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6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6

作者:楚寒衣 字数:4703 热度:1
/>   买好东西回到客栈,岑咫涵发现客栈的人较之前多了,但气氛却显得更加冷清。大堂里坐着一个男子,身着月白锦衣,头戴玉冠,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息,让人不自觉发寒。
  岑咫涵才出现在门口,他的目光便直射向她,眼底含着几分惊喜,几分诧异。
  他大步走向她,伸手便来揽她的肩:“丫头,可找到你了,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
  岑咫涵没让那只手沾到她的身,她急急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他:“你是何人?”
  男人皱了皱眉头,俊美的面容出现一丝扭曲:“你这是怎么了?别怕,我不会害你的,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有多担心,一切都是诗诗擅作主张,她已经被我关了起来,等回去后,你想如何惩处,都随你。”
  “诗诗又是什么人?”岑咫涵愣了一下,“这位……公子,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我都跟王安说过了,我不是他要找的人,可是他说见到他的主人,我自然就明白了,想必你就是那位主人了,怎么见了你,我更加不明白了?我记得……我们不曾见过,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一抹微笑缓缓在男人脸上浮现,他的眼睛本来就亮,此刻变得更亮了,让人情不自禁地注目,难以移开半分。
  “且不管我有没有认错人,告诉我,你知道自己是谁吗?”他盯着岑咫涵,目光如芒。
  “我……”是了,她是谁呢?岑咫涵不过是一个过去的名字,轻蹙了眉,她偏了头思索的样子落在他的眼里,那目光渐渐变得温柔。
  “告诉我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别怕,慢慢说,我们有的是时间,等你说完,我自会告诉你一切。”他上前一步,不容置疑地牵住了她的手,唇边的微笑让人心安,岑咫涵不过一瞥,有片刻的失神。
  他的目光似带有魔力,于是她便在他静静的注视下,简要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当然,她还是隐瞒了一些东西,比如她本来是什么人,再比如林木和那个世外桃源,她是信守承诺的人,答应了别人的事,她会做到,而其他的,则是长期的生活让她的直觉变得敏锐,觉得不该说的,她便不会说。
  听完一切,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眼含笑意,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摩挲,而后道:“苦了你了,自从你掉下山崖,我便也猜到你掉入了河中,顺河一路找寻,所幸……终是找到了。还好你身上的伤好了,我该好好谢谢那个救你的人!”
  “不用!”岑咫涵摇了摇头,“他是山中隐士,不喜人打扰,再说了,我离开的时候,他也离去了,他喜欢云游四海。我说完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人?这一切又是怎么发生的?你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娘子,你竟将为夫忘了吗?你是我的妻!”男人一脸郁闷,带着几丝委屈说道,“我名纳兰容卿,乃是你的夫君。”
  岑咫涵霍然抬头,小口微张,如被雷电击中,说道:“怎……怎么可能
  “若非如此,我为何遍天下地寻你?”纳兰容卿倾身靠近,温言道,“你……原本也是会功夫的,唉,都怪我,是我给你惹了祸端。家中亻}役失职,你前去上香时,有刺客想要挟持你要胁于我,将你打落悬崖,那女亻}我已关押,若是寻你不着,我定饶不了她!”
  岑咫涵咬着嘴唇,微微往后缩了缩,让自己与纳兰容卿拉开了些距离,脸上浮起红晕,“你……你没骗我?”
  纳兰容卿正以道:“就算骗尽天下人,我也不会骗你!”
  他的表情真挚郑重,若岑咫涵是个单纯的小女子,只怕就会信了,毕竟这个男人长相一流,看穿着与出手家世亦不凡,正是女子心目中的最佳夫婿人选,能够成为这种人的妻子,那得是多大的福份!可惜岑咫涵不是普通人,脸上表现出的与她心中所想完全相反,在心底只是冷笑。
  “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个陌生人!”她表现出一幅惶惑挣扎的模样。
  “不要紧,我不会强迫你,咱们慢慢来,就当重温一遍我们相识的过程,我相信,最终你还是会接受我的。”纳兰容卿含情脉脉道。
  ------题外话------
  前段时间生病,所以停更了,最近没上网,本来在回读者留言时提到请假的事,没想到可能是抽了,一直都没显出来,抱歉,让守文的筒子们久候了。今天起恢复正常更新,有突发事件会在文中提前告之,那个啥留言回复,咱就不用了,有时候回复一天了也不见显出来。?
