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7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7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65 热度:1
灵在这儿吹得开心,齐王却听得一头汗水,这妮子还真能扯,只得无奈地陪着干笑。
  那儒生摇头着喃喃自语,也不知他在说些什么,齐王提醒道:“先生,咱们比的是书法,您能不能给作个评判,比起前面的,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哦,啊啊!”老头似是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啊了几声才反应过来,与另外两名裁判商量了一下,大声说道:“字大家都看到了,笔法浑然天成,笔锋分明,转折圆润自然,毫不拖泥带水,刚劲中透着绵柔,绵柔里带着刚劲,这幅字可说是老夫见过最佳之作!最关键的一点,这幅对子乃是两个人手书,上联与下联,并不是同一人所写,但是大家看看,若不是亲眼所见,定以为是同一人所为,简直找不出一点瑕疵,本席与其他二席商量决定,四号参赛者暂判第一,若是自认不如他俩的,最好就不用上来比了,自动弃权吧!”
  居然有劝人家自动弃权的,还有这样的考官?骆灵不禁好笑,不过老者对他们夫妻评价颇高,而且这样一来,更是给他们减少了竞争者,心下挺感激的。要知道她虽然嚷嚷着要拿第一,那只是给自己打气的手段,此间有才者居多,更何况世事难料,尤其评判权掌握在裁判手中,这种事,任何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两人接下来看了看,被那长须老者一说,竟然真的有弃权的,连着又上台几个,终是没有人超过他们这一对。确实有了这样的创意与佳作,印象分先就高了,后面的人想要超越,实在很难。
  齐王冲骆灵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英俊明朗的笑容瞬时晃花了多少女子的眼,不断有秋波落到他身上,看得骆灵心中都翻起了一丝醋浪,抱怨道:“该带面纱的不应该是我!”
  齐王却无以为意,他的眼里自始自终只有一个骆灵,根本无视了周遭的一切,诧异道:“什么?”
  骆灵指了指一个正脸露花痴盯着齐王的姑娘,齐王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皱了皱眉,笑容顿时不见,露出几分不悦。那姑娘见他看过来,脸上刷地浮起一层红晕,见他皱眉,红晕又一下消失不见,面色一下变白。
  齐王的目光冷冷一瞥,很快收回了视线,对骆灵道:“那些人,理他作甚?”
  “怎么,还看不上啊?是不是觉得比不上那个林薰儿?那你看左边柳树下那个呢?”骆灵手指再转,所指之处,站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家,二八年华,轻风拂面,临水而立,面上没有遮掩,娇媚的容颜,白嫩的肌肤,尽现人前。
  齐王轻敲了她一下道:“何时变得这般捻酸吃醋?我宁轩说出的话,未有收回的,今生今世,我眼里只有你,心里只有你,如何再容得下别的女子,就算她长得像九天仙女,与我何干?”
  骆灵就是要引他说点甜言蜜语来听,可是这人很少说这种话,果然行动派与口头派向来就是对立的,说的好的,不见得做得好,做得好的,却又不见得会说,此番听他说出这些话来,自是开心,低了头偷笑,心中乐开了花
  忍着笑,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那若是我死了呢?你就不再惦记了?”
  她是笑得颤抖,齐王却道她是伤心,闻言一愣,面容板了起来,无比正经地说道:“涵儿,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
  他说得郑重、严肃,骆灵的心没来由地微微一缩,喉头有些发紧,他盯着她不放,要她一个承诺。
  “嗯,我说着玩的,以后不说了。”这次声音的颤动是真的。
  两人携手走向下一场,下一场他们要比的是作词。大庆人喜诗词歌赋,坊间多有佳作流传,她那个名列京城十大才子之一的二哥骆骏,就是个词中高手,也是靠着词赋挤身十大才子之中。
  书法要两人齐书,那么作词呢?莫非是一个写上半阙,一个写下半阙?骆灵不禁好奇。
  场中居然有另一名女子,盛妆锦绣,酥胸半露,外罩着天青色轻纱,裙带轻垂腰际,云髻高挽,露出光洁的额,额间一点紫金花钿,突出了她的美丽。?
