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1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1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20 热度:1
你不是……”
  “她当然不是!”骆灵二字还未出口,就被齐王打断,他看向纳兰容卿,目光中有着许多让人看不懂的东西,“她长得很像一个人,纳兰公子,原来你我都认错了!”
  “不可能!”纳兰容卿道,伸手要来抓岑咫涵,却被林木扣住了手腕。
  纳兰容卿待要运功抵抗,却发现丹田之气无法凝聚,不禁脸色一白道:“你做了什么?”
  他问的是林木,林木不解地看着他:“除了和你握握手,我什么也没做
  纳兰容卿笑道:“有胆做却没胆子承认么?卑鄙小人,竟然暗中下毒!
  岑咫涵上前一步:“你怪错人了,下毒的人是我。”
  “你?什么时候?”纳兰容卿才刚说罢,马上醒悟过来,“那酒……不对,明明你和我一起喝的,换喜服时,也有我的人在一旁盯着,你身上不可能藏有任何毒药和武器,再说我一直看着你倒酒,你不可能有下毒的机会!
  “因为毒是下在酒盅上的,昨日我就做了准备,你不知道而已,每个酒盅都有毒,只要用它喝酒,就会内力散失。”
  “那你为何没中毒?”
  “谁说我没中?我中了呀!”岑咫涵嘻嘻笑道,“我本来就没什么内功,所以这种毒药对我来说,中不中都是一样!”
  纳兰容卿死死瞪着她:“你果然不是她!”
  “我就是我自己,我当然谁也不是!”
  “你扮成她的样子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她在哪里,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她到底在哪里?告诉你,若是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纳兰容卿这时候已经相信了面前的岑咫涵不是骆灵。
  岑咫涵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他想的竟然是她的安危,微微一愕,目光移开寸许,不再与纳兰容卿相对。
  “这个与你无关,你还是想想自己吧,纳兰容卿!”她转向太子,“太子殿下,还请您来主持公道,此人就交由您处置吧。”
  太子深深看她一眼,点了点头,一拍手,从外面冲进来一队禁军护卫,将纳兰容卿和他的人团团围住。
  “各位宾客且散去吧,此人涉嫌谋逆叛国,本宫即刻拿下,带回京交予父皇亲自发落!”
  林木上前,伸出右手,并指疾点,封住了纳兰容卿身上的几处要穴,本来他已中毒,内力散失,不必如此了,但是他先前想对岑咫涵出手,让他发了怒。
  林木一生气,后果很严重,纳兰容卿穴道被制,顿时浑身力气全无,这时候就算一个半大的孩子,也能将他一掌打趴下。
  整个苏府的人在都被太子和齐王带来的人控制了,宾客一哄而散,除了当事的这几个人,先前还热热闹闹的大厅刹那间走了个精光。
  在岑咫涵的带领下,几人来到纳兰容卿的书房,这里不像府中其他各处布置得大红大紫,而是保持了原貌,窗户洞开,外面绿树盎然,繁花似锦,风景宜人。
  因为这府里连下人都给太子逮了,岑咫涵只得亲自动手,煮水泡茶,给四个大老爷们满上,自己也端了一盅,慢慢品尝。
  她知道太子不会这么轻易罢手。
  太子让随行的禁军护卫都守在外头,这才转过头来,对她说道:“好了,这下闲杂人等都没了,想来纳兰公子还有很多疑问,不止是他,我和九弟都有很多地方不明白,需要请你帮忙解释一番!”
  “太子殿下需要我解释什么?”岑咫涵偏着头问道,神色间透着一丝狡黠。
  “这个笨蛋被你骗过了,我可不会,我想九弟也不会,只不知他为何会帮着你演这出戏,别卖关子了,齐王妃!”太子冷眼看向林木,“请你解释清楚一切,还有……这个男人是谁?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纳兰容卿此时却有些恍惚,他呆呆地看着林木,嘴唇微微哆嗦着,不发
  岑咫涵没有先回答太子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他身后的齐王,看着那瘦了一圈的俊颜,眼神柔得能滴出水来。
  “阿轩,你瘦了!”她轻轻叫道。
  齐王再不迟疑,越过太子,不顾有人在身旁,大步来到岑咫涵身边,伸开了双手,拥她入怀。她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略显急切的心跳,一下又一下,沉稳而有力,微微闭上了眼。
  “对不起,涵儿,对不起!若是再找不到你,我……我就知道,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你,你一定会没事的!你受的伤重不重,都好了吗?伤在哪里,让我看看!”
