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8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8

作者:楚寒衣 字数:4712 热度:5
/>   老太监昏浊的眼睃了睃小喜子:“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小喜子笑了笑,抬头看看天空:“我也没听见。”
  去抢亲岂能没有兵马,太子点了一队精良的禁军护卫,齐王带了王府的家将,浩浩荡荡地往湖州而去。
  太子很少出宫,难得有这样的机会,骑在马上甚是得意,看齐王脸有菜色,他拍了拍兄弟的肩道:“别担心,就算后面这些人手不够,不是还有驻守南郡的兵马么?”
  齐王挑了挑眉:“那些人,你调动得了?”
  “你说呢?”太子挑了挑眉,打马扬鞭,一阵风似地冲了出去,风中传来他的声音,“跟上来,让其他人慢行!”
  齐王打马追了过去,小路子待要跟上,被小喜子拦住:“别去了,你没见人两兄弟有话说么,你跟上去凑什么热闹?”说罢回头吩咐卫队长,让队伍慢行。
  齐王追上太子,两人把队伍远远地拉开了一截,太子从怀中掏出一个布裹着的东西,扔到齐王手中,齐王接过,扯开外面的布一看,脸上闪过一抹惊讶,飞快地睃了太子一眼。
  “这个东西怎么可能在你手里?你别说这是父皇给你的,我不信!”
  “确实不是,这是我偷来的!”太子压低了声音道。
  “你怎么能这么干?你可知道偷盗虎符,那可是死罪,就算你是太子,若是他知道了,也不会手软的!”齐王的脸上满是怒容,“你快回去,趁着一切没人发现,换回去,你一定是用假的换出来的吧?不对!会不会这就是一个局,就是用来试你的,太子,你怎么这么大意?你是太子,这天下迟早是你的,你怎么可以如此冒险?”
  太子却一点也不着急,唇角慢慢上翘,终于咧开嘴,对着齐王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他看着齐王,用饱含感情的语调说道:“阿轩,我就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所有的兄弟都盯着我这个位置,我就知道你不会像他们…
  “说这些废话做什么?”齐王咬了咬牙,“你赶快带着人回去,我一个人去湖州,我会跟手下人说,让他们全听你的号令。”
  太子哈哈大笑:“阿轩,这次我终于骗到你了!其实虎符真是父皇给我的,我去南郡,是有公干在身,去湖州不过是顺道罢了。”
  齐王一听立刻明白了,问道:“父皇要你持虎符调动南郡大军?”
  太子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温柔:“阿轩,别看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不知多少人仰慕,可我知道,除了两个人,其他人都巴不得我死,一个是父皇,一个就是你!”
  齐王嘲讽地一笑:“你对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阿轩,原谅我曾经怀疑过你,原谅我曾经犯下的错!”太子正色看着他,“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可惜我年少不懂事,误会了你,那个恶毒的女人,是她对我说你会威胁到我,你那么优秀,父皇那么喜欢你,我怕有一天你夺走一切,她说喝下那杯茶,你不会死,只是会变得傻一些……我没想过害你的,我只是想要超过你……我……你会原谅我吗?阿轩?其实我并不想当这个太子的,你应该知道,与其困在那个深宫,我更向往自由自在地游遍天下,可是从你将我推到前面那一天起,我就没有回头路了。现在才说放弃,已经晚了,如果我放弃了,结局只有一个字:死!”太子的眼中浮起一层泪花。
  “是的,如果放弃了,就只有死!不是现在,很早以前就一样,这一切都逃不过命运,我们生在皇家,从落地的那一天起,这一切就注定了!”齐王说道。
  “所以你把我推到了前面,让我当了哥哥,”太子说道,“因为只有当了太子,多了皇后的支持,我才不会死,你比我聪明,你想到了这点,才会骗我冒充哥哥,过继给了皇后。”
  “你想多了,皇后只是要过继母妃生的孩子,两个中选一个,并不一定非得是大的那一个。”齐王淡然一笑。
  “你不用骗我了,阿轩,你忘了我已今非昔比,我是大庆皇朝的接班人,十几年来,我学习的是什么?是治国之策,是阴谋,是权术!”
