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06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06

作者:楚寒衣 字数:4700 热度:1
,低了头看着她的侧脸,“你看,就像现在这个时候,你明明在眼前,却又像是离得很远很远,你从未安心在齐王府呆过吧?我知道,你总想着离开王府,离开我,甚至有时候我会有种奇怪的感觉……你会离开这个世界!”
  不得不说,齐王的直觉还是很准的,骆灵讶然转身,与他对视,而后笑道:“王爷多想了,我最怕死了,活得好好儿的,谁想离开这个世界!”
  “没错,我开始是欺骗了你,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对其他的女人,我根本不屑看上一眼,我从小就厌恶女子的靠近,包括……我的生母,你是唯一一个我能够亲近的女人,和你在一起,我不会有厌恶的情绪,甚至很是喜悦,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未婚的原因,如果你不出现,我想就算我娶再多的女人进齐王府,她们也只不过是摆设。”
  “那是因为你中了寒毒,现在毒解了,你好了,自然会慢慢喜欢上其他女人。”骆灵说道。
  齐王摇头:“不!你错了,我中寒毒以前,一样如此。我想,也许正是上天怜悯我,才派了你来到我的身边,如果不是你,就算是三星之一,我娶进门,也会像温婉茹那样,不会碰她,可你是你,你是不同的,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上天赐予的缘份么?我希望你能原谅我一开始的隐瞒,从今往后我们做一对真正的恩爱夫妻,可好?”
  不待骆灵回答,齐王从袖中掏出一样物事,放在了她的掌心,她低头一看,却是那块紫曜石,手触上去,有了不同的质感,原来平滑的切面,如今凹凸不平,却是刻了字,她轻呼一声:“啊!”赶紧将紫曜石拿在手中,细细端详,眼睛越瞪越大,“这……怎么会有字?这不是你开始给我的那一块
  齐王见她没有拒绝,面上浮起一丝笑意,说道:“就是那一块,不过你不在的时候,我刻了几个字上去,你认得这字吗?这可是上古文字,基本已经失传了,我师父青铜老人穷其一生,也只译出不到两百个字。”
  骆灵双手捧着紫曜石,忍不住心头的激动,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紫曜石的光芒映在她的眼中,令她的眼透着一丝娇异,齐王忽然走近,将她的双手合上,掩盖住了紫曜石的光芒。
  “你知道我刻了什么字吗?一开始发现你不见了,我还以为你是自己走了,明明我离我这么近,可是很多时候,我总觉得你的心,离我很远,也许下一刻,你就会消失似的。涵儿,你告诉我,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不会离开我,好吗?”
  骆灵万万没想到,紫曜石上的字,会是齐王担心她的离开,有感而发刻上去的,她有些恍惚,难道命运将她送到这里来,真的有它的意义?与齐王四目相对,看到了他眼中的不安,那双清澈犹如水晶的眼珠,此刻正一瞬不瞬地落在她的脸上,等待着她的答复。
  “咫尺天涯!我给你的是这种感觉么?”骆灵喃喃道,“王爷,我能相信你么?”
  齐王手一紧,将她搂到了怀中,贴着她的耳朵道:“涵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肯信人,可是请你试着相信我一次,你居然认得我刻的是什么字,这难道不是上天注定的么?如果你没有出现,也许我就注定了孤单一辈子,可是你出现了,就算你骂我自私也好,我不想放手,其实也许从很早以前,在师父没有告诉我你是三星之一时,我就已经喜欢你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可是之前我并没有见过你!”骆灵推开他,怀疑地看着他的脸,“难道你早就见过我?知道我的一切?”
  “齐少爷!”齐王微笑道。
  骆灵一愣,随即恍然:“齐少爷便是你,你便是齐少爷?”
