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2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2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55 热度:5
,怎么成了被刺掉入河中?岑咫涵挑了挑眉,事情的发展从她进入墓室起,就变得诡异起来。
  “铃铛,谁是三木哥哥?你知道我的伤口是谁包扎的吗?”
  “三木哥哥就是三木哥哥,他可厉害了,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什么都会!你的伤口是我包扎的,也是三木哥哥教的,”小姑娘羞涩地笑了一下,“我以前只帮阿黄包过腿,包得不大好,姐姐你别笑话我。”
  阿黄,一听就是条狗的名字,岑咫涵顿时黑了脸。这个时候如果她还意识不到自己发生了什么事,那她就真是个傻子,因为门又被人推开了,昏暗的屋子被外面的光线照亮,背光而立的男子一袭白衣,手持一根竹杖走了进来。
  她迷了一下眼睛,等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方看清了他的脸,面如满月,样子比日本漫画上最优雅迷人的天使还像天使,不过那一身的中国古装扮相,应该叫天神也许来得贴切些。
  他的脸孔很白,白得近乎透明,五官的轮廓却很有立体感,每一点都恰到好处,长眉斜飞,鼻梁直挺,最漂亮的是那双眼睛,深邃幽深,落在人身上,就像是看到了人的心底。
  他的唇角挂着一丝微笑,微仰着头问道:“铃铛,客人醒了?”低沉儒雅的嗓音,听在耳中是一种享受,那单薄的身影,却又让人由不得怜惜。
  “三木哥哥,你来了!”铃铛过去拉住了他的手,“姐姐醒了呢,我还没问她名字。”转向岑咫涵,“姐姐你叫什么名儿?”
  这就是三木哥哥?他是个瞎子?
  岑咫涵的目光落在那根竹杖上,又直射向那双幽深如墨的眼,如果不说,谁又能看出他是个瞎子?
  她轻咳一声,说道:“多谢先……三木公子相救,我姓岑,岑咫涵!”差一点就叫成了先生,在这里,先生们只怕指的是老师,可不是乱是一个人都可以这么称呼的。
  “岑姑娘!”他对着她微微一笑,她的目光跟随着他,顿时移不开了,“三木是铃铛乱叫的,在下林木。”
  原来三木是这么个来头,她忍不住跟着笑了,说道:“小铃铛真会节省
  铃铛吐了吐舌头道:“哥哥的名字可不就是三个木!”
  林木笑道:“别贫嘴了,赶紧取布来,我拿药过来了,你给岑姐姐换上
  “哎!”铃铛答应了一声,从挂在屋顶的竹篮里翻出裹成一团的布条来,坐到了岑咫涵面前。她这才注意到林木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瓦罐,罐里黑乎乎的,就是他所谓的药了。
  林木也坐到床边,揭开瓦罐,一股刺鼻的中药味,辛涩呛人,她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牵扯着胸口的伤,痛得她直抽气。
  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过来,岑咫涵接过他递来的水喝了一口,道了声谢,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含了几丝笑意,笑道:“举手之劳,不必言谢!这药味儿是有些呛人,不过效果挺好的,你再敷个七八天,伤口定能愈合如初,连疤痕也不会留下。”
  “你是医……大夫么?”她问道。
  “三木哥哥是咱们这儿出了名的神医,什么病他都能治。”铃铛打断了两人的话,有些骄傲地说道。
  神医?岑咫涵皱了皱眉,似乎记忆里谁也有这么个名号来着,想了半天,却想不起来。
  林木把瓦罐递给铃铛,铃铛对岑咫涵说道:“岑姐姐,脱衣服,我给你上药!”
  瞟了林木一眼,岑咫涵脸红了。
  似乎觉察到了她的窘迫,林木歉然一笑道:“我的眼睛看不见,你别介意,留在这里,是因为要听铃铛说明你伤口的情况,这药里还需要再加上另一种药粉,要根据你伤口的实际情况来增减,每次用量都有不同。”
  “没事,我该谢谢你的。”她说道,用右手解开了腰间的带子,脱下了白色的绸衣。铃铛也上前来帮忙,小手轻轻地帮她解下缠胸的布带,脸也有些微红。
  她仔细查看了一下伤口,果然不是枪伤,甚至这身玉滑的肌肤,也不是她自己的,她深呼吸一口气,闭了闭眼,一切再明白不过,这不是她原本的身体,这具身体经历了什么,是什么人,她完全不知晓。
  ------题外话------
  谢谢tamyatam,我一看又是一钻石,你真要为我串颗项链啊?哈哈哈!
