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7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7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27 热度:1
人配得上自己,第一次绑架她时,他就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可是她开出了那么诱人的条件,容不得他拒绝,他狠心告诉自己,大业为重,儿女情肠且放一边,将来若登大宝,一统天下,何愁没有女人,便是真的想她,也可以夺了过来,放在自己身边。
  那时候的他,不知道自己已然动了情,他只道是她的特别,让他生了几分兴趣。他的高傲,甚至在知晓三星改世之言后,也没有想过要凭借三星达成自己的愿望,他只相信自己,赤焰盟的人,有他们自己的神,他们就是神的后裔,人世间那些所谓的神迹,他们从来不放在眼里。
  知晓她坠崖生死不明时,他才明白了师父所说的是什么意思,那一刻,他想的是去他的神之使命,去他的报复,去他的大业,他只要她能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这辈子,她就是他的情劫。
  ------题外话------
  非常谢谢两位姑娘,没想到这么些日子不见,你们还记得我,同时也谢谢各位喜欢《弃妇翻身》的姑娘们,是你们的支持让我在困难之中还能抽空,继续写作这个爱好,并且让我知道我写的,会有人真心喜欢,这也让我的心情随之愉快起来,谢谢你们!愿看文的姑娘们天天好心情!?
  第151章  去湖州

  “王爷,湖州苏府送来请柬。”面带肃杀之气的齐王才进门,老太监长河就恭恭敬敬地迎了上去。
  “不去!”齐王摆了摆手。
  “苏先生毕竟是太子太傅,太子那边已来传过话,邀王爷同行。”老太监长河一路小跑着跟上主子的脚步,进了屋。
  “本王说了不去就是不去,现在本王还有什么心思赴别人的宴席!”齐王的脸上已经有了怒容,坐到堂中的椅子上,摆了摆手,众丫环低头退了出去,大气也不敢出。
  老太监叹了口气,捏着烫金的喜贴退了出来。
  “长河公公,是苏太傅家中有喜事吗?”
  问话的是秋萝,她在宫中呆了多年,也曾在苏一笑进宫时见过他,像苏一笑这般才貌顶尖的男子,可是深宫里女人们心中牵挂的对象。
  秋萝虽然有了自己的意中人,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欣赏其他的异性,而苏一笑恰好正是她仰慕的对象。
  他一直保持独身,对哪个女人都是同样的彬彬有礼,却也透着几分疏离,从不逛青楼楚馆,在京中女人堆中口碑甚好,谁也不知道这位太傅中意的是什么样的女子,乍听苏府有喜事,由不得秋萝联想。
  长河将喜帖递了过去:“想看就看吧,王爷反正不会赴宴,也不知是哪家姑娘,居然让一向不近女色的苏大人动了心,还如此隆重地迎娶过门。”
  秋萝笑着接过喜帖道:“谢谢公公!”展开喜帖,入眼是苏一笑的亲笔,龙飞凤舞的字迹,潇洒而不羁,正是她见过苏一笑的笔迹,没错!
  喜贴并不像别家的寥寥数语,中间还用金线夹了内页,粉红的花笺上写满了字,字里行间,看得出苏一笑对这场婚礼与新娘子的重视,秋萝的眼前浮现出苏一笑白衣广袖,衣袂飘飘的样子,思量着该是何等样的妙人儿,才会令苏太傅如此喜欢!
  她的目光终于落到了最后,看到了署名。
  “咦?”秋萝抬头,满脸惊讶。
  “怎么了?丫头?”长河看了看她,“有什么不对吗?”
  “公公没有看过这上面的内容吗?”
  长河摇了摇头,他是个很知道分寸的老奴,只看了一眼抬头,知道这是哪家的贴子就是了,内容他从不轻涉,越少知道事情,对自己越有好处,该他知道的,主子自然会告诉他。
  “难怪了!公公请看!”秋萝将喜帖递到长河面前,“您看,一般人家,女主人的名字也就落个姓氏,因为闺名是不易对外宣扬的,可这张喜贴却是落上了新娘子的全名,苏太傅此举,大是奇怪,难道他就不怕被人耻笑吗
  “岑咫涵?”老太监拖长了声音念道,皱着眉思索,三个字在脑海里转了一圈,喃喃念道:“岑家……没听说过,咫涵……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呯”地一声,窗户洞开,从屋里飞出一个人影,闪电般地从秋萝手中抽走了喜帖。
  秋萝吓了一跳,抬眼一看,却是齐王,他目不转睛,死死地盯着喜帖上新娘的名字,唇紧紧抿着,面上神色说不出地可怕。
  “王爷恕罪!”秋萝慌忙跪下。
  齐王却没有理她,直视长河道:“给我安排,马上去湖州!”