  齐王点头,骆灵奇怪道:“完全就是两张不同的脸嘛,你是如何做到的?这才是真的易容术吧,为什么?”她奇怪他为何要换一个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明明他是大庆朝的王爷,谁也不敢对他如何,而齐少爷这个身份虽然也有着一定的背景,却不是一个亲王所能比拟的,不知他用意何在。
  他既然是齐少爷,那么骆灵也理解了他所说的话,确实,早在她十岁的时候,他们俩便见过,那也就意味着早在五年前,他就注意到了她。
  齐王手一张,取出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上面有两个眼眶,两个鼻孔,还有一个唇形的空白,就像一张脸被打扁了摊开来的样子,乍一看像张面膜,在他的示意下伸手摸了一下,却是真真正正的皮。
  骆灵深吸了一口气道:“原来传说中的这种面具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制作颇为困难,能够制作这种面具的人,要有最快的刀,最灵巧的手,最精妙的医术,当今天下,除了我师父青铜老人,再无人能做到,而他这一生也只做了三张这样的面具,分别送给了他的三个徒弟。”
  骆灵见过各种各样的死人,自是不惧怕这面具,将它覆在脸上试了一下,对镜自照,镜中出现了一张似是而非的脸,有些像齐少爷,又不大像,于是说道:“不像啊!”
  齐王微微一笑道:“你戴上的话,最多有三分像齐少爷,要知道这面具还要与脸型相合,我并非一直呆在京城,跟着师父习武时,我戴的便是这面具,但因身份特殊,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也没在师兄弟跟前露面。”
  是了,骆灵记得他提过,青铜老人是西容人,并非大庆人,他一身奇技,西容的皇帝自然是希望他将本领教给自己国民了,并不希望他收一个外国皇子做弟子。
  她笑道:“这么说来,齐少爷是西容人?”
  “是,也不是!”齐王道。
  “此话何解?”骆灵问道。
  齐王答道:“齐少爷的身份,没有人知道,有人说他是西容人,有人说是大庆人,也有人说他是南楚人,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为皇上办事的人,只要知道这点,就够了。”
  骆灵心头一跳:“所以说,没有人敢难为他,那么说来,你应该是皇上信任的皇子,你身后的一切,都代表了皇上?”
  齐王低首看向窗外,一阵风过,湖面波纹荡漾,他的声音很轻:“帝王心,最难测,表面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或是这一刻是真实的,下一刻也未必是真。”
  这种带有禅机的话,骆灵也会说,看过千年历史的她,很容易就能够明白,这世上的帝王,越是英明的帝王,越难相信人,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就比如清朝的老康,人英明,生出的儿子也个顶个的棒,最终却一个个不得善终,可不就是因为他太多疑?
  骆灵明白了,齐王是皇帝手中的一颗暗棋,但是这颗棋在皇帝手中,皇帝想让他落在哪里,他就得落在哪里,若是这颗棋子有了自己的想法,不按皇帝的思路行事,只怕也就只能成为一颗弃子,反正皇帝手上有的是棋,在目前看来,他这颗棋似乎运行得还很不错。
  “我本以为以王爷的身份,富贵荣华一生是一定的,看来未必。”骆灵叹息道。
  齐王微微一笑:“你明白了?”
  “那不如做个普通百姓,好歹能安稳过一生。”她说道。
  齐王摇头:“百姓有百姓的苦,你看看京城中某些世家弟子所为,便知道做百姓的苦了,没有权力,他们的生命在某些特权人物手中,如同蝼蚁,踩死了都无处诉苦去。”
  骆灵看着他俊朗的面容浮起一种不同以往的坚毅,想了想问道:“那么……我有一句话要问王爷。”
  “你说!”齐王看着她,目光中是全然的信任,他知道自己的态度将会决定着她的选择,他想要她留在身边,在她面前就不能有所保留,否则若是骆灵真的选择一走了之,相信无论他怎么做,她都能够离开,因为她是三星之一,纵然她自己无法做到,也有的是人为她达成这个心愿。
  “那个位置,王爷想么?”
  齐王毫不犹豫道:“不想!”
  听到答案,骆灵疑惑了,如果他说想,她丝毫不会觉得奇怪,但是他说了否定的答案,反倒让她必生怀疑。
  “真的不想?”
  齐王看着她,慢慢说道:“你不用怀疑,我已经在很多年前就做了选择,如果我想,如今太子的位置就是我的,不会是宁裴!”
