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2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2

作者:楚寒衣 字数:4700 热度:5
她占了你的一切这么多年,她们母女让你受了这么多苦,却不思悔改,还将自己如今的境况都归结于你身上,觉得是你害了她,你这个姐姐和我那几位兄长差不多,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这样的人,早该把心剁了,拿去喂狗。”
  太子的表情有些愤懑,尤其岑咫涵还故意看了他一眼,于是不甘地出口道:“你应该说明白些,我也是你的皇兄。”
  宁轩看向他,正色道:“我不是说你,你不是白眼狼。”
  太子闻言翻了个白眼,岑咫涵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些日子你还做了些什么?怎么把自己搞得这样瘦,你不想想,若是你不好了,我心里也会难过么?”笑着笑着,眼中就有了泪,她想到自己曾经的怀疑,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曾经她不懂感情,所以不愿意接受感情,可是现在她懂了,幸好,一切都不算晚。
  宁轩轻轻摩挲着她的手道:“我的事,回家后我慢慢告诉你,你先说完,把疑惑给解了,我可不想回去时再带着个跟屁虫。”斜眼瞟了一眼太子,跟屁虫俨然指的就是他。
  太子也不以为意,笑眯眯地看向两人,于是她接着说自己恢复记忆的经过。
  岑咫涵是因为坠崖受到撞击才失去了部分记忆,当时她并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林木判断出了大致的情形,她的脑后有被撞的痕迹,那么要想恢复全部记忆,再来一次撞击,也许可以因刺激而记起前事。
  岑咫涵把这个想法给林木说了,遭到了他的反对,因为这样真的很冒险,他说,她的伤本来已经好了,如果再撞击,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尤其脑部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如果撞成了白痴呢?她要怎么办?
  岑咫涵说得口干,舔了舔嘴唇,一盅茶递到她唇边,却是宁轩不舍得放开她的手,索性腾出一只手来,亲自端了喂她。她喝了一口,冲他笑了笑,纳兰容卿正好回头,见到了两人的亲密举止,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林木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涵儿休息一下,接下来让我说吧。”
  “林公子,我对你的身份很好奇,你们的村子为何与世隔绝?你带来的那两个人,也不是一般人,我不相信一个小村子,会有这么厉害的高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太子问道。
  “这个问题,说到后面太子殿下自会知晓,说起来这件事,其实我们的村子,与在座的各位都有些渊源,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接着说的原因。”
  “那你快说!”太子催道。
  “涵儿提出恢复记忆的方法,我极力反对,身为一名医者,我不希望自己的病人冒险,没有把握的事,绝对不能做。可是经过她一番解释,我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她并不是要真的要让自己再被撞击一次,而只是将各种我们想到的,她受伤的可能,尽可能的重现一遍,例如突然跳出个人对她当胸一刀,或者是她失足掉落悬崖,我们把能够想的,都试着做了,在这个过程中,她隐约地有了一些记忆,却不分明,直到有一天,她见到了我身上的一件东西。”
  林木伸手入怀,取了一样物事出来,递到宁轩面前:“这个东西,你应该也见过!”
  “紫曜石!”三声惊呼同时响起,太子与宁轩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和他们一起叫出声来的纳兰容卿。
  宁轩接过紫曜石,端详了一下,立马判定了是真品,他仔细端详了一下,越看越是惊讶,问道:“这东西……你哪里得来的?”这块紫曜石和他那块太像了,似乎是一对,如果他的那一块和这块合起来,正好合成一个圆。
  林木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你那块和这块,本就是一对,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个,这世上真正的紫曜石只有一个,有人喜欢用紫晶石来做装饰,紫晶石和紫曜石很像,但终究不是真正的紫曜石,另外一块你交送给了涵儿,被纳兰容卿派人抢走,纳兰容卿,现在你应该把东西交出来,物归原主了吧?”
  纳兰容卿笑了笑:“没想到另一块紫曜石是在你身上!”