  “太子爷说……”
  “你去告诉他,要走立刻就走,我不会等他。”齐王说罢,一阵风般离去。
  长河叹了口气道:“起来吧,王爷都走了,你要跪到什么时候?”
  秋萝惶然道:“公公,王爷会不会怪罪奴婢?”
  长河摇了摇头:“傻丫头,王爷啊……根本就没把你看在眼里,你没错,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若是……兴许王爷还会赏你呢。”
  老太监一摇一摆地去了,他得赶紧把事情告诉太子爷,不然自家王爷甩手一走,太子那里又该说事了。在看到齐王失常的举动时,老太监终于想起了那个名字为何熟悉,可不就是从王爷嘴里听到过?齐王妃的小字,可不正是叫咫涵这俩字?
  湖州,苏府。
  在岑咫涵的央求下,纳兰容卿让两个仆妇,四个丫环,四个侍卫跟着,允许她出府自由活动半天。岑咫涵的理由很简单:买点女儿家要用的东西。
  她回头看了看门上大大的“苏府”两个字,低首微笑,姿态柔美地提着裙裾,小步登上了门外侯着的轿子。
  “纳兰容卿是我,苏一笑也是我,不管我叫什么,你都是我唯一的妻,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行了。”这是她问的时候,纳兰容卿给的回答。
  为了表示诚意,喜帖全是纳兰容卿一个人书写,没有假手他人,他看得出来,这样做让他的准新娘很是高兴,喜贴发了一半后,竟然主动提出要帮忙。纳兰容卿自然说舍不得她累着,于是准新娘说了一个法子,让他这几天都乐得收不拢嘴。
  岑咫涵说的是:“你这么累,我却帮不上一点忙,会觉得自己很没用,我想陪在你身边,这样好了,我就写自己的名字,下面不是有签名吗,你把你自己的写了,我的我来写。”
  于是,后面有近一半的喜帖是岑咫涵亲笔签名,她的字像她的人,俊秀雅致,与他的排在一起,甚是和谐,他开始时还有空看看,后来在她的催促下,根本来不及,只得埋首苦写,写完了递给她,她写下自己的姓氏,便放在另一边。
  纳兰容卿把喜帖归了类,不同的人物的放在一起,可惜最后都被她淘气玩闹搅得乱成一团,他要整理,她却拉住了他不许,说道:“交给我吧,是我弄乱的,就由我来整理好了,你手下有那么多人,多派几个去送就好了,同时送,何必分先后,我只要把同城的放一起就行,好吗?”
  他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她微偏了头问他,颊上尚带着三分羞涩,一层淡淡的红晕让她多了几分妩媚,情不自禁地他就点了头。
  岑咫涵出府逛了一天,几乎跑遍了整个湖州城,末了除了给她抬轿的轿夫,后面跟着的人全都抱了个满怀,累所气喘吁吁。
  “怎么办,我还没买够呢,前面有个茶楼,咱们去那儿歇会儿,你们几个,先把这些送回家去,不行就再多带几个人出来,其他几个跟我进去喝茶等着。”岑咫涵掀开轿帘,伸指一一点过,并喝令轿夫下了轿。
  这些人也真累了,便留下几个人守着,其他的搬着东西回苏府。
  搬东西的几个心里暗暗叫苦,早知道这位未来的主母如此折腾,就带几辆马车出来,她只说买点小东西,谁知道却把湖州城的各种商铺都扫了一个遍,看上这个也要,看上那个也要,最离谱的连家具也买,明明府里都置办好了的,可是她发话了,不买不行,因为主子吩咐过,除了放她离开,其他的任何条件,他们都得遵从。
  本来商铺的老板也说可以多付点钱,送货上门,可是岑咫涵却说,带了这么多人出来何必再多花钱,硬是不从,多一个铜板都不出,几个侍卫都想,就算自己贴也好过亲自搬,再有功夫,禁不住这么多重物压身啊!
