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1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1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70 热度:6
笑了笑,“若再不是儿子,我也找不到理由推托了。”
  “你说怎么你婆婆偏就是她,要是何姨娘就好了,大姐姐连生了两个女儿,在容家一样受婆婆的气,何姨娘心痛得不行,若换成是她,就能够理解你的苦了。”骆灵说道。
  陆春娘被她这话给逗笑了:“哪有这么说自个儿亲娘的,四妹妹,这话以后可别再提,当心母亲听到了心里难过。说到大姐,唉!她的境况说起来比我还差,我至少有你大哥痛惜,她可不一样,大姐夫也怪她呢,几个妾室都生儿子了,大姐还不见动静。”
  容武这次也跟着齐王去了北狄,骆灵闻言道:“我倒忘了,应该把她也叫来,容静和容珂两个丫头也想看小妹妹呢。”
  陆春娘笑道:“那重你这个王妃出面,若是我去请,容夫人只怕不卖这个面子。”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咱们两个一块儿去,母亲不是让咱们准备去陀普庵拜菩萨么,拉上她一道去。”骆灵笑道。
  第二天一大早,骆灵拉了陆春娘抱着孩子就上门了,容家见齐王妃亲自上门来,自是受宠若惊。这还是骆灵第一次上容家的门,她看到了大姐夫的几个妾室,一个比一个打扮得光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房的夫人,大姐骆淑在这群女人中显得很不起眼。
  其实骆淑长得并不差,骆家的女儿,没有丑的,只不过她衣着朴素,看起来不大爱打扮,那些个小妾却很懂得用妆容掩盖自己的缺点,于是看起来反倒比骆淑漂亮。
  容静和容珂见到骆灵,很是开心,容夫人听到她们来的目的,自然毫无二话,还遣人帮骆淑收拾了一翻,亲切地嘱咐她在娘家多玩几天,想什么时候回来都行。
  于是在骆夫人的带领下,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骆家的一众女眷浩浩荡荡上了山。
  骆灵有一阵子没来陀普庵了,看到庵中香火鼎盛,亦是高兴,广慧师太陪着她们母女说了一会儿话,便去后堂诵经去了,叫了一名弟子招呼骆灵一行,那小尼姑是新来的,拜在大师姐元能门下,是静字辈,名叫静空,骆灵不曾见过。
  这静空不爱说话,面容清秀可人,虽然穿着宽大的僧袍,行动间却仍旧看得出身姿甚是窈窕,骆灵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等拜过菩萨,添了香油钱,静空给她们端来了庵中自晒的茶,新茶清香扑鼻,喝在口中,苦中带着些微的甜,骆灵最喜欢这种味道。容家的两个小丫头看到天上有纸鸢在飞,闹着要出去玩。
  骆灵说道:“大姐姐带她们二人去吧,我身子有些乏了,先在这里歇会儿。”
  陆春娘闻言道:“那我陪你,母亲一会儿也该过来了。”骆夫人每次来,都要到佛前跪上一个时辰,这是她的习惯,若是骆灵还没出嫁,铁定也会被她拖着一块儿跪,以前骆慧就曾跪过,她可不耐烦了。如今骆灵是齐王妃,什么事情都可以自主了,骆夫人也问过她,她说在佛前拜拜就行了,于是骆夫人只好一个人去。
  “难得出来,山中空气新鲜,嫂嫂带菡儿去玩玩吧,你看她手舞足蹈的,也想跟着姐姐们出去呢,不用管我,我在这庵里长大的,难道你还怕我走失了?”骆灵笑道。
  陆春娘看看女儿,果然睁着眼睛直往天上睃,于是笑道:“那好吧,我们就去了,呆会儿再来找你死我活。”
  这边人都出去了,静空双手合十道:“王妃,后面有软榻,若是乏了,便在榻上歇会儿吧。”
  骆灵确实觉得有些困了,想来是这几夜没有齐王在身边,没睡好。她说道:“这样也好,就劳烦师太领路了。”
  陀普庵扩大了不少,添的好多新面子她都不认识,几个要好的师姐这阵子恰好出门游历去了,她也寻不上人说话。跟着静空转过庵堂,推开后堂的小门,果然有个隔间,里面设了张软榻,一应被褥齐全。
  “王妃可要点香?”静空见丫头们侍候骆灵上了榻,恭恭敬敬地问道。
  “不用了,这样就好。”骆灵说道,又对艾月几个说:“你们想玩的也去玩会儿,过半个时辰来叫我好了。”午睡不用睡太久,睡久了更没精神,她寻思着半个时辰,陆春娘和骆淑也该回来了。
  艾月几个答应着出去了,不过没去玩,在门口守着。
