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3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3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75 热度:1
走过来,然后……是她自己扑到了我的剑上,不过我本来就是要杀她的,只不过是提前了一点罢了。”
  “后来你发现紫曜石有可能在齐王身上,所以你开始注意他,他娶了我,将紫曜石送给了我,也在你的掌握之中?”岑咫涵也插了一句。
  “没错!”纳兰容卿深深地看她一眼,“不过我对你本人也很感兴趣,我自问这世上能配得上我纳兰容卿的女人没有几个,而你就是其中之一。”
  “啪”地一声,纳兰容卿脸上挨了一个耳光,却是宁轩打的。
  岑咫涵笑道:“打得好,还之一,你以为你是谁?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像你这样的变态,也只有苏诗诗那种变态女才会喜欢你!”
  纳兰容卿吐出半口鲜血,脸上仍自带着笑,瞪着宁轩道:“你生气,证明你感觉受到了威胁,否则你何须怕我,宁轩,如果我早知道自己的心意,你根本就没有机会!”
  宁轩皱了皱眉头,又要动手,被林木拉住:“别,我还有问题要问他。
  宁轩这才忍了下来。几个人又絮叨了半天,三处的事情一结合,得出了当年的事件真相,原来当年被当作纳兰临的那个小孩,正是四叔公的孙子。?
  第159章  脱逃

  四叔公,正是桃源村那位看上去有些古怪,不爱说话的村长,这位忠诚的家仆为了救小主人,舍弃了自己的亲孙子,为纳兰家保存了最后一点血脉。纳兰氏全族俱灭,只剩下一个纳兰轼,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后苏萧音舍了自己救出来的,也唯有他一人。
  在狱中,纳兰轼的宁死不屈让牢房里手脚都锁了铁链的一名老者另眼相看,两人从开始的互相看不顺眼到最后惺惺相惜,成了莫逆之交。老者传了他一身功法,纳兰轼本就有着不俗的武功底子,凭着这套功法,就算苏萧音没有救他,他也能逃出狱。
  老者名叫曲啸,是赤焰盟不知几代以前的长老,当年设计抓住他的那个老皇帝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年,这是个老不死的怪物。纳兰轼提出要救他一块儿出去,他却不愿意,那些拴他的铁链是从他的骨头里穿过,已经和他的身体长在了一块儿,他尽自己没几年活法了,在狱中牢头们都怕他,对他恭恭敬敬的,有人侍候,对这里的生活还习惯些。
  曲啸传给纳兰轼的功法,除了赤焰盟的功夫,还有自己在狱中这几十年的自创,这门功夫很奇特,其根源仍是赤焰盟的圣火诀,但是比圣火诀更加精妙,连受损的经脉也能够恢复,若非如此,他一个被穿了琵琶骨、废掉一身功夫的犯人,又何以在这狱中呼风唤雨。
  曲啸唯一的要求,就是要纳兰轼拜他为师,加入赤焰盟,并将自己自创的功法传给赤焰盟现任尊主,将之发扬光大。
  当今皇帝顺利娶到苏萧音,许她彻查纳兰家一案,为了讨好她,还为纳兰家平了反,纳兰轼还未及逃狱,就被正大光明地放了出来,得知家族中人及儿子全被斩杀,无一幸免,悲恸万分。
  而此时,一个神秘的女人找到他,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为苏萧音,是她背叛了纳兰轼,出卖了纳兰家,这个女人出示的所有证据都指明了纳兰轼之所以有今日,全是苏萧音所害。
  纳兰轼问这个女人为什么,他不相信深爱的妻子会抛下他和儿子,残害他的家人。于是这个女人悄悄带他进了宫,让他看到了苏萧音,彼时的苏萧音靠在当今皇帝身上,正是情浓时,满眼迷醉,若不是那神秘女人拉着,纳兰轼差点忍不住出去杀了那对狗男女。
  神秘女人将他带出之前藏身的秘道,送他出了宫,对他说:“这下你相信了吧,一个女人爱你时,可以为你做一切,同样的,她不爱你是,也可以毫不犹豫毁了你。”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知道这一切?”纳兰轼问道。
  神秘女人拉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美丽而高贵的脸:“你妻子刚才依偎的那个男人,是我的丈夫!”
