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29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29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35 热度:1
  “他们……”太子冷笑一声,“他们和你不一样,这怪不得我,是他们先动手的!”
  宁轩放心了,如果太子能对其他兄弟动刀,那么,对苏一笑也一样,他是答应了母亲不杀苏一笑,可是太子没有答应过,这一次,真的少不得要借助太子。
  苏一笑不该杀了他的母亲,更不该抢他的女人!
  似乎是为了印证太子的说法,他们这一路上并不太平,遭遇了三次堵截,分属不同的人马,尽管那些人都穿得像山贼,可是他们知道那只是假像。
  太子带在身边的禁军护卫,看来也并非原班人马,据宁轩所知,禁军中没有这么多高手,想来这又是太子的障眼法,有这几个人在,他们的损失不大,但是却阻碍了行程,原本三天就能到的,生生给拖延了两天。
  太子对宁轩说道:“据我观察和猜测,这些人有老大的人马,老四的人马,还有咱们那位楚王叔的人马,阿轩,你看,就算我不动,别人也会想法弄死我,我要保命,就只有先弄死他们。”
  湖州城里,所有人都知道苏府那位名满天下的苏太傅终于要告别单身生涯成亲了,这个消息一传开,湖州府不知有多少闺秀哭断了肝肠,心中的偶像转眼要成了别人的丈夫,她们只恨自己不是那新嫁娘,心中更是对新娘子的来历好奇万分,巴不得她出来比一比,怎么苏太傅就看了她,没看上自己
  知道岑咫涵是个小财迷,准新郎送上了价值不菲的聘礼,因为他的小新娘说,既然要办,就真的一切全部重新来过,反正她不记得以前了。对纳兰容卿来说,这还真是人生第一次,正合了他的心思,这之前他从她身上赚到的可不少,于是成亲前三天,在岑咫涵的要求下,聘礼源源不绝地从苏府的库房抬进了她住的院里。
  纳兰容卿只觉好笑,问她道:“既然给我要了聘礼,那你的嫁妆呢?”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很快就体会到了,准新娘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道:“嫁妆?自然是你准备啊,你不是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吗?我出嫁,你这个唯一的亲人肯定得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才行。”
  “哪有这样的?”纳兰容卿说道。
  “怎么没有,不给嫁妆,那就不嫁了!”准新娘不依道,小脸上挂起一层寒霜。
  纳兰容卿只得投降,他像嫁女儿一样,给她准备了一套盛大的嫁妆,他想,这个世界上自己出聘礼自己给新娘出嫁妆的,可能从古至今,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不过看着小新娘对着金线刺绣的嫁衣、镶着十八颗明珠的凤冠以及一屋子的珠宝金玉,乐得合不拢嘴时,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再说了,这些东西总归还是在他的家里。
  他没理那些婚前不能见面的臭规矩,守在一旁看喜娘给她的小新娘化妆,满心的幸福。
  等收拾好脸上,岑咫涵对镜自揽,拿了他送给她的聘礼,一支出自当世名匠之手的金镶玉凤钗,往发间一插,回头笑道:“好了,下面要做什么?
  纳兰容卿看着她的目光有些迷醉,她的变化可真大,头一次见她,她还是个孩子,不过短短一年多,已经长成了娉娉婷婷的高挑少女,眼前的她眉目婉约,笑若芳华,他一双眼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含笑道:“涵儿,你真美
  按照他的安排,她将会坐上花轿,绕城一周,而后回来,拜堂过后,她就是他的人了。
  太子与齐王赶到时,花轿已经入内。
  齐王心急如焚,冲进大厅,根本无视新娘官与众宾客,一步一步走近蒙着喜帖的新娘,嘴唇哆嗦着问道:“涵儿,我来问你一句,你真的要嫁给他吗?难道你变心了?”
