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39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39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60 热度:1
薛杉会赢,你赌殷影,若是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反之亦然。”
  “好!”骆灵笑道。
  她觉得这场赌局自己应该赢定了,因为她对殷影有信心,古玩造假大师,又如何不熟悉古诗词?
  可是出乎骆灵的意料,第二阙词,殷影所作的那阙词并不出彩,甚至骆灵都没有听说过。
  尽管传世词作太多,她并不是都看过,看过了也并不是都能记下来,就算记得的,也定是那些经典之作,但是这也太离谱了!正因为她是如此,殷影也应该一样,没道理她记得很多,殷影不记得,还弄出这么生僻的一阙词来。
  骆灵怀疑殷影念的这阙词没准还真是她自己作的,是因为作弊赢了薛杉,觉得不光彩吗?在她的印象中,殷影可不是个讲究正大光明的人,所以,一定不是!那是什么原因呢?
  台上薛杉赢了,笑得开怀,柔情似水地盯着殷影道:“影儿,我赢了你,你说话要算话!”
  殷影瞪了他一眼,说道:“愿赌服输,好吧,我跟你走,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样!”
  薛杉上前,不离殷影左右,伸手指路道:“走吧!”
  几位裁判这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擂主都走了,下面的比赛要怎么继续
  知府大人叫住了薛杉,颇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这位公子,你暂时还不能走,你若走了,这比赛就没法继续了,既然赢了,就烦请你继续下去,若是你没什么要紧事办的话,不妨接着当这个擂主吧,若是你能得词组第一,还有机会赢得我们梓州第一才子的称号。”
  “梓州第一才子?”薛杉重复念了一遍,眼睛却扫向殷影,似在征询她的意见。
  殷影笑了一声:“最好快些,我可不等你。”
  “可是如果你们走了,这比赛的规矩就全给打乱了,比赛本就是一对一的,难道还得让先前败给这位姑娘的人都全部重新来比过?若真如此,我们的时间就不够,姑娘,就请你稍等片刻,只要有人赢了这位公子,他就可以走了。”
  薛杉笑道:“何必多此一举,本来就要比两局才能打下擂主,我人走了,刚才所作的词还在,几位就仍旧以那个来作评判标准好了,如果有人胜过,就当我作不出更好的词来,判他胜出就是,这有何难?”
  知府大人见他无意比赛,只得放弃,他此意实是有帮薛杉的意思,他也看出来了,薛杉与这位影夫人之间有意思,能帮他一把,总是好的,他只道薛杉是神卫军的人,若是今日得了他的好处,他日山水有相逢,对自己也有好处。
  薛桐跟在二人后面,一起去了,比赛继续进行,只是台上没了擂主。
  “你也输了!”齐王看向她,微笑着轻轻在她手上一捏,“记得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骆灵问道。
  “现在还没想到,先欠着,以后我说了,你要做到就行,”他朝她眨了眨眼,“放心,总不是对你不利的事!”
  “为何你笃定了自己会赢?”骆灵问道,“我怎么觉得,殷影是在故意放水,她似乎是故意输给薛杉的。”
  “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这个殷影一定强过薛杉,不过有这个可能,只是还有一点你没注意,就算她真的比薛杉强,今日胜出的也一定不是她!”齐王解释道。
  “为什么?”骆灵疑惑不解。
  “因为你漏了一点薛杉的身份!虽然他是冒充的,可是他拿着神卫令,就是代表着他是神卫军的人,别说他本身有真才实学,就是没有,知道神卫军的知府大人敢判他输吗?谁知道若不满足这位爷的要求,他会怎么做?今日的比赛还要不要比下去了?这些知府大人都会考虑到,所以你看,毫无悬念,五枚棋子都给了薛杉。”
  “为什么不出去见他?”骆灵又问道。
  “不到时候!”齐王说,“他现在应该有他自己的事,我们要比赛,还是先顾我们自己,你不是认识那殷影吗?等比赛完毕,我带你去找他。”
  “你知道他住哪里么?”