  “你高看我了,太子,我其实就是讨厌皇后那个伪善的女人,不想给她当儿子,才使坏让你去的,你别把我想得太高尚,要是知道跟了她有诸多好处,我不会让给你。”
  “你为什么要否认呢?阿轩,是因为你不再信我了吗?你恨我,因为我曾经亲手害过你!”
  “太子,你不用内疚,其实你没害了我,实话告诉你,在那之前我就中了毒,命不久矣,你那杯茶正好中和了我中的毒性,我才能活到今天,其实说起来,是你救了我。”
  “宁轩!”太子红了眼,“今日我把一切都挑明了,你能不能不要和我装,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不管你恨我也好,不恨我也好,如果怨我,你就骂我啊,打我啊!你不要那么一脸平静好不好?你去湖州到底要做什么?苏一笑的女人,是你动得的吗?他毕竟是当朝太傅,你身为皇子,抢臣子之妻,你还要不要名声了?前几天你不是还在满世界地疯找骆家那个丫头吗?为什么突然之间你要去湖州抢亲,你不要瞒我,我是你兄弟,你告诉我好不好,你说实话,只要你告诉我实话,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这是我欠你的
  “好,子彻,既然你有虎符,我确实有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听到齐王叫他的字,太子平静下来:“你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宁裴在这里对神灵起誓,此生定把宁轩当成好兄弟,绝对不会加害于你,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不得好死,死后下十八层地狱,肥尽折磨!”
  他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举起,表情郑重,这个时代的人很信鬼神,其他的誓言可以打马虎眼,若是对神灵起誓,就绝对是出自真心,也不知是不是这个世界真的暗中有神灵巡察,若是对神起誓言有所违背,下场绝对很惨。齐王见太子如此,真正放下心来,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柔和许多。
  “子彻,我不知道父皇是怎么给你选的太傅,这个苏一笑,其真实身份是赤焰盟的尊主纳兰容卿。我的王妃不是第一次失踪,第一次就是他掳去的,还好我的涵儿是个聪明的女子,纳兰容卿以她要胁于我,她竟能说得动他先放她回来,事后兑现他所要的条件。现在他要成亲,他的新娘是我的王妃,你说,我能饶得了他?”?
  第153章  你变心了

  “怎么会这样?原来你已寻到了她!”太子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我不知道……苏一笑很得父皇与母妃信任,而这份信任更多来自于母妃,他好像与母妃是同乡,兴许与她的家族还有地么一点关系。阿轩,这会不会是个阴谋呢?你说苏一笑就是赤焰盟尊主纳兰容卿,我信你,但这样的话,他岂不是有害你的理由,赤焰盟的人,本就野心勃勃,历代尊主无一不是想着推翻我大庆,对我大庆虎视眈眈,他姓纳兰,也不知与覆灭的纳兰家是否有关联?”
  “子彻,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吗?”
  “怀疑什么?”
  “母妃的死!就算父皇隐瞒了一切,以你的聪明,不可能没有发现,母妃根本不是病死,而是……被刺身亡!”
  “你是怎么知道的?”太子没有想到,他百般隐瞒的事,原来齐王早就知晓。就算萧贵妃再不喜他们俩,可是母子连心,她的逝去,身为儿子,又岂会不伤心难过?他之所以只字不提母妃真正的死因,就是因为怕齐王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谁能想到,他早就知道,太子苦笑,是了,自己都查探到的事,宁轩又如何不知,他从小就比自己聪明!
  “你别误会,我并没有查探过什么,而是因为当时我在场!”齐王说道
  又一个惊雷,让太子愣住,他微皱眉头道:“怎么……你在场?”
  “这不仅在场,现在,我还知道了凶手是谁!”
  “是谁?”太子闻言,也掩饰不住激动,声音微带颤抖。
  “就是你一向敬重的那位苏太傅!你既对我开诚布公,我也不瞒你,”齐王轻叹一声,“子彻,我知道的事,实是比你多得太多,只不过这些事知道了,对你没来说,并无好处,才会一直瞒着,母妃……很可怜,你应该体谅她,她又怎么会不爱咱们兄弟?只不过她身上背负的太多……”
  宁轩将萧皇贵妃的过去源源本本地告诉了太子,他知道,父皇给太子说的,绝对不一样!他的心性还是善良的,没有说出亲生母亲想要害死他们兄弟,死者已矣,萧皇贵妃临死前看他的眼神以及苏嬷嬷说的那些话,让他原谅了她,他愿意相信当她下毒时,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
  至于太子当年为何没中毒,则是因为宁轩吃掉了属于他的那一份糕点,萧皇贵妃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她从来分不清两个儿子,她给宁轩吃了两次,从这一点来说,太子是幸运的。
  太子听罢前因后果,沉默半晌方道:“我没你这么大方,我无法原谅!