  第165章  爱玉成痴的二师兄

  那姑娘站在擂台之上,可见不是来玩的,骆灵听到周围有人在偷偷议论,说这姑娘一直站在擂台上,到现在还未有败迹,说不得今日词组将由女子胜出。因为姑娘长得非常美,美得惊心动魄,所以围观的人都很兴奋。§蘋果☆手打〆糯~米*首~發ξ
  绝色而又有才的女子,这世间本就不多,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骆灵又了解到一点,原来每一组的比赛规则各不相同,这词组的比赛,又与书法不一样。
  裁判还是一样有,抽中一号和二号的先赛过,一阙定输赢,失败者直接下场,没有了机会,胜出的则成为擂主,继而由下面的人按顺序号出场,一个一个地来挑战擂主,擂主不必再作新词,只需要挑战者呈上其作,若是裁判认定比不过擂主的,则视为挑战失败,一样没了机会,若是胜过擂主,擂主却还能以新作一阙定输赢,胜了就留下,当然败了,擂主就易人,后面的比赛相同。
  有人说这样比赛不公平,当擂主的怎么就有两次机会,明明输了,还能再来一次,骆灵却觉得这很公平,因为挑战者明知道上面的是擂主,而且知道了人家作的词是什么,自然要想胜,就只有拿出最优的作品来,既然都是最优了,就算后面同样给他与擂主一样的机会再来一次,也不可能再交出更好的作品。
  这样其实大大节约了时间,减少了不必要的浪费,骆灵觉得很好。
  “那姑娘真美!”骆灵看着台上的姑娘说道,“正宗的才貌双全!”
  齐王开始似是没注意,闻言瞥了台上的人一眼,瞳孔骤然放大,轻轻地“咦”了一声。
  “怎么了?惊艳了?”骆灵笑道。
  齐王轻蹙眉头,指了指那女子道:“你仔细看她的装扮,你不觉得……”他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似乎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达,只是叫她细看。
  骆灵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莫名其妙地问他:“你叫我看什么?没什么特殊的啊!不就打扮得漂亮了些,你没看人家的相貌么,就算不这么打扮,也一样漂亮!”
  这女的一袭红裙,红得耀眼,天青色的轻纱披在半露的肩上,随风而动时,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下一刻就会随风而去。
  “不知这姑娘是什么人!”骆灵喃喃道。
  随便一声,没想到有人作答,一个相貌还算周正的富家公子对她说道:“别人不知,我却是知道的,这美人便是镂玉阁的新当家,人家可不是姑娘了,有个三岁的儿子。”
  骆灵一听汗颜,这么美丽青春的女子,居然是孩子他娘了,实在是会保养,这么看去,哪里像是结了婚的女人啊!
  她也不想想自己,与台上那位相比,她更显得年轻,纵是相貌也毫不逊色,两人一个娇,一个艳,是不同类型的美,但不可否认,都是美人。
  “镂玉阁?敢问这位公子,那是什么地方?”骆灵很谦虚,不知道的就问。
  富家公子面带得色道:“镂玉阁这么出名的地方,这位夫人居然没听说过,莫非我不是咱们大庆人?”
  骆灵心道,可不正是,我哪里是大庆人了,我来自华夏,咱是中国人!
  齐王却是知道这个地方的,“哦”了一声道:“原来是镂玉阁的新当家,那原来的老当家呢?”
  富家公子见齐王是个识货的,面上的得色收敛了一些,说道:“这位公子想来不是梓州人吧,你不知道也正常,我也是因为沾了叔父的光,他有一笔生意与镂玉阁有来往,才见到了这位新当家,那时她刚上任,老当家据说是自动让闲的,因为她的技术高绝,令老当家甘拜下风,老当家年纪也大了,不想太过劳累,准备回家带孙子了,便向阁主举荐了她。”
  “她叫什么,哪儿人?”骆灵插嘴问道。
  “她姓什么没人知道,我只知道大家都叫她影夫人。”
  那富家公子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见问不出什么来,骆灵转向齐王道:“你还没告诉我镂玉阁是什么地方呢。”
  “镂玉阁镂玉阁,顾名思义,自然是与玉器有关的地方,可以说它是天下第一玉器行,集中了世上最厉害的工匠,集思广益,设计出了许多绝妙的玉件,其技艺精湛,世间无人能及。他们能够打造世上最大的玉件,也能打造最轻最小的玉件,玉器本就难打磨,他们却能将玉打磨得如叶片一般薄,玉不会有半点裂痕,还能在上面雕刻最精美的花纹,最薄的地方透明得宛如镂空,因为才得了这么个名儿,叫镂玉阁,其实一开始时,它叫做金玉阁,不止做玉件,金器也有。”
  “以前不曾听你提过!”骆灵说道,“我怎么觉得你似乎和他们很熟?
