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08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08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00 热度:1
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瑞儿背后,笑眯眯地问道。
  “大……大……大师兄!”薛桐一下变得口吃起来,“您怎么来了?”
  瑞儿脸上挂着委屈,躲到薛杉身后:“大公子!”
  薛杉拍了拍瑞儿的肩,冲薛桐挑眉道:“我就不能来么?你答应我好好对瑞儿,我才放心让她跟着你,你就是这么好好对她的?”
  薛桐马上换了一幅表情,笑容可掬道:“啊!瑞儿啊,我对她很好啊,这不我才让她赶紧去歇着,这丫头就是太勤快了,总是抢着干活儿,嘿嘿嘿,你说是不是啊,瑞儿?”
  最后那声询问,他拖长了音调。在薛杉转身看向瑞儿之际,拼命地对瑞儿眨眼睛,伸手飞快比了个一字,见瑞儿不为所动,犹豫着,便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举起来,直到一只巴掌全展开,瑞儿才展开笑颜。
  “小姐对奴婢很好,大公子!”
  薛桐怀疑地说道:“瑞儿,你不用怕他,我可是答应了韩章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若是这小子对你不好,你尽管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小姐对我真的很好,大公子您就放心吧。”瑞儿看着薛桐缩回去的五根手指,眉开眼笑,心想有了那五根手指,她可以自己置办嫁妆了,虽然大公子说了等她出门时会帮她置办一整套嫁妆,可那都是虚的,谁知道能不能兑现,大公子和韩章都是千金散尽的主儿,银子在他们手里,根本就捂不热,还是自己挣最保险。
  薛桐心中痛得要滴血,好不容易从齐王府搜刮来的银子,这几天已经被这丫头刮去了大半,这样下去,他这一阵子不是白干了?早知道当初不该惹上大师兄,没想到连他身边的丫头都和他一样,沾上了就没好事儿!
  薛桐殷勤地将薛杉让进了屋去,吩咐瑞儿端上他自己配制的解暑凉茶。
  齐王抱着骆灵说是回房,几个起落,却是进入了荷花丛中,临西的岸边,在一丛大榕树郁郁葱葱的绿叶掩映下,停靠了一般小船,他落到船中,将她放下道:“如今屋子里还热着,不如凉些咱们再回去,你饿不饿?”
  “在越二那里吃过点心了,不饿。”骆灵道。
  “那就好,那日宴客是晚间游湖,你要忙着招呼客人,只怕也没顾得上看风景,今日我带你好好观赏一下这满湖荷花。”
  骆灵坐在小船上,双手抱膝,笑盈盈道:“好!”
  齐王笑了一下,拿起竹篙撑了起来,小船轻悠悠晃进了荷花丛中,擦着硕大的荷叶往湖泊深处行去,四周满是荷花香。
  骆灵与他四目相对,止不住脸上的笑容。
  “看你爬窗很是轻车熟路,定是经常做惯了的。”她忽然想起这个问题,轻笑着说道。
  “身为齐王时,也只带着你时干过此等事,其实那都是齐少爷干的。”他笑道。
  “哦?”骆灵以询问的眼光看着他,“传说中齐少爷很得皇上信任,这是怎么回事?”
  他淡然道:“也没什么,其实不过就是为太子找一个暗中的支持者。身为当政者,不仅自身要有才干,身边还要有人才,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财!缺了一样,都可能地位不稳,以齐少爷的身份,我可以将很多生意攥在手中,这是一笔大财富,说白了,我不过是父皇的代言人。”
  “有些什么生意?”骆灵感兴趣地问道,“那么其实三百万两银子,你是拿得出来的吧?”
  “盐、粮、铁……只要是相关的,主导权都在我这里,只有一样是我自己的,我想,不过我想必然瞒不过父皇,所以我也没想过要隐瞒,但也未对他明说。我很清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正因为我有这点私心,他才会放心我,若是一点私心都没有,他反而不会信!”
  “你先别说,我来猜猜!”骆灵狡黠一笑道,“你自己的产业,莫不是楼外楼?”
  齐王摇了摇头:“你为什么这么聪明?说吧,是怎么猜到的?”
