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8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8

作者:楚寒衣 字数:4590 热度:5
摇了摇头,面纱下的笑容带着丝狡黠,伸出巴掌晃了晃道:“你错了!要想偷进你二师兄的玉楼偷东西,随便我都能数出五个,不信?要不要打个赌?”
  “赌……”齐王正想说赌就赌,蓦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目中滑过一丝笑意,说道:“差点上了你的当,不可以算上师父和我们师兄弟几个。”他们是同门,自然都会青铜老人教的奇门遁甲,若是他们师兄弟几个出马,自然能够从薛槿的玉楼拿到东西。
  “你反应也太快了点儿,明明都要上当了,竟然最后关头打住!”骆灵怏怏地放下手掌。
  齐王伸手握住她的,轻轻捏了捏,正要说什么,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台下一片哗然,他与骆灵一起转头看去,就见台上的影夫人被人两个人拽住了胳膊,一个说道:“娘子,跟我回家吧!”另一个却说:“嫂嫂,你把燃儿藏哪儿去了?”
  骆灵愣住,看着齐王道:“那不是薛杉和……薛桐?他怎么变成了男人?
  第166章  薛红衣的由来

  齐王笑道:“我说过,薛桐喜欢的是女人!”
  骆灵轻拍一下前额道:“天啊,原来所谓的薛姑娘,一直是男扮女装?太神奇了,是谁这么有才,连喉结都给他掩了去,而且他装女人的声音真像
  齐王笑道:“就我所见,除了使用师傅那三张面具,还能有谁的易容术比你高明?他哪里是男扮女装了,他才不愿意,是因为他得罪了大师兄,被大师兄用药给弄成了那个样子,当了一段时间的女人,你看到的薛姑娘,可真真切切是个姑娘,不,应当说是半个,哈哈哈……”
  说起这个,齐王忍不住发笑。
  “半个姑娘?”骆灵疑惑道。
  齐王眼神向下,往她小腹处一扫,那眼神中的用意自明,骆灵脸一红,用指甲在他手心狠狠掐了一下,低声道:“无耻!”
  齐王却是心情大好,笑道:“无耻的可不是我,是薛杉,可怜小六被他折磨了好久,都快疯了。”
  两人不过扯了几句,注意力还是放到了擂台之上。情况急转直下,此时正有个高个儿儒生在挑战影夫人,突然有两个人蹿上台去,顿时搅乱了擂台秩序。
  这是官方办的比赛,自然有官方人员清场,两个腰挎刀剑的官差走了过来,虎着脸道:“什么人敢搅乱赛场,快快下去!”
  “谁是你娘子,莫乱认亲戚!”影夫人秀眉蹙,白了薛杉一眼,脸上罩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两个官差去推人,没给推下去,却被薛桐反震了一下,蹬蹬蹬退了好几步,骇然看着两人,就要拔刀。
  “慢着!”这是台上坐着当裁判的知府大人发了话,并不是知府大人大发善心,也不是他看出了官差打不过这两个,而是因为薛杉从怀中掏出了个东西,冲着他晃了晃。
  齐王一看脸顿时黑了,咬牙切齿道:“这家伙又偷我的东西,居然还这么正大光明地拿出来招摇撞骗!”
  骆灵此时也明白了先前齐王为何会注意这影夫人,薛杉这一上场,她就恍然大悟,影夫人与薛杉两人的穿着竟然是情侣装,怎么看都是出自一人之手,做工,面料,衣摆有花纹。她想起了那个家伙明明外号叫薛白衣,却在不久前自己入成了薛红衣的事,不由得好笑,想来一切都与这影夫人有关了
  “要紧么?”见齐王气急,骆灵问道,“要不要把他弄下来?”
  齐王摇头道:“不必,且看他要做什么!”他的眼中满是兴味,想来那块令牌被薛杉这么用一下,应该也不要紧。
  见薛杉掏出神卫令,知府大人自然不敢惹,这东西代表着皇权,令牌所出之处,不说如皇帝亲临,所起的作用也差不多了,和尚方宝剑不同的只是这东西不用人跪拜而已,因为神卫军是暗卫,身份不能暴露。
  知府大人召回了两名官差,对薛杉道:“既然阁下有令牌在身,把人带走就是,请勿扰乱擂台。”
  薛杉伸手就去牵人,影夫人怒目而向,冲他道:“你凭什么啊?我还要比赛呢!”