  “你是皇后?”纳兰轼惊问道。
  她笑了笑,说道:“你的女人背叛了你,我的男人背叛了我,咱们是同病相怜,我带你来这里,只是不想让你被蒙在鼓里,你的族人都死了,你应该为他们报仇才是。”
  “那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纳兰轼恨道。
  “不行!现在的你杀不了他们,宫里暗地的高手众多,只要你稍有异动,便会身首异处,纵然你武功盖世,现在也动不了她,你杀那个女人,我不管,但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丈夫!你不觉得现在就让她死,太便宜她了吗?要知道她已经怀了他的骨肉,若是有一天,你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他们的孩子,岂不是更能解恨?”
  若是纳兰轼之前还心存一点怀疑,听到妻子怀了皇帝的孩子,心中再不犹豫。不得不说皇后的计谋很毒,纳兰轼当时满心仇恨,听从了她的建议,并且他还带着曲啸的嘱托,答应恩人的事,他还没做到,所以他离开了皇宫,开始了他的漫漫复仇路。
  纳兰轼一直以为帮纳兰家平反,救他出狱的人,就是皇后。
  他被抓入狱,手筋脚筋俱被挑断,就连身为男人的骄傲,也被残忍地毁去,宫刑,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比死还要痛苦,若非曲啸,纳兰轼不被折磨死也会自我了断,是曲啸救了他,是曲啸让他知道有了复仇的希望,所以他才坚持活了下来。
  怪不得她连儿子也不顾了,原来她已经怀了那人的种!纳兰轼回忆从前,痛心不已,他想若是自己仍旧好好从商,游历于各国之间,纳兰家也不会因他而亡。都是他一念之差,当年与皇上的相遇,便注定了纳兰家悲剧的结局,他救了一个白眼狼!
  纳兰轼来到赤焰盟,十年后成为赤焰盟尊主,收徒只一个,就是纳兰容卿,武功高不等于寿元长,在他死后,纳兰容卿接任赤焰盟尊主之位,同时也接下了师父的仇恨。
  关于纳兰轼的一切,自然是纳兰容卿说出来的,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假话,从字里行间能够感受到他对纳兰容卿的感激。他是个孤儿,在街头偷了人家的东西,被打得半死之际,是纳兰轼出现救了他,从那一刻起,他这条命就是纳兰轼的。
  纳兰容卿甚至没有隐藏紫曜石的秘密,紫曜石时藏着一个秘密,至于这个秘密是什么,要将两块合在一起,才能参详得出来。
  事情与己相关,太子、齐王与林木都沉浸在这段悲伤的往事当中,一时不察,只有岑咫涵注意到了纳兰容卿话中之意,蓦然想到一点,出口问道:“不对!既然纳兰……前尊主继承了赤焰诀和曲啸的自创武艺,为什么传给你的却是纳兰家的功夫?”
  “哈哈哈……”纳兰容卿一声长笑,突然起身,疾射而出,抓向岑咫涵,林木与宁轩同时动作,挡在了她面前,一起对纳兰容卿出手。
  “糟糕,这厮毒已经解了!”太子叫道。
  “现在才发觉,已经晚了,堂堂赤焰盟尊主,就凭你们的这点小小伎俩,想要困住我,简直是痴人说梦!”他知道这次是带不走岑咫涵了,果断转身往外而去,最后一个字说完时,人已冲出了院墙之外。
  “放箭,活捉他!”太子命令外面守着的侍卫。
  密集的箭羽飞蝗一般对着纳兰容卿的身影射了出去,可惜他的动作比箭还快,身子像流星划过,眨眼间已跃过院墙,没了踪影。
  “我们大意了,他竟然有后招!赤焰盟的尊主,确实不同凡响。”齐王叹气道。
  “你说……他说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太子问道。
  “应该是真!”这次出声的是岑咫涵,“纳兰容卿一向骄傲,不屑说谎,这件事又关系到大家,他也有疑问,两相映证才能知道真相如何,想来不必骗我们,他敢说出曲啸的事来,想必那时候药效已经对他不起作用,他才会有恃无恐。”
  “都怪我,是我低估了他!”林木自责道。
  “大哥,这怎么能怪你呢?他一直使用纳兰家的家传功夫,赤焰盟的底细一向又没有人知道,以他的姓氏,自然会让人联想到赤焰盟是纳兰家所创,谁能想到二者本无关系!”岑咫涵说道。
  “他这次逃走,想要再抓住他,可就难了!”太子皱着眉道。
  “其实他不过是遵从师父遗命,母亲的死,更主要的是她想要自己了结生命,我觉得都怪在他头上,有些不公。”林木说道。
  “无论如何,母亲是死在他的剑下!”齐王冷声道,就算是萧皇贵妃自己寻死又如何?纳兰容卿也有杀她之心,若不是他拔剑相向,母亲也不会死
  “其实这样对她或许才是一种解脱,若是她还活着,听到这些事情的真相,只怕更加痛苦!”林木黯然。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要为纳兰家报仇?”齐王问道。
  林木握紧了拳头:“说没有想过,那是骗人的!那么多的族人惨死,他们何其无辜?以前不知仇人是谁,我们作为纳兰家的人,又是朝庭要犯,根本不敢露面,四叔公带了大家躲在大山之中,苦练武艺,只为着将我养大成人,为纳兰家留下最后一滴血脉,他说过,在仇人没有寻到,在我还没有拥有天下第一的杀人技巧和逃生功夫之前,是不会允许我出山的,他对我的要求只有两样,一是为纳兰家报仇,二是要我活着,所以出山的通道一直是他掌握着,那些机关他一直没传给我,就算我出来,没有他带领,一样枉然!
