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12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12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37 热度:1
王叫道:“王爷!”
  “身体不好就在屋里休息,王妃,从今日起,你就免了温侧妃的问安吧
  骆灵笑道:“是,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温婉云揉了揉太阳穴:“妾身怎么会在这里?”
  “你来给王妃请安,突然晕倒了,幸好王妃跟着薛姑娘学了点救人的急招,才将你救醒。”齐王淡然道。
  “多谢王妃!”温婉云赶紧道谢,骆灵当然不会忘记方才她的模样,这会儿看似温柔,不过是因为齐王在身前,装样罢了。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骆灵说道。
  “我和王妃还有事商量,你先下去吧,”齐王道,“过会儿本王再去看你。”
  温婉云听得此言,自是喜笑颜开地退下了,叫了丫环自回了她的院子。
  丫环闻香看到她手腕上有前淤青,问道:“小姐手上怎么了?方才还好好儿的。”
  温婉云看了看自己的手,答道:“想是方才突然晕倒,撞到哪里了,怪不得我觉得有些酸胀,原来都青了啊!”
  “小姐在王妃那里晕倒了?”闻香惊呼一声。
  “你这丫头,大呼小叫的做什么?”温婉云忙掩了她的口,面色微喜道,“若不是因为突然晕倒,也不会知晓王爷对我这般关爱,他当时就叫王妃免了我以后的问安,也就是说,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用来给王妃请安了!”
  “真的吗?小姐,那可太好了!”闻香也跟着开心起来。
  温婉云摸了摸颈项:“脖子也有些不舒服,像是给人打了一拳似的,回去你给我揉揉,咱们快些去收拾几样王爷爱吃的小菜,他说了,一会儿会到我院里。”
  这边齐王没了睡意,但是心情也给温婉云破坏了,骆灵看他不开心,便扯了他一起玩游戏,叫上艾月和殷兰,几个人玩起了牌。身为一个宅女,打牌是必备技能,用牌算命忽悠人更是她的长项,当初就是这样骗得艾月和殷兰两个小丫头视她为神的,只是嫁进了王府就没玩过,如今故技重施,却只为博齐王一笑。
  ------题外话------
  这周的第一张月票是哪位姑娘投的,谢谢啊!最近事多,有些鬼事情要赶在年前做完,身心疲惫,鉴于前不久才大病过一场,不敢熬夜写文,更得少了,大家见谅,春节放假,就是放弃看节目,也会多更点上来,如果那时还有姑娘看文,咱们就一起庆贺龙年的到来吧!?
  第135章  中风

  温侧妃自是没来得及等到她心爱的王爷,回去没多久就觉得头痛,才叫丫头熬了姜汤过来,还没喝人就倒下了。
  齐王得到消息,请了薛桐诊治,说是中风。
  丫环不相信,那个叫妙音的说道:“侧妃年纪青青,如何会中风呢?定是你诊错了,求王爷开恩,请个御医来给侧妃看看吧。”
  薛桐前一阵子对骆灵的病无招,最近跟着大师兄,又听了他的劝告,知道光会用毒不学好药理,不见得是件好事,虽然他表面上对薛杉又是怕又是恨,其实心中对他是极为佩服的,很想自己能够拥有他那身本领,难道薛杉不出去乱晃了,呆在齐王府整天不出去,薛桐扭捏了一阵,便寻他问了些问题,薛杉知无不言,他受益匪浅,很是恶补了一番自己的医术。
  他人本就聪明,当初看个寻常小病,医术已是不弱,如今有了大师兄的指点,更是进步神速,相比寻常医者,其水平可是高得多,如今受到质疑,一向傲气的他不由得轻哼了一声道:“哼!你便请十个御医来,也是这个结果,请便请罢,只是以后莫再让我出手给她看病!”
  薛桐一边说,一边冲齐王眨了眨眼,他是使毒行家,如何看不出温婉云是中了毒,从进屋前齐王那句“随便看看,照症状说”他就知道,温婉云这中风与齐王脱不了干系,他可不想堕了自己的名头,所以有这丫头插出来,正好事先言明,以后不是他看不好,而是他受到了轻慢,不给看了,性质完全不一样。
  齐王微一点头:“长河,拿了本王的牌子进宫求见仪贵妃,请她派个相熟的御医过来给温侧妃看看。”
  妙音感激道:“奴婢代侧妃多谢王爷!”
