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6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6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20 热度:1
是她的愿望,便是付出所有,也想满足。
  “嗯!”骆灵点了点头,俏皮地眨了眨眼,“若是你真赢了那第一才子的名头,我就奖励你!”
  “什么奖励?”齐王的眼中划过一抹兴奋之色,除了那个香囊,他还从未自她这里得到过什么礼物,心中已情不自禁地有了期待。
  “你赢了,不就知道了?”她朝他吐了吐舌头,却不说是什么,“若是你不答应,光是我一个人表现,也没什么意思,我一会儿也不比了,看完龙舟赛就溜回船上去。”
  齐王为难了,他很想赢得她的奖励,可是也很想看她赢得第一,他们是两个人,若是他参加了,只能胜出一个,还没与别人斗呢,自己就窝里斗了,这样可不好。
  “可是我不想赢你!”看着骆灵瞪起俩眼珠子,他赶紧补充道,“更怕会输给你!”
  骆灵闻言,皱了皱眉,放下面纱道:“你等我一下,去去就来。”
  她走到唐泽等人面前,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面带笑容过来了。
  “一切都谈妥了,原来这个比赛是可以组队参加的,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拿第一?”
  齐王唇角一勾:“如此甚好!”
  前方水榭,鼓声震天,第一条龙舟已到达了终点,欢呼声四起,得胜者燃起长长的炮竹,噼哩啪啦作响,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热闹,看着兴奋的人群,骆灵与乔夫人的两个孩子一样,捂着耳朵,跟着大家大叫。
  “叫啊叫啊,我也跟着叫啊,大声叫唤一下,心里舒坦多了!”她摇着齐王的手大声道。
  齐王看她一幅孩子气,摇头微笑。
  乔夫人听到了她的话,双手放在嘴边,张口大叫道:“哦呵呵……”然后哈哈大笑,“果然舒坦!”
  “就是,我看乔夫人都说了,你快试试!”骆灵劝道。
  奈何随她怎么说,齐王死活不张口,她只得叹气,还想让他趁这个机会放松放松,从小到大,他呆在那个皇宫,只怕从未这么叫过,这个男人啊!
  “按照惯例,接下来是不比龙舟赛逊色的文墨会,今年的比赛设词、书、乐、工四组,我们设了四处擂台,请大家遵守秩序,按照各自的选择到不同的擂台抽签,准备比赛!”梓州府衙的一位官员站在搭起的高台上大声说道。
  骆灵问唐泽:“咦?你不是说什么都比么,怎么这位大人说的,只有这几样?”
  唐泽笑道:“文墨会可不是一天,要连续举办三天,这三天中,大大小小的比赛不知有多少,那些都是民间的各行商家、各位乡绅、名人贤士之流出资举办的,唯有今日开局的是官方举办,每年比的东西略有不同,去年比了五组,今年减了一组,是四组,去年比的是诗、画、棋、乐、赋,反正都在文人雅士擅长和喜爱的项目上调整。”
  “原来还是可以随便调整的啊!”骆灵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还挺占便宜的,若是考的赋,她还难为些,诗词可就难不倒人了,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她随便吟两句出来,在京城就引起了哄动,对付这些人,更不在话下。而且她还有齐王这个大能人在,其实就算考赋,考骈文,想来也难不倒他。
  “词书乐倒好理解,这工的范围可就大了,不知道什么才算?”骆灵没有考虑到,齐王却想到了,开口问唐泽。
  唐泽对二人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详细解答了一番,两人这才明白,这工考的就是奇巧,说白了就是小发明,这一项要讲运气,评委就是高台上那几个梓州名士和知府老爷,你发明的东西得到评委的喜欢,自然能够胜出
  听说这里的知府大人是个爱才之人,有些没得名次,但实有才华之人,后来都被他招到了衙门,给予了相应的职位。
  骆灵觉得挺有趣,没想到梓州人还挺重视“发明创造”,心思略动,不知道自己那个东西能不能博得评委喜欢?虽然不是她做的,可是创意是她提出的,那个她最喜欢的乐器,在离开湖州的前一天,她从邱实那里取了出来,一直用布包了放在箱子里,都没机会给她调试。邱实还根据她以前随意说的一些话,在里面装了机关,点子是她出的,他也没拿出来试,一说她就明白怎么用。
  齐王笑了笑,问道:“比的是四组,是各评各的第一,还是四组都比过,再看总成绩?”
