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19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19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85 热度:1
这之后骆灵提出了构思,天才设计师进行动作,在齐王府修了一个与楼外楼一样的浴室,除了没温泉水,其他的全都一样,然后屋子里又埋了地龙,进行了一场大翻新,每个院子都弄了几间屋,包括下人房也有,于是这个寒冷的冬季,齐王府却是温暖如春。
  她还在后院弄了个暖房,专门用来栽些花花草草,只不过草多花少,因为她种的都是从薛桐那里弄来的药种,她闲时就在晚凉阁依着自己医经毒典上所记载的试着做些药丸,以备不时之需。艾月和殷兰给她打下手,两人慢慢的也认识了不少药材。
  贵重的花骆灵也还是培育出了几样,尤其是兰花,还专门送进了宫去,宫里几位地位高的娘娘,一人得了一盆,包括仪贵妃。如今温婉云病卧在家,与骆灵没了竞争,看在花的面上,仪贵妃虽然没有表现出欢喜的表情来,却也没有像以前一样逮着机会便刺她几句,收下兰花,自去逗她刚生下的小皇子。
  仪贵妃新近给皇上添了个儿子,老来得子,把个皇上高兴得不行,整日里心思都扑在这个儿子身上,一下了朝就往仪贵妃这边跑。依着宫里的规矩,孩子是不能带在亲娘身边的,可皇上禁不住仪贵妃苦苦相求,同意了十皇子一岁以前由她带在身边。
  骆灵见孩子粉嘟嘟的很是可爱,赞了几句,仪贵妃听得夸她的儿子,脸上的表情也柔了不少,还对骆灵说了一句:“若是喜欢孩子,自己也赶紧生一个。”说罢仪贵妃自己心头也有些黯然,若是温婉云好着,她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不过从娘家传来的消息,她知道自己这个侄女儿恐怕是不行了,不是没有怀疑过骆灵使了什么手脚,只不过多方请医查探下来,都没有半分蛛丝马迹,仪贵妃也就渐渐相信了温婉云是自己倒霉才弄成了那样。
  太医说若是家中长辈曾得过此病,难保子女亦会潜伏着病根,温家确然有长辈就是中风死的,这么一说仪贵妃自己也紧张了,平时更加注意饮食养生,生怕自己也得上这个可怕的病,无形中她其实已经相信了温婉云的事与骆灵没有关系。
  孩子生下来后,温家的人蒙圣恩进过一趟宫,仪贵妃得到父兄的叮嘱,意思是侄儿温明礼最近与齐王走得近,朝堂上的局势说不准,他们家与齐王府又有着这层姻亲关系,让仪贵妃也注意一下,暂时不可得罪了齐王。仪贵妃一听哪里不明白,原来他们靠的是二皇子,也就是敬王元载,仪贵妃能够入宫为妃,得见圣驾,还多亏了敬王及其母昌和宫淑妃从中斡旋,表面上她与淑妃没什么来往,甚至偶有争风吃醋的行为,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暗中两个姐姐妹妹,可是一条船上的,现在她自己生了儿子,皇上年纪虽然不轻了,身子骨却很好,可当得春秋鼎盛,只要再熬个十几年,她的儿子未尝不能跟着争上一争,这样的话,兄弟的支持就很重要了。
  “爹爹,齐王与太子可是同母所生!”仪贵妃提醒温国丈。
  老国丈一听笑道:“我儿久居深宫,难道还未曾看透么?天家哪有真情在,若论起来,你怀中这个,又何尝不是他的亲兄弟?最重要的是最近为父暗中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等为父拿到实据,你所担心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仪贵妃追问,奈何温国丈做事很细心,没有确实的把握之前,半点口风不露。
  因着这层关系在,再加上近日听到的传言,齐王对他的王妃从开始的不闻不问,到突然爱宠有加,仪贵妃对骆灵的态度也就有了转变,她还发现,骆灵说话其实很有趣,还真不愧是帝后夸奖的才女,腹中的故事典故一个接一个的,说什么话题她都能接,不由得被她说的话所吸引。
  齐王虽然没娘,这宫里皇帝的女人那么多,只要是有点地位的,受点宠的,哪个不是婆婆,骆灵陪笑侍候着她们,也是为了帮自己夫君加几分,齐王对她这么好,她觉得浪费点时间陪这些宫中怨妇说说话也没什么。她的育儿经尤其受仪贵妃欢迎,表面上只当笑话来听,暗中却叫宫女给记了下来,有些方法她试过,果然很有效,此后更加信了骆灵,每次骆灵进宫,都会被邀到含章宫坐坐。
  骆灵心下好笑,她对温婉云好好儿的时候,温家视她为仇敌,如今她与齐王将温婉云给害成那样,居然温家人还亲近起他们来了,真真让人无语。
  这样一来,齐王不再是皇上最疼爱的小儿子,骆灵调侃他道:“被一个小毛头给夺了宠,有没有吃醋?心中很不是滋味吧?”
