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3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3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20 热度:1
,你怎么可以死!”
  “来人!”他喝道。
  风声一动,门外进来一个人影,一身火红的衣裳,面色苍白如纸,仿如地狱使者。
  “尊主!”
  “暗枫,你去查清楚,齐王妃如今身在何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命令道,“我可不信她会死,记住,找到了立刻带回赤焰盟,别给南楚太子抢了先!”
  苍白如纸的脸招起,眼中掠过一抹诧异:“她是……三星?”
  纳兰容卿点了点头:“所以不容有一点闪失!”
  “属下领命!”暗枫抱拳一揖,只见红影一闪,顿时没了踪迹。
  他看了一下幽室的方向,面上滑过一抹担忧,本来上次就该他去带人的,却拗不过诗诗想要领这个功,若是早知道,他断然不会答应将这个任务让给她。他知道诗诗喜欢的人是尊主,就如同他喜欢诗诗一样。
  暗枫猜测,如果齐王妃真的死了,定然与诗诗脱不了关系,如果她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可是她是三星之一,是尊主要找寻的三星之一,若真如此,诗诗这一次,只怕是……他眸光一暗,心中有了主意,不管事情如何,他只有一力扛下来。
  步子迈向幽室,他需要问诗诗几个问题。
  齐王府一片愁云惨雾。老太监长河得到消息时,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马上让人八百里加急,将消息送到齐王那里,人还没出门呢,他又改了主意,喃喃念道:“不行!这事暂时不能让王爷知道,否则坏了那边的事,皇上这边交不了差!”
  他想了很久,让人将消息传给齐王身边的小路子,嘱咐小路子等北狄之行的事情办完了,再汇报给齐王知道,这边他召集了几个信得过的心腹手下,让他们顺着悬崖下去,沿河而下,与那名先行一步的护卫乙会合,继续查找齐王妃的踪迹,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人找出来。
  岑咫涵的伤因为是在心口,要慢慢静养,几个月了才好。林木的药真的很不错,痕迹渐渐淡去,不过每逢下雨天,心口会隐隐作痛。
  林木满怀歉意地对她说:“怪我们这里穷,没什么好东西,你伤了心脉和肺,得有好东西调养,恢复才快。”
  岑咫涵说道:“不要紧,你们能救我一命,已是天大的恩惠,你和铃铛把家里好吃的都给了我,害得你们都没吃饱,我才真是过意不去。”
  她现在呆的这个地方,是个幽静的小山村,村子四面环山,一条大河横穿过村子,从山间辟开一个洞,奔流而出。
  村民们要出去的话,有两条路,要么翻过山去,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很少,因为山势高而险,除非有着猿猴一般的身手,不然很难从那些陡峭的山石攀爬上去;另一条路则是顺河穿山而出,不过洞中也不太平,水流湍急不说,传说还有水鬼,入洞的人多半有去无回,所以这里的人靠山吃山,基本没什么人出去。
  村里只住了十来户人家,他们对岑咫涵都很好,说她能够从穿过河洞得救,定是有菩萨保佑,对于她没被水鬼给吃了,很是惊讶,在她卧床期间都来看过她,于是几个月下来,她与这里的人都熟悉了。
  村子叫桃花村,这个名字让岑咫涵想起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这个村子的人,可不正像一群隐者?
  她问起林木,知道村里的人全都是同姓,他们都姓林,人口不多,是因为他们搬来这个谷中的日子并不长,只有二十余年,林木来的时候,是个小孩子,不过他说小时候的事不大记得清了。
  ------题外话------
  从6到8月票的数字依然吉利,多谢各位姑娘!?
