的刘想有些担心地回头问道。

“昨天又看了几遍,腋丛这块儿真够复杂的。记是记住了,就是太抽象,这次上课可得好好看仔细了。”韩端对解剖课是分外上心。

“唉,我他妈的可完蛋了,昨天晚上光顾得玩网络游戏了,也没仔复习。过会儿万一老师问到我,可别忘了提醒着点。”刘想对学习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只要考试能过关,回家能交待过去就无所谓。

“还是老样子。”韩端点头答应,“快走吧,一会儿该耽误了。”

“好嘞,冲啊。”刘想加快了速度。

刚好到了一个拐角处,走道一阵穿堂风吹过,盖布被刮动,露出了标本的一角。

看着原本盖得严严实实的推车,韩端忽然好奇心起,心道:不知道这个标本是新的还是旧的,多数时候老用别人切开过的,弄起来一点感觉也没有。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