  岑咫涵难得地红了脸,轻捶一下他的胸膛,说道:“还有外人在场呢!”她伤的地方可是胸口,就算要给他看也不是现在。
  林木在一旁微微一笑,那笑容亲切而温暖,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宠溺。
  “喂,那家伙,她不是说是你娘子么?怎么她和我九弟抱在一起,你还笑得那么开心?”太子冲林木叫道。
  “你都说了,这不过是一场戏罢了,你自己都不当真,难道要别人当真?”林木转过头,对着太子道。
  岑咫涵拉着齐王的手过来,站在林木面前,她的目光中有着饱含感激与仰慕:“来,阿轩,见见大哥!”
  “大哥?”齐王瞥了一眼林木,虽然知晓方才的一切不过是作戏,可是看到这么丰神俊朗,宛如谪仙的男子与自己的妻子关系亲密,要说一点也不吃醋那是假的,面上的神色便有些僵硬,“他是你的结拜大哥吗?”
  岑咫涵摇了摇头:“不是,他不是我的结拜大哥,而是我们的亲大哥!
  太子跳到二人面前:“弟妹,你不是掉下悬崖真给摔傻了吧,你们的哥哥可是本太子,又哪里来的亲大哥?”
  纳兰容卿伸着食指,指向林木:“是你……居然是你,你还活着?”
  林木看向他:“对,是我!所以你使出的一招一式,我都知道,而我会的,你却不会,就算涵儿不下毒,你亦不是我的对手。”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能不能出来个人,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地给我说清楚?”太子听得一头雾水,大声吼道。
  岑咫涵与齐王对看一眼,忍不住好笑,齐王柔声道:“涵儿,一切事情都因你而起,你比谁都明白,还是你来说吧,我也想知道你当日掉崖是怎么回事。”
  “好吧,那就由我来把一切说个明白,听完之后,你们也就知道我为何要叫他大哥了!”岑咫涵说道,遂从当日与母亲和嫂嫂一道上香说起,直说到自己误入桃源,被林木所救,失去了记忆。
  齐王听到她真的失去过记忆,瞟了纳兰容卿一眼,那眼神说不出地可怕,竟让纳兰容卿也忍不住出声道:“别这么看我,我也不知情,我承认自己不是个好人,但是对她,我痛惜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下杀手!”
  “那个女人,终是你的人!”齐王说道,“还有,你少觊觎我的女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永远都别想!”这一刻在他的心中,已经判了苏诗诗死刑,敢害他最爱的人,就得承受同样的代价!
  纳兰容卿自嘲地扯了扯嘴角,眼神有些黯然,目光盯着墙角,陷入了沉思,连下面岑咫涵说的一切都没有听进去,毕竟他都猜到了。
  他想起了与她的第一次相遇,其实他们的相遇要早于齐王,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寄居在尼庵的小姑娘,如果那时他能够料得到今天的结局,一定不会与她以那样的方式结束。或者在宫宴上,他原也有机会,只要他站出来向她求亲,不仅能帮她抹去那宁辰的羞辱,自己亦能得到今生的挚爱!可惜所有的如果他都没有去付诸实践,所以,那本该可能的幸福也只能是镜花水月,没有可能!
  岑咫涵说起林木,说起小铃铛,还有村里一个个善良的人们,脸上浮起一丝温暖的笑容。从她的叙述齐王听得出,那个村子里的人确实对她很好,尽管她所说的那些传言是那么的可怕。
  这时候,太子插了一句:“你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你别插嘴,听涵儿说。”齐王毫不客气地说了太子一句。
  太子摇头道:“可悲可悲,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
  齐王闻言伸手拍了他一下,可不管他是不是太子。
  岑咫涵笑看向他二人,问道:“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太子勾住齐王的肩道:“我们是亲亲的两兄弟,关系自然一直都是好的!”还冲齐王挤了挤眼,“对吧,阿轩?”