  第146章  铃铛的奇怪举动

  林木眼睛虽然看不见,在屋子里的行动却不受影响,很灵活,其实如果不是看到他手中的竹杖,如果不是铃铛说了,根本看不出他是盲人。
  盲人的眼睛应该是毫无神彩的,可他的眼神就像天上的星星,明亮而深邃,让岑咫涵忍不住沉溺其中,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直叹老天爷不公,怎么能够让它失了颜色。
  岑咫涵住的是林木的屋子,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林木亲自动手布置的,她很细心,知道一切后,没有移动这些东西的位置,不管什么都摆回原样,所以林木进来丝毫不受影响。
  这些天他把屋子让给了岑咫涵,自己住到了铃铛家,铃铛则用两块木板拼了在岑咫涵旁边打了个地铺,就近照顾她。铃铛家就在林木的隔壁,他叫铃铛的爹九叔,他们是族亲。铃铛的原名叫林珰,因为她总是叽叽喳喳的,到哪里都能弄出响动来,像个小铃铛,于是大家便叫她小铃铛。
  岑咫涵给林木倒茶,林木举着杯子来接,她看到他的右手腕内侧有个胎记,那胎记的形状很是奇特,像一片雪花,她盯着那雪花呆了半晌,茶水溢出来都不知道,流到了林木的手上,湿了衣袖,幸好茶是温的,不烫,她忙说对不起。
  林木微笑着说:“没关系!”
  她拿出手绢帮林木擦衣袖上的水渍,两人的手碰在了一起,接触到她纤长柔软的手,林木的心跳加快了,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除了铃铛,他没碰过其他女孩子的手,铃铛是他的妹妹,又是个小孩子,她经常干活儿,洗衣裳做针线砍柴烧火做饭,所以一双手掌虽然小小的,但是上面磨起了茧子,摸起来与她的全然不同。林木想,她一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没有做过什么活儿,不然那手不会那样软,那么滑……
  铃铛不知何时过来了,站在门口格格直笑,岑咫涵看到林木脸红,也不好意思再帮他擦,遂将手绢递给了他,让他自己来,回身瞪了铃铛一眼,她道:“小铃铛,别笑,快过来帮忙!”
  林木问道:“铃铛,什么事这么好笑?”
  “笑你们啊!岑姐姐盯着你看,看得出了神,茶都给倒手上了,昨天我三婶儿夸岑姐姐长得漂亮,四婶儿说和三木哥哥你是天生一对,那时候你也脸红来着。”他不问不打紧,这一问,铃铛说的这番话,让他脸更红了。
  岑咫涵听到这话,看了看林木,脸上也有些发烧,幸好他看不见。
  林木咳嗽一声,转移了话题:“岑姑娘,你可记起点什么来了?”
  他们问起她是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岑咫涵总不能说自己来自遥远的时空,一醒来灵魂就到了这个躯壳里,若真这样,这些淳朴的乡民可能就不是对她友善相向了,怕是要架起火来烧了她这个怪物。所以她的回答是自己可能受到撞击,记忆受损,不记得是什么人害了她,她告诉这里的村民,她是个孤儿,没什么亲人。
  林木当然不大相信,若她真是孤儿,怎么会有那么一双温润如玉的手?那是一双经过保养的手,他救起她时,摸到她手上修剪得整齐而圆润的指甲,是长指甲,一个孤儿,又是这么个年岁,要养活自己,不可能十指不沾阳春水,那分明是富贵闲人才会做的事。
  林木没有说什么,他想,她瞒着他们,可能因为不方便说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他自己,何尝没有秘密呢?
  从其他人的口中,他知道岑咫涵是个美丽的姑娘,她不仅美丽,而且还善良,这一点,从她伤一好就抢着帮忙做事,从她小心地将屋里的东西放回原位,一丝不差,从她在他面前从来不提起他的眼睛都可以看出来。
  村里从来没有外人,年轻一代,他就是最大的,这里有姑娘,可他们都是同族,是一家人,是不能在一起的,所以他从来没接触过别的姑娘,抛开亲人不谈,岑咫涵是他这二十多年来接触的第一个异性,这让林木的心里,多少泛起了一丝涟漪。
  他每天都会来和岑咫涵说话,她的声音很好听,慢慢地成了瘾,一天不听他就浑身不舒服。
  岑咫涵听到他问话,自然小心地回答,免得露出破绽。“还是没有,有没有什么药物,可以帮人想起事情来的?”她问道。
  林木错愕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
  “对了,林大哥,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啊?”她问道。
  “跟我师父学的。”林木的回答很简单。
  “你师父是谁啊?”岑咫涵问道,心想他医术这么好,师傅一定大大地出名,没准她听到过。
  林木却答道:“师父就是师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没告诉过我。”
  “那他现在在哪里呢?”
