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10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10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15 热度:6
知数,也许回来时,会弄得京城天翻地覆。
  到底要不要讲苏一笑就是纳兰容卿的事告诉齐王呢?骆灵有些拿不定主意,如果她说了,齐王肯定要问她是怎么知道的,这样一来,与纳兰容卿曾经认识的过程就得暴光出来,这么一来她窝藏过罪犯的事实就会呈现于人前,那一晚纳兰容卿是从皇宫逃出来的,第二天之后萧皇贵妃就没了,这两者之间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如果说萧皇贵妃的死与纳兰容卿有关,齐王对自己会不会生出嫌隙?
  骆灵斟酌半天,决定还是先不说,反正苏一笑已经离开了,齐王已得到线索,如今必定派人跟着那批黄金的足迹,说不定从今后苏一笑这个名字再不会出现,纳兰容卿要做回他自己了,待他出现时再说吧。
  人总是在无所牵挂时,会有所顾忌,当有了牵挂,反倒变得迟疑。
  骆灵回来后,只对轻央说了一句话:“你走吧,从今往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如果你还想活着,就记住这一点。”
  轻央不知道她为何突然就出现在府中,对纳兰容卿的担心占了上风,说了这句话骆灵就没再理她,从骆灵的态度,轻央已猜测到自己暴露了,知道就算问,骆灵也不会再与她说话,跪下来给骆灵磕了三个头,说道:“不管王妃信不信,奴婢是知道您不会有危险,这才……奴婢去了,主仆一场,是奴婢辜负了王妃的信任,可是他的要求,奴婢无法拒绝,王妃保重!”
  轻央什么东西也没有带,就这么走出了齐王府,再没回来。除了齐王新买的几个小丫环,她没再往屋子里添人,身边只有艾月和殷兰,添香和知书这次也被齐王打发走了,只剩下香云、红袖、流苏和最后进来的秋萝。
  齐王与骆灵合演了一场戏,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齐王在几个丫头面前摆了白绫、匕首和毒药,让她们自己选一种了断,关键时刻,骆灵华丽出场求情,饶过了几人的性命,这下丫头们坐实了齐王残酷冷血的传言,连一直以来认为齐王心地不错的红袖也信以为真,行事更加小心了,见了齐王能够绕道走,绝对不会往前。
  骆灵背靠着栏杆,抓了把鱼食往下一撒,湖里各色锦鲤便聚拢了来,争抢着鱼食,带起一阵波纹。
  “好玩吗?”齐王靠近,伸手搂上那纤细的腰,鼻尖嗅到她身上传来的熟悉清香,心神有些恍惚。
  骆灵已经习惯了他的这个动作,身子往后一靠,整个人的重心便全放在了他的身上。如今已是秋末,近冬天气,她的体质是遇热则热,遇冷则冷,如今齐王身上的寒毒已经在妙手薛红衣的调理下全部驱除了,他身上暖暖的,她不再像热天的时候那般排斥他的拥抱。
  齐王很喜欢搂着她,两人在一起时,总是如影随行,搂搂抱抱恨不得与她合成一个。他早就盼着天凉了,之前体谅她怕热,只能看着她,如今却再无顾忌,恨不得时时将她搂在怀里。
  骆灵侧头看他,将手中的鱼食往后一递:“好玩,你也来撒一把!”
  他接过鱼食,学着她的样子抛了下去,散开的鱼儿又聚拢过来。
  骆灵开心地扯着他的肩笑道:“你看你看,那只橙色的鱼儿最机灵了,别看它小,每次它都冲在前头,就没有抢不到的!这些鱼儿真可爱!”
  “果然如此!”齐王笑看了一眼湖面,扳过了她的身子,与他正面相对,“可是在我眼里,还有比它们可爱的!”
  “什么?”骆灵问道,眼睛一亮。
  她喜欢小动物,有一次听薛杉聊起他在青铜山喂了一只白狼,就很是羡慕,直嚷着什么时候要跟薛杉一起去看看。当时齐王便说,将来他给她也抓一只来喂养,莫不是他抓到了?
  齐王俯身上前,轻轻在她唇角吻了一下道:“这世间还能有谁比你更可爱?”
  虽然没有听到自己心目中的答案,不过这样的答案,相信只要是女人,没有不爱听的。来而不往非礼也,骆灵踮起脚尖,回吻了一下,说道:“你也很可爱!看吧,多笑笑总是好的,以前你总板着个脸,像个小老头,如今才是年轻人的样儿!”