  第150章  情劫

  纳兰容卿告诉她,她是个孤女,他看着她长大,从小她就盼着长大了嫁给他,做他的新娘。
  岑咫涵问道:“可是我记得自己姓岑,我的名字,叫岑咫涵,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一定不会错!”
  她的斩钉截铁让纳兰容卿放弃了解释,不就是一个名字么,正好,她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好了,正好省他的解释,遂顺了她的意道:“你没记错,这个名字……是我师父取的。”
  “你师父是谁啊?”
  “他是前任赤焰盟的盟主。”
  岑咫涵被纳兰容卿带回了赤焰盟,她一直抱着那个黑漆小木箱,里面装着她全部的家当,不许任何人碰,木箱并不算轻,纳兰容卿想帮她拿一回儿,她也不给,一脸警惕,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说:“你不许碰我的箱子!
  从王安口中,纳兰容卿知道这个箱子是她来到这镇上才买的,里面放的不过是些胭脂水粉,见她如此宝贝那些东西,纳兰容卿有些心痛,心道看这模样,她对自己还是有着防备之心,并不全然信他,而那一刺与坠崖的撞击,看来并非未对她造成伤害,这样的行为,不是正常人能够做出来的。
  的表情……我看你能有多高贵,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他暴怒,将我猛拽起来,拽向他身前。
  回到赤焰盟,安顿好岑咫涵,他来到禁室。这里一日只有一餐,且四面无窗,日夜不分,乍一开门,光线射进来,苏诗诗赶紧抬臂挡住脸,免得久不见光的眼睛被刺痛。
  除了他,没有人有胆开禁室的门,她知道,心中一时激动,一时忐忑,不知他会如何对待自己。
  头上响起他的声音:”诗诗,你说本尊是该罚你,还是该赏你才好呢?
  放开手,苏诗诗将盘膝改为跪立,伏低了身子道:”属下见过尊主!“他的话令她有些愕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是了,你不知道,本尊已经寻到了她,三个月后,本尊会与她举行大婚。“纳兰容卿慢悠悠地说道。
  苏诗诗脸上顿无血色,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她才抬起头来,仰视着他,眼底一片凄楚:”她……她没有死?“
  ”她是天命所归之人,如何这般轻易就死去!“
  ”那么……尊主是要属下给她一个交待么?“苏诗诗咬着唇道,”可是属下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若是老尊主在,亦会支撑属下的决定,赤焰盟的盟主夫人,不能够是外人,而且她还非清白之身……“
  一股大力几乎将苏诗诗的头颈折断,纳兰容卿的手指纤长,像女人的手,力道却大得出奇,她痛得几乎不能呼吸,却固执地张大了眼,定定地看着他,无声地说着:”我不后悔!“
  ”别挑战我的底线,如果你再敢有一丁半点的自以为是,我立刻让你消失!别以为我应允过人会好好照顾你,我就不会杀你!“他的眼睛透出一股寒意,语调并不凶恶,却生生让苏诗诗打了个寒颤,她知道,他不是在说笑!这个男人的狠,她从小就知道。
  她不想死,因为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在他紧逼的目光中,她的倔强的眼神渐渐软弱,然后,他放开了她,任她跌倒地,掏出一张洁白的手帕,在指尖拭了一下,扔在她面前。她能感到后颈在流血,却不敢动一下。
  ”多亏你让她忘了一切,如今她叫岑咫涵,是老尊主拣来的孤女,是本尊的妻子!这次就饶了你,日后若是她有半点差池,你就到蛇洞呆一辈子吧
  他转身大踏步离去,苏诗诗慢慢伸手,捡起了那张手帕,他的一切都是她打点的,手帕上的兰花,是她亲手所绣。她将手帕盖在脸上,很快手帕便被泪水浸湿,与上面她的血晕在一起,泅出一片鲜红。她知道,那个叫岑咫涵的女人,自己再也无法威胁到她。
  本来她就应该明白,他对那个女子的心思与众不同,她最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该试着去捻他的虎须。从此后她不仅不能为难那个女人,还得费心费力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星半点伤害,因为若是她出了事,纳兰容卿绝对会说到做到,将她扔到蛇洞里去。