  齐王笑道:“我认识他们的阁主,不过人家却不认识我。”
  “谁啊?”
  “我的二师兄!”
  “啊!”骆灵惊呼一声,“这么巧!”
  原来齐王给她讲过,青铜老人座下有六大弟子,大弟子薛杉和六弟子薛桐,她都认识,另我的却不曾见过,齐王是青铜老人座下不排名的隐秘弟子,除了薛杉与青铜老人,其他弟子均不知他的存在,薛桐也只知他是大师兄的好友。
  齐王却是知道自己这些师兄弟的,青铜老人姓薛,所以他给每个弟子都取了个跟着他姓的名字,他喜欢以树命名,所以二师兄的名字也带了个木字旁,名叫薛槿。
  齐王的这些师兄弟,一人一个脾气,一个比一个古怪,薛槿的特点,就是爱玉,特别特别地爱,他从不戴除玉之外的饰物,睡的床是玉床,屋里的家具也全是玉制的,他还给自己做了一件金缕玉衣,恨不得除了那件,别的衣裳都不穿。
  “照你这么说来,你二师兄应该很有钱,当初赈灾银被窃,你大可让大师兄出面帮你找他借来先垫上,也少受那些罪。”骆灵缠着齐王给她说了些薛槿的情况,只因她对台上那个影夫人很是好奇,莫名地有种亲切感。
  “不可能的!”齐王摇头,“我也并非没想过,只不过就算二师兄很敬重大师兄,也不会卖他这个面子,你不知道,他身边但凡有点银钱,都被他换成了玉器,就算他的这些东西都是无价之宝,也变不出现银来,因为没有人买得起!除了他,有谁还会守着这些死物陶醉其中,不松放手?而且你若给他要玉,比要他的命还惨,他绝对不会答应,但凡要他做什么事,除非有他想要的玉器作为交换,不然一切免谈!”
  骆灵听罢,哈哈一笑道:“有个性!”
  齐王道:“你不讨厌这样的性子么?二师兄人确实不坏,他只是个玉痴
  “这外号倒也贴切!”骆灵笑道,“我为什么要讨厌他?其实我也有这个爱好呢,只是他只喜欢玉,我却是不忌,只要是珠宝玉器,我都喜欢,你怕不怕?”
  “只要你喜欢,我有的便全给了你,有什么好怕的,”齐王道,“便是我能变成个金人儿时时被你揣在怀中,亦是心甘。”
  他才不信她的话,若她真如二师兄那般,上次也不会贴了自己的嫁妆来帮他,在他看来,骆灵与二师兄完全相反,一个爱玉成痴,一个视金如土。
  骆灵笑了笑,悄悄吐了吐舌头,她想到的是这个薛槿既然有这么特殊的爱好,自己将来有事时找他,绝对错不了,只不知他的功夫如何,遂问了齐王。
  “二师兄的功夫还在大师兄之上,因为他除了爱玉,就只爱练功,心无旁骛,自然比大师兄精进,大师兄人是聪明,可他更醉心医术,所学庞杂,武学一道,还逊色二师兄一些。”
  骆灵闻言很是开心,“那要怎么才能找到他,他平常在镂玉阁住着吗?就在这梓州城里?”她问道。
  齐王还未回答,自己就先笑了,说道:“要找二师兄最简单不过,他在就是梓州人,在郊外的山上有一座山庄,很出名的,山庄名叫”玉楼“,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玉楼,里面的一切摆设,包括花草树木,全是玉雕成。”
  骆灵汗颜,对玉痴成这个样子的人,薛槿还真是当得天下第一,估计他这辈子也别想结婚了,就守着玉过一辈子吧。
  “他也不怕人偷了他的玉?”她问道。
  “谁敢偷?”齐王摇头,“二师兄既然是师父的弟子,又怎么不会奇门遁甲之术呢?别说外人进不去山庄,就算进去了,重重机关,也别想出来,曾有人动过这个主意,结果是活活被困死在山庄,所以他的玉楼非常安全,就是他不在,也不会被人偷走里面的任何一件东西。”
  骆灵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