  唐泽说道:“既叫才子,又岂能只擅长一项?设四处擂台,就是要评出四个单项第一来,然后这四人再交叉比过其他项目,依名次评出最优者。”
  “原来你们知府大人很看重全面发展,不偏科!”骆灵笑道,这位知府大人可是把文理科和艺术都给考了,估计就差体育了,也不对,赛龙舟不是体育么,列为单项考核了,没计入总成绩。
  她不由得笑了,这种比赛让她有点回到过去的感觉,对接下来的赛事更加期待。
  “除了工科,我想另外三项,我们都可以稳拿第一!”齐王笑道。
  “你很有信心啊!”骆灵说道。
  “有你在,我自然有信心!”齐王笑道。
  “可是明显的你的信心还不算足,”骆灵说道,“不是三项,而是四项,我们要争取四项都拿第一,我们要做四项全能!”她冲他握了握拳头。
  说罢将向唐泽,放大了声量问道:“对了,既然取的是四项之和,那擂台比试,是不是可以四项都比,若是同时拿了第一,岂不是就直接胜出了?
  唐泽愣了一下,方才这两人说话时,说的是悄悄话,没给他听见,现在一听,不由得心道,这两人看来还真是些本事的,不然不会如此问话,遂答道:“夫人说的是可行的,不过自文墨会开办以来,人人都是挑自己最擅长的一项比赛,胜出了再行比过其他的,排出名次,并未有同时参加几项比赛的情况出现过。”
  骆灵点头道,“那我们就去取号抽签吧,不知唐公子要参加的是哪一项
  “我也是与同窗组队,这样把握大一些,去年我独自一人参加,只得了画艺第一,结果对手是两个兄弟的组合,他们作诗时一个先作,一个帮着修改,略胜我一筹,最后我就败在他们兄弟之下,今年特意寻了个文采比我好的同窗,但愿能得第一。我的书画在梓州小有名气,相比之下,在书法上胜出的机会要大些,我就参加书法组,齐公子与夫人呢?”
  齐王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会子他的神色相极了当初那个傲气的齐公子,“我们四组都参加!”他拍了拍唐泽的肩,“抱歉,去年你还得了个单项第一,今年你恐怕连单项第一也得不到了!”
  唐泽看着齐王携了骆灵的手飘然前去,愣在当场。这男人……不是个商人么,哪来的这般傲气?唐泽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领了签号,四个组的位置各不相同,骆灵以为工组的人会少,没想到却比其他都多,她抽了个较大的两位数,看来要排很久,不过书法组她抽在了前面,不由得看了看唐泽,替他可怜。
  齐王从小在宫里没娘亲痛爱,又自小懂事,加上皇上的偏爱,自小就学了不少东西,书画一道尤其精通,否则骆灵也不会只在喜帖上写三个字,就想让他认出自己来。
  乔夫人与丈夫牵着两个孩子过来,对他二人道:“一定要尽力,我们在下面给您二位加油!”知道齐王和王妃不愿暴露身份,他们未行礼,两个孩子好奇地在两人身上扫了一遍,而后小男孩盯着齐王,女孩子盯着骆灵,脸上都是崇拜之色,骆灵想,一定是乔夫人给他们讲了什么。
  她走过去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和齐王拉着手走向了标着一个大大书字的擂台。
  “两位是组合?”这个特殊的擂台上,没有擂主,只有考官,考官穿着官服,墨绿长袍,黑色纱帽,正是大庆朝文官的标志性穿着。?