  宾客哗然,新郎官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上前一步,绷着脸问道:“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滚开!”齐王直接一掌,苏一笑踉跄退后,一个不稳,撞翻了椅子倒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新娘子头上的喜帕被齐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了开来,全场一片惊呼。
  苏一笑很快站了起来,来到岑咫涵身边,伸开双手,强行挡住了齐王,将两人隔了开来,一脸的怒容。
  他不知道齐王和太子为何会来,因为他并没有请这两个人,狐疑地回头看了看准新娘,却发现她小手紧紧地拉着他人衣袖,怯生生地站在身后,脸色苍白,对他是全然地依赖,心中的那丝疑虑顿时消散。
  “王爷,今日下官成亲,王爷若是上门道贺,在下不胜感激,但若是您是为了别的,还请回,下官今日不便接待王爷!”苏一笑转头,对着齐王朗声说道。
  齐王的眼睛隐隐浮起一层血丝,他看着苏一笑冷笑道:“苏一笑,你让开,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我先问她!”他手指向岑咫涵,心中伤痛难忍,不管为了什么,明明现在他就站在她面前,听到了他的声音,她竟然还能无动于衷,莫非她真如太子所说,并不是真的有什么刺客,而是施了个金蝉脱壳,自行离去的?
  他不信!他绝对不信,明明两人有过海誓山盟,她说过,永远不会欺瞒于他!可是纳兰容卿的事又作何解呢?他一时想:那是因为她怕你心中怪她,不想你难过;一时又想:她这么做,是因为另一个男人,她虽然总是骂他,何以知道是不是因为念着才会如此?
  一时之间,齐王心乱如麻,只定定地看着岑咫涵,等着她的答复。?
  第154章  又来一个抢新娘

  “涵儿,别怕,你只管大胆地告诉他,你姓甚名谁,这位公子不会为难你的!”苏一笑对上岑咫涵惊惶的目光,微笑着点了点头。
  齐王的心一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对不起,这位公子,想必你与苏大哥之间有什么误会,我姓岑,我不记得我们曾经见过,我不认识你!”岑咫涵说道。
  疼痛在心底蔓延,似用钝刀慢慢割着心脏,四周的声音全都不见,齐王听到漫天都是她的声音:“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明明就是她,字迹是她,名字是她,相貌是她,声音也是她,她为什么要否认?她真的变心了,把他们的一切全盘忘却?他不相信,他的涵儿,爱憎分明,聪明伶俐,就算是要走离他而去,也不会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他把眼光转向苏一笑,目中闪耀着危险的光芒。
  正待上前质问苏一笑,突然外间一阵喧哗,有小厮飞快地跑了进来,对苏一笑说道:“大人,不好了,外面有人闹事,打进来了!”
  “是什么人如此大胆?”苏一笑的脸越发地暗沉,这边事还未了,怎么那边又有事了,是不是黄历没看好,今日成亲,可真是不太平!
  “他们说,是……是夫人的家人!”小厮看了看岑咫涵,小声说道。人都打上门来了,他就算隐瞒也没有必要,只好明说了。
  “胡说八道,夫人是孤儿,从小在我苏府长大,哪里来的家人?是哪个混帐敢冒充?”苏一笑向来温文尔雅的面容隐隐现出一丝狞狰。
  齐王要动,被太子拉住了:“阿轩,别忙,先等等。”
  他的眼中有着兴奋的光芒,太子可以肯定,眼前的新娘子,正是失踪多日的齐王妃,如假包换。看她的样子,似乎真的不认识宁轩,而苏一笑见他二人来到时的惊讶,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宁轩说,喜帖上的“岑咫涵”三个字是骆灵的亲笔,他拿了自己的喜帖与宁轩的对过,确实是一样的,“岑咫涵”三个字潇洒飘逸,但较为娟秀,显是女子的笔迹,而其他的字则是另一种笔迹,苏一笑做了几年的太傅,太子与他也常论书法,一看就知道是他的亲笔。
  苏一笑既然惊讶,想必他并没有请太子和齐王,那么,喜帖是谁送出去的呢?如果是新娘,她把人请来,喜帖上又这么明显地表明了自己就是骆灵,她为什么不承认?而现在门外又有人干脆打了进来,自称是新娘的家人,这一切越来越值得人深思,这件事,真的透露着许多古怪。
  据太子所知,骆府并无人收到喜帖,因为他那位宁遥小堂弟向来骆府的三公子骆聪交好,这些日子骆府连连出事,不仅四小姐骆灵失踪,大小姐骆淑也没了,太子天天都能从宁遥嘴里知道骆家的消息,这个当口,别说苏一笑没有请,就是请了骆家人,骆家人也没空来。
  他与齐王对看一眼,皆从各自眼中看到了疑问,来的会是什么人?十有八九,不是骆家人!