  齐王无奈地摇了摇头,全京城谁不夸齐王年轻英俊?也只有她会将他比作老头子。
  “对了,明日是大哥的女儿百日,礼物你可准备好了?我陪你一起回去,想在娘家住几日?”
  陆春娘头胎好不容易怀上,却是个女儿,未能一举得到长孙,看得出骆端诚与骆夫人有些失望,骆平却很是开心,安慰陆春娘说先有女,后有男,这样才好,陆春娘看到丈夫体贴,心下虽有遗憾,却也欢喜,将女儿宝贝得不行。
  那阵子正好是骆灵对外称病的日子,便没有回娘家,直到孩子满月了,她才回去了一趟。前世她就很喜欢孩子,是孤儿院里的常客,如今看着自己的亲侄女,不喜欢是不可能的。
  孩子长得很可爱,胖乎乎的脸,圆溜溜的眼,皮肤粉粉的,醒着时小嘴还一动一动,似在与人对话。骆平说女儿与骆灵小时候长得很像,骆灵开始以为他是说笑,后来听二哥三哥和两个姨娘都这么说,也相信这是事实了,说不得这就是她与这小家伙的缘份,心下更是多痛爱了几分。
  她问陆春娘孩子可有名儿,陆春娘道:“都叫她囡囡,还没取名儿,你大哥说了,要等公公取,公公那里还未发话,便只有等着。”
  骆灵说道:“父亲取大名,你可以自己取个小名儿先叫着啊,让大哥取吧!”
  骆平说道:“不如妹妹给囡囡取一个吧,你可是王妃,让她也沾沾你的福气。”
  骆灵听罢,也不推辞,想了想,突然记起一阕词来,再一想孩子生在六月中,便有了计较,说道:“大哥住南轩,不远便是芙蓉浦,不如就叫菡儿吧。”
  “菡?是荷花的别名么?”陆春娘问道。
  “正是!”骆灵点了点头。
  “妹妹怎么想到取这个字,可有什么寓意?”骆平问道。
  “南轩面对芙蓉浦,宜风宜月还宜雨。红少绿多时,帘前光景奇。绳床乌木儿,尽日繁香里。睡起一篇新,与花作主人。”骆灵念了宋时陈与义的菩萨蛮一词,“荷花向来被文人称作花中君子,出污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以菡为名,不好么?”
  听她这般解释,陆春娘喜道:“甚好,那就叫菡儿吧,多谢王妃赐名!
  后来骆平依着词中之意,给女儿在芙蓉浦边弄了个吊床,菡儿童年时最喜欢的,便是在那边玩耍,这又是后话。
  骆灵自打对齐王敞开了心扉,便存了帮他的心思,知道楼外楼是他的产业,他还帮皇帝管着一大堆事情,便自靠奋勇帮他整理帐目。
  齐王看她管王府很有一套,自己也不想离开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思,便让她一起到书房看帐本,骆灵展现出了自己的速算能力,都不用打算盘,只看一眼,瞬间便能算出结果来,倒令齐王大吃一惊。后来便将帐目真真正正交给了她,她俨然成了齐王的最佳助理。
  齐王说,怕她累着,要不就在忙时再叫她帮忙好了,骆灵却说不用,这点小事累不着她。能够将夫君的小金库摸个通透,她心里头乐着呢,她觉得自己自打没了那批黄金后,整个人都变得抠门儿了许多,看着齐王的帐本,她心里开心。
  接过齐王的话,骆灵说道:“礼物早备好了,我从王府库里头拿的,反正你说了,东西任我支配,我看一个匣子里有一套首饰,便挑了几样,女孩子嘛,送首饰最好了,将来出嫁里可以添妆。只是怎么突然又能陪我去了,不是说最近挺忙的,没空吗?”
  “想到一天见不着你,心里头难受,不如跟了你去,事情交给别人做就是了。”齐王道。
  骆灵搂着他道:“你说前世咱们不会是母子吧?哪有你这般粘人的?一般只有儿子才会这么巴着娘亲不放!”
  “咳!咳咳……”齐王给她这个比喻弄得一口气呛住,等气平了,恶狠狠地说道:“你这叫什么比喻!就算有前世,你也是我的妻子!一会儿我就去问薛杉,你身子到底养好了没,赶紧地给我生个孩子,你想当娘,就多生几个,有的是人叫你!”
  骆灵脸上一红:“谁要给你生孩子!”