  第164章  以假乱真

  “正是!”齐王与骆灵一起答道。
  考官略微有些不满,哪个参赛者上来,不是一口一个大人,这两位还真是省略,一点也不礼貌。
  “请到前面挂着的白绢上,随便写一行字,不得超过三十字,限时半刻,既然是组合,必须两个人都写,互相配合,只有一人写是不行的。”考官公事公办地说道。
  “如何配合?”骆灵问道。
  “你们自己的事,我如何知道?”那考官翻了个白眼。
  齐王摇头笑了笑,牵了骆灵的手过去,笔架上各种型号的笔都有,两人各挑了一只称手的。
  “写什么?”齐王问道。
  “只写一行字,如果光看字,说不得有人水平相当,实难说谁的更好,这一组比赛,应有其深意在里边。”她略作思索,回答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咱们得创一个新字!关键是你我笔迹全不相同,你的字绢秀,我的字刚劲,只写一行,配在一起很是突兀,这点咱们就占了劣势,得想法子解决了这个问题才好。”
  骆灵轻笑一声,说道:“你还是先想想咱们写什么吧,我们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她看了看水漏,开始计时了。
  “有了!”齐王突然道,“咱们写个对子好了,一个上联,一个下联,这样就工整了,就算字不同,也一样好看,这样也合了字数,对子用词不多
  骆灵拍手道:“好主意!就这么办!我正好有个对子,不多不少,三十个字。”
  “好,你念,我写!”齐王道,站到了骆灵的右边。
  骆灵却道:“不!你到左边来,你写下联,上联空着我来写。”
  “为何?”齐王疑惑道。
  “你只管听我的好了,快些,虽说没几个字,可是我们的时间也不多,快到了!”
  齐王依言站到她的左边,提笔蘸墨,在半边白绢上写下她念出的下联: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我是探花郎。一边写,一边心想,上联是什么?他自诩才高八斗,一时半会儿却也想不出,只觉得春夏秋冬四季花朵都嵌了进去,末了一句“我是探花郎”,细细品味,甚是精妙。
  他这边还在思量,骆灵已提笔往右边落笔,齐王回过神来去看时,她已写完了,一看之下,还未来得及品读上联,已是让他大惊失色,只因那笔迹完全不像骆灵的字,与他的一般无二,倒像是这上联本就是他写的一样。
  齐王冲了前去,仔细察看,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果真看不出分毫差异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我的笔迹?”他的眼中带着疑惑。
  骆灵噗哧一笑道:“嗯,在家里的时候,不是常陪着你在书房共事么,看得久了,自然学了几分精髓。”
  齐王叹息,这哪里才得几分精髓,完全可以以假乱真,摇了摇头,他道:“若是你要害我,单凭这笔迹,就可伪造证据定我的罪!”
  骆灵上前握住他的手,隔着面纱,目光落在他脸上,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你若想定谁的罪,只要给我三天,一样能行!”
  齐王的面容出现了一丝波动,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他说:“涵儿,你是个天才!”
  骆灵调转了目光,看向围在白绢前议论纷纷的几位裁判,心道天才二字,实是与她无缘,他不知她学会这一手用了多少年,整整十二年,而疯子告诉他,他学会这一手,只用了三年,那个人,才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古玩字画,赝品真品,偷梁换柱,以假乱真,这也是她过去的一部分。
  “好联!绝!妙!”评委一,一个长胡子的儒生面色通红,右手握拳击着左掌大声道,他未着官服,年纪见长,能身在此作裁判,想来不是一方大儒,就是退隐的官员。
  “东启明,西下月,南星北斗,谁是摘星手?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我是探花郎!”他大声将整个对子念了出来,一边念一边晃着脑袋,欣喜不已。
  骆灵与齐王对看一眼,顿时无语,现在比的不是书法么,怎么评起对联来了,这评委有点本末倒置了。
  “两位,不知此联,是哪位大家所作?”儒生问道。
  “让先生见笑了,此乃我夫妻二人游戏之作,自是小妇人出的上联,我夫君对的下联!”不待齐王回答,骆灵抢先说道。
  “这……这这这……”儒生瞪大了眼,目光在骆灵与齐王之间扫来扫去,“当真?”
  “小妇人难道还敢骗先生不成,我夫志不在读书,醉心于商,小妇人时常相劝,想他进入仕途,免得埋没了一身所学,以他之才,就算中个状元亦不在话下,于是我二人相争,这便是此联的来历。”
  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