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4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4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90 热度:1
痛不痛?”岑咫涵心痛地抱着铃铛安慰她,看向林木,“她不过是个孩子,你怎么能对她动手?”
  林木也呆住了,伸着手掌无措地站在一边,唤了一声“铃铛”,小铃铛没理他,他尴尬地上前一步,伸出手来要触摸铃铛,被铃铛躲开了。
  林木无奈地说道:“铃铛,对不起,哥哥不是故意的,哥哥没想打你的,我……我只是想捂住你的嘴,不让你乱说。”
  有岑咫涵护着,铃铛边掉眼泪,边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才没有胡说,明明是三木哥哥你自己撒谎!”
  岑咫涵看了一下,果然铃铛的脸上连个指印也没有,看林木的样子,也像是很惊愕自己会对她动手,想来这一掌还真是误会了,不过铃铛得理不饶人,在那儿不依。
  看着林木脸青一阵红一阵的,她心下不忍,哄着铃铛道:“铃铛,哥哥都道歉了,他不是故意的,你原谅他好不好?别哭了!”
  “哥哥冤枉我!”铃铛继续哭。
  岑咫涵自己也没有哄小孩子的经验,为难地看了看林木,林木虽然看不见,可是好像察觉到了她的无措,他冲她抱歉地笑了笑,说道:“铃铛,是哥哥错了,我给你赔礼,铃铛没有说谎,铃铛是好孩子。”
  小铃铛不哭了,吸溜了一下鼻涕,用手背抹干了眼角的泪水,慢慢蹭到林木面前,低声说道:“哥哥,你把岑姐姐留下来好不好,不要让她走……
  “我知道你很喜欢姐姐,可是姐姐的家不在这里,虽然她没有父母,可也许还有别的亲人,就像你和我一样,我们怎么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就把她困在这里呢?铃铛,你要明白事理,哥哥从小教你的,你怎么就忘了?”
  “可是我舍不得岑姐姐……”
  岑咫涵说道:“铃铛,姐姐以后还可以回来看你啊。”
  铃铛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不会的,姐姐出去了,就永远回不来了
  “我会回来的,相信我,铃铛。”她蹲了下来,拉住铃铛的手,与她平视着承诺。
  没想到,铃铛却很紧张地拉住她:“姐姐,你别走,铃铛求你了,你别走!你就在村子里陪我一辈子,好不好?”
  岑咫涵觉得铃铛的情绪有些不对,她只得对林木说:“林大哥,铃铛这是怎么了,我看她似乎不大对劲。”
  林木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凝重,看得岑咫涵心中起疑。
  他对铃铛说道:“铃铛,哥哥向你保证,会安全地送岑姐姐离开这里的,来,来哥哥这里来,我们别打扰岑姐姐了。”
  铃铛依依不舍地看了岑咫涵一眼,红着眼睛跟林木出去了。两人带上了门,屋里顿时阴暗下来,岑咫涵愣愣地坐在竹椅上,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铃铛的举止,似乎在向她传达着一个什么意思,可是想了半天,硬是想不起来。
  嫁给林木吗?老实说她真的没有想过,虽然对他有好感,可是她并没对他动心,并不是歧视他是瞎子,只是对他的喜欢,只是朋友的那种,不是爱?
