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0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0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20 热度:5
,取了盖头给她重新盖上,安静地坐在一旁。
  “阿轩,没想到你的王妃还真是抢手,不止是你,还有别人怀了同样的心思!这个看起来真不错,比苏一笑那厮顺眼,和你有得一拼呢!”站在花墙,看着门口那位白衣似雪,坐在一张木轮椅上的年轻公子,太子闲闲说道
  “这么说,你是看好他了?”齐王凉凉地问道,就是那个人,自称是涵儿的夫君。
  苏一笑正在问他:“公子是何人,为何要到我苏府捣乱?可否让你的手下先停手再说?”
  苏一笑一看,就知道对方的人不是弱手,给他护院的这些人,可不是普通人,乃是赤焰盟的高手,对方出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黑黑的壮汉,一个干瘦的青衣老者,竟然打伤了他这边五个人,还与另外五个打成了平手,这些人的来头不小,可是他猜不出到底是属于哪一方的势力。
  白衣公子手一抬,青衣老者与黑脸壮汉立刻退后,一左一右立在他的身
  他双手扶在轮椅上,含笑看着苏一笑:“敢问……你就是苏一笑?”
  “正是!”
  “在下姓林,林木,我的名字你可能没听说过,不过你一定听过我夫人的名字,她姓岑,双名咫涵!”
  苏一笑脸色一变:“公子说笑了,岑咫涵,那是在下娘子的名讳,公子可是受人托,知道苏某今日成亲,特意来搅局的?”
  “不是,我没有受人之托,是我自己要来搅你的局!”林木不急不燥,缓缓说道,他脸上带着笑,始终是那幅温文而雅的表情。
  太子闻言,“噗”地一声笑出了声,对齐王道:“阿轩,这人当真有趣,嘴和你一样的毒,不知道你们两个对上的话,会是谁胜出?”?
  第155章  变故

  齐王白了太子一眼道:“若是我败了,你很有面子?”
  太子摸了摸鼻子,点头道:“是没面子,我兄弟败给了别人,传出去会很丢脸,不过……有人能打败你的毒舌,我会很高兴!”
  “别东拉西扯了,听他二人说。”齐王强忍着才没去掐那张笑得灿烂的俊颜,只瞪了他一眼。
  白衣公子林木往他们所站的这个方向看了一眼,齐王皱了皱眉,看来二人的耳语竟然给他听到了,不禁心中暗惊。
  要知道苏一笑自出来就让门边吓得软倒在地的喜乐班子继续敲锣打鼓,他方才说话都是扯开了喉咙大声说的,就算是换作他,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周围又吵,声音压得这么低,也不一定能听见,很明显他却听见了,此人的功夫当真是深不可测!
  苏一笑为难了,眼前的人,明显的不好打发,他果真不是与齐王一路的?那他是什么人呢?想想也是,若是他与齐王是一路的,哪里敢说齐王妃是他的女人,自己真是急了,思路也变得迟钝起来。
  “苏某的妻子,一向养在深闺,竟不知两位何以认定了她是你们要找的人,这还真是奇怪了!”苏一笑指了指齐王,“林公子,这是齐王殿下,他也说内子是他的人!”
  苏一笑此举,是想将祸水东引,没想到林木却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别人如何,那都是别人的事,我此次来,就是要带走她,你别一口一个内子地叫,别人的妻,岂是你叫得的?现下要拐她成亲的是你,先得把婚礼破坏了,让这个亲结不成才是,不然等你阴谋得逞,那可就晚了!”
  苏一笑放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眼睛紧盯着林木,冷笑了一下:“好,阁下以为就凭你三人,就能闯得了我苏府么?”
  “你若不信,大可试试!”林木的话很是张狂。
  苏一笑冷下脸道:“本来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让门前染上血光,看来,你却要逼我出手了!”
  “岂慢!”大战一触即发之际,太子从藏身的树后站了出来,“苏太傅,听本宫说一句如何?”