  齐王伸指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道:“那份宠爱我才不稀罕,真宠假宠,还说不准呢,本王只要一个人的宠爱就够了。”
  “谁?”她眼珠一瞪。
  齐王最爱看她这个样子,这样表示她在乎他。尽管听过她的夸奖,对自己的外貌也很有信心,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的阴影太大了,又或者萧皇贵妃临死前说的话影响了他,他总是担心突然有一天醒来,爱他的、他爱的,眼前这个心心念念的人儿,不过是一场梦。
  “除了你,还能有谁?你不是说过,没有人宠我,你会宠我一辈子么?”齐王轻抚骆灵的脸颊,“说到吃醋,前儿你寻云小姐来王府,怎么她哥哥也跟着来了?你还没给我解释呢!”
  骆灵一听,可不正是满嘴的醋味,遂偏了头对他说:“你猜猜?”
  “我可猜不出!”齐王道。云琪心中有骆灵,他一早就知道的,虽然说他与玉鹕的女儿订了亲,可那是父母之命,齐王听说了云琪本人并不愿意。但是他有一点就是好,明知道这一点,对骆灵与人的交往却并没有限制,只是骆灵若不给他说个明白,他心中总会闷闷不乐半天。
  这样的事经过几次,骆灵也明白了齐王别扭的心思,心想将心比心,若是他瞒着自己见别的女人,自己心中也不会安宁,于是每次都是夫妻成双成对出现,到了这一步,她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瞒着他的了,不过昨日云家兄妹进王府的事,却没告诉他。
  “傻瓜!我寻云姐姐来,自然好久没见着她,想见见她了。她订了亲,过不多久就要远嫁,以后还不知哪日能见着,自然趁着还能聚时多聚聚,至于云大哥,他是我干哥哥,来看看我不应该么?他与那玉问秋的婚事也近在眼前了,云姐姐让我帮着劝劝他,昨日我不过是对他说了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齐王听罢,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来:“我知道,我又没有怀疑什么!
  骆灵无语抚额,没怀疑才怪,若是她不说,他怕是几天吃不下饭!所以真相她只说了一半,话是这么说了,云琪的回答却是让她接不下半个字,他说:“你说的没错,若是我早点跟父母提出来,不!应该在刚认识你时就提出来,那么,今日我也不会落个无花空折枝的局面!”
  骆灵最终没有说服云琪,从少年时期起,他心中就烙下了她的影子,不是轻轻一句忘记就可以忘记的。云琪说他不会娶玉家大小姐,过几日他就要离家,并且让骆灵不要对自己的妹妹说,因为不管如何,他决定了要走,就不会留下。
  骆灵想起了前世不知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你不爱我,是你的自由,我不能强迫你爱我;我爱你,也是我的自由,你也不能强迫我不爱!
  在她初来这个世界,是这个少年教会了她最初的技能,他将最纯美的初恋给了她,可惜她不能回报。
  云琪问她:“如果没有齐王,你会不会……”
  骆灵摇头:“不会!”
  她从来就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因为她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切只能向前看。如果两个男人她注定了必须负一个,那么只能是云琪,她不是拖泥带水的人,选择了齐王,她就会陪他走下去,没有如果!最关键的是,她的爱也给了那个人。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冬去春来,骆灵迎来了她的及笄礼过后的第一个生日。
  齐王亲手做了她爱吃的芝麻饼,他练了一个冬天,终于练成了,嚼着香香脆脆的芝麻饼,骆灵快乐得眼睛都要眯起来了。
  “嗯……”她满足地叹了口气,冲齐王露出一抹笑容,赞道:“好香的饼,你手艺越来越好了,以后若是这个王爷当不成了,咱们可以去街头卖芝麻饼,味道太好了!”