  齐王让人去请仪贵妃派御医,想是真心念着自家小姐了,贵妃娘娘是温家的人,定会派最好的御医来,妙音泪湿了眼眶,看着齐王英俊的侧脸,百感交集,若是小姐今日不突发此症,观小姐先前的气色,似乎王爷今日答应了她要歇在碧雅阁。
  小姐不管从哪方面说,都不比王妃差,先前还许了她们几个丫头,意思只要她们中有人能留得住齐王,便将人许给齐王,只要怀了孩子,将来也就能有个出身了。就算不管别的,妙音想,能跟着齐王这样的男人,哪怕一辈子做个通房丫头,她也心甘情愿。
  骆灵也来看了温婉云,并很是和气地叮嘱了丫环们,让她们有什么需要,只管向管家开口,不管温侧妃这里要什么,府里只要有,都不得拒绝,一切都得以温侧妃的病为重。
  骆灵不是嘴上说说,当场就把库里存的千年人参、冰山雪莲、冬虫夏草等珍稀药材都取了过来交给妙音,还对妙音说不管何时,只要温侧妃这里有事,只管去寻她。妙音很是感慨了一番,心想王妃看起来也不像是传言中的狠恶之人,只怕是自家小姐妒忌人家,以前妄加诽谤的。
  便是骆灵病了,齐王也没有一直守着的道理,吩咐了丫环看着,人便散开了。等只有两人的时候,骆灵问道:“这药效也太烈了些吧?不是像知书那样,忘记前事的药么?”
  齐王轻瞥她一眼:“我只说药还有一颗,可不曾说过是知书服下的那种。她想要杀了你,只让她忘记前事,未尝简单了些。”
  “她只是说说,而且我也教训了她。”骆灵想到温婉云口眼歪斜的样子,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中风可不比别的病,就算是将来治好了,后遗症也是要留下的,这样的惩罚不知道是不是狠了些?心中忽然想到,如果是自己有一天与齐王成了敌对,他会不会也这么对自己?
  很快她又抛开这个想法,自己这是做什么呢,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他是因为对她好,才会如此的,便是他手上沾了血腥,那也是为她而沾的,她有什么理由怪责于他?
  “怎么了?你像是有心事?”齐王看出了她的犹豫。
  她冲齐王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想到,你对我这么好,似乎什么事都不用我亲手做了,以后要是我变懒了,你可不能怨我!”
  齐王捏了捏她的鼻子,眼中浮起一丝暖意:“当然不会,只要有我在,你想做什么,都有我!”
  “那我想吃芝麻饼!”骆灵笑道。
  齐王面色一变,他什么都会,可就是不会下厨。可是面前的人儿眼巴巴地望着他,面上满是希冀,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点了点头。
  骆灵顿时笑得满脸开花,狡黠地笑道:“我也不急着吃,阿轩可以慢慢做。”
  一看齐王的脸色就知道他必然不会做,为了防备他做出来的东西难以下咽,总得留点时间给他学习嘛!至于说骆灵为什么要提这个要求,为何不自己做,那是因为她的厨艺虽然不差,菜做得挺好,却不怎么会做面食,炒菜与做面食,那可是两码子事,和面那种工作,她一向不喜欢。
  这个时代同样有君子远疱厨的规矩,这个男人肯为她下厨,可见是个视规矩如粪土的,这样的人才能够容忍她的某些不合适宜吧?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是真心爱她!
  她又问了齐王一些问题,知道温婉云还真真切切是中了风,那个药的作用,大概就是让正常人的血液兴奋,突然引起中风的症状,好好儿的一个美人儿,从此后就只能与床为伴了。
  “还有没有可能治得好?”骆灵问道。
  她心想若是治得好,那就证明了古人的智慧无穷,如果有机会回到现代,一定要将药方拐去。
  据她所知,中风可是一直困绕着后世的人们,这可是个恶疾,经常导致人的突然死亡,就算通过手术治疗,医生说也只有5的机率能够完全治好,治好的多半也有后遗症,骆灵就见过邻居的一位大叔,因中风导致瘫痪,好不容易在家人的照顾下能够拄着双拐走路了,后来酒瘾犯了,喝了点酒,情致病情恶化,最终成了植物人,不死不活地拖着,令他自己和家人都受累
  “薛杉能够!”齐王回答。
  “啊!他真的能够?”骆灵的眼中冒出了许多星星。
  齐王不悦地顿住了脚步,拉长了脸看着她:“药是他给的,他自然能够解!”
