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17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17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15 热度:5
不结了!”她呵呵笑道,“恭喜你答对了!我说过娶了我不吃亏,是吧?”
  “一点也不亏,还赚到了!”齐王伸手一揽,搂她入怀,“虽然只娶了一个,却能看到好多张不同的脸,天下间哪个男子还有这等奇遇?”
  “就是!”骆灵赞同地点了点头,“所以你看我就得了,不用再娶妾,外表不过是皮相,只要我愿意,就算世间最美的女子,我也一样能扮得胜她一筹。”
  “在我眼里,你原来的样子就是最美。”齐王道。
  骆灵拍开他的手:“我还没弄好呢!”
  她选了一身锦蓝的袍子穿在身上,把紫曜石取下来放好,另选了一条白玉络子挂在腰间,从箱中取出一双靴子穿上,起身时,一下就拔高了一截。
  “你这靴子……”齐王道。
  “内增高的!”骆灵嘻嘻笑着站到跟前,与他比了一下,虽然还矮着点儿,不过差距没那么明显了,“反正我还会长高的,下次再穿,肯定就能高过你,再不济也能与你比肩。”
  齐王摸了摸她的耳朵,她真的是很细心,连耳朵眼也给堵上了,看不出半点痕迹。
  “都说了只此一次,再没下次了。”他说道。
  “你只说了不扮女人,又没说不扮别的,下次我们扮兄弟好了!”骆灵说道,看他摇头,又续了一句,“不喜欢啊,那扮父子也行!”
  齐王伸手点了点她的额:“什么都不要,你就是我娘子!”
  “娘子就娘子了!”骆灵说道,心中却想着把齐王弄成老头自己弄成老太太的样子,觉得蛮有趣的。
  齐王问她好了没,她看了看,又提笔在齐王额间点了一点朱砂,将自己平常出门用的面巾找了一张出来,系在头上,半遮了他的脸,站到他身前,用了戏文的腔调拖长了声:“娘子,请……”
  齐王也不客气,揽住他的腰,纵身跃出了齐王府,他是此间主人,自然知道哪里没有侍卫守着,骆灵轻功虽然比他好,却也由着他搂着出了院墙,落地时才恋恋不舍地放开。?
  第140章  缱绻

  楼外楼里一片灯火通明,骆灵与齐王进去,俊男美女的组合,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纵然轻纱遮面,亦掩饰不住齐王的绝艳芳姿,到这里来的人中也不乏带着女伴的,齐王握住了骆灵的手,无视四周探究的眼神,自然地跟随她进入楼中。
  楼外楼的管事,可是个人精,过目不忘,一看来客眼生,迎了上来便道:“两位客官里边请,请问……”
  “去风阁?”骆灵不待他说完,便询问齐王。
  就知道她来,一定是想挑最好的,齐王无奈之下,只得点头,手往袖中缩去,就要出示自己持有的那块牌子,牌子当时只发出去三块,持牌人在楼外楼消费,全部免单,只是他这一出示,至少连素素就会知道,万一引起她的注意,看出自己男扮女装,他一贯在下属面前的冷峻形象就算是毁个彻底了。
  不过齐王还是比骆灵晚了一步。
  “客官可知风阁是要整层楼都包下,不拆分的。”管事的怕骆灵不知道,好心提醒。
  骆灵点了点头,自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到管事面前:“今日风阁就由本公子包了!”
  齐王诧异了一下,也不知她何时备了银票,心中有些奇怪,大庆的钱庄票号兴起没多久,还是从南楚那边学来的,最高发行的银票面额,不过价值白银一千两,包下整个风阁,可不止花这么多银子,心道骆灵这下可要闹笑话了。
  果然,管事看了一眼银票,面容一下就变了,却不像齐王猜测的那般,礼貌地劝骆灵打消这个念头,反倒右手一伸,恭恭敬敬地说道:“客官请!
  难道连素素不顾他的规定,擅自降价了?齐王一头雾水地跟着上了楼,管事的亲自在前面引路。
  他贴着骆灵的耳朵问:“干嘛给钱,你挑这里,不就是因为这里是咱们自己的产业?”