  苏一笑见是太子,躬身道:“太子殿下请讲。”
  “你们在这里吵也不是办法,既然都说里面的新娘子是故人,何不见了她本人再说?你们各执一词,却忘了她才是当事人,你们中总是有人说了谎,说真话的,只有一个,那么,何不让她自己来做个选择,谁真谁假,应该她最清楚,不是吗?”太子微微一笑。
  苏一笑闻言,松了一口气,太子此举,并非对他不利。
  “内子与在下自幼相识,林公子所言本不可信,不过看在太子殿下的面上,臣愿意听从殿下之言解决此事,林公子,你意下如何?”苏一笑转向林
  “你早说不就结了!”林木说道,“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其实我本意也是见我家娘子一面,真相自然大白。”
  “若是林公子认错了人,内子不是你要找的人,那么,还请林公子当着众宾客的面跪下认错!”苏一笑听他一口一个娘子,心头很不舒服。
  “行!若是她认了,那么就换你跪下,给本公子磕三个响头,大声说苏一笑强抢人妻,猪狗不如!”
  “你!”听他言语粗鄙,苏一笑忍不住出手,三枚梅花镖从指尖疾射而出,往林木招呼过去,分射上中下三路。
  他快,林木更快,只见他两手一张,各夹了一枚,迎向面门那枚却被他张嘴一含,咬在口中。苏一笑自是知道自己的劲道,那梅花镖乃是纯度极高的精铁所制,若是换了普通人,可不崩坏他一口牙,却见林木轻轻一咬,那镖断作两截,随他手中的两枚一起,叮叮落在地上,而那两枚锋利的镖,亦被他单手捏得变了形状,只这一手,就可见此人内功之深厚。
  “承让承让!”林木笑道,“苏大人武功高强,林某佩服!”
  明眼人都看得出是他占了上风,说这话不是讽刺人么?苏一笑被他气坏了,偏偏人家的实力摆在这里,他今日成亲,怕赤焰盟那边有异动,又没带多少人手过来,真打起来的话,确实不见得能占上风,一时之间气血上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太子淡淡地瞥了林木一眼,说道:“两位的切磋就到此为止吧,还是进去再说。”
  苏一笑深吸一口气,半晌方才将激荡的心情平复下来。
  想了想,他觉得自己今日的状态有些异常,平日里他不是易怒的人,没想到这林木轻轻一句,就能挑起他的怒火来,也许自己真的是因为要成亲,太过激动了。
  太子此举,显然没有帮齐王的意思,因为之前齐王就被新娘给否认了。
  这么说来,老天爷是站在他这边的,这件事,他有着稳稳的胜算,因为旁人说什么都是假的,一切的关键就在新娘子的身上,她是当事人,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对她的好,可是出自真心,已经慢慢让她接受了自己,若不接受,今日也不会答应与他重办婚礼,在她心中,已然相信了她就是他的妻!
  眼前这两个男人,就算真的与她有过什么过往,那又如何?她根本就不记得,她的记忆现在全是他灌输的一切,从儿时,她就与他在一起,看着她长大……
  “林公子,请吧!”太子微笑着说道,齐王也走了出来,站在他身边。
  林木自轮椅上站了起来,对他拱手道:“草民见过太子殿下,请恕草民无礼之罪!另一位想必就是齐王殿下了,草民有礼!”
  嘴里说有礼,可他知道面前的人是当今太子和齐王,竟然不过随便拱了拱手,其实还真是无礼。不过太子不以为意,看他神态潇洒,倒觉得此人不俗。
  见他站起身来,一丝惊讶在太子面上浮现,笑了笑说道:“原来林公子的腿……我还以为你腿上有疾。”
  “在下的腿很好。”林木笑道。
  近了看,太子发现这个男人笑起来还真是非常地好看,他的唇有些像女子的,笑起来微微往上勾起,很是迷人,隐隐地觉得这样的笑容他似乎在哪里见过,不过遍寻记忆,发现这个男人他绝对不认识!
  “那为何……”才说了半句,太子顿住,指了指轮椅。
  林木却似没看到他的动作,坐回了轮椅,对站在他身后的黑脸壮汉说道:“阿三,走吧!”然后才回过头来,看向太子,微笑问道:“什么?”
  太子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那个叫阿三的黑脸汉子推起轮椅前行,到了门口,青袍老者与他一起将轮椅抬了进去,走在前面,经过太子身旁时,青袍老者开口道:“我家公子眼睛看不见!”