  “他死了,就埋在后面的树林里。”林木的声音有些低沉。
  岑咫涵忙说对不起,看得出林木对他的师傅感情很深,早知道自己就不要提起这个话题,徒然惹人伤心。同时她也想起了疯子,她不在了,疯子会想她吗?
  世间不出名却有本事的大有人在,疯子是这样,林木的师父也如此,他们都不是沽名钓誉之辈,但是他们都是世间的强者。
  见她久久不语,林木问道:“你有心事?”
  岑咫涵笑了笑道:“没有,只是听你说起你师父,想到了教养我成人的那个人,严格说来,他应该也算是我师父,虽然我从未这么叫过他。”
  小铃铛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难得地没有弄出响动来,睁着一双大眼睛,安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这时候插了一句:“岑姐姐和三木哥哥都是一样的人,还有我,我们都是没娘的孩子。”
  岑咫涵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是啊,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所以才会觉得亲近,不陌生,第一次见到小铃铛,我就很喜欢。”
  “那你也喜欢三木哥哥,对吧?”铃铛问道。
  林木装没听见,起身道:“对了,我差点给忘了,昨日去给四叔公看病,他送了我不少榛子,我去拿来给你俩尝尝。”
  他起身点着竹杖走了出去,微微僵直的背却泄露了他的心事,跨出门槛时,他听到了她的回答:“是啊,一样喜欢!”他的心里一下子充满了欢乐,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
  屋子里,岑咫涵抬头,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是止不住的笑意。
  铃铛听到她的回答,很是高兴,她摇着岑咫涵的肩膀说道:“岑姐姐,既然你没有家,就留在咱们这儿吧,好不好?”
  “留在这儿吗?”她喃喃问自己,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是老天爷要她代替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活下去吗?也不知是怎样的深仇大恨,让人对这个年轻的姑娘下如此狠手,外面的世界里,也许就有着她的仇人,留在这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她过得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吗?
  伸出十指,看了看那纤长柔嫩的双手,她轻轻叹了口气。
  而后她想起了林木手上的胎记,为什么自己会觉得熟悉呢?想了半天,却没个结果。她心中又有些怀疑,自己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会是真的吗?她真的不认识林木,真的是他救了她吗?忽然间觉得这些事简直像一团乱麻,让她好不心烦。
  “岑姐姐,好不好嘛?好不好嘛?”铃铛还在催。
  她勉强地对铃铛笑了笑,说道:“住在这里,你看我都做不了什么活儿,帮你们的忙都帮不上,简直就是添乱,我若继续留下来,怕是要饿死,还是得想办法出去。”
  取了榛子返回来的林木站在门外,没有进来。
  “不做活儿也没关系啊,三木哥哥也不做活儿的,不是一样没饿着?”铃铛说道。
  “那是因为他是你们的亲人,村子里的人都帮着他,谁家有什么,都会分一份给他,再说他会医术,能帮大家治病,我什么都不会。”
  “那你嫁给三木哥哥好了,我爹说我们出不去外面,外面的人也很难进来,三木哥哥都娶不到媳妇,你做他媳妇儿,村里的人也会对你好的。”
  岑咫涵笑了笑:“可不能这么说,铃铛,姐姐和你一样,只是把你的三木哥哥当哥哥看待,我怎么能嫁给他呢?”
  “可是你若是不嫁给他,就……”
  “铃铛,别乱说!”林木跨进了门,脸色有些苍白,他走到桌前,把手里提着的一小竹罐榛子放到桌上,眼神有些不安地面对着岑咫涵的方向,“岑姑娘,你别听铃铛胡说,她小孩子家不懂事。”
  小铃铛有些委屈地看着林木:“三木哥哥,我才没有胡说,你和三婶儿说的我都听到,你明明都跟三婶儿承认了,想娶媳妇的,而且你也说了,你也喜欢岑姐姐……”
  “啪”的一声,铃铛的脸上挨了一巴掌,她惊愕地看着林木,颤抖着嘴唇道,“你……你居然打我,哇……”
  “铃铛别哭,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