  人都死了,原谅与不原谅,又有什么区别?宁轩也不想多说什么,之所以对太子说这番话,是不想他心中老是有这么一根刺,这样苦的是自己。
  他头痛的是另一件事,从那张喜帖上,他已经知道苏一笑就是纳兰容卿。试想这个世上除了纳兰容卿,他还想不到哪个人胆敢染指他的人,而喜帖上的名字却是苏一笑,联系之前他所怀疑的,种种迹象表明了纳兰容卿与苏一笑,本就是一个人!
  至于他如何联想到是此人杀了他的生母,应归功于他的小妻子,她有记日记的习惯,她失踪后,他每日每夜都会守在她的房间,仔细想着一切有可能的线索,列举出来,第二天又继续寻找她,他夜不能寐,便起来翻看她的东西,一件件地查看,累了就捧着她用过的东西,随便倒头便睡。找着找着,有一天他就在一个上了锁的小盒子里找到了她写下的一张张信笺,于是他知道了纳兰容卿与苏一笑就是同一个人,他有可能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
  有了骆灵的记述,当初的一切就能够解释了。
  萧皇贵妃可以当没有他这个儿子,可是宁轩不能,当他听了苏嬷嬷告之一切后,更是无比同情母亲的遭遇,那段时间的萧皇贵妃有些反常,她不再漠视一切,尤其是宁轩这个儿子。以前他去看她,她从来不会正眼看他,不管他说什么,都充耳不闻。可是那一阵子,他发现她会悄悄地看他,只是当他视线调过去时,那目光就溜走了。
  她确实有病,她一气生了两个儿子,产后身子一直不大好,加上心病和自己的刻意为之,一直沉疴难愈,那一阵子,她的状况越来越糟,苏嬷嬷暗地里告诉宁轩,萧皇贵妃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因为她心事已了,这人一旦没了追求,就会衰下去,以她之疾,这样一来,就算是神仙也回天乏术。
  宁轩那时候不明白母妃的心事是什么,现在结合种种,却已推断了出来,苏一笑就是萧皇贵妃那已解的心事,他记得苏一笑惯用左手,很后悔自己以前没有注意,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的右手腕上,应该衣个雪花状的胎记。
  那天他忍不住,通过自己安排的人手,悄悄潜进宫去探望母妃,正赶上萧皇贵妃被刺,他不能让人发现,只得追着刺客而出,出了宫两人交手之际,他打断了刺客的兵器,在那人用手过招之时,他在其右手腕上看到了一个独特的雪花胎记,随后谢将军带兵赶到,他怕引起麻烦,便引了谢将军去追,自己返回。
  萧皇贵妃之所以在临终前要求见他这个儿子,就是要他一个承诺,要求他不要向那名刺客寻仇,她应该早就看到了那个雪花状的胎记,那是她和纳兰轼的儿子所独有的,那样独特的胎记,这世上绝对不可能有重复,所以她会这么地相信苏一笑,因为她知道那就是她的孩子,他没有死。
  至于苏一笑为何要杀死萧皇贵妃,他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可能是萧皇贵妃的儿子,这一切,唯有当事人才知道。
  苏一笑杀死了自己的生母,现如今又要抢自己的妻子,偏偏宁轩向母亲发过誓,此生绝不杀他,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亲哥哥,他要怎么办?
  他告诉太子,当日的刺客极有可能就是苏一笑,但关于苏一笑可能是他们同母异父的兄长一事,他没有说,他的心中是矛盾的,答应了母亲的事,他不会违背,可是要他放过苏一笑,哪怕是亲兄弟,也做不到。
  他问太子:“子彻,你会与亲兄弟刀剑相向吗?”
  太子看他一眼道:“对你,不会!阿轩,只要你不先对我动手,我绝对不会动你,我相信你也不会害我,对吗?若是你有这个心,今天的我就不会站在这里。”
  “其他人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