  不过未来的主母大人又发了话:“你们几个来比比,今天谁扛的东西最多,就证明谁最厉害,我回去告诉大哥,让他给你们升职。”
  谁不知主人宠未来主母,为了讨她欢心,想尽了办法,就差摘天上的星星了,能得她一句话,胜过自己奋斗十年,这些小伙子小丫头老婆子们一听,心中虽发苦,却都可着劲儿地表现,于是这一日的湖州城,苏府的人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人才走了一半,东西自然不能全带回去,还留了一些在茶楼,由剩下的几个人看着。岑咫涵让他们在大堂坐着喘气,自己带了个小丫环,给掌柜的要了个楼上雅间,自个儿凉快去了。
  等另一半人回来时,身后跟了一队人马,原来却是纳兰容卿知道了准新娘又在胡闹,亲自来接了。守在茶楼的几个人心中欢呼着,终于解脱了。
  “还想买什么?我陪你,别折磨他们了,我带了几辆车过来,随你装。”纳兰容卿进了雅间,坐在她对面,温言笑道。
  岑咫涵怔怔地看着他,半晌轻轻叹了口气,闷声道:“不买了,我只是想……算了,不说了,是我考虑不周,我们回去吧。”
  “涵儿,你生气了?”纳兰容卿伸手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
  “没有!”她摇了摇头,“不管以后会如何,我都要谢谢你这么包容我
  “说什么傻话,你是我的妻子!”纳兰容卿说道。
  门口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好奇地探进了头,傻愣愣地看着两人,纳兰容卿察觉,回头对她笑了笑,问道:“小姑娘,干什么?”她瞪圆了眼睛,也不答话,转身蹬蹬几步跑远了。
  “很可爱的小姑娘。”他笑道。
  “嗯!我们回去吧!”岑咫涵站起身来,只是刹那间,脸上的不快消失了,笑容又重回她的脸上。
  ------题外话------
  谢谢孙娟,谢谢午夜!现在能看到月票是谁送的了,以前就是,呵呵。?
  第152章  我要去抢亲

  太子听说齐王要去参加苏一笑的婚礼,自然高兴,兄弟两个这一路同行,他可就不寂寞了。只是他没想到齐王会这般急,二话不说就准备出发,那时已是傍晚,他竟然连一夜也等不得。
  “阿轩,别人结婚,你这么着急做什么?等明儿再走不行吗?湖州又不是很远,快马加鞭,也就三日,人家的婚礼可是还有五日,你不怕赶不上喝喜酒。”太子跟着老太监长河就来了齐王府,开口劝自家兄弟。
  “我的王妃失踪了。”齐王说道。
  太子愣了一下,惊讶道:“所以你受刺激了?难道你是想去破坏人家的婚礼?弟妹不见了,你就见不得别人成双成对?”
  齐王冷冷地瞥他一眼:“是又怎样?我就是去抢亲,你待如何?”
  太子听罢却是满脸的笑:“真的?那快走快走,好久没什么热闹的事啊,兄弟你真是太对为兄的口味了,这才是男儿本色嘛!怎么能为了个女人就颓废不知上进呢,天涯何处无美女,一个走了,再找一个就是了,快告诉为兄,你是怎么认识苏一笑的新娘子的?漂不漂亮?还是说苏一笑和你有仇,你不让他好过?好兄弟,咱们得先打探好了,万一苏一笑口味重,娶个麻子什么的,抢回来你可就吃亏了,不过放心,有我在,我会帮你,咱们先去踩踩点,是美女再抢,不是就算了,回京后为兄再帮你找个漂亮的。”
  太子说得激昂,他的贴身小太监小喜子和老太监长河对看一眼,同时后退一步。
  “长河公公,怎么不见小路子?”小喜子问道。
  “什么?大声点儿,人老了,这耳朵可背了。”老太监一只手支在右耳上,满眼疑问地看向小喜子。
  小喜子转了转眼珠子,凑到他耳边大声重复了一遍,老太监却半点不为所动,慢吞吞地嘟囔道:“再没了那话儿,你也是个爷儿们,说话怎么跟个女人似的,细声细气……小路子去收拾东西去了,王爷这不要出门么。”
  眼瞅着太子与齐王走远了,小喜子笑嘻嘻地凑到长河耳边道:“公公,您老就别跟我装了,其实您听见就听见了呗,太子爷既然当着你我的面说,就是没防着咱们。”<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