  过了一会儿,静空端着盘果子来到门边,冲艾月和殷兰说道:“两位施主,这是山里出产的果子,师傅让我拿来给几位尝尝鲜。”
  艾月拿起一个红通通的果子咬了一口,说道:“真甜,这是什么果子?苹果不像苹果,花红不像花红的。”
  “这是山后林子里产的野苹果,虽然个儿小,味道却是很好。”
  听到艾月说甜,殷兰、秋萝和几个小丫头也一人拿了一个吃起来。
  骆灵在里间蹙着眉头,睡得不大安稳,忽然间她一下睁开了眼,看到眼前一抹紫色一闪而过。
  “什么人!”她厉声喝道,探手使出一招小擒拿,扣向对方的肩膀。
  那人却像一条鱼,一下滑开了,对着骆灵发出一声冷笑,将紫曜石收到怀中,一下从窗口掠了出去。
  骆灵大急,紫曜石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可不能失去,她起身穿窗而出,追了出去。心中暗悔自己开始看到静空时就觉得不对劲,为何却没有多加注意,那张脸太过死板了,现在想想,一开始看到的静空并不是这个样子,后面这个之所以不笑,是因为她是假冒的,一笑肯定就露了馅。
  骆灵追到了后山,很快就看到了前方那抹淡灰色的人影,她猛然发力,掠了过去,出掌如电,狠狠拍向前方那人的后背。
  假静空发出一声闷哼,却不停歇,死命地往前跑。骆灵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对方逃不掉了,这里的地形谁有她熟悉?她在这里摸爬滚打了四年,前面是断崖,除非这贼想自寻死路,否则必定逃不掉。
  果然,再追了一阵,那人在崖边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面色苍白地看着她。
  骆灵伸出手掌:“把紫曜石还我,我饶你一命,否则……”她笑了笑,指了指背后,她的身后紧跟着现出两个黑衣蒙面人,他们是齐王留给她的护卫。两个护卫的眼神很不善地盯着假静空,要知道此人让他们丢了面子,身为侍卫,出手却没有主子快,这确实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
  假静空的轻功要比骆灵逊一点点,却在两个侍卫之上,而且他两人在骆灵之后追出来,所以落在了后面。
  “好吧,没想到你还有两个暗卫,我认输,我把东西还你,你放我一条生路。”假静空摊开了手掌,上面放着骆灵的紫曜石。
  “你扔过来。”骆灵说道。
  假静空摇了摇头:“你过来拿好了,我怕他二人突然发难。”
  到了这个地步,此人定然逃不脱,骆灵对两个护卫点了点头,上前几步,走到假静空面前。突变就在那一刻发生,以骆灵伸手时,假静空突然抢先出手,一拉,连着紫曜石一块儿包住,紧紧握住了骆灵的手,拉扯着她跳下了悬崖。
  那一刻,骆灵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对方是故意的,她一直在藏拙。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一把匕首带着寒光射进了她的胸口,假静空狠狠在骆灵身上一踩,她以更快的速度往山崖下落去,假静空却借这一踩之力缓了一缓,手上甩出一个钩子,勾住了悬崖上交错的老藤,荡了过去,并像猿猴似的,跳跃起着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题外话------
  推荐一篇现代文给大家,本文简介中有链接,鼠标一点就能穿过去《重生之复仇千金》,好朋友的文文,目前在强推,请大家多支持,喜欢的收藏了看,个人觉得是很好看哦,复仇,解气,打倒渣男与小三的故事!
  谢谢姑娘们的月票,谢谢tamyatam,又是一颗钻石,再送下去,可以串成一条项链了,呵呵。?
  第144章  三木哥哥

  两名护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下到悬崖,只见千年老藤满布崖间,两人顺着藤蔓牵扯着,缓缓爬到崖中偏下一点,便再也下不去了。
  只因到了这里,山石一斜,那些藤蔓都顺着山石走,垂下的只有一小部分新藤,晃悠悠地吊在半空,下面是一条暗河,河水清澈见底,竟然不是一般地深,涌动着向东流去。两人打足了十分精神往四周看去,草长叶茂,根本不见王妃的身影。
  护卫之一名唤李甲的说道:“周围的草并没有人压过的痕迹,如若人掉下来,按理也只能掉到这暗河中去。”
  护卫乙道:“王妃定然掉入了暗河,怎么办?王爷吩咐咱们誓死保护王妃,却让人在眼前给弄丢了,生死不明,这要如何交待?”
