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14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14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75 热度:1
,骏在这里恳求王爷!”
  “你并非她的同母兄长,却没想到会这么为她着想!”齐王的眉头舒展了一些,“放心吧,你所要求的,本王会做到!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既然你告诉了本王这么多事,想要什么赏赐,你可以提出来。”
  骆骏的脸红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在下并非是要王爷的赏赐才说这些的,只是听到一些传言……”
  那些传言,自然是对齐王不利的传言了,齐王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机会本王只给你一次,你再想想,若是放弃,以后就不会有了。”如果骆骏是为了自己,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如果真是为了骆灵,这个兄长,倒是不错。
  骆骏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虽然王爷的提议很让人心动,可是在下不是卖消息的,与其如此,不如请王爷多让四妹妹开心些,在下感激不尽。
  骆骏此刻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方才要说齐王的提议他一点也不心动,那是假的,不过脑海里浮现出骆灵的样子,立刻就像一瓢冷水浇到了头上,让他顷刻间冷静下来,他的目的不是这个,一切只为了她,不是吗?
  骆骏恃才傲物,很难得真心佩服一个人,就算是排名在他之前的四位京城贵公子,就算是面前的齐王,面对着他们,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并不全心全意地信服谁,可是对骆灵,他是真正的从心底里信服,这份信服里,还有几许欢欣,几许淡淡的愁怅。他游戏人间,身边的女子可谓不少,但是真正的知己却从来不曾寻到过,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却是自己的亲妹子。
  要说是什么时候开始脑海中那个小小的身影抹之不去,他还真是难以说清,也许从她口出锦绣文章那一天,也许是从看到她那手飘逸的字开始,也许是从她飞身而下楼外楼,如鬼魅般消失那一刻起,反正等他发现时,那个身影已在他的心里生了根。
  骆骏暗骂自己,强迫自己把那不该有的心思收起,他心想,也许是这么多年来自己没有尽到做哥哥的责任,没有把骆灵当成自家妹妹来关心,才会有了那样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心里觉得自己对不起骆灵,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所以希望她幸福。
  幸好她已经嫁了人,看不到她,他的痛苦也会小一些,只是看过了她的风华,那些世俗的女子,再难入他的眼。他记得自己曾玩笑过,请骆灵帮他物色对象,这个妹妹也还尽心,跟他提过几个她觉得还不错的女子,奈何都被他否决了。
  除非这世上有另一个她,骆骏心想,不然这辈子他不可能瞧得上别的女子。骆夫人自己有两个儿子,所以他若是坚持不娶,估计她心里还巴不得,唯一对不起的人,只有生他的亲娘了!
  这是他的秘密,永远也不能说出口的秘密。他曾经一心扑在前程上,如今却多了一重心思,就是要她幸福,他不能给她的,他希望有人能给。
  ------题外话------
  推荐文,各位春节假期不上街不打麻将爱上网的姑娘们看过来啊,本人的简介上都有链接的,鼠标一点就穿过去了:
  现代复仇文《重生之复仇千金》
  古代宅斗文《重生之嫡女不乖》
  《重生之高门嫡女》
  《嫡女福星》?