  骆灵对这个“咱们”很是满意,笑着与他耳语:“对啊,所以花的钱一样会回到咱们手里,今儿来,我就是想体会一把财大气粗是什么感觉。”
  齐王想想也对,这钱到了最后,不都是要回到自己手里么,于是问她:“你那银票是多大面额的?”他心想,可能钱庄票号行最近新出了大面额的银票,他不知道。
  “聚源钱庄的无限额支票,要多少,支多少,只要填上金额,我再盖上我的私章,就成了。”骆灵笑咪咪地说道。
  “聚源钱庄居然出了这种银票?”齐王奇道,“随便支取,怎么可能?
  “对普通人当然不可能,他们正准备对大客户推出,而我就是第一批大客户。”骆灵说道。
  “那也太离谱了,随意支取,他们不怕你还不起么?”
  “这家钱庄的主人很有魅力,他当然是打探清楚了底细,知道我还得起,才会给我这个待遇。”
  “以你齐王妃的身份,确实还得起。”齐王叹道。
  骆灵笑了笑:“你错了,这次却不是以齐王妃的身份!”
  “小丫头,知道你很富有,可是你到底富成了什么样子,这么得意?别说骆府给你的嫁妆高,那也抵不过整个骆府产业的十分之一吧,说实话,你到底有什么后手?你手中大把的真金白银,还有那些稀奇玩意儿,是从何处来的?”
  “我以为你会继续忍着不问。”骆灵笑道。
  “那么庞大的财事,你比我这个齐王还要富有,太过惊悚了,不得不问。”他轻声道。
  这时已经到了三楼,管事的以为这对小情人在打情骂俏,很知趣地一直离他们有一段距离,这时带着抱歉的笑容打断了二人,介绍道:“除了走廊尽头的房间,其他的屋子客人随便进,各间屋子布置都是一新的,这桌上的茶水也是热的,二位请先喝着,小的这就下去唤人来侍候。”
  “慢着!”骆灵叫住欲退去的管事,“不用叫人来侍候了,你要做的,就是不让人来打搅我们,这里的玩意儿,我自己懂得,不用人招呼。”她瞟了一眼齐王,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布置的,有这个美人侍候就好了,哪里用得着别人!
  管事的笑了笑,他是见惯各种场面的人,虽然奇怪这位客人花了这么大的手笔,附带的服务居然一点不要,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觉得稀奇,毕竟有钱人的各种怪僻那是多了去了,这位想来就是钱多烧的。再看看了身边的女伴,光看那面纱外的眼眸,就让人情不自禁深陷其中,解了面纱还不知是怎生地倾国倾城,怨不得这楼中的美人他一个也看不上眼。
  “小的知道,那么……祝客人玩得尽兴!”管事的躬身退下了楼。
  连素素那边也知道了今日楼中来了个贵客包下了风阁的消息,不过她正在沐浴,所以一切交给了管事招呼,不然这样的贵客,一般是由她这个老板亲自出面的。
  管事的来到位于二楼的后院,穿过几树盛开的芙蓉,再进入一道拱门,站在小院外头的门边轻声道:“连老板!”
  “进来吧!”屋里应了一声,便有个着红锦夹袄的小丫环开了门,冲他笑嘻嘻地叫了声:“吴管事!”
  吴管事点了点头,进门一看,连素素一袭白纱裙,外套桃红富贵牡丹小袄,长发因才洗了未干,只用一根缎带松松挽了系在身后,纵然不施脂粉,她那张脸也是妩媚到了极致,艳色无边。
  吴管事看着那双灿然的星眸,不禁有些愣神。连素素满意地伸手一指对面的座位,轻启檀口道:“坐!”