  “影儿,跟我回去吧,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回去我再跟你解释!”薛杉难得地低声下气道。
  骆灵笑道:“原来这个就是薛大哥的克星!”
  齐王道:“没想到他挑来挑去,却喜欢上个带孩子的妇人!”
  “看样子人家并不愿意搭理他!”骆灵说道。
  “那倒不是,我看那影夫人赌气的成份居多,想来二人必有牵扯。”
  齐王看得高兴,心道薛杉也有被女人降服的一天,看样子这次他是动了真情。
  擂台上,那两人还在争吵。
  “你的事与我无关!想我跟你走也可以,有本事你赢了我再说!”影夫人瞪了薛杉一眼。
  那一眼并没有多大杀伤力,人太美了,就连瞪眼都像是在与人眉目传情,骆灵看得惊叹。
  知府大人说的话根本就被人无视了,他与另外几个裁判面面相觑,略作思索,干脆宣布暂停比赛,趁机寻了个阴凉处,边喝茶水边让丫头在后面打扇,坐一边看起戏来。
  知府大人这也是无奈之举,神卫军的人他得罪不起,等这位爷闹完了,比赛再继续好了。
  “我若赢了你,你真的跟我走?”薛杉问影夫人。
  “自然!”影夫人道,“我殷影何时说话不算话过?”
  原来她叫殷影!骆灵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好,那我就跟你比!”薛桐说道。
  高个儿儒生还站在台上,看了看殷影,又看了看薛杉,问道:“那我和谁比?”
  薛杉“噗哧”一声笑道:“你比我高么?”
  儒生摇了摇头,要知道他虽然也是高个,但比起薛杉,还是要矮上那么几寸。
  “那你比我俊么?”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笑起来实在是让人如沐春风,说实话他还未见过这般好看的男人,自己是有自知之明的,儒生果然摇头。
  “我家有良田千顷,黄金万两,还有天下至宝灵药无数,你有么?”
  儒生愕然,再次摇头。
  “我告诉你,那所有的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她!”薛杉指着殷影道,“现在,你还想和谁比?”他的笑容蓦然收起,冷声说道。
  那周身散发的寒气让儒生感到一股威严,方才他看到两名官差合力都没推动眼前这个男人,心头一紧,后退着摆手:“不比了,不比了。”
  其实他本就知道自己断然是赢不了殷影的,之所以上来,不过是为了与美人近距离接触一下,多看两眼,此刻被薛杉一吓,哪里还有那个胆,颤抖着下了擂台。
  殷影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道:“你要怎么赢我?”
  薛杉问她:“规矩是怎么定的?我来得晚,不知道,麻烦你给说一遍。
  “我才不管这些,不懂规矩的话,你认输好了,赶紧下去,别再来烦我!”殷影道。
  薛杉摇头,就知道这个小魔女是不会告诉他的,他转身看向知府大人,冲他一抱拳:“烦请大人告知一下比赛规则。”
  知府大人咳了一声道:“这场比赛是作词,命题宽泛,今日这擂台就搭在江畔,所以词中只需提到江或水二字中的一个,并与眼前此景有关就行,限时一刻,作出后由我等五人作判,我五人手执两子,一黑一白,代表参赛二人,黑子代表擂主,白子代表挑战者,我等只能拿一子放入案上的盒子,若是黑子多,则擂主胜,白子多,则挑战者挑战成功,由擂主再作词一阙,照前法评定,若是挑战者胜了,擂主易人,若是败了,擂主继续。”
  薛杉听罢道:“这么复杂!”看了看殷影,他又道:“这么说来,我得赢你两次,才能算胜?”
  殷影一掠耳边碎发,冷然道:“所以说你还是趁早走的好,你赢不了我的。”
  “总要试试!”薛桐道,转向知府大人,“擂主作了什么词,还请大人念来听听!想来几位大人德高望重,亦不会循私舞弊!”