  第137章  王爷等不及了

  宴席上骆灵意外地见到了知书,不是她所以为的流着口水痴痴傻傻的模样,而是温温婉婉的,含羞带怯,她已经不认得骆灵了,二夫人带了她到跟前,让她给骆灵行礼,叫王妃,她一一照做,眼也不敢抬。
  “三姐姐不必多礼。”骆灵虚抬一下,知书似是松了一口气,起身后紧紧依着她的母亲,像是有些害怕。
  骆灵心下奇怪,眼中便带了一丝疑虑。原本她还以为知书被送回来,二叔一家不敢闹腾王府,也会来给大房找点麻烦,没想到却相安无事,看二夫人的样子,和自己的母亲倒似比先前更加亲热了,也没半分怪责大房和王府的意思。
  秋末已凉,骆府不是寻常人家,自然早早烧起了炭,免得冷着客人,男女客之间用屏风相隔,声音可闻,从两扇屏风的缝隙之间,不时可见衣袂闪过。骆灵发现知书虽然害羞,一双眼却不时斜瞟向她身侧的屏风。
  骆灵坐在首座上,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吸引知书的,心下好奇,便寻个由头说是要给大家敬酒,此刻她的身份是骆家女儿,让大家别去管什么齐王妃。一盅一盅的酒敬了过去,到了知书那里,姐妹二人碰了杯,骆灵撤下酒杯之际,看向那侧屏风,便见到一个素色锦袍的男子坐在屏风的那一面,从这个缝隙望去,正好可见他的侧面,面色有些黝黑,倒也称得上是英俊,不过比起齐王来,却是差得太远了。
  知书这下子连品味也变了么?那药力倒也怪!骆灵寻思着,寻了个机会唤秋萝过来,让她去打听下屏风后的男子是什么人。秋萝的能力她不用担心,在宫里呆过的女子,这点事情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
  秋萝不一会儿便来了,对骆灵轻轻点了个头,骆灵知她得了消息,便起身说要去净手,主仆两个出了房门。
  这时饭也吃好了,骆夫人请了客人到花厅喝茶,有几个姑娘就闹着要去陆春娘的院子玩耍,于是男客便由骆大人与骆家三兄弟招呼着,女客便由骆夫人与陆春娘招呼着,各自寻地方消食。
  等避开众人,不待骆灵问,秋萝便开了口:“奴婢打听过了,那人姓蒋,名从耀,是个从五品的将军,年二十九,未婚,听说从前是个行商的,订过亲,不过女方家悔婚了,他这才入了伍,言道不成就一番事业,宁可光棍一辈子。”
  骆灵笑了:“这人倒是个有趣的。”
  “是啊,这位蒋将军是个直爽人,奴婢观他谈吐,彬彬有礼,倒也不是个粗人。”秋萝抿嘴笑道。
  等净手出来,小路子便寻了来,对骆灵转告了齐王的话,原来是催着她回去了。骆灵心知他惦记着那档子事,不由得脸上一热,让小路子回去告诉齐王,她辞了行就来寻他。
  骆夫人见到她,一双眼不住地往秋萝脸上瞟,让骆灵一会儿到她屋里,她有话说。骆灵一看,这是还打着秋萝的主意呢,心想骆夫人还真的是锲而不舍,陆春娘这都生了一个,又不是以后不会生,怎么就想着往自己儿子屋里头塞人呢?她自己也是女人,明明也很排斥妾室,人怎么可以这么怎私,自己不愿意的事,却要强加于人!
  “母亲,王爷府里还有事,催着我回了,要不过几日我再来看您。”骆灵笑道。
  骆夫人闻言道:“既是王爷催了,那你快些回去吧,别让他久等了,咱娘儿俩说话,也不急在一时。”
  “那女儿就走了,”骆灵笑道,“我再去大嫂屋里,给她辞个行。”
  “我知道就行了,你不必再去了。”骆夫人道。
  “那可不行!”骆灵说道,“大嫂一向与我亲厚,不像是我嫂子,倒像是我亲姐姐,怎么也得过去说一声,再说了,菡儿这小丫头我也喜欢得紧,我看她和我挺像的,只希望她的命比我好。”
  “哎哟,王妃的命可是极尊贵了,你嫁的都是亲王了,再比您好的话,那岂不是要做……太子妃!”接话的夫人姓卢,骆灵见过几次,夫家在朝中是极有地位的二品官,与骆端诚是一条线的,卢夫人停顿的那一下,谁都听得出来,她可能本想说皇后,只是现在皇后是在位的,哪怕她提的是下一代的事,说这个话毕竟有些犯忌讳,这才改口说成太子妃。
  “可不是,卢夫人您说的也有可能,齐王与太子不就是关系最好的两兄弟么,两家走得近,将来太子又是……这可说不准的。”
  骆灵一听话题拐这么远了,心道这些女人可真是八卦,她不过是想让骆夫人知道她对陆春娘母女的态度,有她撑腰,想来骆夫人也不至于太难为陆春娘,也不至于因为菡儿是孙女不是孙子便冷落了,谁能想到这些人的联想力这么厉害!