  果然,前面传来喧哗声,有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起,大声道:“苏一笑,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快将我娘子交出来!”
  又是一个来要娘子的?太子与齐王相互看了一眼,太子说道:“走,出去看看!”
  这次却换了齐王出声制止:“不急,我看他也要出去了,咱们跟在他后面。”
  这时苏一笑正对众观礼的宾客说着道歉话,说道:“没想到苏某成亲,竟然来了这么多生事的人,请各位稍坐,待苏某前去打发了闹事者,再来陪各位宾客。”
  “苏大人自管忙去,需要我等帮忙,只管开口。”
  “些许屑小之辈,苏某还不放在眼里。”一边说,一边回过头来,目光在齐王的脸上停顿了片刻,这才移了开去,转向新娘子,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岑咫涵摇了摇头,清秀的眉毛微微皱着,跺了跺脚道:“不嘛,吉时眼看就要过了,误了吉时,我可不嫁给你了!”
  她的声音虽然小,却也被齐王听到了,他的目光顿时如一道剑光,射在苏一笑身上。如果他们真的在此刻拜了堂,他定不会介意给苏一笑立刻来个一剑穿心。就算现在的涵儿忘了他,可能会怪他会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解决了这个麻烦,他会想法子记她记起。
  是的,他坚信他的涵儿不会变心,一定是苏一笑使了什么法子,极有可能是下药,让她忘记了自己,他这还真是冤枉了人家苏一笑。
  还好,新娘子没有要苏一笑先拜了堂再出去,只是递上一盅酒,笑靥如花,请他饮了那盅酒。
  “涵儿,回来再喝,你先听喜娘的话,乖乖坐这儿等我。”苏一笑举手,将酒盅推开寸许。
  “先喝了交杯酒,呆会儿拜堂就不算误了吉时。”她一边说,手指一边轻轻敲击着桌面,竟似在向苏一笑撒娇。
  齐王本来身子已经动了,指尖扣住了一枚飞镖,准备先将那酒给砸了再说,可是看到新娘子这个动作,却在忽然之间死死忍住,停了下来。
  这句话让苏一笑打消了拒绝的念头,心中一热,接过酒来,她也端了另一盅,与他单手相交,含笑看着他,红唇沾在青花瓷的酒盅边缘,脖颈一仰,一杯酒顺着喉咙滑了下去,脸上顿时浮起一层红晕,显得人更加娇媚。
  苏一笑也张口将酒喝下,目光热辣辣地盯了新娘子一眼,说道:“等我!”一个飞身,人已化为一道红光,掠了出去。
  满堂宾客惊呼出声,只因无人知道苏太傅苏大人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他在京中一直以文弱书生的姿态示人,谁也不知道他竟然会武功,看那身法,武功竟然不低。
  太子与齐王同一时间也跟了出去,只是齐王亦同苏一笑一般,深深看了新娘子一眼才走。其他宾客受过主人的告诫,又比不得这两人的身份,自然不好跟出去。
  在他们走后,议论声却纷纷而起,丝毫不顾忌还在这里的新娘子。
  “齐王为何如此?莫不是他与苏大人的这位……”
  “兄台这就不知了,你没见过齐王妃,自然不知,新娘子与那齐王妃长相一般无二!我看着就是一个人。”
  “不可能啊,明明人家姑娘都说了,不认识齐王。”
  “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
  “这谁知道,反正齐王妃前不久失踪了。”
  “对了,老兄,刚才你们几个竟然敢跟着起哄,也不怕齐王回头对付你
  “怕什么?就算他是王爷,强抢人妻难道还有理了,我看他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你瞧瞧,最后不是一样没声儿了么?”
  “苏大人是太子的老师,这次前来定然是为苏大人撑腰的,你没看,齐王如此行径他都没发话么?”
  “你眼睛瞎了?没看到太子与齐王是一块儿进来的么?他定是站在齐王这边。”
  “非也非也,一起进来不代表什么,据老朽可知,太子与齐王可不似表面上的那般合得来!”
  “您老又知道些什么,说来听听……”
  苏府的人听着这些人的议论,脸色很难看,喜娘低声安抚了新娘子几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