  “那人刺了王妃一刀,便是寻到,只怕也是凶多吉少。”护卫甲叹了口气。
  “我看那人是有备而来,咱们必须将这件事马上禀报王爷,你先上去,稳住骆家的人,让他们先别走漏了风声,而后回府告诉长河公公,再快马赶去北狄告之王爷。”
  “你呢?”护卫甲问道。
  “就算只有一分希望,也不能放弃,我水性好,跳下河去,顺河而下,看能不能找到王妃,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是找不到,我自会回来,到王爷面前以死谢罪!”护卫乙郑重说道。
  护卫甲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遂将身上所有解下递给护卫乙,连武器也解下给了他:“这些东西你带着。”
  护卫乙也没推辞,接过东西,看准了方向抛了出去,剑背到身后,用脚勾着藤蔓,手一松,一个猛子扎进了暗河,溅起大片水花,扑腾了一阵才从河底冒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环顾四周,发现果然与自己的判断吻合,河水湍急,顺着山崖下的洞往前流去,便冲上面的兄弟挥了挥手,游过去拿起先前扔下的东西,用一根树枝挑了举在头顶,顺河而下。
  梦中一片光怪陆离的颜色,最耀眼的莫过于那抹紫光。醒来时,她躺在一张草席上,四周很静,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低头看了一眼,却是包扎过了,伤口外面,是一件白色的绸衣,款式很奇怪,没有扣子,她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衣裳
  记忆开始在脑海里回放,她清楚地记得,在进入那座西周墓葬时,自己穿的是紧身皮衣,一切都很顺利,她启开墓穴进去,事先在墓顶打了孔,用微型红外线摄像仪探测过,墓中的一切早印在了她的脑海,不差分毫,闭着眼睛她也不可能摸错,何况这时候点了灯。
  事故就出现在那一刻,启棺的那一刻,还没来得及看棺中之物,她就听到了一声闷响,心口一阵剧痛,她低头看去,发现鲜血汩汩地从胸腔流了出来,全身的力气一刹那就给抽空了,然后……她看到一直戴在胸口的宝贝突然间光芒大盛,之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她恍惚记得,自己的脑海中好像存在着另一个映象,没有这一段,只有紫曜石的光芒,她甩了甩脑袋,可能是做梦,现在清醒了,一切都记起了。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中了枪,疯子什么没教她玩过?对枪她是很熟悉的,甚至知道自己中的子弹是什么枪只打出来的,7。62毫米的五四式手枪,仿前苏联的产品,是一种较常见的武器,可杀伤50米内有生目标。
  墓室并不宽,不超过二十平方,四周都是石壁,穴口在她的痛后,子弹是从她的前面胸贯穿到后背的,它是从哪儿射出来的?她可以很肯定,墓中除了自己,并无他人,她是第一个进入这个墓穴的人,而且那是西周的墓,那只枪仿佛是另一个时空射过来的,就这么穿过了她的胸膛……
  对了,胸部中弹,我为什么还活着?她挣扎着坐起来,四周的环境很怪,她从来未曾见过,这是个竹屋,屋里的一切都是竹子制成,包括屋里的摆设,全是竹编的,这是哪里?
  隐约之间,原本寂静的四周响起了声音,她警觉地看向门口,只听“吱呀”一声,竹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梳着两根小辫儿,还在两侧盘出发型来,各系了根红头绳。她的衣着,看起来倒像是古人的装束
  古人?她的瞳孔紧缩了一下,就听到进来的小姑娘惊喜地叫了一声:“姐姐,你醒了?”
  “是你救了我?这是哪里?你叫什么?”三个问题,连珠炮一般问出,其实想问的还有很多,只不过最先需要知道的是这三个。
  小姑娘摇了摇头:“不是我,是三木哥哥。我叫铃铛,姐姐你怎么会掉到河里了?你胸口被人刺了一刀,三木哥哥说,如果再偏一点点,你就没命了。”
  她明明是中了枪伤,倒在西周墓室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