  将来的事谁说得准呢,太子如今还没儿子,若是将来他当了皇帝,有了儿子,要骆家的姑娘做媳妇儿,那也说不准,骆灵也不反驳,由得她们猜去,笑着走了,留下一群三姑六婆在那儿热议。
  回头骆夫人想了想今日这话,也没有再提给儿子纳妾的事,她心中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心想如果骆灵有这个意思,以齐王和太子的关系,还真说不准骆家要出一个太子妃,这样一来,自己今日若是给陆春娘添了堵,将来这母女俩未必不会记恨自己,说不得就算要给儿子纳妾,也得先与媳妇儿商量好了再说。
  骆灵到了陆春娘院里,说是要与嫂嫂聊几句家常,就要回去了。在陆春娘院里玩耍的都是一惯与她要好的姐妹,都是有眼色的,一听这话,便纷纷告辞,给姑嫂二人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骆灵抱着菡儿逗了一会儿,三个月的娃娃,居然会笑了,眼睛滴溜溜看着骆灵,随着她的运作转来转去,兴奋得小手直摆。
  “菡儿很喜欢四姑姑呢!”陆春娘笑道。
  “是啊,她知道是我给她取的小名儿!”骆灵冲孩子挤了挤眼睛,小丫头又咧开了嘴,“姑姑也喜欢菡儿。”
  “真喜欢小孩子,就赶紧自己生一个。”陆春娘说道。
  “嫂嫂,其实我想晚些生。”骆灵道。
  “为什么?”
  “年龄小了生孩子有些危险,其实最好过了十八岁,那样人长开了,生的时候也不容易出事故。”
  不能说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落后,看过了薛杉的医术,骆灵想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医,可是神医也是会偏科的,薛杉能用药治很多病,甚至是现代的某些疑难杂症他也能治,可是外科手术他就不行,没有仪器,没有设备,就算骆灵能够说出来,他也做不到,一切只是空谈。
  “你说的也有道理,”陆春娘思索了一下说道,“不过你看谁家的闺女不是十几岁就生小孩的,妹妹你是个有福的,老天会保佑你的。”
  “什么老天啊,一切还得靠自己!”骆灵笑了笑,见小家伙儿往她胸前乱拱,赶紧将她交给了陆春娘,“先找人喂她吧,我看小家伙是饿了,我这里可没给她吃的。”
  陆春娘接过去,叫乳娘进来把孩子抱了去喂奶,骆灵又跟着交待乳娘要先洗手,用温水擦擦乳之类的,陆春娘忍不住好笑:“你自己没生过孩子,懂的倒是挺多的,还蛮讲究。”
  “总归是要生的,可不就得关注关注。”骆灵也不害羞,笑着说道,“其实孩子最好是吃自个儿娘亲的奶水,这样长壮实些,身子骨也好些。”
  “大户人家哪有亲自喂的道理!”陆春娘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挺想喂她几口的,胀起来的时候难受,那段时间可真是折磨人。”
  骆灵瞟了一眼陆春娘的前胸,笑道:“喂呢,对孩子好,不喂呢,对自己好,你看你身材和没生孩子前一样。”
  “哪里一样了,大不如前了,”陆春娘笑了笑,转移了话题,“要不你就在娘家住一晚,反正你大哥还住在西厢,咱们姑嫂好好说说话。”
  骆灵皱起了眉:“都三个月了,怎么大哥与你还在分房睡?”
  陆春娘红着脸道:“是啊,本来出月就……只是不知怎么的,后来我这身子有些不爽利,他就没碰我了。”
  “你怎么不早说!”骆灵叫道,“我府里有个好大夫,你明儿就来王府,我请他给你看看。你没看我母亲整日里就想往大哥屋里塞人么?要是你与他继续分房睡,只怕她更有借口了,这件事可马虎不得。”
  陆春娘感动道:“四妹妹,别人家一提起小姑子,哪个不头痛的,你却待我比亲姐姐还要好,实在是让我……难道你不担心我不能给骆家生儿子吗
  骆灵揉了揉额道:“你别想太多了,你还年轻,将来还有的是机会,就算生不了儿子,那也不是你的错,得问我大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那是他自个儿的问题,无论如何也怪不到你头上。”骆灵说道。
  陆春娘“噗哧”一笑,脸更红了:“四妹妹,哪有这么说自家哥哥的,你……算了,你这都是为了安慰我吧!”她说着话,眼睛一下红了。
  “我这可不是安慰你的话,不信你明儿个问住在我府上的那个神医,明明生男生女这可都是男人决定的,与咱们女人可没什么关系。”骆灵很无辜地把一切赖到了薛杉头上,当然,事实上薛杉也是封建大男人,不会同意她这番论调,她这么说,主要是因为料定了陆春娘不会问。
  “真的吗?可是生不了儿子,再拦着你大哥纳妾,我也没这个脸。”陆春娘眨巴了一下眼睛,神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