  “什么意思?”骆灵问道。
  “因为我才是哥哥,宁裴是弟弟!”说到此处,齐王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当年皇后要挑的是母妃的长子过继立为太子,我和弟弟暗中互换了身份,在这宫里,我们两兄弟是最孤单的,没有人知道我们谁大谁小,虽然我们的长相并不一样,可是就连母妃也从未注意过,要想骗倒其他人,是件很容易的事。”
  “如果你说的是事实,那为何太子给我的感觉,像是并不大信任你?”骆灵皱眉问道,“我感觉他也在防备着你。还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防备,是报复!”齐王肯定道,“因为他发现当太子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好,所以认为我骗了他,可是现在骑虎难下了,就算他不想当,也没办法了,阿裴的心地很好,你别看他表面上总是使坏,当然,能够让我难过一下,他会很开心,但是如果我真的难过了,他心中又要不好受了。因为他是太子,他也知道,与我关系太近,对我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的关系很奇妙。而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他我的弟弟!”
  “你是说,如果你们不互换身份,你做了太子,中寒毒的就是他……”骆灵震惊了,那时候的齐王才多大?不过是个幼儿园的孩子,竟然能够有这般认知,而且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自己最亲的弟弟,心中不禁有了一丝感
  “你应该知道,我的父皇最爱的女人,便是我的母妃,可是你不知道,我的母妃最恨的人,便是我的父皇。”
  “为什么?”骆灵已经被齐王所说的故事吸引了,全然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齐王上前一步,轻轻环住她的腰,低首靠向了她,这一刻,骆灵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无助,只不过轻轻动了一下,便打消了挣扎的念头,任由他抱着自己。
  齐王将下巴放在她的肩窝,将身上的重量移了一些过来,似乎想让她帮着承担一些,这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痛疼,不是很严重,但是那痛感很真切。
  他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平平的语调,说的却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父皇认识母妃时,她已为人妇,我的母妃不是大庆人,是西容人……”
  骆灵心想,怪不得他和太子生得那么好看,把皇帝的其他儿子都比了下去,原来这两兄弟还是混血!
  从齐王的叙述中,骆灵渐渐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萧皇贵妃名叫萧音,当今顺德帝迎她入宫之前,她就已经嫁了人的,那个男人叫纳兰轼,是今上未曾登基前在民间结识的朋友,两人兄弟相称。纳兰轼是萧音的表哥,纳兰轼是大庆人,萧音却是西容人。说到这两位的姻缘,也有一段传奇,溯及到了上一辈人。
  宁轩的外祖姓苏,是西容大族,苏家与西容的皇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反正历届的西容皇后,必然是苏姓女子。?
  第129章  君当如磐石

  纳兰轼的母亲苏浣,曾经是西容第一美人,西容的风气比大庆朝开放得多,女儿家并非养在深闺人未识,只要带得有随伴,她们可以自由出门,宫中还封赐了一部份女官,这些女官与大庆朝的不同,大庆的女官,多是宫人,她们不能嫁人,专属于一个人,是那人的私有财产,那就是大庆皇帝。西容的女官却是真正的女官,她们并非皇帝的女人,与朝中大臣一样享有品级,多数是有着高绝才华的女子,平时里拿着朝庭的俸禄,并不入朝听政,但是当朝庭需要时,可以随时宣召她们,听取她们对某些事情的看法。
  这一切的一切,缘于西容曾经的一位太后,那是一位巾帼英雄,她以其睿智保住了西容的大片山河,让西容在很早以前的十国之乱中保存了下来,并且与后来的四国鼎足而立。她用事实证明了女子未必输于男子,所以之后的西容皇帝都保留了这个还算开明的政策,只是女子始终以家庭为主,所以并未开设女科,让女子从政,但是西容女子的地位,在五国中可说是最高的
  正因为如此,萧音的姑母苏浣与大庆商人纳兰若琦的相识就不足为奇了,这两人千里姻缘一线牵,以苏浣的品貌,苏家那一代的女儿中她是最有可能入宫为后的,可是她放弃了,她悄悄与纳兰若琦私奔到了大庆,在大庆生活了十多年,直到儿女都长大了,才带着他们回了西容。
  能让苏浣抛弃一世富贵荣华跟随的男人,又岂非凡品?纳兰家的男人都很出色,纳兰若琦亦是一代风流人物,在骆灵的想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