  “我这位大师兄别看挺富有,却最是抠门儿,在京中时吃我的住我的,临走了还要拿我的,来到梓州,自然会住在二师兄处,白吃白喝可是他的强项,有地方蹭食,他绝不会自己掏半文钱,所以去镂玉阁一打听,应该能找到他。”
  骆灵听得“噗哧”一笑,说道:“你对薛大哥还挺了解的!说起来你们这些师兄弟一个比一个性格古怪。”
  “嗯!和他们比起来,我还算正常!”齐王回应道。
  骆灵黯然,他哪里正常了,师兄弟里头,最不正常的一个就是他!
  薛杉的到来,给骆灵扫清了最大的障碍,没了殷影,这项比赛她才能赢得轻松,如果殷影在,她不敢保证自己能赢,最可怕的是这场比赛估计要变成两个人的“背”词大会。
  这次比赛再没有任何风波,擂主很快易主,到了一名青衫书生手中,齐王和骆灵等了一会儿,便轮到他们了。
  齐王本还想表现表现,可惜骆灵没给他这个机会,她说道:“等我们当了擂主你再来表现,咱们只有一些次机会!”
  是的,除非他们能够作出一阙让人不能超越的作品,否则青衫书生只要再作一阙更好一点的,两人就得与这摆台说别离了。
  骆灵先在他耳边念了一阙词,他很快记住,上得台去,在裁判的示意下,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念了出来。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一阙《天仙子》,是骆灵喜欢的一位古人所作,关注他的词,则是因为此人的另一阙词里有“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这句,这一句话疯子喝酒时常常挂在嘴边。
  毫无疑问,这词一出,青衫书生都没有再作努力,居然拱手甘拜下风,他说道:“好一句云破月来花弄影,单凭这句,在下便当认输,我再作不出比这更好的词来,更难得的是此词乃两位联句而成,两人的思想,竟能表达出同一个意境,如此和谐无暇,在下佩服!冒昧问一句,两位可是夫妻?”
  骆灵汗颜,心想这擂主果然不是好当的,别人可以在下面先准备好,还可以与人商量,他却只能靠自己,怪不得擂主能有两次机会,这青衫书生倒也耿直,是个有真才实学的,自己却是取巧了。
  齐王冲她点了点头,想来是察觉到了她的心思,两人如今越发地心有灵犀了。他对青衫书生道:“兄台所言正是,我姓齐,内子姓骆,我们来自京城,偶经此地,正遇文墨会,遂来试试,若蒙不弃,赛后请兄台共饮一杯如何?”
  “鄙姓张,名子舟,就这么说定了,晚上秋声楼恭候贤伉俪大驾,不见不散!”
  张子舟笑着离去,姿态竟是无比的潇洒,骆灵叹道:“梓州果然是人杰地灵,这张子舟看行事倒是个可用之人。”
  ------题外话------
  还是谢谢tamyatam,又收到你的钻石,每日都能看到你,我却无以为报,惭愧!
  推荐种田文《重生之嫡女不乖》,文案简介上有链接,喜欢宅斗的姑娘们可以去看看。?
  第168章  合二为一

  别人绞尽脑汁作词,骆灵是在“背”词,再加上有齐王这个在京城都是第一的才子在,连背词她都省了,其他人又如何比得过这对黄金组合?
  仅有的一次被人胜出,他二人还像书法比赛时那样,搞了个“双剑合璧”,一人一句,配合得天衣无缝,令骆灵暗自得意,就算不作弊,自己也是能够胜的。
  最好笑的是两人因为四项比赛都报了名抽了签,在这儿坐着当擂主时,另外那边,乐组的比赛也轮到他们了,工组也是紧跟着就要到了。
  齐王听到乐组那边叫到他们的号,上前对裁判说明了情况,请求暂时离开,去那边比过,反正一时无人胜得了他俩,站在这儿也是个摆设。
  知府大人本就是这场中最大的官,混迹官场多年,人极有眼色,他见齐王与骆灵气度不凡,才思敏捷,心中便猜测这二人来历不简单,说不定是哪位大儒的弟子,知府大人对人才本就是爱惜的,听说他二人四组都报了名参赛,书法组那边两人还领先第一,很是诧异,也想看看他二人能走多远,遂与其他裁判商议了一下,特许他们可自由穿插四组的比赛,若是时间冲突,可依次顺延,鉴于书法不用再出面,其实也就是三组。
  齐王谢过知府大人,牵了骆灵的手待要到另一头参加乐组的比赛,骆灵却顿了一下,说道:“且慢!”他正自不解,骆灵却又转向了知府大人,轻轻一福道:“大人,小妇人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人能应允。”
  “请讲!”知府大人道,对这个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女子,知府大人很有几分兴趣,她操的是京城口音,行为举止透露着十分优雅,似乎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一种别样的气质,知府大人想了半天,想起这气质颇似他中状元那年,在琼林宴上见到陪坐在皇帝身边的皇后,那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贵气,可是他又觉得不大可能,大概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宫里的贵人,谁又会吃饱了没事儿跑梓州来呢!