  若说比死还令她敢到害怕的,那便是赤焰盟的蛇洞,蛇洞里面没有蛇,那里是一群丧失了神智的男人,女人到了那里,生不如死!那些男人武功高强,最想的就是女人,落到他们手里,连死都死不成。
  苏诗诗呜咽出声,这一刻,她真的后悔了,后悔没有早一点杀了骆灵。
  齐王满天下寻找失踪的妻子时,昔日的王妃正在赤焰盟试穿着新嫁衣。纳兰容卿这次行事很高调,广发请柬,请了五百余众贵客参加他的婚礼,而落款的名字则是苏一笑,婚礼的地点,自然是他的老家湖州。
  他对岑咫涵说:”以前我们要脱避仇家的追杀,所以没能给你一个像样的婚礼,现在我为你补办一个最盛大的婚礼,会有好多好多人参加,你会让你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新娘,你喜欢吗?“
  岑咫涵身着华服,盛妆打扮,发髻梳得高高的,露出光洁的前额,这三个月来,经纳兰容卿的经心调养,她的伤早就痊愈,身体甚至比以前还好了些,时光荏苒,她又长了一岁,个子高了,腰身更显纤细,脸上也褪去了一丝残余的青涩,长成了大姑娘,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让人移不开眼。
  纳兰容卿见过的美人不少,赤焰盟也不缺美人,可是像她那样的美,他不曾见过。举个例子,寻常的女人,如果穿金戴银,多少显得有些俗气,可是她不同,不管是什么,到了她身上,真真就是个配衬,丝毫不损她的美貌,似乎那些首饰也带了空气,沾了她的身,便祛了俗气。
  三个月来,纳兰容卿还是不能近她的身,不过已经有了好转,她会对他笑,偶尔还会主动牵他的手。他记得第一次她主动拉起他的右手时,看到腕上的胎记,仔细看了很久,很是好奇,于是他趁机拉着她,重温了许多他们两人的儿时故事,这些故事也并非虚假,其实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曾幻想过,如今他把幻想具体化了,面前的女子,成了他记忆中的那个人,讲得多了,连他自己都几乎信以为真。
  这段日子,他也没拘了她在赤焰盟,而是带着她一路游山玩水,到了湖州,这里是他的老家,在这里举行婚礼,正是他的心愿。
  一路上她很是活泼,她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总是对一些奇怪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有一次看到有人使用飞刀,她觉得好玩,闹着要学,可是又嫌那些飞刀太难看,于是拖着他到了铁匠铺,找人按照她所说的样子打造。
  一路都在寻铁匠铺,可是打出来的样子,她都不喜欢,直到他们遇到一个长得奇丑无比的老者,那脸就跟僵似的,照他看来,那老者打的飞刀还不如之前的,歪歪扭扭,根本不像飞刀,可她却偏偏中意,更是突发奇想,要人家用黄金给她打造了一套针,针是需要硬度的,黄金偏软,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些奇怪想法,那老者也是这么说的,于是两人一直吵,她偏说黄金也能打出硬的针来,最后的结果是他帮着她砸了那个怪脾气老头的铺子,她拉着他的手一直跑,跑累了两人歇在郊外的树下,哈哈大笑。
  如今他要娶她了,他要当着满朝文武,当着天下人的面,告诉世人,面前这个女子是他的妻子,不管他是纳兰容卿,还是苏一笑,她都是他的人!
  这世上见过骆灵的人不多,可是也不少,他请的那些人,基本上都见过她,他们会发现,苏一笑的妻子,与齐王妃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没有人会认为她就是极有可能”已故“的齐王妃,因为她叫岑咫涵,不叫骆灵!”
  只要婚礼一成,他又有何虑?她就是岑咫涵,一个和齐王妃长得想像的女子,她是他的妻。
  就算她不是所谓的三星之一,他也不会放她离开,平生第一次,他知道自己的心出现了波动,师父曾说过,修练碧伽功的人动不得情,但若是动情了,此生便再难拔出。
  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曾正眼瞧过她,而后,只是觉得这小丫头有趣,他很高傲,在他的认知里,这世上没有哪个女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