  “那是当然,我等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作评判,大家也都听到了的,这么多年来,从未循私过,这点你尽管放心!”知府大人捻须道。
  这位神卫军竟然不是来抓人,而是来比赛作词,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这么些年来他确实从未循私过,反而为大夏发现了不少人才,唯一的一次循私,说起来就是今天,今天这位神卫军的大人来参赛,知府大人对他的插队没有表示异议。
  知府大人随后念出了殷影先前作的词,骆灵一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知府大人念的是:“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这是前世很多人耳熟能详的一阙《卜算子》,骆灵本就熟读唐诗宋词,又如何不知。脑海中灵光一现,她想起了殷影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古玩界大名鼎鼎的造假专家,一手技艺出神入画,曾经把一个只值三百块的玉镯用独门手法制作后,卖出了四千万元的天价,所有的鉴定专家都没有看出来那东西是假的,还是她自己在拍卖会之后批露的,那一次让她一举成名,也让她树敌无意,因为她这一闹,导致了几名业界最权威的古玩鉴定专家名声扫
  合着殷影也和她遭遇一样,看那脸貌,骆灵确实不能将她与之前的殷影联系起来,原来的殷影是个颇有些英气的女子,一头利落的短发,若是稍加打扮,身着男装绝对让人觉得是个俊小伙,哪里像如今这般,媚得能滴出水来!
  尽管她戴着面纱,齐王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可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异状,侧声问道:“涵儿,怎么了?”
  骆灵困难地说道:“这个殷影……我认识!”
  “你认识?”齐王看了看台上那个风情万种的女子,没有多问原因,却说道:“那么你看薛杉能赢得了她么?”
  骆灵点了点头:“第一局,应该能。”
  ------题外话------
  推荐朋友的文《高门弃妇》,简介上有链接,新文需要大家的关怀,姑娘们,去看看吧,看了喜欢的话,不要大意地收吧!?
  第167章  打赌

  骆灵之所以说薛杉第一局能赢了殷影,原因无他,那阙《卜算子》虽好,道出了相思意,却说的是春,不是夏,与眼前的意境不大相符,想来前面的挑战者之所以没挑战成功,必是作的词太逊色,入不了裁判的眼,如果有个相当一点的,也能赢得这一局。
  而薛杉之才,骆灵是亲自领教过的,并非浪得虚名,果然,薛杉略加思索,看着另一头乐组的比赛,很快得出一阙《南乡子》,词曰:“红袖细腰身,时样宫妆一样新,玉腕拨琴弦响人迷魂,树上蝉声尽消沉。天碧染江心,紫霞裁得系罗裙,子归啼随东风去,思君,并蒂荷花已藏春。”
  不用说,薛杉也是聪明人,抓住了殷影的弱点在哪里,直指要害。念罢他笑嘻嘻地冲知府大人道:“大人,判吧,接您说的规则,我这可都是达到要求了啊,若是没达到要求的,也不能胜出是不是?”
  知府大人其实也知道殷影的这阙词漏洞在哪里,不过出于个人喜欢,加上确实是好词,所以才判了她胜出,这会儿被薛杉这么一说,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就算薛杉的略逊一筹又如何?人家好歹没违规。
  骆灵在下面叹气,心想殷影看样子对这方面并不大在行,也不知道她为何会来参加这个,这就好比命题作文,人家叫你写夏天,你去写春天,写得再好,也架不住跑题了啊。
  但是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殷影既然能念得出这阙词来,她腹中还有多少存货,谁也不知道,也许那就是个无底洞呢?鹿死谁手,还真是不知道,这也是骆灵只敢猜这一局的原因。谁让后世的教学是那般的,谁没被父母老师强迫着背过几阙经典的宋词?乱扯一个,那也是沉静千百年的经典之作。
  薛杉胜,殷影就还得作出一阙强过他的,否则就真的输了。
  “你希望他们哪一个胜出?”齐王突然出声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薛杉胜。”
  “为什么?”
  “因为我赢他的把握要比赢殷影的大,”骆灵笑道,“可是希望只是希望,若真的拼实力,殷影一定强过他,所以……她又怎么会输呢?”
  “这可不一定!”齐王笑道,“不信我们也打个赌,我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