  “大人,工组的比赛,比的是制作发明,乐组比的是器乐曲艺,正好我夫妻参加工组比赛的物件是一种新器乐,两组的比赛原可合二为一,而且乐组比赛完毕,马上工组也就轮到我们了,不知可否让我夫妻同时参加两组比赛,请两边的裁判一起守夺?还请大人示下!”
  齐王并无意外,私下里两人就讨论过,工组比赛时要做什么,这位王爷也很爱搞小发明,他府里湖里那些船,就有他跟着制造的,所以提了几个方案,不过都被骆灵否决了,因为他们是临时起意参赛,之前没有准备,现做的话,根本就来不及,齐王所提的都是些小东西,新奇是有,想要夺得比赛第一却是难。
  也许来参加这场比赛本就是天意,谁能想到她这趟会带上了她的新乐器
  琵琶?有这个现成的家伙,总要拿出来现现,正好让世人知道,这是一种多么美丽的乐器。
  很多年前,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遇到了疯子,疯子教了她很多东西,包括器乐,而且教的全是古典乐器,其中她最喜欢的、学得也最出色的,就是琵琶。在敦煌莫高窟看了飞天的壁画后,她还研究学会了唐人的反弹琵琶,那次宫宴上她本想展示自己的绝活儿,可惜这世上没有这种乐器。
  知府大人听了这个主意,哈哈笑道:“如此甚好,倒也节约了时间,一场比赛能让参加的两个组都判定出结果来,在咱们文墨会上可是头一次,说不得本官也想要看一看!各位,你们可有此意?”
  知府大人转头问其他几个裁判,几人纷纷附和道:“大人说的是,这等奇观,在文墨会的历史上还未曾有过,我等自也不愿错过。”
  “正是正是,就说同时参加全部组别的比赛,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若真是在各组都能胜出,那才真的是全才!”
  “大人,这样不大好吧,岂能因我们停了这边的比赛。”骆灵说道,她实没这个意思。
  “无妨,我相信听贤伉俪弹奏一曲,要不了多长时间,可以在你们比完后,这边再继续,正好,你们这擂主还当着呢。”
  说罢就是,这场变故也让人觉得新奇,工组那边听说后,竟然也暂停了比赛,看热闹的人全都聚集在了乐组这边,这里乐音环绕,本来人气就是最高的,一时之间挤得到处是人。
  乔夫人很荣幸得到了帮骆灵取琵琶的机会,当她抱着装有琵琶的盒子来到骆灵面前时,知府大人也在台上看到了台下的她和乔大人。
  知府与乔大人是同年,当年两人同场作试,他中了状元,乔大人则是二甲同进士,当年两人在京里住的是同一家旅馆,同桌吃过饭,后来高中后,也时有来往,直到授了官职各奔东西,已是十几年不见,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乔大人。
  不过知府大人坐在台上,不好下去与故人打招呼,见乔大人与齐王和骆灵讲话,心道不知他们是何关系,莫非这两位还是故人的门生弟子不成?知府大人的心中格登了一下,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要知道他的才华可比乔大人强了太多,也没教出这般出色的弟子来。
  这边知府大人还在胡乱想着,骆灵与齐王已经并肩上了台。知府大人先说了一番比赛变更的缘故,这才宣布比赛开始,乔大人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