  林木点了点头:“你手上应该也有一块相像的,只不过你那个是假的!现在人们有点明白了么?紫曜石本来就有些神奇的功效,涵儿看到紫曜石,再加上之前就有了隐隐的印象,突然间就想起了所有的事。她告诉我,她也有一块,而且她那块与我的是一对,因为两块紫曜石如果合起来的话,其中的图案完全合上,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
  林木走到纳兰容卿面前,伸出左手抓起了他的右手,与自己的右手并在一处:“你们看,我和他的手上,同一个位置,有着一样的胎记。只不过就像他的紫曜石是假的一样,这个胎记,同样是假的!纳兰容卿,你何不自己说说,为什么你的手上,要弄个和我一样的胎记?”
  原来当时岑咫涵恢复记忆,就将一切告诉了林木,林木仔细问了纳兰容卿的事,从这个男人的姓名、化名以及这些疑点,判断出这个男人是在冒充他,当她如实以告,告诉他自己是宁轩的妻子,纳兰容卿有可能是宁轩的亲哥哥时,林木也将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
  纳兰容卿哈哈大笑:“天意弄人!师父收养我那天起,就在我手上绘了这个胎记。林公子,你既然活着,这二十多年来,为何不见你露面?”?
  第158章  三兄弟

  “你师父是谁?”林木问纳兰容卿。
  “你觉得这世上有谁会记得你的所有?师父教我功夫,给我取名纳兰容卿,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了他的儿子!他把我养大,也只为了要我帮他做一件事!”纳兰容卿说道,“这一切本该你去做的,却是我来替你完成,说起来,你该谢谢我!”
  “他现在在哪里?”从岑咫涵那里得到了大部分的消息,两人早有过推测,有些事,林木已经猜到了,问一声,不过是再确定一下而已。
  “他去逝了,十年前,旧疾复发,就这么走了,当初被关在狱中,他受了很多苦,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侥幸,他之所以能够活下去,就是靠着心中复仇的信念,所有背叛他,对不起他,害了他和他的家族的人,都得死!你能想像得到么?曾经的大夏朝第一美男子,去逝时还不到四十,却如七旬老翁……其实按照辈份,我应该称呼你一声师兄,你比我大一个月,对吗,纳兰临?”
  “纳兰临?你才是纳兰临?那你又是谁?”宁轩听着二人之言,尽管心中有了怀疑,可是真的从纳兰容卿口里听到纳兰临这个名字,仍旧大吃一惊
  “事到如此,我隐瞒也没有半分用处,告诉你又何妨,我是纳兰轼的徒弟,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已。”纳兰容卿说道。
  纳兰临是纳兰轼与苏萧音的儿子,也就是太子和齐王同母异父的大哥。宁轩原先一直怀疑纳兰容卿就是纳兰临,没想到事实并非如此,看着林木,不禁有些悲喜交集。
  “涵儿告诉我,以前的事,你差不多都知道。”林木面向宁轩的方向,微微笑道。
  “是,母亲身边的苏嬷嬷告诉了我。”
  “苏嬷嬷吗?我还记得她,小时候她抱过我,”林木点了点头,“她还好么?”
  “她很好,母亲故去后,她想回原籍,我给了她一些钱,送她回去了。
  “阿轩,他……他是谁?”太子隐隐猜到了什么,只是他不曾听过这段往事,不是很明白。
  “子彻,他是母亲的另一个儿子,是我们的大哥,当年母亲入宫前,曾经有了家庭,纳兰家的事你是知道的,当年定罪叛国,满门抄斩的纳兰家,就是母亲之前的夫家。”
  “后来纳兰大人不是平反了么?之前的事,都说是奸佞所害,那个坏蛋也给抓住叛了斩立决。”太子说道。
  “你信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事情的真相,是我们的父皇看上了结拜兄弟之妻,为此一个家族在顷刻间覆灭,后来纳兰家的平反,也不过是因为母亲的坚持!”宁轩喃喃道,“所以你看,皇权的力量是如此之大,子彻,怪不得几个皇兄那么眼红那个位置。”
  “所以我们是母妃的孩子,但也是她的仇人之子,所以她会如此待我们?”太子说道。
  “正是!”宁轩道,转向林木,深深揖了一礼,“我的出身由不得我选择,就算你恨我,也是应该,大哥,不管你认不认我,在我心里,你都是我的亲哥哥!”