  第147章  林木的过去

  几天来,铃铛一直闷闷不乐,也不来找岑咫涵玩了,还有些躲着她。岑咫涵知道这孩子是在生她的气呢,因为她不答应嫁给林木。
  老实说,林木是个不错的人,虽然身体有缺陷,可是人家要相貌有相貌,要技术有技术,嫁给这样的男人不吃亏,只不过感情这种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将就的,而且岑咫涵的过往让她对外人总保持着几分警惕,对这个村子,这个村子的人,她的心中隐隐有一种防备,虽然他们对她很好。
  她总觉得这个村子很古怪,就算它很像桃花源,可是外面并非乱世,这些人为何要将自己困守于一隅?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脑海中灵光一现,她有些愣然,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外面不是乱世呢?摇了摇头,她想,应该是这个身体本身的记忆吧,也因为偶尔会冒出来的一些不属于自己的想法,让她对整个事件有了不同的认识,她依稀有种感觉,就是让她差点殒命的人,是个女人。
  就算他们说出不去,她还是要试一试的,不管是翻山,还是钻洞,岑咫涵觉得只要自己身体恢复了到原来的强度,都可以选择。看过了地形后,她觉得可能钻洞更适合自己一点,至于他们说到的洞中有鬼,人进去就是死这个问题,她大致猜到了是怎么一回来,疯子带着她走南闹北,什么样的地方没去过?什么样的洞没钻过?所以她有把握自己能过去,不过要准备些工具
  她把自己所要的工具用炭笔画在布上,交给林木,请他帮忙找人制作,这个村子里的人虽少,却是什么样的人都有,铁匠自然也是有的。
  林木答应了,他那双幽深的眸子紧盯着她的方向,脸色有些苍白,带着几分病容:“你不用担心,等你再好些,我会设法送你出去。”
  “我相信你,不过你们都说了过那个洞有危险,我也不想成为别人的拖累,能够自己出一份力,也是好的。”她说道。
  林木点了点头,没再多说,转身出去了。他手中虽拿着竹杖,却没有用它点地,远远地看去,他行走的步履稳而优雅,那根竹杖在他手中,倒像是一管洞箫,岑咫涵觉得他一点也不像个瞎子。
  铃铛慢慢的又开始过来找岑咫涵了,兴许因为前段时间的事,她有些羞涩,站在门我,不好意思进来。岑咫涵招了招手叫道:“铃铛,快进来啊,是不是有事找我?”
  她是个大人了,尽管这个身体看起来比铃铛也大不了多少,她自然不会和一个孩子计较,何况铃铛是因为舍不得她,这让她多少有些感动,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重要的,这世上没有人给过她这种感觉。
  铃铛挠了挠头,红着脸进来,冲她道:“岑姐姐,对不起!”
  她摇了摇头,笑道:“别这么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才对,辜负了铃铛对我的厚爱,不过姐姐真的不能留下,姐姐答应你,等以后我的事情办完了,会再来看你。”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可是她得搞清楚这个身体是谁,不是吗?不管结果如何,她总要努力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够寻到方法回去,就算回不去了,她要代替这个身体的主人活下去,也得搞清楚自己是谁不是?至于那个害了“她”的人,她也应该回敬一下,也许如果“她”不死,自己也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
  铃铛听她这么说,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却没有再争辩,见岑咫涵拿了几个木刻小玩具出来,顿时睁大了眼睛,一丝笑容浮现在了脸上。孩子总归是孩子,对玩具是没有抵抗力的,这几天,岑咫涵一直在刻小木偶,就是等着她哪天消气了送给她。那些可爱的小猫小狐狸之类的东西,没有小孩子会拒绝,铃铛玩得很开心。
  她抬起头,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岑咫涵,说了一句话:“岑姐姐,你是个好人!”
  岑咫涵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有人骂过她骗子,有人说过她冷-血,却没有人说过她是个好人,这一刹那,她有些感动。
  “铃铛,难道你们永远都要住在这个村子里吗?外面的世界也许更精彩呢,怎么不试着出去,如果我能顺利出去,你愿不愿意也出去?”
  铃铛眼睛亮了一下,很快又暗了下去,她摇了摇头:“不行的,爹不会允许的,村长也不会准。”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是他们都这么说,村里的人,谁也不许出去,”她咬了咬嘴唇,“岑姐姐,实话告诉你吧,其实就连你也不能够走出村子的,为了你出村的事,三木哥哥还和四叔公他们吵了一架,你不知道,四叔公他们发了好大的脾气,三木哥哥也发火了,我从来没见他对人发过火,他一发火,四叔公他们就没吭声儿了。你出去的事,只有三木哥哥同意,其他的人没有一个同意的。”
  铃铛嘴里的四叔公,就是他们这个村的村长,这一点岑咫涵是知道的,怪不得最近村里的人看到她,都有些冷淡。她没想到林木会为了她的事与村长吵架,心中便有些不安。
  “我本来就是我面的人,我要走了,他们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呢?”她喃喃念道,本来也没指望铃铛回答,没想到铃铛往外看了看,有些紧张地拉住了她的手,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令她大吃一惊。
  “姐姐,我告诉你,你千万要小心,也不能泄露出去是我说的。”她点了点头,铃铛这才接着说了下去,“如果没有三木哥哥坚持,你自己进洞去的话,你会永远出不去,一定会死在里面,就算洞里的东西伤不了你,村长派去的人,也会要了你的命,虽然这次三木哥哥会送你出洞,可是你也要小心些,因为其他的人是不同意的,就算他们顾忌三木哥哥,也不见得不会暗中对你下手。”
  岑咫涵挑了挑眉,果然与她预料的一样,这个村子,还真是个不寻常的村子。
  “铃铛,你这么小的年纪,竟然也懂得这些事了!”她叹了口气,“谢谢你告诉我,我会小心的。”
  铃铛眼中闪过一丝惧意,把玩着手上的木刻小狗,低着头道:“我怎么不懂呢?岑姐姐,你不知道,我今年才八岁,可是三年前,我就杀过人了。按道理这些事情是不能给你说的,可是三木哥哥相信你,我也信你。哥哥不让我告诉你,我想他是怕你害怕,我心里还是希望你留下来的,三木哥哥很久没有笑过了,是因为你来了,他才重新有了笑容,如果你走了,他又会变成那个不会笑的三木哥哥。”
  “为什么?”