  她对自己的外貌很有信心,这世上的男子,只要她想,估计没有几个不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然,那人偏偏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几个。想到她的幕后老板,连素素咬了一下嘴唇,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冷得像一块冰,她甚至怀疑那人不喜欢女人,是因为他自己生得太美,取向上有问题,也许他喜欢的是男人。
  在招惹过他一次,差点没了命之后,连素素早就打消了那个念头,毕竟她是他的合伙人,她的本事不容小觑,那人还是留下了她,这几年来,抛开别的不说,他们合作很愉快,赚了不少钱。只是连素素的心底总觉得有些空落落的,她总在想,到底这天下有谁能令那个男人动容,不论男女,她很想知道,不然她败得不甘心。她是热爱自由的,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呆上一年,这些年来却困守于京城,为的就是守在他身边,想看个结果。
  “连老板,客人已经上了风阁,不过他们不要人侍候。”吴管事心中其实是在拿连素素和方才那位半遮面的女子相比,他觉得若是两人站在一起,连素素这次恐怕要被比了下去。
  “哦?是什么样的客人?”连素素轻声问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天生的娇媚,与人说话,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来楼外楼的男客,其实有大半是冲着这位美貌的女老板来的,她兴致高时,亦会陪着客人喝上两杯。
  吴管事形容了两位客人的相貌,听到有美女相陪,连素素来了兴趣:“你陪我上去看看。”
  “可是那位客人吩咐了,不许任何人打扰。”
  “那算了,等他们下楼时,我再看好了。”连素素笑道。
  聚源钱庄是大庆最大的钱庄,它的背后据说站着大庆、西容、南楚皇室贵人,钱庄的大客户,自然也是他们不便得罪的,她拿到银票后就立刻遣人去聚源钱庄证实了其真伪,在吴管事带客人上楼的这会儿,去的人已经回来了,半点不假。据手下说,持此银票的客户,钱庄不超过十位,每一位的票据上都有不同的标记,这一位客人,确实是钱庄的大客户。
  “你没有问一下,到底有多大么?”连素素当时笑问了伙计一句。
  “问了,那边的人回答了四个字:富可敌国!”
  有了这四个字,连素素当然得好好招呼,就算她十分好奇那位女客的相貌,却得听客人的话,不让打扰,就不能打扰。
  三楼上,骆灵与齐王继续着先前的话题,她取下了齐王的面纱,勾住他的下巴道:“美人,来,给爷笑一个!”
  齐王果真笑了一下,只是顷刻间已经将主动权给夺了去,伸手环抱住了她,骆灵不满道:“美人不可如此粗鲁,太有损形象了!”
  齐王一挑眉:“现在没外人,何必装,再说了,你抱得动我吗?”
  骆灵想了想他高壮的身子坐在自己腿上的情形,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抱倒是应该抱得动,只是好像不大好看。”
  “好了,陪你玩了这半天,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就别闹了,好不好?”齐王柔声问她。
  骆灵点了点头,张开嘴,吃着他亲手递上的水果。水果盘里都有刀,他切好了,用牙签穿着递到她嘴边。
  骆灵问他:“风阁每日都会准备吃食吗?那若是没人包下,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自然是撤了下去,楼里的人自己吃了也成,拿到楼下给别的客人也行,反正每日晚间一上灯,都要上新的。”
  “怪不得这么贵啊!”骆灵依在他怀中,也有样学样,喂他吃了一块苹果。
  “对了,方才咱们的话题还没结束呢,被吴管事给打断了,接着说。”
  骆灵要跳下他的膝头,他却是不让,揽着她的腰,贴在她的肩头说道:“就这么说话,我想抱着你。”
  骆灵心想,他该是多可怜啊,这么多年居然有个排斥女人的怪毛病,如今好不容易碰上自己这个他一点也不排斥的,所以整日都想抱在怀中。
  像拍小狗似的拍了拍他的头,她低声嘟囔道:“好吧!早知道还是不要扮成这样了,看着真是别扭。不过先申明,只是一小会儿,咱们这样说说话,一会儿你还得带我玩玩这风阁呢,不然咱花了钱的,多亏!”
  齐王笑道:“好!都依你!”
  骆灵凝视看着他,问道:“你先来猜猜,我想你一定猜过,你认为我是怎么得到那么多财富的?”
  “与秦海交易的人,都是江湖中人,可你是一个骆府千金,就算你那四年中与庵中的师太出过京城,可我还是想像不出,你到底是做的什么行当,那些东西都是古物,应该是尘封于墓室陪葬,不见天日的,你太小了,我不敢往那方面想。”
  说是不敢往那方面想,可是齐王毕竟还是点了出来。骆灵侧头看着他:“如果是真的,你会瞧不起么?说白了,这便是贼。”
  他缓缓摇头,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缓缓浮起一丝浅笑:“真的是么?若真是,你我还真是有缘!”
  “此话何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