  齐王嘴角轻扯:“你说是就是吧!”
  在他们的催促下,岑咫涵继续娓娓道来,她说得很是精彩,并不是平铺直叙,而是埋下了伏笔,关键处又突然揭开真相,不像是在说自己,倒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听得太子大呼小叫,直道比说书的讲的话本还要精彩,齐王陪着笑,心中某处却一下比一下痛,只恨不得替而代之。
  林木始终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端着岑咫涵给他的茶,不时抿上一口,笑容清浅。?
  第157章  另一块紫曜石

  那个不知名的小村子,岑咫涵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桃源村。
  或许是前世的她将人性想得太过恶毒,开始时听了小铃铛的描述,她心中曾经浮起了许多可怕的念头,其实那个村子的人们都很善良,因为善良,他们选择了避世。
  小铃铛还小,有些东西她并不是十分清楚,而大人们为了防止孩子因为好奇走出村子,遇到那些机关命丧黄泉,这才夸大了某些言辞,她所说的,只有关于林木的那一段是完全不加渲染的事实。其实历年来误入村子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除了那个女人,全都平平安安地出了村,只是他们出村的方式与骆灵的不一样,他们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出去的。
  村子里的人确实不希望岑咫涵走,因为这些年来,林木活得像个行尸走肉,是她来了,一切才有了不同,他们真心地希望她可以留下来,做林木的妻子,只不过从那双偶然流露出几分萧然与思念的双眼,林木早已明白,她的心里有了人,所以不会强求。
  村里长辈们的意思,只要不带岑咫涵离开村子,她永远都找不到出去的路,时间久了,自然会留下来,而林木与她那样地般配,顺理成章地成为村里的媳妇,应该是水道渠成的事。
  岑咫涵想,如果她不是那么快恢复了记忆,说不定真的会爱上林木,毕竟如此优秀的男人,世间又有几个女子能抵挡?
  那天她看到林木右腕上的胎记,心中已然隐隐有了些念头,虽然不大记得清楚,可是种熟悉的感觉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她,那个胎记,她曾经见过。
  从那天起,岑咫涵觉得心情开始焦燥起来,她能感觉到自己似乎错失了什么,那些失去的记忆,她甚至能够判断出不是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所有的,而是属于自己的,只不过因为出了意外,不记得了。
  她问林木:“我的记忆什么时候能够恢复?”
  林木和前世她见过的所有医生一样,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个可说不准,也许几天,也许要很久,也有可能一辈子记不起来。”
  午夜梦回,她总是被噩梦惊醒,梦中一直有个男人在痛苦地呼唤:“涵儿,涵儿……”可是她看不清他的样子,他每呼唤一声,她的心就跟着痛一分。
  “现在我知道了,是你在梦里呼唤我,阿轩,那段时间,你一定急坏了吧?”她抬眼看向宁轩,眉眼间是藏不住的歉疚,从太子不时的打岔中,她知道了当自己失踪时,这个男人是如何发了疯一般地到处找自己,只差没把这个国家给掀翻。
  两人的手一直交握着,他略用了点劲,将她的手攥得更紧了些,看着她的目光满怀深情,他没有说话,他怕一旦开口,会泄露自己小心掩藏的激动,惹来面前几个男人的笑话。
  太子的脸上有着难得的郑重,他说道:“幸好找到你了!如果你再不出现,那可就麻烦了,两条路,阿轩肯定会选一条,要么为毁了全世界,要么毁了他自己!这两条路,却都不是我想看到的。这些日子为了你失踪的事,他已经杀了不少人,但凡曾与他有过节,可能对付你的人,被他杀得没剩下几个,要不是收到喜帖,下一个就轮到你那位异母姐姐了。”
  “骆慧?”她惊讶道,“她不是要生孩子了么,怎么会怀疑到她头上,这段时间,她应该不敢不安份吧?”
  “那你可就错了,若不是她,你有阿轩派的人保护,他的人又如何近得了你的身?”太子一边说,一边指了指纳兰容卿。
  宁轩淡然道:“世上偏有这种人,明明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