  “我听六阿婆说的,好久以前,那时候我还没出生,三木哥哥的眼睛也没有看不见,他很爱笑,对着每个人,都笑得那么温和,后来山崖下跌下来个姑娘,就像你一样,三木哥哥救了她。六阿婆说,那也是个漂亮的姑娘,她和三木哥哥好上了,留了下来,村里的人高高兴兴地要为她和三木哥哥操办婚事,三木哥哥对她好得不得了,什么都没瞒着她,可是谁也没想到,她在结婚的前一晚,偷了三木哥哥的书跑了,原来她会武功,还给三木哥哥下了毒,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三木哥哥看不见了……”
  岑咫涵没想到,林木还有这样一段往事,有些恻然道:“难道谁也没发现那女子不怀好意么?后来呢?”
  铃铛答道:“六阿婆说,她对谁都笑嘻嘻的,对三木哥哥也好,知道了村里的人不能出去,还愿意留下来,谁会想到她是坏人啊!后来她抢了三木哥哥的书出去,也是顺着洞跑了,她不仅有武功,还有一身毒功,身过了洞里的蛇阵,但是洞里还有别的机关,后来是四叔公他们赶去,那女的被抓了回来,一审才知道,她到咱们村子来,本来就是有预谋的,好像是来过这里的一个村民泄露了消息,她以为我们村里有宝藏,所以设法混了进来。如果是普通的村民从悬崖上掉到了这里,治好伤后,村长都会安全把他们送出去,但是如果身上有武功的,或者是不怀好意的人来,村里的人就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只要没有人带领,他们想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照你这么说,应该只有村长和少数几个人知道出去的方法,对吧?你的三木哥哥,应该也是这少数人之一。”岑咫涵说道。
  铃铛点了点头:“对啊,姐姐你真聪明!我接着说啊,后来尽管三木哥哥求情,那个女人还是被村长杀了。三木哥哥真善良啊,那个人害得他眼睛永远看不见了,他居然还不想她死。”
  “既然是下毒,那女人难道没有解药?”岑咫涵问道。
  “没有,那毒药很霸道,哥哥的师傅说,能够保住三木哥哥的命就不错了,眼睛却是怎么也没法子恢复。”
  ------题外话------
  最近断网,没得上来和大家见面,那啥,脊椎不大好,也不能在电脑前多坐……
  这文不会太长,其实现在已经接近尾声了,谢谢姑娘们的一路陪同,咱有赶紧地,往结局奔吧。?
  第148章  出山

  看林木如何治她的就知道,他的师傅必然也非等闲之辈,既然那个老人都判了林木的毒无解,他的眼睛看来是真的没法子重现光明了。
  岑咫涵很是惋惜,叹道:“没想到,你的三木哥哥也是个苦命人。铃铛,你怎么告诉我这么多,你们又怎么会相信我呢?不怕我和那个女人一样吗
  铃铛笑了:“你不会!岑姐姐,三木哥哥说了,你和那个女人完全不同。三木哥哥屋里的东西,你从来不乱翻,就算是你用过了也会放回原位,而且你没有骗过人,你一直都没答应过要留下来,反而坚持要出去,三木哥哥说,如果你不怀好意,大可以顺着大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