  “因为方才跟在你身后那个黑衣人,”骆灵笑嘻嘻地说道,“既然咱们说好,夫妻同心,我也不瞒你,我见过他的身形,而凡是我见过的人或事,很难在脑海中抹去。在我还未嫁给你时,我去过一次楼外楼,他追过我,还好我跑得快!”
  他对她以诚相待,她又怎么能有所欺瞒呢,除了心中守着的那个秘密太过惊悚不能说以外,她也愿意将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
  齐王微微一笑:“我曾经怀疑过,可还是不敢相信那人会是你,除了身形,你又没戴人皮所制的面具,居然能装男人如此之像,还是个中年男子,涵儿,如此说来,你要否定自己是三星之一,还真难以让人信服。”
  “你既无问鼎天下之心,我亦无逐权倾朝野之欲,三星不三星的,咱们听听就算,既然是三个,不争也许反倒是福,否则若是有人野心大些,只怕这天下也要跟着乱起来。”骆灵静静说道。
  齐王点头:“希望另外两星能如你这般想就好了,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你不要承认。”
  骆灵笑道:“那是自然,我喜欢清静,更不想有人把我当成货物般争来争去,只要有你对我好,就足够了。”
  齐王放下竹篙,任船儿自由荡漾在湖中,平衡着身子走来来,躺在骆灵身边,拍了拍自己胸口道:“过来!”
  “干嘛?”骆灵问道。
  “躺下,闭上眼睛闻闻花香,很舒服的,每当我有烦心事时,就会来这里,只要睡上一觉,什么烦恼都没了。”
  骆灵听了,依言躺到他身边,他伸臂一勾,小船晃了一下,她已倒在他怀中,枕着他的臂。
  “你的腰真细!”他用手量着,感觉一只手掌就能将她的腰圈掉大半。
  骆灵笑着缩了缩脖子道:“别摸,痒!”
  齐王笑了笑,松开了些,却依然侧卧,手放在她的腰间:“他有没有为难你?”
  骆灵知道他说的是纳兰容卿,遂摇头道:“没有。”
  听了齐王的故事,她心中有个隐隐的想法,萧皇贵妃的前夫姓纳兰,说不定与纳兰容卿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齐王肯定地告诉她纳兰轼的儿子死了,她都要怀疑纳兰容卿会不会就是纳兰轼的儿子,齐王同母异父的亲哥哥!
  齐王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那就好!”不过他不会轻易饶了他,纳兰容卿,他记住了,敢动他的女人,他可不会让其好过!
  骆灵戳了戳他的胸口:“刚才我问的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能拿出三百万两给纳兰容卿吗?他放了我,承诺退回赈灾银两,我也不能失信于人啊!”
  齐王说道:“你倒好心,还给贼人送银子。”
  “那是!我一向言而有信!”骆灵笑眯眯地说道。
  很少看到她的笑脸,齐王撑起身来,仔细看着她轻快的表情,伸指点了一下她的鼻头:“娘子有令,为夫莫敢不从,只是你先前并不知我能够拿得出三百万现银来,如何会答应他,若是我没有,你要如何拿出来?靠你手上那点首饰么?要知道一下子凑这么多银两,可不见得能够来得及,再是无价之宝,也难得有人肯出这么多银两买下,更奇怪的是,纳兰容卿如何会听你的,你是怎么说服他的,他不怕你跑了就赖帐么?”
  “我既然答应他,我就拿得出来,”骆灵捉住他的手指,不让他在脸上动来动去,“其实你娶了我,真的不亏呢,我虽然名声不大好听,人还算聪明,而且蛮有钱的!至于纳兰容卿,他可能觉得自己武功高,若我骗了他,他再来抓我一回就是了,毕竟我的提议很划算,不是么?如果他不答应,你难保不在他想到出京的法子之前,查到那笔银子的下落,他不是一样鸡飞蛋打一场空?”