  本月收到6张月票了,谢谢各位默默支持我的姑娘们,这个数字也很吉祥,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都吉祥如意,一切顺利!?
  第145章  惩罚

  回去复命的苏诗诗将紫曜石交到了纳兰容卿手中,纳兰容卿得到了紫曜石,那双邪魅的桃花眼露出几分惊喜。
  “尊主,这次应该是真的吧?”苏诗诗看到他的表情,心中也是情不自禁的欢喜。
  纳兰容卿却没有回答她,反问道:“人呢?”
  他下的命令,是将骆灵和紫曜石一块儿带来,之前的放手,只是因为他顾不及,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放弃那个丫头,别说自己对她有了兴趣,单凭她是三星之一,他便不可能放手。青铜山那个老家伙是怎么说的?三星皆有异能,得星者可得天下,很遗憾,另外的两个他没有找着,这一个,种种迹象表明了她就是,他又如何能够放手呢?
  苏诗诗眼神闪烁着,寻思幸好自己出手解决了那人,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后心还中了自己一刀,她不死才怪!她没有想到,那样一个嫁了人的小姑娘,居然会成为她的威胁,她跟在尊主身边十多年了,从自己还是个孩子时就跟着他。
  老尊主将她带到他的跟前那一年,她六岁,他已经是个少年。
  老尊主说:“卿儿,以后她就是你的人了。”
  她按着老尊主教的,跪下给他磕头,对着圣像发誓效忠,他微笑着拉起她来,说道:“别害怕,以后不用动不动就下跪。”他的语气轻柔,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那眼神里有着几丝怜惜。
  她原本没有名字,爹娘在世时,叫她二丫,因为她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孩子,可是那天她有了名字,一个听起来很好听的名字诗诗,少主夸赞她长得漂亮,如诗如画,于是给她取名为诗诗。
  当时她看着面前的少年,心跳得很快,她想,他长得真俊啊,那笑容就像阳光,晃花了她的眼,怪不得带她来的叔叔说会让她过上神仙般的日子,他应该就是神仙了,不然怎么会有那么漂亮的样貌,她从未见过哪个男子像他那样生得好看。
  他是她心中的神,她刻苦训练,付出百倍的艰辛,不惜杀了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终于在十七岁那年登上了赤焰盟光明殿,成为十大护法之一,为的就是能够离他近一些,终有一天,能够与他比肩。
  她成为护法,按道理可以不用呆在他身边了,因为她不再是他的侍女,不是下人,她是他的下属,可是她坚持继续留在他身边保护他,怎么能够让他离开她的视线呢?她一步步走到今天,为的就是一直跟着他,所以,她不会走。
  “尊主,若要诗诗离开,诗诗宁愿放弃光明护法的位置,只做尊主的侍女。”
  “傻瓜!”他摸了摸她的头,就如儿时那样,“好吧,你愿意跟就跟着,你的身手很好,那我就不用带其他人了。”
  她很开心,少主去京城时,不能用纳兰容卿这个名字,他看了看她,说道:“我记得诗诗原本姓苏吧,不如就用你的本姓好了,苏诗诗,听起来不错,我就叫苏一笑好了。”
  她很开心,她都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可他却没有忘记,这是不是代表在他的心中,自己也占有一定的位置呢?
  尊主的脸上,经常挂着笑容,可是没有人敢挑战他的威仪,他很少动手,但是对于背叛者绝不容情,谈笑之间,可使人头落地。多半那些人都是她杀的,因为尊主的手干净如玉,她不想让他沾上污浊的鲜血。
  尊主的脸色永远温和平静,他像是天上的神祗,用悲悯的眼光俯视众生,在她的印象里,他从不曾动过怒,他也从不曾将目光过多地停留在某个人的身上。可是一切都因为那个丫头破了功,那个叫骆灵的小女子,尊主提起她时,眼中的光彩是她不曾见过的,那一刻,她的心开始不安。
  老尊主生前有过遗言,要尊主在盟中的女子中选一个为妻,不得迎娶外人,可是他死了这么多年,尊主一直未娶。
  有一次她和婉婉谈起这件事,婉婉是尊主曾经的侍女,嫁给了尊主身边的一位护卫,她说,尊主一直不肯娶妻,莫非是盟中没有他中意的女子?但是老尊主的遗言他是应了的,他是孝子,从来不会违背老尊主的话,若是他看中了外头的女子,该怎么办?