  纵然骆灵说过对薛杉没什么,不过是觉得他像自己的哥哥,不过看提起薛杉来她这么兴奋,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骆灵见他神色不善,心下却是窃喜,这个男人为什么臭着个脸,她自然知晓原因,不就是因为提起薛杉,又吃醋了呗!
  上次那个香囊她赶着做了戴在他身上,确实绣工最为繁杂,他戴上后宝贝得什么似的,比对紫曜石还重视,除了洗澡时,都不取下来。如今天冷,蚊虫渐渐少了,骆灵让他取下,换个玉佩什么的戴着也好看些,他都不愿意
  看看四下无人,骆灵踮起足尖,揪住他的衣袖,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红着脸退开。齐王愣了一下,伸手轻抚被她亲过的地方,眼中多了一丝氤氲的暖意,唇角情不自禁地勾起,拉着她闪入假山背后,轻道:“这样就算了么?”
  “不算吗?夫君待要如何?”骆灵柔若无骨的身子贴着他的,眉间含情,也不惧他,伸手挽住了他勾下来的颈项。
  两人呼吸渐渐相合,分不清谁是谁,一边耳鬓厮磨,一边还得分神注意外边的动静,怕给过往的丫环小厮发现,这样的情景,别有一番滋味,齐王半晌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眼中含着热切的光芒,抚着她的唇说道:“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骆灵不明所以。
  “明日咱们还是回来住,不住岳丈大人家了,你若想去,每日白天回去就行。”
  骆灵给这句话噎了一下,问他:“为什么?”
  “因为……毕竟是在岳家住,不好太荒唐!”齐王理所当然地答道。
  骆灵瞬时明白了他意有所指,挥起粉拳捶了她一下:“没想到你是这么……这么……”一时也想不到形容词来形容他,倒卡了壳,还是齐王接过了话去。
  “这么无赖的一个人?”
  “对,就是这样!”
  “那也要看是对谁,别人想要本王无赖,本王还懒得理会呢!”
  “你就得意吧!”骆灵狠狠地在他腕上咬了一下,顿时在那里印了一个手表,乐得她呵呵直笑。
  齐王忍着痛道:“你舍得我痛,我可舍不得你痛,涵儿好狠的心!”
  骆灵见他表情暧昧,哪里还是那个平日里冷冰冰的齐王,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我看你扮齐公子出现在人前,不是单纯为了掩饰什么身份,而是得了精神分裂。”
  齐王不知道精神分裂是什么,不过却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摸了摸鼻子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今晚你是逃不掉了!”作势去捉她,想搂到怀中再来一番温存,骆灵却早有防备,一个滑溜闪了开来,瞬间飘出好远。
  “若是我不想,就算是你,也别想抓住我!”一丝轻笑响起,几不可闻
  齐王眯了一下眼,心头一跳,暗影上次没追上她,果然不是偶然,这丫头原来一直在隐藏实力,并不是躲过了,而是她的轻功,本在暗影之上。
  仪贵妃接到信,派了她最信得过的宫中医正林守成过来,给温婉云号了脉,还遣来了她身边的得力太监和贵。
  骆灵恰到好处地表示了忧心,从她脸上看不出半点作假来,林医正看了半天,得出的结果自然与薛桐一致,尤其是听了薛桐先前的诊断,深以为然,说道:“先前既已看过大夫,听其所言,其医术定然不弱,老夫虽是太医院医正,但那是因为皇上和娘娘赏识,民间藏龙卧虎之辈众多,想来本官的方子,亦不见得比先前那位的好。”
  妙音一听傻眼了,早知道还是请薛桐医了,如今惹恼了人,薛桐亦发了话,再不会出手救治温婉云,林医正是给宫中贵人看病的,就算看仪贵妃的面,能够来给温婉云医治一段时间,也不可能长时间往这里跑,这下她才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时之间悔不当初。
  等林医正开了药方随和贵一道离去,妙音忙对齐王道:“王爷,可否再请薛姑娘……”<b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