  他轻噬她的耳垂,威胁道:“你不给我生,那我找别人去!”
  “你敢!”骆灵瞬间瞪圆了眼睛,伸手作剪刀状,得意洋洋地在他面前晃了晃,“哼哼,你尽管试试!”
  齐王挑眉一笑:“遵命,娘子!”一把抱起她,便展开轻功飞跃起来,到了屋子,抱着她直奔卧榻。
  “你干什么!”骆灵吓了一跳。
  齐王无辜地说道:“不是你叫我尽管试试么?咱们这就试试!”
  ------题外话------
  推荐《嫡女福星》(作者:上官旭云)?
  第133章  只能是你

  屋子里传来一声尖叫,门外的几个丫环抬起头互相看了一眼,继续见怪不怪地各自做着手中的事,刺绣的刺绣,磕瓜子的磕瓜子。
  艾月与殷兰咬着耳朵道:“方才看到温侧妃的小丫环在院门外晃悠,明儿府里该又有传言,说王妃被王爷打了。”
  “随他们说去,反正真相并非如此,王爷啊,对王妃好着呢!”殷兰笑道。
  屋子里的两人闹了一阵,总算歇了下来。齐王说是说,其实不敢真把骆灵怎样,情浓时也闹过几回,骆灵并没拒绝,关键时刻却是他自己住了手。无论他怎么看,那身下的人儿终是感觉太娇弱,只怕不能够容纳他,只要她一蹙眉,他的心都是痛的,所以还是等她长大些再说,免得她心里有了阴影,事后再拒绝他,那才真是不妥。
  骆灵捂在被子里闷笑,她怕痒,齐王挠她痒痒,让她一笑就收不了,连还击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双颊生晕,眼里笑出了水光,唇角向上翘起,挣扎之间露出一截粉白纤细的颈项,齐王的视线被那一片粉嫩的颜色牵引,视线落在上面,眼中多了一丝异样,手指轻移,落在她的锁骨上,轻轻抚过。
  “涵儿……”轻声的呼唤,微微有些起伏不定。
  “嗯!”骆灵应道。
  “涵儿……”他又叫了一声。
  “做什么?要说什么你就说吧。”骆灵牵住他的手,放在身旁,防备他再施偷袭。
  “不说什么,就是突然想叫你,”他微笑着埋首,额头抵着她的额,闭上眼呢喃道,“我看咱们还是分房睡吧,再这样下去,我怕我忍不住!”
  骆灵想说我也没叫你忍着,不过这话有些大胆,毕竟不大好意思说出来,眨巴了一下眼睛道:“那……那就分吧,你准备晚上歇在哪里?”若是齐王出了这个屋子,这府里的莺莺燕燕肯定会围上来。
  “可是与忍不住想比,我更加舍不得离开。”他轻叹一口气。
  骆灵无语,看他抬头,殷殷地看着她,眼中有着几许期许,不禁心头一动。他这意思不会是想她开允诺什么吧?问题是自从两人摊牌之后,她根本就没有拒绝他的亲热啊,是他自己每到关键时刻收了手,难不成还想她主动
  她低着头嘟囔道“要么就不忍了!”
  她说得小声,齐王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骆灵红着脸,仰头看着他道:“我是说,谁让你忍了,要么就不忍好了
  他闻言大喜,随即想想,还是不妥,苦着脸道:“可是我怕伤了你。”
  一听这句话,就知道齐王真的是个清白好男儿啊,其实她已经及笄,只要他耐心些做足了前戏,两人本是情浓时,又如何伤得了!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天天这么看着得吃不到,骆灵还真怕他憋出什么毛病来,她伸指点了点他的腮,说道:“我哪里就有那么脆弱了。”
  他粲然一笑道:“那……今晚真的试试?”
  “嗯!”骆灵轻轻应了一声,脸更红了。
  齐王很是高兴,还想再与她腻一会儿,门外传来几声咳嗽,骆灵忙推开他起身道:“是殷兰吗?”她曾经下过令,不准其他任何人到里屋来,敢走得这么近的,也只有艾月和殷兰了。
  “是!王妃,温侧妃在外面求见。”殷兰在隔着门说道。
  骆灵斜睨齐王一眼道:“你大白天的不去处理公务,跑到我屋里,看,人家这就寻来了,还不快起,当心她进宫告你个白日宣淫之罪。”
  齐王怏怏挺身而起,低喃道:“你说我粘人,这才真是个粘人的,整天在人面眼晃悠,阴魂不散。”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