  婉婉一句话,她才发现是自己太过纠结了,她说:“这还不简单,尊主若是看中了外面的姑娘,自然会让她加入赤焰盟,那就不算违背老尊主的遗言了。”
  苏诗诗这下才开始正视起这个问题来,原来她所倚仗的,其实没有半点作用。女人的直觉天生灵敏,尤其在面对情敌时,她知道,骆灵对尊主来说,是不同的。
  纳兰容卿知道了紫曜石在骆灵身上,齐王又被调开到了北狄,他让人去把骆灵请来,苏诗诗自告奋勇,只不过她没有用请,她直接夺了紫曜石,然后将骆灵刺死抛下悬崖,如今尊主问起,她自然要复命。
  “齐王派了两个护卫跟随,他们不让属下带走齐王妃,一路追随,在悬崖边,齐王妃不幸坠落。”
  “什么?”纳兰容卿瞳孔一缩,失色站了起来,“她死了?”
  苏诗诗点了点头:“应该是!属下想着关键的是紫曜石,所以就先回来复命。”
  “啪!”盛怒之下,纳兰容卿扬袖一扫,椅子的扶手断成数截,他的眼中泛起一丝血光,苏诗诗从不曾见他如此失态过,“你为何不下崖找寻?”
  “那崖甚高,就算属下掉了下去,也难逃一死,何况是她,因为紫曜石,属下不敢冒险。”
  “派你去,本就是个错误,早知道我应该亲自去!”纳兰容卿冷声道。
  “尊主,她是齐王妃,与咱们立场本就敌对,不过一条贱命,死了就死了,反正紫曜石到手了。”苏诗诗说道。
  “啪!”这次不是椅子扶手断裂,而是她挨了一耳光,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纳兰容卿,不明白他何以动怒,就算是他对骆灵有点意思,现在人都死了,天下的女人又不止骆灵一个,她可是对他忠心耿耿,出生入死的手下啊!
  “尊……尊主……”苏诗诗捂着脸,看着他咄咄逼人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感到了一股寒意,往后退了几步。
  “她的命,可是比这紫曜石还重要,就算是丢了紫曜石,你也不该丢了她!就是十个你,不,百个你,也比不上她一根手指,你可明白?”
  纳兰容卿在笑,这些话,他是笑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的。
  苏诗诗咬了一下嘴唇,她不甘心,孤注一掷道:“不管如何,她都是别人碰过的女人,尊主这么在乎她,难道是看上了她?属下这么多年来心中眼里都只有尊主,对尊主一片赤诚,尊主为何视而不见,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对属下出手?”
  纳兰容卿轻轻拂了拂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凝视了苏诗诗半晌,方道:“原来你是存了这样的心思,诗诗,你太天真了!你既然想知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本尊就是要她做赤焰盟的尊主夫人,至于你……你只是我的下属,做好你应该做的,其他的,不要肖想。你自己到幽室禁闭三个月,你的话有很多疑点,诚如你说的,你对我一向还算忠心,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想清楚了,可以随时找我说明你隐瞒了什么,否则,待我查清一切,对你的惩罚,可就不是幽禁三个月这么简单了。”
  苏诗诗下去了,虽然尊主说的是自动领罚,可是她知道自己逃不了的,方才那一声,纳兰容卿以内力将声音逼了出去,总坛的人应该全都听到了,而且这里要出入都必须有尊主的令牌,她的令牌回来复命时已被收了去,现在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苏诗诗走到幽室,守卫的人早就打开了门迎接着她的进入,在赤焰盟,做错了事,任务失败,都会进幽室反省,这是常事,所以没有人对她被罚表示兴灾乐祸,守卫反倒恭敬地请她入内,因为谁都知道,她是尊主面前的红
  进去后,幽室的大门缓缓合上,苏诗诗盯着大门半天,慢慢笑了,她低语道:“查……人都死了,我不说,谁能知道,你查得出来么?”
  这边苏诗诗离去,纳兰容卿握着紫曜石,陡然跌坐在椅子上,他喃喃念道:“死了么?丫头,你真的不在了?我不信!身为三星之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