  “啊!”两声不同的惊呼,一声来自太子,第二声来自齐王,苏一笑也微张着口,却没有叫出来。
  这个武功深不可测的林木,竟然是个瞎子!如果青袍老者不说,根本没有人发现。
  太子与齐王对看一眼,眼中皆是深深的震惊。
  苏一笑再睃那人一眼,转过头时,脸上多了一抹凝重。此人眼睛看不见,还能够化解他的暗器,其实力当真可怕!江湖上的高手,他自问了解得很清楚,何时出了这么个年轻的高手?看样子,这林木的年岁,应当和他差不多。
  进了厅堂,众宾客又纷纷起身见礼,毕竟太子是君,他们是臣,礼不可废。
  太子说道:“各位免礼,今日本宫也是客,与诸位一般,大家随意就好,不必多礼。”而后转向苏一笑,“苏太傅,还请新娘子出来辨明是非吧!
  “涵儿!”轮椅上的林木叫了一声。
  “林大哥!”坐在喜娘身边的新娘子突然自己扯下了红盖头,看向林木,脸上挂着微笑,“你来晚了!”
  只见白影一闪,林木从轮椅上飞身而起,到了新娘身边,新娘但手扶住他,两人微笑对视,看上去,竟像是在深情凝望。
  苏一笑的脸一下黑了,嘴唇有些哆嗦,往那两人走去,齐王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不过他的目光却是盯着新娘,没有动。
  “涵儿,他是谁?”苏一笑的声音很冷,不再有先前的温柔。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很受伤,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他需要确认。
  太子哈哈一笑:“这还用得着解释么?苏太傅,看来,林公子说的是真的,眼前这位姑娘,乃是他要找寻的人,原来认错人的不是他,是你!”
  “你身子可好些了?”林木笑问道,旁若无人,“那天没来得及问你这个。”
  “全好了!”岑咫涵答道,嘻嘻一笑,“咱们一会儿再说,免得有人心急。”
  “好,都听你的。”林木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涵儿,难道你一直在骗我?”苏一笑厉声问道。
  岑咫涵叹了口气,看向他:“苏公子,你又何尝没有在骗我呢?我若不装傻,又如何取得你的信任,寻来救兵?我不骗你,你会放过我吗?今日当着众位宾客的面,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这位苏太傅,根本就不是什么善人,他是赤焰盟的尊主纳兰容卿,是与敌国勾结,欲灭我大庆朝的乱臣罪子!?
  第156章  揭露真相

  这个时候,苏一笑自然知道一切都是她的诡计,他顿时明白,为何自己没有请的人也在宾客之中,一切都是她做的手脚,喜帖是两人一起写的,没想到他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这点,她可装的真像啊!
  他拂了拂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然道:“我骗你一次,你骗我一次,咱们扯平了!可是,今日你我已经喝了交杯酒,你已是我的妻子,涵儿,难道你就这么盼着我死吗?”
  岑咫涵摇了摇头,笑道:“我未与你拜堂,自然不是你的妻,我与他早就拜过堂了,我的夫君是他,不是你!至于咱们之间,确实没有仇怨,说起来这段日子你对我还挺好的,我指证你,不过因为我也是大庆人,我生在这个国家,自然有义务保护这个国家不受我敌侵入,私人恩怨却是没有,与你有怨的另有其人,苏大人,哦不!纳兰公子,你现在也走不了,不如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
  苏一笑看她笑语盈盈挽住了林木的手臂,眼中掠过一抹惊诧,视线不由得转向齐王,没想到齐王此刻却是一脸的平静,就像是没看到这一切似的。他心头的疑问随之而起,莫名地掠过一丝阴郁,莫非她真的不是骆灵?不可能啊,明明怎么看都是!到底是哪里错了?
  “你到底是谁?”禁不住心头的疑问,纳兰容卿出声问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姓岑么?纳兰公子的记性可真是越来越差了!当然,现在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林夫人!”岑咫涵笑看林木一眼,风神俊朗的白衣公子虽然看不见,目光却不曾离开过她,似乎感觉到她的注视,伸手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
  “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