  “后来大哥的眼睛被人害得看不见,四叔公更不会让他出山了!”岑咫涵插嘴道,她见林木表情有异,便替他接了下去,这些事她都已听说过,他没有说的,她也猜到了,“但是现在你们也知道了纳兰家的仇人是谁,你们说,大哥这个仇,还报得了么?”
  仇人是皇帝,皇帝是太子和齐王的生身父亲,要杀皇帝的林木,却是两人一母同胞的亲哥哥,这笔帐要怎么算??
  第160章  盘妻

  湖州是大庆朝的交通通衢,贯通南北的重要通道,这里水陆两道都可北上,来的时候齐王一马当先,急急忙忙,回程的时候改走河道,心情亦与来时大不相同,究其原因,只为身边多了个美娇娘。
  那美人自不是别人,正是齐王妃骆灵。
  湖州事了,太子继续去完成皇帝交派给他的任务,林木回了桃源村,齐王自然就先一步带着妻子回家去,快马加鞭,怕她身子受不住,便坐船北上
  因为齐王那帮侍卫,他们征调了一艘官船,私家船可坐不下他们这么多人,以齐王的身份,做这件事自然还算顺。
  船上还有个调任回京的官儿姓乔,知道齐王的身份,一路小心奉迎,甚是殷勤,乔夫人也常来拜望骆灵,因她性子不似其夫,竟有几分男儿的爽朗,与骆灵还较为谈得来。
  乔大人见了,直觉这是个交好齐王的机会,便提出让乔夫人与骆灵同仓而住,一路上也不寂寞,话才提出,就被齐王一口拒绝了。
  乔夫人暗道丈夫不省事,人家小夫妻正是情浓时,哪比得他们老夫老妻,只怕恨不得天天呆一块儿,她给丈夫使了个眼色,开口告辞,只说骆灵若是想说话时,差人通传一声,无论何时都行。
  一路上航-程较长,这乔夫人又是个识趣的,听她说话倒也可解路途寂寞,骆灵自是应了,不过却拒绝了她的另一个提议。原来乔夫人见骆灵身边没个丫环侍候,她却带了不少,便说要挑两个送给骆灵使唤。
  “王爷的一切都由我侍候,一直以来习惯了,多谢夫人的好意。”她说道。
  乔夫人虽是心下奇怪,却也不好多问,遂与丈夫出去了。
  齐王终于逮着了机会抓住小妻子好生亲热了一番,他的热情差点令骆灵招架不住,连声婉转求饶。
  “涵儿,从今往后,我再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齐王凝视着她,指尖轻抚着她的耳垂,着重说道。
  “不行!”骆灵的回答带着微微的喘息,“若真是你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时间久了,你该会烦我了。”
  “不会!当然不会!”齐王捧着她的脸,与她额头相抵,轻叹一声,“你明知道我永远都不会对你不耐烦,何必说这种话?你不知道这阵子我是怎么过来的,涵儿,如果没了你,这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我终于明白了母妃当年的感受,当你出事时,我真恨不得毁了所有……”
  一向坚硬刚强的男人,此刻身子竟然有着微微的颤抖,他突然移开寸许,将骆灵的脑袋按到了自己胸前,不让她动弹,他的下巴就贴在她的头顶,感受到头顶吞咽的动作,她心中一酸,反手回抱着他,紧紧地,恨不得将自己嵌进他的身体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