  “哼!他以为我齐王府是闹市,任他来去自如么?”齐王冷哼一声,“以后……我一定时刻守着你,不会让他得逞!”他有些懊悔,若是那日不负气离去,她也不会遭此意外。
  “不用不用!你办正事的时候,不用管我,这次也是我自己大意,让薛桐给我配点防身的药物就行,她一定有办法的。”
  虽然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可是听到她不要自己相陪,齐王的眼神还是黯淡了一下,心想她虽然放开了心扉,却也不是全然的依靠自己,随即又想,这正是她的与众不同之处,自己对她的喜爱,不也包括了这种与众不同?这么一想又愉悦起来。
  他看着她,是越看越喜欢,那手渐渐就开始不规矩起来,沿着她的腰线上移,缓缓贴近了胸前的突起,他用手撑着,不让自己的重量压到她,人越是越贴越近。
  “你……”尽管这不是第一次了,骆灵却有些紧张,毕竟这是在她畅开胸怀接纳他时的第一次靠近,她有些手足无措,双手贴上他的胸膛,似是要推开,却又没使上半点力气。
  “涵儿,起风了,别凉着了,我抱着你吧。”他的呼吸轻轻地喷在她的脸上。
  骆灵脸上一红,这个借口真是……他明明知道她怕热,这样的天气,能凉到哪里去。她没有说话,任他整个人贴了上来,一股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瞬间包围了她。
  骆灵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她感受到了那手上的力量,他的刚,与她的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荷才露尖尖角,隔着薄薄的衣料,似乎能够感觉到他掌心的薄茧,轻柔的相触,他的喉咙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吟叫,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让她受了一惊,迷茫间抬眼询问,却看到他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一条灵活的长蛇滑入她的口中,捕捉着她的舌尖,缠绕嬉戏,如水里的鱼儿快活地游着,不知疲倦。
  直到她感受到身上某处被坚硬所抵,忙推开他道:“不……不要!”
  “不要什么?”他抬起头,深深地凝视着她,戏谑地笑道:“不要停?还是继续?”
  骆灵没想到他居然还会与她玩笑,咬着唇轻嗔他一眼,齐王忍不住便笑出了声。
  “不许笑!”她伸手捶了他一下,他却笑得更加开怀。
  看着他的笑容,骆灵失神了,那脸上的快乐如此明显,他的眼中映着波光,仿佛太阳照射在水面折射出的璀璨,那么明,那么亮……
  “轩……”她喃喃叫道。
  “嗯?”轻轻的鼻音,他应道,低首看她,笑容尚挂在嘴边。
  “你以后不许对着别的女人笑!”
  “好!”他的唇角咧得更开,心中有一丝温暖划过,这样的要求,或许别家的男人会觉得无理,可是听在他的耳中,却是无比舒心,一时之间,他只觉得天下间再没有谁的声音抵得上她的,尽管小妻子的语气带着些许霸道,他却觉得柔得似水。
  这一刻,他可以明明白白地知道,她是真的喜欢他。
  “你也不许用这样的眼神看别的男人!”他轻轻触了一下她鲜艳的唇瓣,“尤其是薛杉。”
  骆灵眨了眨眼,睫毛像两只小蝴蝶,轻轻颤动着,双颊一片绯红:“怎么扯到了他的身上。”
  “你给他绣香囊,却都未曾与我绣过!”他低声道。
  他看似平淡的陈述,却掩不住满腔的醋意,骆灵这下方才明白他那日为何会生气,不由得吃吃笑起来:“他是客人嘛,咱们不得招呼好些,要不是看他帮你疗伤的份上,我何至于给他绣香囊,那里边装的是防蚊虫的草药,不光是他,我屋里的下人哪个没有?”
  “那为何我没有?”
  骆灵娇俏一笑,横他一眼:“谁说没有了?你每日里都歇在我这里,我屋里自是作了防护,没有蚊虫,所以想用心些给你绣,他们的都是几下赶制出来的,你的不一样,自是要绣得细心些。”
  “那我如何不曾见到你绣?”
  “想给你一个惊喜嘛!”骆灵说道。她说的是实话,从齐王把紫曜石给她起,她就着手准备着给他的回礼,正是绣个香囊,她用了九百九十九个福字,组成了一只麒麟的图案,香囊本就小,这般绣技所要的针法也繁杂,颇为吃力,而她不想他看到,所以只有趁白天没事时戳上几针,晚上则绣给别人的,没想到却让他吃醋了。
  “我想看看!”
  “没绣好呢。”
  “没绣好也要看。”
  “好吧!”
  一声惊呼,骆灵没好气地打了抱着自己的男人一下:“你做什么?”
  “回去看香囊。”齐王理所当然地道。
  骆灵顿时无语,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性急了!
  ------题外话------
  谢谢十三姨117、tammy904两位姑娘,鲜花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