  齐王眼睛亮堂地看着她:“你这个主意不错,当了几十年王爷也当腻了,也许卖芝麻饼是个不错的主意!”
  两人正在东一句西一句地瞎扯,艾月风一般地跑了进来:“不好了,王妃,云公子跑了!”
  “什么?”骆灵与齐王一起问道,昨日云琪与玉问秋大婚,骆灵还以为他终于想通了,没想到他会在新婚的第二天早上跑了。
  艾月气喘吁吁地说道:“街头巷尾都传开了,现在玉家正在云大将军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他去哪里了,有没有说?”骆灵问道。
  “云公子留了封信,没说去哪里,不过信里说了,要出家当和尚。”
  骆灵站起身来,起得急了,一个趔趄,齐王伸手一搂,她便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们过去看看,云夫人毕竟是你干娘。”齐王说道。
  骆灵心中难受不已,云家就只云琪这么一根独苗,他出家了,岂不是气坏了云家二老?孽缘啊!她百分之百地肯定,自己就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云琪终于用了最决绝的方式,表明了他的决心,他只爱她一个!
  她也明白了那天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骆灵知道那次推她下水的是玉问秋,云琪也一定知道了。
  玉问秋喜欢云琪,知道云琪心中只有骆灵,便对骆灵怀恨在心,那日再受人挑唆,便想借机让骆灵身败名裂。
  她不止推骆灵下水,还在她身上下了毒,至于毒药为什么没起到作用,玉问秋一直不知道原因,实际是苏一笑暗中帮了骆灵一把,若不是一切都落入这个人眼中,骆灵当天就会在众人面前出丑,导致身败名裂,那药,是媚药。
  玉问秋自己也跟着下了水,则是想要一石二鸟,她知道云琪一定会下来救骆灵,而骆灵一定会救她,所以,她后来顺理成章以保全名节为由嫁到了云家。
  可是玉问秋小看了云琪对骆灵的关心,他一直在暗中查这件事情,最终给他查出了始末,当然,这其中苏一笑也顺手推舟,卖了他一个人情。
  云琪本来要在婚前离去,让玉问秋另寻人家嫁了的,可是得知这个消息后,他改变了主意。他如期娶了玉问秋,新婚当日,他没有碰她一下,等两人同房一夜,第二日才留书出走。
  最后一次见云琪,骆灵问他:“玉姑娘喜欢什么,你打听了告诉我,到时候你们新婚,我作为贺礼送给她。”
  “她最喜欢的……是名节!”云琪回答,在骆灵一头雾水的时候,他又补充道:“这份礼,还是由我亲自送她的好,洛儿妹妹,很久以前我就说过,谁对你不好,只管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那时候骆灵以为他说的是齐王,还信誓旦旦地表示齐王对她很好,原来她理解错了,云琪那天说的,是玉问秋!
  ------题外话------
  谢谢tamyatam的又一颗钻石,难道你就是拖儿思太么?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谢谢午夜的月票,怎么会是偷来的,好奇,哈哈!不是我放你飞机,你看你现在才出现,应该是你放我飞机!?
  第142章  疑惑

  骆灵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宫里皇后召她问过几次了。皇后并没有为难她,反倒是出言安慰,还问她齐王有没有对她不好,若是有,让骆灵只管找她,她这个做婆婆的,会好好教训儿子。
  这样好的婆婆可真是难得,不过越是如此,骆灵越觉得奇怪,她问齐王:“皇后这么做,表面上看是对我好,怎么觉着不是那么回事?她是不是不想你有子嗣啊?”
  齐王过来搂住她的肩,低声答道:“大概是吧!”
  “为什么?若是别的皇子,她这么想还说得过去,你与太子关系可不同啊!”
  “有什么不同?”他冷笑道,“正因为我与太子是同胞,不像其他人隔着一个娘肚子,她才更要防着,太子也没有子嗣!”
  “难道还怕你抢了先,先有子嗣,动摇了太子的地位?不知道太子自己会这么想么?”骆灵轻叹一声,觉得身在皇家,真真是难为。
  “正是!要知道我与太子如今大有不同,我这边外祖家姓苏,可太子的外祖,姓刘,是当朝大族。”
  骆灵沉吟片刻,说道:“如此说来,我没有怀上孩子,反倒是件幸事。
  齐王揽着她的肩,与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