  太子眼神复杂地看林木一眼,嘴唇动了动,终是半个字也没吐出来。
  林木笑着伸手,宁轩上前一步,两人的手握在了一处。
  “正如你所说,出身由不得自己选择,你的母亲也是我的母亲,我们是兄弟,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宁轩点了点头,看了看太子有些难看的面容,对他说道:“子彻,你和我不同,出了这个地儿,你可以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
  太子咬了咬牙,突然上前一步,伸出右手盖在两人交握的手上,说道:“我和你哪里不同了?你我本是兄弟,你的大哥,难道不是我的大哥?发生了的事就是发生了,怎么还能当没发生过?你以为是做梦呢!”他面上的犹豫此时已经不见,带着些玩世不恭的笑容重回到脸上,冲林木叫了声大哥。
  林木漆黑如墨的双眼闪过一丝晶莹,他笑着点头:“除了那些护着我逃出纳兰家的仆从,我从没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人有亲人,今天却一下得了两个,好兄弟,谢谢你们!”
  岑咫涵悄悄用手指抹去了眼角的泪,上前也叫了一声大哥,林木温言道:“涵儿,尤其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告诉了我一切,也许困守山中一辈子,我都不会知道我还有两个兄弟,不会知道这后来的一切……”
  岑咫涵笑着摇了摇头,“大哥,我们本就是一家人!”
  “纳兰容卿,现在你也知道了一切,我们原本应该也像兄弟一般,可是,是你杀了我的母亲,你为何要这样做?”林木对着沉默坐在一旁的纳兰容卿问道。
  纳兰容卿回答道:“因为这是师父的意思,他认为当年是苏萧音贪图荣华富贵,与皇帝合谋灭了纳兰家,所以他临死前要我发誓,杀了苏萧音,灭了大庆朝,我是师父带大的,这是他唯一的遗愿,我身为弟子,莫敢不遵。”他直呼苏萧音的名字,没有半点尊敬。
  “你胡说!明明事情不是这样的,母亲是为了救他,为纳兰家平反,才委屈求全,她想的是救了纳兰家后,就自杀……只是她身为一个弱女子,就连这点心愿也不能达成,父皇千方百计才得到了她,岂会让她死,她有生之年,宛如行尸走肉,就连自杀,也不能够!”宁轩说罢这话,眼中已是忍不住点点泪光。
  太子却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心中对萧皇贵妃的怨恨,慢慢淡了些。
  “这只能说明你的父皇很聪明,他是最终的胜利者,你看,所有的人都被他耍得团团转,在纳兰家灭亡后,只有你母亲一个人无事,而她又嫁给了皇帝,被封为贵妃,这是事实,当年的师父不知道,我就更加不知道!”纳兰容卿哈哈一笑,只觉得事情无比讽刺。
  “是他要你来杀我母亲的,他怎么对你说的?”宁轩眼睛红红要盯着纳兰容卿,虽然知道这一切不是他的错,可是却是他亲手杀了母亲,心中的恨意根本掩饰不住,若不是为了查清一切,为了对母亲的承诺,他恨不得此刻就将他立毙掌下。
  “他对我说,纳兰临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他身上有个很独特的胎记,苏萧音一定认识!”他轻轻摸着手腕上的花纹,“他给我刻上了这个,说只要她看到这个胎记,就会以为我是她的儿子,不管她知不知道她的儿子死了,反正只要我这么出现在她面前,她就会乱了方寸,这样我就能轻易杀死她!
  “你在皇宫出入这么久,不可能没察觉到她的异常,而且你有的是机会不知不觉地害死她,为什么会选择刺杀?你的目的,应该不是单纯地想要杀我母亲。”宁轩说道,对纳兰容卿的话,他并不全信。
  纳兰容卿并没有否认,他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杀她之前,我还要取回一件东西,那是属于纳兰家的。”
  “紫曜石?”宁轩问道。
  “对,就是它!我慢慢以苏一笑之名进入皇宫,接近她,就是为了紫曜石。但是她很虽然看似糊涂,却很精明,我怎么套都没有套出紫曜石的下落,反倒是她问起给我的那一块,那一块在真正的纳兰临手中,我自然没有,我有一块假的,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来了,反正她一直不吐口风,她对我很亲切,我慢慢打消了怀疑,一直等着机会。那天我潜进她的宫里去搜查紫曜石的下落,被她发现,我干脆就直接逼问她,她连声问我是谁,不告诉我答案,也丝毫不惧我的剑,就这么一步一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